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欠下巨债,默许我陪客户过夜,还清账务后他却将情人带回了家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1

凌晨3点,我一身疲惫地从酒店出来,只想快速奔回家洗个澡。

因为我身上沾满了那个老男人的汗液、唾液和体液,让我恶心不止。

我打开门,却看到一地狼藉的衣服、鞋子,卧室里还传来男女欢愉的声音。

“慕子白,你这个王…八…蛋!老娘在外面拼死拼活,你居然敢在家里偷腥!”

我大脑一片空白,声嘶力竭地冲进了卧室。

慕子白不慌不忙地把那个女人藏在被子里。

然后才抬起头对我说:“许清雅,大半夜你发什么神经,不懂得尊重别人隐私吗?”

“隐私?她睡了我的床,抢了我的男人,你却跟我谈隐私?”

我怒火中烧,不管不顾地扑过去,想要把那个女人揪出来,看看她的真容。

慕子白却毫不掩饰对她的保护,把她紧紧护在怀里,用力推了我一把。

我一个踉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他的眼里充满了冷漠,大声喝道:“许清雅,你每天在别的男人身下承欢,我都没说什么,现在你凭什么管我?”

我一时语塞!

他说的都是真的!

可我每天游走在不同的男人身边,全都是为了他呀!


图文无关,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2

两年前。

那天,我正在办公桌前整理文件,同事万芳把一摞资料塞到我手里,用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声音调侃道:

“清雅,这个客户送给你了!”

我看了看她递过来的资料:徐总!那个身家千万的大老板!别人求之不来的大客户!

我不敢置信地问道:“为什么?你这一单谈成,至少几万块钱的提成。”

万芳白了我一眼,然后开始绘声绘色地讲:“昨晚我约他谈事,可话还没有进入正题,他的咸猪手直接伸进了我的裙子里,我直接给了他响当当的一巴掌,这种老男人我可伺候不了。”

万芳一边描述当时的情景,一边伸手做着甩人耳光的动作,引得办公室的同事哄堂大笑!

我却陷入了沉思。

徐总,老板的大客户,一个我们得罪不起的老男人。

职场的潜规则,成年人都懂!

但我们也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

如果以前,碰上这样的色狼,我也会像万芳一样,甩给对方一个耳光,然后潇洒地走人,绝对不会为了钱而委屈自己。

可是现在慕子白欠了八十几万,我们的生活从天堂掉到了地狱,如果我再清高,这债也许一辈子都还不清。

我手里捏着万芳给我的资料,心里却在盘算,如果这单谈成我能拿到多少钱?

三万多块!

钱的诱惑力战胜了我的理智,我用不大但坚定的声音说道:“我接!”

办公室瞬间安静下来,连万芳都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我和她原本是销售部的两枝花,靓丽、性感、有女人味,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类型。

她和我一直明里暗里较着劲,比穿着,比业绩,也比客户,我们之间除了一些善意地恶搞,并没有真正撕破过脸。

万芳原本只是拿这种难缠的客户来消遣我,没想到我真的会接下来。

她一脸惊讶地问道:“清雅,接下这个客户意味着什么,你知道吗?我们是可以交给老板的。”

“我知道!我能搞定!”我脸上露出一丝自信的微笑。

听说我真的要接这个单,原来有几个对我垂涎已久的男同事开始说酸溜溜的荤话。

“女人就是好,只要往那一躺,业绩有了,钱也有了。”

“哎呀!可惜我不是女人,我要是女人我也去。”

“老男人嘛,就吃这一套!清雅,用你的功夫打败他!”

我对他们的戏谑嘲笑充耳不闻,拿起资料走出了办公室。


图文无关,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3

其实我也没有做好要钱不要面子的准备,只是慕子白欠下的外债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那些催账的人天天堵在家门口,如同一头饿狼,时时刻刻地盯着我们。

如果不抓紧还钱,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头?

我走到一个僻静处,拿出手机给慕子白打电话。

“老公,公司有一个难搞的客户,他们让我去谈,谈成了我能拿到三万多块钱的提成。”

慕子白只听到了三万多块钱的提成,他在电话里兴奋地喊道:“那你去呀,这么好的机会还不抓紧。”

“那个老板有点色,可能要陪他过夜。”我喉头艰涩,嗓音发颤,好不容易才吐出这几个字。

电话那头传来粗重的喘息声,我知道慕子白在做思想斗争,我好希望他说一句:老婆别去!

可是片刻之后,电话那头传来他清晰的声音。

“老婆,你们定好了地方发信息给我,完事我去酒店接你。”

我的心往下沉,眼泪夺眶而出,莫名的失落和难过让我喘不过气来。

我在心里不断地安慰自己,慕子白是爱我的,他只是被钱逼得无路可走,才不得不答应。

我无声地挂了电话,开始约客户。

4

徐总听说我是万芳的同事,很不客气地拒绝道:“你们这些年轻女娃很不懂事,我跟你们公司不合作了。”

不合作,这可是致命的杀手锏!

如果真的丢了徐总这个大客户,估计我和万芳的饭碗也就保不住了。

要是真的失业了,我跟慕子白就得喝西北风去,更别说还债了。

于是我豁出去也要拿下这个客户。

我调整好情绪,嗲声嗲气地说:“徐总,万芳年纪小,不懂事,我代她向你道歉,你给我一个机会,我保证让你满意。”

徐总还在为万芳扇了他一巴掌而恼怒,对我说话也少了三分客气。

“道歉必须有诚意,除非你把她带到我面前来,让她听我的话。”

把万芳带去他面前,这个我肯定做不到,但我可以把自己送到他面前。

于是我说道:“您等着,我们马上就去您办公室。”

挂完电话,我回家换了一套天青色的露肩连衣裙,做了一个大波浪的头发,让整个人散发着妩媚与风情。

出门时我特意走到慕子白身边,如果他反悔,现在还来得及。

我抚着他的肩,柔声说道:“老公,我走了。”

慕子白从股市中抬起头,看了一眼打扮精致的我,点了点头说:“完事了给我发信息,我去接你。”

他的语气平淡得好像我只是去趟超市,说完又低头去研究股票。

自从慕子白生意赔了之后,他又东挪西借凑了十几万,全部扔进股市中,总希望能一夜暴富。

事实是不仅没富,这十几万的本钱也快赔光了。

我轻叹了一口气,踩着高跟鞋去徐总的办公室。

5

已经过了下班的时间,办公区只有寥寥的几个人在加班。

秘书把我领到徐总办公室时,他正准备收拾东西下班。

他的眼睛扫过我的身体,定格在我的脸上,眼睛里全是惊艳,根本忘了万芳那一回事。

看着他的表情,我知道我成功了一半。

我从包里拿出准备好的合同,微笑着说:“徐总,我们谈谈合作的事。”

徐总没有接合同,而是直接握住了我的手,说道:“不急,我们先去吃饭,边吃边谈。”

一路上他很自然地牵着我的手,搂着我的肩,好像我们根本不是才认识的。

而我只能满脑子想着合同上的数字,才不至于像万芳那样失去理智。

酒足饭饱之后,徐总领着我去了他常包的总统套房。

我用手机偷偷给慕子白发去了地址和房号,心里想着只要他来找我,我立马放弃这单生意。

可是,我们一瓶红酒喝完了,慕子白也没有出现。

当徐总再次把手伸进我的裙子时,我放弃了心理挣扎。

谁知他更加得寸进尺,一把扯掉我的衣服,在我的耳边呢喃:“我们玩点更刺激的。”

我顿时心跳加速。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