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友借住我家,我回家时家里住满了人,婆婆更是杀我狗给嫂子炖汤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出差期间,一向怕狗的男友却提出要帮我照顾狗。

我把房子的钥匙交给他保管,回来后却发现男友一家登堂入室。

他们拔掉我上万的玫瑰种韭菜,还在我的卧房里养鸡。

准婆婆更是杀了我的狗给男友怀孕的嫂子炖汤喝。

我上前质问,却遭她掌掴。

「狗是我们帮忙养的,杀了又怎么了!再说这是我家,你管得着吗?」

我反手扇了回去,更是拎来两把菜刀。

「你要我狗命,我也要你们狗命!」



1

出差回来,我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的房子。

「这……是我家?」

门前的精致花园被爆改成了菜园。

价值上万玫瑰被拔掉种上了韭菜,淡雅的花香也变成了刺鼻的韭菜味。

什么情况?

我想进去一探究竟,却发现门锁还被人换了。

我满腹疑惑,连忙发短信向男友林辉询问。

毕竟出差期间我家是他帮忙照看的。

很快我收到了林辉的回复:【等我回去和你解释。】

就在这时,里面突然传出一阵声响。

我顿感不妙。

不会进贼了吧?

家里有我养的金毛平安,在我的训练下它见到陌生人是会叫的。

可前面我并没有听到平安的叫声……

我心下一惊,后背泛起森森恶寒。

不行,等不了林辉了!

我果断联系开锁师傅进行开锁。

开锁后,我推门而入。

一进去,刺鼻发酵的臭味扑面而来。

只一眼,我整个人就懵了。

意式简洁风的新房此刻被爆改成了辣眼乡土风!

墙被刷成了大红色,家里各处都贴满了红喜字和男娃的海报。

这里原本挂的是我的自拍还有和爸妈的全家福。

不仅如此,客厅里还有一群小鸡到处乱跑,蹭了一地的屎尿,整个客厅都弥漫着难以言喻的臭味。

我忍住反胃的冲动,继续往里走。

在看到卧室的狼藉后,差点没气晕过去。

卧室里挤满了小鸡,好好的卧室变成了小型养鸡场!

床变成了鸡窝,衣柜里的包包口红也被清空,变成了满满的饲料!

就在我震怒不已的时候,一道厉喝从我身后传来。

「你是谁,怎么在我家!」

我转头看去,是一个身形臃肿的大妈。

她身上沾满了血迹,一手拎着狗头,一手拿着锅铲指着我的鼻子怒骂。

看到这狗头,我猛地一愣。

这正是我的平安!!

平安的右耳断了一截,还是当初它救我时留下的!

「妈,怎么了?」

在我愣神间,另一个大着肚子的年轻女人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手上还端着一碗肉汤,边走边喝。

看到这一幕,我顿时如遭雷击。

该不会……

顾不得多想,我直冲厨房。

映入眼帘的是满地的血迹,一旁的垃圾桶里还扔着我专门给平安织的小衣服。

大妈和年轻女人见状不妙,冲进来想拦我。

我果断将她们推开,掀开高压锅,直接看到了让我头皮发麻的一幕。

锅里煮的正是被剁成碎块的平安!

我的平安被人杀了,还被炖了!!

我怒不可遏地瞪着面前的两人。

「我还没问你们呢!这明明是我家,你俩是怎么进来的?还杀了我的平安!」

听我这么说,大妈立马叉腰,骂骂咧咧道。

「什么你家,这明明是我儿子的家!?」

「倒是你,哪来的野丫头,还不快滚?」

大妈说着作势就要把我往外赶。

这时,年轻女人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难道你就是弟弟的女朋友苏浅?」

「浅浅,你出差回来了?」

大妈这才反应过来,满眼不屑地看着我。

「原来你就是我儿那个不着调的对象,天天就知道往外跑,一点都不顾家!」

「还敢对未来婆婆大吼大叫,没规矩!」

「再说这畜生都是我们养的,杀了又怎么了?这是我家,你管得着吗?」

我才知道原来眼前这两人就是我未来嫂子江柔和未来婆婆张翠梅。

而此时我也明白过来,林辉嘴上说着帮我照看平安,但其实是借口。

实际上他把他全家都接过来了。

还任由他们把我家折腾成这样,甚至还杀死了我的平安!

现在张翠梅不仅炖了平安,还说它是畜生?

我越想越气,对着她们怒吼出声。

「你们凭什么这么说我的平安?!平安是我的家人!你们才是一群畜生!」

在我伤心难过的时候,是平安一直陪着我,逗我笑。

我发高烧的时候,也是平安最先发现了不对劲,喊来邻居及时把我送去了医院。

在我差点被车撞时,更是平安挺身而出,救我一命,因此被车碾断了半个耳朵。

对我而言,平安不仅仅是宠物,更是重要的家人!

但她们显然不这么觉得,张翠梅冲我翻了个白眼,江柔还在漫不经心的喝着肉汤。

我气得发抖,再也忍不了,一把上前,把她的碗抢过摔了。

江柔先是一愣,继而身形一颤,弯腰向我道歉。

「对不起啊,浅浅,妈是为了我才这么做的,都是我的错!要怪就怪我……」

张翠梅见状立马扶起她,狠狠瞪我一眼。

「你怎么敢让小柔给你道歉?她可是你未来嫂子,还怀着身子,伤了金孙你担得起吗?」

「说到底就是一条畜生而已,还比得过你嫂子肚里的孩子?」

「苏浅,我看你就是存心想让我们老林家绝后!」

「妈,别说了,是我的错,我不该吃平安给肚里的孩子补身体……」

「浅浅,对不起,我这就给你赔罪……」



江柔甩开准婆婆的手,眼泪汪汪地就要下跪。

就在我疑惑她这是演哪一出的时候,林辉和他哥林祥恰好回来了。

还偏偏撞见了这一幕!

他们怒气冲冲地向我走来,我还没反应过来,林辉不由分说地就给了我一巴掌。

「苏浅,你在干什么!?」

2

在我愣神间,众人早已把嫂子江柔扶到了一旁,林辉更是首当其冲地走到江柔身边关心问候。

林辉那一巴掌的力度不算小,我直接被扇懵了,脑瓜子嗡嗡作响。

脸上火辣辣的,我难以置信地看向林辉。

他居然为了江柔不分青红皂白地打我?

这还是我记忆中那个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暖男吗?

我和林辉相恋四年,这期间他对我一直都很好。

在我被人造谣抄袭的时候,是他将我护在身后,替我抵挡流言蜚语。

也是他跑断腿,求遍人,帮我澄清辟谣。

在一起后,他对我更是各种照顾。

他知道有胃病,总是会贴心地替我备好药,按时给我送饭。

我生病住院时,他更是推去重要的晋升酒会,只为留下照顾我。

不仅如此,林辉对平安也很好。

虽然他怕狗,但每次回来都会给平安买上好的狗粮,我不在的时候也是他给平安铲屎顺毛……

林辉就像黑暗里的一束光,照亮了我前行的路……

可现在他怎么变成了这样?

而这时,林辉已经来到了我面前,满眼怒意地看着我。

「苏浅,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嫂子怀的可是我们老林家的香火,你怎么敢让她给你下跪道歉!」

被莫名其妙扇一巴掌已经够让人火大了,林辉还在疯狂数落我。

我顿时火冒三丈。

「你背着我把人带进来这事我还没和你算账呢!你还有脸说我?」

「我好好的家被你们整成这样,狗也被吃了!」

「你妈和你嫂一个杀了我的狗,一个吃了我的狗!」

被我这么一吼,林辉愣在原地,神情有一瞬的错愕。

张翠梅见状立马抱手冷哼。

「什么你的狗,你嫁进来这些都是我们家的,我们就有权力处置!」

「再说了,谁让你要养狗?你明知道嫂子怀孕,狗和我乖孙相克还要养狗,怪得了谁?」

这是什么强盗逻辑?

明明是我的狗被杀了却反过来怪我为什么要养?

偏偏这时,林辉还无所谓地应和了一句。

「我还以为怎么了,一条狗而已?你就为了这个打嫂子?」

「嫂子和妈都是我的至亲,肯定和我住一起啊!」

「行了苏浅,今天这事确实是你做错了,你赶紧给我妈和嫂子道个歉,我们也就不和你计较了……」

说着,他眼里还带上了几分不耐烦。

我当即对林辉又下头了几分。

他妈和他嫂子都这么欺负我了,他却还是帮着她们。

甚至还要我给她们道歉?哪来的脸!

张翠梅见林辉站在她们那边,当即得意了几分,对着我一阵挖苦。

「哎哟,儿啊 ,你看你找的好对象,第一次见面就对未来婆婆和嫂子这么刻薄,以后还得了!」

江柔咬了咬下唇,弱弱开口道。

「浅浅是不是因为没吃到肉生气了?那我去厨房盛一点给你尝尝?」

说着,江柔转身就要去厨房盛肉,结果直接被张翠梅喝住了。

「去什么去?你还怀着孩子呢,让她自己去!」

「好手好脚的,也不知道在矫情什么!」

这一家子真是欺人太甚!

吃了我的狗还这么羞辱我!

忍不了,无论如何我都咽不下这口气!

想到这,我转身进了厨房。

下一秒,拎着菜刀直接冲到了他们面前。

「给我滚,不然就等着给我的平安陪葬!」

3

林家人瞪大双眼,难以置信地看着我。

毕竟我在他们眼里一向好说话,这还是我第一次对他们发这么大的火。

张翠梅气得脸都变形了,怒喝出声。

「无法无天的东西,不知道女人要出嫁从夫,尊敬公婆,三从四德吗!」

「你竟然为了一个畜生跟我们动刀?我可是你未来婆婆,就你这样的,别想进我们家门!」

我也毫不客气地怼了回去:「谁爱进谁进,你们家我还不稀罕呢!」

「臭娘们,找打!」

林祥气得就要上来揍我,结果我直接把菜刀往砧板上一砍。

砧板瞬间被砍下了一个角。

林祥见状立马怂了,缩着脖子退到了一旁。

见我这样,林辉也意识到我动了真格。

他立马敛去脸上的怒意,语气缓和道。

「浅浅,都是一家人,何必闹成这样?」

「这样,你让让我妈,这事就到此为止。你也把刀放下,出去好好反思一下……」

都这个时候了,还想着拿捏我?

我反手从水池里舀起一瓢水,直接往林辉脸上泼去。

「该反思的人是你!死妈宝男!」

「真以为我是软柿子,任你们拿捏?」

林辉的头发衣服全湿了,仿佛一只狼狈的落汤鸡。

见他这样,张翠梅满脸心疼,朝我射来眼刀,恨不得将我生吞活剥了。

这时,江柔扭着身子站出来了。

「够了,浅浅!之前我一直都是偏袒你的,但是现在我要说句公道话,这件事是你太过分了!你别忘了这房子一直都是弟弟的。」

「你住着弟弟的房子,更应该感恩,怎么可以这么对他?」

我气笑了。

「这房子我买的,房本也是我的名字,怎么就成他的了?」

「可这房子是弟弟选的。浅浅,当初要不是弟弟选了这套房子,你也不能升职这么快,你现在之所以这么成功都是托了弟弟的福。」

「还有,你平时吃的穿的用的花的可都是弟弟的钱。这些年,弟弟就没有亏待过你,更是在你出差时主动帮你养狗,你还有什么不满足?」

我气到无语,在心里疯狂翻白眼。

对我好?

我曾经也这么想,但是在看清林辉的真面目后,我不这么认为了。

他做的一切明明都是为了他自己,压根就不是对我好!

他当初之所以会选这套房子怕不是就是为了今天。

为了能够趁我不在带着一家人登堂入室,好霸占我的家!

毕竟当初这房子就是里面最贵的,配套最好的。

至于我花他钱那更是无稽之谈,他确实给我买过很多东西,可他刷的都是我的卡。

还有养狗,当时我就疑惑一向怕狗的林辉怎么会突然提出帮我照看平安。

我还以为他是想让我放心出差,甚至小小感动了一下。

现在看来,这只不过是他霸占我家的第一步!

当真是好算计!

见我不说话,林辉以为我被说服了,开始疯狂蹬鼻子上脸。

「苏浅,前面你泼我的事情我不和你计较,但你对我妈和嫂子的事不能这么算了,你必须给她们一个说法!」

「我看你就把名下的这套房过户给她们当赔罪,不然我现在就和你分手!到时候看你一个二手货有谁敢要!」

听林辉这么说,张翠梅和江柔在一旁疯狂应和。

「我儿说得对,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就把房子给过户了!」

「浅浅,你可想清楚啊,这年头同居过的女生都是破鞋,也就我们林家不嫌弃你……」

他们是怎么做到吸我血还这么理直气壮的?还想逼我就范?

看来是我太纵容他们,他们还真把自己当主人了?

想到这儿,我冷笑回怼。

「什么货色,还想拿捏我?」

「要说法是吧?行,那就让警察来给你们说法!」

4

不等林家人反应过来,我已经掏出手机报了警。

很快,警察就赶到了。

与此同时,周围的邻居也纷纷探出头来看热闹。

之前一脸嚣张,狂妄不已的林家人见状瞬间熄了火。

张翠梅更是把我拉到了一旁,低声咒骂道。

「你还真敢报警?万一传出去,多影响我儿的前途?」

「你赶紧让他们走,不然我要你好看!」

我懒得搭理她,甩开她的手,径直走到警察面前,向警察一五一十地说明了张翠梅杀狗炖狗的恶行。

不等我说完,张翠梅直接厉声打断。

「警察同志,是她那条疯狗先咬人的,我们这是正当防卫!」

警察一眼就看出怎么回事了。

冷冷扫了张翠梅一眼,一字一顿道。

「不管什么原因,宠物狗都是苏小姐的私人财产,你们杀了人家的狗就该赔偿。」

「何况你们这也不算正当防卫,杀狗炖狗已经是行为恶劣了。」

张翠梅见警察站我这边,脸都气绿了。

眼珠子滴溜溜地打转,好一会儿她似是想到了什么,眼里又重新泛起得意的光芒。

「警察同志,我们可以赔她狗,但她同样也得赔我们房!」

我懵了:他们真以为林辉选个房,这房子就是他们的了?

张翠梅此话一出,林辉顿时了然,点头应和道。

「对,警察同志,苏浅抢占了我们的房,我们也要向她索赔!」

「不信您可以问问邻居,他们都可以作证。」

为了让警察相信,林辉专门让邻居当证人。

他倒是狡猾!

他们经常在我家躺着,相比频繁出差,长时间不在家的我来说,邻居眼熟的自然是他们。

邻居一听,纷纷点头替林家人作证。

「这确实是他们的房子,我见过他们好多次了!」

「是啊,我还经常和翠梅搓麻呢!」

「小姑娘挺单纯的,怎么净干些缺德事?还抢房?看不出来啊……」

听邻居这么说,警察看向我的目光也是带上了几分审视,他好心提醒道。

「苏小姐,如果他们说的是真的请你尽早物归原主。非法占房是犯法的,严重者是要坐牢的。」

「我没有占房,因为这就是我的房子。」

听我这么说,林辉眼里闪过一抹阴狠,冷声道。

「口说无凭,你倒是像我们一样拿出证据证明啊!」

「就是,人证没有,物证总有吧?比如房本?」

张翠梅也在一旁附和。

「拿就拿!」

说完,我果断拉开抽屉,想拿出我的房本。

可里面的景象却让我震惊不已。

抽屉里空空如也!

我心里一咯噔,眉头紧皱。

「怎么会……」

见我这样,林辉嘴角疯狂上扬,眼里满是幸灾乐祸。

「房本呢?里面什么都没有啊!莫不是你的房本还能隐形?」

张翠梅更是疯狂捶胸,受尽委屈的模样。

「警察同志,您看到了吧?这个女人就是欺负我们老弱病残,还有没有天理了!」

他们一说完,邻居怀疑不屑的目光就落到了我身上。

「真丧良心,没人性啊!」

「小姑娘心怎么这么坏,谁敢要?」

听邻居这么说,林辉笑得更欢了,更是趁机让警察向我发难。

「警察同志,情况已经很明显了,就是她抢占了我的房,你快把她带走!」

张翠梅更是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冲我挤眉弄眼。

「警察同志,您可要给我们一个公道啊!」

这更让我确定我的房本突然消失和这家人脱不了干系!

不过他们真以为自己胜券在握?

殊不知,我早有对策。

在林家人得意的目光中,我用手机调出了家里的监控视频,一字一顿道。

「等等,要抓谁还不一定呢!」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