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女红军用匕首削笔,被陈毅一眼发现,老总俯身耳语:这刀姓张吧?

0
分享至

上世纪四十年代,张爱萍曾任新四军三师副师长,李又兰在新四军军部当巡视员。因她参加过速记的专门培训,常被抽出来搞速记。

1942年1月,华中局召开党委扩大会,张爱萍参会,李又兰是会议的速记员。会议结束后,张爱萍对这个端庄文雅的李又兰十分感兴趣,因为她不仅外貌优秀,内里也十分有才,总能把会议上别人漫无边际的讲话整理出一篇条理清晰、重点突出又颇具文采、还不失讲话者特点的好文章。甚至连周恩来都想把她带到中央工作,真是才貌兼备。



李又兰

而张爱萍英武的军人形象也引起了李又兰的好感,他关于“建设九旅”和“平定洪泽湖”的报告引起了她深深的敬慕,没有讲稿却滔滔不绝,而且主题集中、层次分明、广征博引又语言生动,记录下来不用整理就是一篇好文章,更不用说闪烁着智慧之光的文韬武略,确有儒将之风。

有次会议结束后,李又兰戴着搞速记的露指手套丢了,就在她为此着急而苦苦找寻时,张爱萍却送上了她丢失的枣红色手套。为了表示谢意,应张爱萍的要求,李又兰做了他的速记老师。不管是不是醉翁之意,张爱萍倒是学得很认真,几天下来,他也能当半个速记员了。

自此,每次开完会闲暇的时候,张爱萍就去找李又兰;

自此,驻地的河畔小路,常常留下他们的身影……



李又兰

聊的多了,张爱萍和李又兰发现,他们之间竟然有着很多奇妙的缘分。比如,他们都曾在上海待过一段时间,李又兰是读书,张爱萍是做地下工作。更奇的是,在1938年初,李又兰和十来个浙江学生,到八路军武汉办事处见周恩来副主席,而值班参谋不让他们见。他们赖着不走等了一整天,才见到了周副主席。张爱萍回忆说:“这些学生真叫人没办法。”李又兰噗哧笑了,说自己就是那“叫人没办法”的学生之一。而张爱萍,其实就是当年那个“不讲情面”的值班参谋。两人说完哈哈大笑,还真是“冤家路窄”,难怪一见如故……

他们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题,然而半个月的会议很快就要结束了。张爱萍送给李又兰两件礼物:一把带鞘的不锈钢匕首,一个军鸽腿上的银圈,这些都是战利品。他说:“匕首用来裁纸、防身,银圈倒像个小首饰,作个纪念吧,我十分高兴认识了你。”

李又兰总觉得要回赠一件纪念品才好。她煞费苦心地想了很久,终于决定抄一篇刘少奇同志的报告《战略与策略》送给他。作为一个军事指挥员,她期望他是一位战略在胸、策略在握、指挥若定、进退自如的将领。当晚,李又兰屋内的灯光亮到拂晓。清晨,她就把这份抄写得十二分工整的报告连同她平素用于装记录册的黑色皮夹一并送给了张爱萍。



李又兰

也就在当天下午的闭幕式上,李又兰用那把精巧的匕首削铅笔,小刀真快真好!她在玩味着。直到报告开始,她不得不把它放在桌面上。这时,陈毅代军长从桌前经过,他顺手拿起这把匕首看了看,俯下身悄语问道:这把刀好像姓张吧?李又兰只是笑,没有回答。谁知陈老总居然把匕首带上了主席台,还不时地用刀鞘对着坐在台侧的张爱萍指指点点。张爱萍非常大方地点了点头,像是说:是我送给她的,我爱她!

爱神的脚步是坚定的。在战斗的间隙,张爱萍两个月给李又兰写了几封信。尽管李又兰没有一封一封及时看到而是一块收到的,尽管信的内容平淡得像工作汇报,但她还是掉泪了。后来张爱萍所在师移防军部附近,他们才得以又相见,才加快了丘比特的步伐。

傍晚,他约她到汪朱河畔骑马;周日,他陪她到汪朱河里游泳;假日,他带她到汪朱山林打猎、射击。他用那架战利品照相机摄下了她的丽姿,连同她身边的小溪、竹林。



张爱萍、李又兰

一个星期日的上午,他们俩赛完马又来到汪朱河畔。李又兰蹲在岸边洗手,清澈见底的河水映出她秀美的身影及桃花般的笑脸,背后是绿树、红花、蓝天、白云,整个画面犹如仙子静坐仙境之中。张爱萍迅速打开相机说:“你搅动一下水面。”李又兰顺从地拨动了清清的河水,顿时,她的秀姿和笑容融在一片涟漪之中,张爱萍当即按下了快门。

当晚,张爱萍就自己动手洗出了这张照片。他端详着笑容满面、典雅端庄的女友,灵感涌动,挥笔写道:

春阳灿/暖风清/蓐草茵/戏水涟漪轻荡漾/镜中人
潺潺溪流净澈/青山绿水含情/忘返留连迷幽境/凝冰心



李又兰、张爱萍

1942年8月8日傍晚,春风满面的张爱萍,策马而行,怀揣着陈毅代军长的特批件,将李又兰约了出来。他们来到汪朱集的树林旁边,一轮明月洒下了无垠的清辉。张爱萍想,这多像送给新娘的奇妙婚纱啊!他激动地对女友说:“我们结婚吧?”李又兰问:“什么时候?”“今天。”“今天?!”李又兰有些惊愕。“怎么,还要选什么黄道吉日吗?我们喜欢的,就是好日子。”

沉默片刻,张爱萍又说:“陈军长在我的结婚报告上批示同意,还特意送了一支新的派克钢笔作纪念呢!”

突然,天空一道闪电,映亮了树林,也映亮了他们激动的面容。

不知道什么时候乌云遮住了明月,也遮住了天空。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炸雷,暴雨倾盆而下。枣红马前蹄抬起,发出了长长的嘶鸣。



张爱萍

“好!天公为我助兴也!”他猛地把她揽在怀里,“走吧,跟我走吧!”她抹了把额头上的雨水,说:“好,走,我跟你走!”

张爱萍从警卫员手中接过另一匹马的缰绳,抬手甩给了李又兰:“你骑这一匹。”又转身对警卫员说:“你快到老乡家里避雨,明天返回。”说罢牵过枣红马。他们俩几乎同时纵身上马,箭似地钻进雨中,并驾飞奔……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正史笔记
正史笔记
我们不创作历史,我们只是历史的搬运工
819文章数 7330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