86年,大伯娶妓女被众人嘲笑,4年后,大伯得知她身份呆住了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大伯名叫王大力,今年66岁,他并不是我亲大伯,而是我大爷爷的长子。

大伯有三兄弟,他还有俩弟弟,按辈分我分别叫二伯和三伯。



大爷爷生了三个儿子,在那个“多子多福”观念盛行的年代,很多人都对大爷爷羡慕不已,说他好福分。

然而,大爷爷却整天唉声叹气,经常自言自语说生儿子有啥好的,还得给他们一个个盖房子娶媳妇。

一家五口人吃饭,加上大奶奶身体不好,大爷爷肩上的担子不轻,每天起早贪黑忙活,也仅能填饱肚子,遇到大旱大涝庄稼欠收,一家人还得饿肚子。

三个伯伯中,就属大伯最老实,二伯和三伯都喜欢耍小聪明,每次帮家里干活时,他们就联合起来“欺负”大伯,二人则趁机偷懒。

大伯憨厚老实,并不计较这些,他反倒是觉得自己作为长子,理应多承担点。

上初中时,大伯学习成绩一般,而二伯和三伯学习成绩很好,有希望上中专或上高中。

大伯没有犹豫,他选择辍学在家里帮父母干活。

几年后,二伯以优异的学习成绩考上了中专,第二年三伯也考上了中专。那时候能考上中专,意味着毕业后就是金饭碗,而且分配的单位都不错,要么是国企要么是事业单位。

一家出两个读书人,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喜讯传来,村里沸腾了,都说大爷爷家祖坟冒青烟了。

二伯考上中专那天,我头一次看到大爷爷露出爽朗的笑容。

大伯得知俩弟弟出息后,他自然也开心,不过很快就皱起了眉头。

上学的开支不小,这几年大爷爷为了仨儿子上学,除了种地还去工地上做小工,常年基本上没有休息。因为劳累过度,刚过四十的大爷爷已经驼背,脸上出现了皱纹。

大伯很孝顺,听说外面打工赚钱,他犹豫一番后决定南下闯荡。

大爷爷和大奶奶都不同意,说去了陌生城市,人生地不熟的,连东南西北都辨不清,更别说找事做了。

然而大伯很固执,他考虑长远,自己外出除了打工赚钱,若是运气好还能在外地找个媳妇,这样一来,能给父母减轻不少负担。



过完年,大伯收拾好行李后踏上了南下的火车。

到了外地,大伯肯吃苦,很快就在工地上找了一份事做。

工地上做事很辛苦,尤其是大热天,顶着炎炎烈日干重活,还经常吃不好睡不好。

很清楚记得,大伯一个月的工资是六十块钱。他自己留下十块钱,其余的钱都寄回了家里。

几年后,大伯和二伯毕业,分配的单位都还不错。大伯完成“使命”,终于可以不用那么拼命干活,他离开了工地进了工厂。

然而,大伯这几年因为劳累过度,才二十多岁的他却一脸憔悴,胡子拉碴,看起来像三四十岁的大叔,还驼了背。

本来大伯长相就一般,如今还驼了背,找对象就难了。

大伯过年回家时,大爷爷四处找媒婆帮忙,媒婆面露为难,对大爷爷说出了实话:“大哥啊,不是我不肯帮忙,你们家小子条件也太差了,驼背不说还经常咳嗽,怕是没有姑娘会看上啊。”

好在大伯生性乐观,他笑着安慰大爷爷,说自己缘分还未到,这辈子指定不会打单。

我记得86年,那一年过年特别冷,大伯带回来一个身材样貌还不错的女人,村里人见了都羡慕不已。

大伯性格憨厚,他笑了笑,对女人的身份毫不避讳。

大伯说,女人曾经做过洗脚妹,也就是人们说的“妓女”。

村里人听了后唏嘘不已,暗地里都笑话大伯,说他太没有出息了,还给村里人抹了黑。

大爷爷和大奶奶对大伯的做法也不理解,甚至父子俩还吵过架。

大伯告诉我,伯娘其实挺可怜的。

伯娘名叫王娟娟,脑子受过伤,记不起以前的事,只记得自己是一路乞讨来到了城里。

到城里,王娟娟因为相貌清秀,被坏人骗到了洗脚城。

大伯内心孤苦,经不住同事邀请去了一次洗脚城。大伯见到王娟娟第一眼就喜欢上了她。

为了给王娟娟“赎身”,大伯毫不犹豫地拿出了所有积蓄。

王娟娟对大伯很感激,一脸含羞说愿意嫁给他。

大伯听了高兴坏了,忙不迭地答应。

二人结婚后,大伯对伯娘很是照顾,舍不得她下地干重活。为了让伯娘能恢复记忆,大伯还四处替她寻医。

不知不觉过去了3年多。大伯回忆,说那段时间让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和幸福。

这几年,二伯和三伯都在城里买了房,结了婚,过上了富足生活。

按理来说,大爷爷和大奶奶辛苦劳碌一辈子,如今俩儿子出息了,二老理应安享晚年了。然而,俩伯伯都是自私自利之人,他们只顾着自己吃饱穿暖,却很少回家,这可把大爷爷气坏了。

好在大伯很孝顺,这才让大爷爷和大奶奶有了依靠。

一天,伯娘突然失踪,可把大伯可急坏了,大伯叫村里人帮忙,可是找了几天都没有伯娘的消息。

大伯哽咽着,说伯娘可能是病发作,她一个人无依无靠的这可咋整。

无奈,大伯只得报了案。那个年代侦查手段有限,警方也找不到伯娘。

大爷爷狠狠瞪了大伯一眼,突然冒出一句话,“你们都被骗了,肯定是那个女人恢复记忆跑了,不然怎么连一封信都没留下。”

大伯听了后一个劲摇头,他始终不相信伯娘会弃他而去。

那段时间,大伯天天守候在家门口等候伯娘,村里人见了都摇头叹息,说大伯命太苦,终究摆脱不了打单。

半年后的一天,大伯正干活回来,突然,家门口站着一个衣着光鲜的妇人。

妇人缓缓抬起头,大伯见了狂喜,大喊一声:“娟娟!”

“大力哥,是我。”伯娘满脸都是泪水,她跑过去紧紧和大伯抱在了一起。

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半年没见,伯娘明显瘦了一圈。

村里人闻声都赶过来看热闹。

伯娘面色羞红,她赶紧把大伯放开。然而,她开口第一句话就让村里人都呆住了。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