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前夕,妹妹抢走我的考神系统,更想将我的家人和男友也抢走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高考前夕我意外绑定考神系统。

从平平无奇的成绩到985,顺利拿到国外offer,还与富豪男友订婚。

妹妹却高考失利,去了卫校不学无术,染上赌博借贷被债主追债。

她嫉恨我因考神系统而获得美满人生,竟丧心病狂把我捅死。

重生后,妹妹迫不及待地学着我许愿。

看着她兴奋贪婪的眼神。

我知道,她成功绑定了考神系统。

呵,那个魔鬼系统,终于从我身上滚开了!



1

前世我在跟富商男友的订婚宴上,被丧心病狂的妹妹乱刀捅死。

所有人都很惋惜。

因为我在高考前夕,还是一名平平无奇成绩一般的学生,结果意外许愿获得了考神系统,在它的帮助下我的成绩一跃而上,蝉联了学校五个月之久的年级第一。

我成了众人羡慕的学霸,高考更是开挂考上某著名985大学,一路顺风顺水完成学业后继续到国外深造,并成功拿下offer,与家境优渥的富商男友相爱订婚。

妹妹却没考好,去了卫校混日子,整日抽烟喝酒混迹酒吧不说,还染上了赌博的习惯,到处借贷去赌,最终输到卖肾还钱,爸妈气得要赶她出家门。

她被债主追债后不知悔改,竟然把一切怪到我的头上。

「都是考神系统帮你的,没有了系统你什么也不是!」

「什么考第一,什么学霸,许姿妍你就是个骗子!」

妹妹拿着刀疯狂捅进我的身体,邪恶地大笑:

「给我死!你给我去死!系统只能是我的!」

我撑着最后一丝力气拽着妹妹一起摔下楼梯,翻滚中尖刀也刺进了她的心脏。

一阵剧痛过后,我睁开眼,看见自己坐在家里的餐桌旁,上面放着一个水果蛋糕。

妈妈摸了摸妹妹许灿灿的头,温柔道:

「来,我们家里未来的大学生,快点吹蜡烛,这是专门给你们姐妹俩加油打气的蛋糕。」

许灿灿盯着燃烧的蜡烛,幽幽地说道:「妈,我要许愿!」

妈妈不以为然:「好啊,那就两姐妹一起许个愿吧,搞不好还愿望成真呢。」

我慢条斯理地准备许愿,许灿灿却突然把蛋糕抢了过去。

草莓和奶油掉了一半在地上,她像个疯子一样指着我大叫:「你不准许愿!许姿妍你不准许愿!不可以!你不可以再抢走我的人生和系统!」

闻言,我一瞬间便确定了许灿灿也重生的事实。

果然,她想要比我先一步获得考神系统!

前世乱刀捅死我,也只是为了得到这个破系统!

爸妈虽然觉得许灿灿今天对我很不尊重,但是打心眼里他们更疼爱小女儿,所以爸爸打哈哈道:「好好好,灿灿先许愿,来来你先许愿。」

许灿灿迫不及待地双手合十闭上眼睛,低着头喃喃自语。

过了几分钟,她仿佛中邪一般突然倒在沙发上,身体抽搐不止。

爸妈慌得要打120。

下一秒许灿灿惨白着脸站起来说自己没事。

她的眼睛死死盯着我,脸上露出的诡异疯癫地笑容。

我知道,她成功绑定考神系统了。

2

许灿灿绑定系统后特别得意,上学前问爸爸要了一千块零花钱。

爸爸有些不乐意她乱花钱,她却得意道:「爸爸,今天要月考,我一定能拿年级第一!这个钱就当是提前要的奖励啦!」

我和许灿灿的成绩一直都很一般,爸妈也经常鼓励我们,时不时拿出一点奖金诱惑我们努力。

他们说能考到年级前二十,奖励我二百块,奖励许灿灿一千块。

对于爸妈的偏心我早就习惯了,前世我因考神系统冲到年级第一,他们也只给了我二百块的奖励。

要不是许灿灿后来高考失利步入歧途,或许爸妈的心还是偏的。

重活一世,我才不管他们偏心与否,我只想靠着自己的努力再拼一把,不浪费青春!

我和许灿灿是同班,她抢在我前面走进教室,拿着爸爸给的一千块跟她那几个好朋友说放学要去KTV潇洒。

有人羡慕道:「许灿灿你这是发财了啊,一千块零花钱?」

许灿灿得意地瞪了我一眼说道:「今天不是月考嘛,我答应我爸考个年级第一,他就给我钱咯。」

同桌刘瑜有些八卦,看见许灿灿骄傲如孔雀,她戳了戳我的胳膊小声问:「许姿妍,你爸是疯了吧,就你妹那个破烂成绩还想考年级第一?你们姐妹也就你比较努力,她整个就是混日子的,哪里像来读书的。」

尽管同桌压低声音,许灿灿的耳朵却还是捕捉到了她的声音。

许灿灿嚣张地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冷笑道:「刘瑜,你在嚼什么舌根?我能不能考上关你屁事?」

刘瑜涨红了脸:「我说的是事实啊,你都没有许姿妍努力,还夸口说自己考年级第一,那不是笑话吗!」

提到我的名字,许灿灿立刻像刺猬一样把矛头对准了我:「呵呵,能不能别拿我跟许姿妍作对比,她努力那么久不还是吊车尾的成绩,这就足以证明她是天生的蠢!后期努力也弥补不了的蠢!」

「蠢货就该被直接淘汰,还敢跟我相提并论,真是笑死人了!」

说这话的时候,许灿灿还故意绕到我的身边,故意用手指敲打我的桌面,一脸嚣张的样子。

大家都知道我们姐妹之间关系不好,但鲜少有这么正面的冲突。

我也不惯着她,故意拿出保温壶重重砸在她的手上。

「啊——」

她惨叫一声,立刻收回放在我桌面的手,恶狠狠地瞪着我。

我冷声道:「真不好意思,我早上出门忘记洗脸了,所以眼睛看不清,许灿灿你手没砸坏吧?」

许灿灿气得声音梗在喉咙,我又故意掩嘴道:「唔好臭,许灿灿你是不是早上起床没刷牙,好臭啊!」

周围的同学都下意识捂嘴憋笑,许灿灿一脸菜色,恨恨道:「笑,你们随便笑!等我考了年级第一,你们再看看能不能笑得出来!」

闹剧结束,开始上课。

我认认真真地听课做笔记,余光却扫到许灿灿在偷偷玩手机。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