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姨子婚礼突现丑照,主角竟是妻子,原来我一直被欺骗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本篇内容为虚构故事,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1

"这些人到底是谁?刚刚不还说只对我情有独钟吗?"

随着这句质问落下,宴会厅内的氛围瞬间紧张至极。

宾客们面面相觑,许多更是停下手中的活动,投以好奇的目光。

前排坐着的四位老人愤怒得浑身颤抖,新郎情绪失控,挥舞着手臂仿佛要攻击眼前的人。

我的小姨子站在那里,脸上满是错愕与焦急,眼眶泛红:

"我根本不认识你们!你们这是干什么?"

我连忙协同婚宴工作人员试图稳定局势。

三个男人却不肯罢休,他们拿出手机,翻出照片质疑。

"你不认得我们?那这些亲密照片中的你又是谁?"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有人指着照片喊道,

"那是新娘啊,这照片里明明就是新娘嘛!"

这时,新郎冲动地扯下西装,一把推翻了台上的装饰,冲向小姨子。

我迅速挡在他们中间,示意妻子过来帮忙。

但转头时,却发现妻子脸色苍白,唇角颤抖,慌乱地向洗手间方向走去。

我心中生出疑团,以往她总是对这个双胞胎妹妹呵护备至,曾说林星比自己只小那么些时间,是世界上最亲的人呐。

本应喜庆的婚礼最终以岳父岳母气愤到昏迷被紧急送往医院,男方家人愤然离场而结束。

宾客纷纷散去,我在后台找到了泣不成声的小姨子。

妻子抱着她,神情木然。

家中一片混乱,窗户上的喜字依然挂着,仿佛在嘲笑着这整场荒诞剧。

我刚把她们俩送回家,便接到了亲戚从医院打来的电话。

"刘山,你爸妈已经醒过来了,我们这边得赶回B市,你能过来接一下吗?"

2

我匆匆忙忙地赶往医院去接我的岳父母。

医生解释说是情绪激动引发的短暂不适,建议他们好好在家休养。

看着他们愁云密布的脸,我谨慎地选择词句:“爸妈,现在先不要过于焦虑,可能还有我们不知道的误会。”

“现在的图像处理技术非常先进,有可能是有人故意利用这点来捣乱。”

“林星工作上那么出色,难保没有在商界树敌。”

听到这些,岳父母的表情稍微缓和了一些。

我们回到了岳母家,我本想带着妻子一起离开,让小姨子和父母有些私人空间。

但她犹豫着说:“刘山,你能不能先回去?我今天想留在这里陪林星。”

我便答应了,独自一人离去。

夜已深了,我独自在暗淡的夜色中走向车子。

我给今天在婚宴上闹事的一个家伙发了一条信息。

“还能再给我发几张之前的照片吗?”

当他们被请出宴会时,我趁机交换了联系方式。

我想亲自检查那些照片,确认是否有修图的痕迹。

但当我看到那些照片时,心中却如翻江倒海。

那些照片看似是小姨子的,但某些细节之处,似乎又透露出些许异样,竟像是······像是我一直深爱的妻子,林月。

联想到林月那时紧张闪躲的举动,我心中的某根弦仿佛断了。

尽管我不断告诫自己,世上不可能有这么荒诞的事,毕竟,那三个人一直指名道姓地叫着林星。

3

我选择向这个男子询问,因为在三个人中,他显得最为年轻。

看上去毫无保留,当我提出要联系方式时,他立刻就同意了。

他迅速地回复了我的消息。

“毕竟是情侣间的私照,就这样发给你似乎不太合适吧?”

我转账给了他五百元。

“一百元一张,我只是好奇而已!”

他很快发给我好几张,数量真不少。

那些都是些普通的风景照片,在照片中的两人显得很是亲密。

有张特写照,我放大了看。

不对,那并非是我小姨子林星。

那是我的爱人林月!!

她的耳后有个微小的痣,只有亲近的人才会注意到。

我已经很长时间没吸烟了,自从和林月结婚以后,她不喜欢我吸烟,我便戒掉了。

现在,我开始四处寻找,哪里还有我的烟呢?

巨大的情绪像洪水猛兽般向我涌来,仿佛千军万马一般。

镜子中,我今天为了参加婚礼而精心梳理的发型现在乱成一团。

这就像是在嘲笑这场闹剧,最可笑的人竟然是我!

我竟然成了那个戴绿帽子的人!

头顶着三顶绿帽的戴绿帽子的人!

我不愿放弃,又逐一向其他两人索要照片。

其中一人说:“你疯了吗?对你小姨子的事这么上心,又是在这深夜!我告诉你,这照片绝对不是我伪造的!”

“拜托了,兄弟,给我发一张,我给你一千元,任何一张都行!”我急切地敲打着键盘。

我失去了理智,真的失去了理智!就像一个即将溺水的人,拼命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

我希望自己看错了,或许林星在同样的位置也有一颗痣?

当收到其他两人的照片后,我彻底确认了,自己无疑是个头上长着三顶绿帽的超级绿头龟!

我狂乱地撕扯着自己的衣领,捶打墙壁直至手痛让我恢复了些许理智。

林月,我们结婚六年,你怎么能这样背叛我?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4

我和林月曾是大学同窗,从校服到婚纱的爱情故事曾让人羡慕。

她有着清纯甜美的外貌,是许多年轻人梦寐以求的初恋形象。

我感到无比幸运,最终是我与她共度余生。

对她的爱恋始于一见钟情,不记得具体是哪场校园活动,她的小提琴独奏震慑了在场的每一个人,也震撼了我。

她的魅力毫无预警地深入我心。

我向来勇敢,演出结束后我便递给她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我的联系方式和自我介绍。

之后,我们相知相爱,一切看似自然而然地发展。

虽然我们的恋爱过程中有过波折和分分合合,但最终我们都认定了对方是唯一。

毕业那年,我向她求婚,她欣然接受了。

双方的父母都很喜欢她,我一毕业就接管了家族企业。

这些年来,她愿意上班就上班,不愿意则休息。

我给予了她极大的爱和自由。

爱一个人不就是这样吗?只要她幸福,我也就快乐!

然而林月,从相恋至今将近十年,难道这一切不过是我一厢情愿的幻想?

她说要晚点要孩子,我就答应晚点,即使双方父母都在催促。

我为她承担了来自两边家庭的压力。

每当她娇媚地撒娇,我总会情不自禁地心软。孩子的事情可以稍后再考虑。

回想起来,自从有了孩子,你还能在外面拈花惹草吗?

如果不是小姨子的婚礼上演了那场闹剧,我何时才能揭开真相的面纱呢?

第二天,林月回到家,看到我坐在沙发上,不禁吓了一跳。

不用看我也知道,此刻的我一定是眼眶深陷,满脸胡渣,形象狼狈至极。

她仍然穿着昨天的衣服,脸上也掩饰不住疲惫的痕迹。

「阿明,你的头发怎么了?你的太阳穴怎么长出了一丛白发?」她走近我,惊讶地问道。

我用力地拨开她的手,凝视着她,质问道:「林月,那三个男人,真的是你妹妹的情人吗?」

她瞬间愣住,有些不安地点了点头。

「是的,是的。昨晚太晚了,林星哭得太厉害,我没有问清楚。」她避开我的目光,转身开始整理客厅。

「林月,你真的没有什么要解释的吗?」我握紧拳头,努力压抑着内心的愤怒。

她突然显得有些焦急。

「刘山,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在怀疑我吗?」她强硬地反驳道。

5

看着她嘴硬的样子,我突然觉得有些可笑。

这么多年来,我似乎从未真正了解过她。

她一直以温柔体贴著称,婚后也是如此。

每次同学聚会,大家都说我们依旧恩爱如初。

然而,这段看似美好的婚姻原来只是一个虚假的幻象。

究竟是从何时开始的呢?你不告诉我,我就自己去找出答案。

我像往常一样工作。

但我安排了私家侦探跟踪她。

她近日来一直陪伴着父母,处理婚礼后的种种琐事。

同时撒娇地表示想在父母家暂住一段时间。

当她拥抱我时,我只感到一阵不适。

恰好的是,我也不愿与她共享同一空间。

这一天,她终于踏出了家门。

私家侦探发来信息,催促我赶紧前往揭穿真相。

目的地是一家咖啡馆。

但当我抵达时,却瞠目结舌。

出现在眼前的并非林月,而是林星。

「林星?」

「你怎么会在这里?」

林星站起身,有些不安地说道:「姐,姐夫,我只是想约他询问一下情况。」

「是不是我无意中得罪了他,他才会伪造照片来诋毁我的名誉!」

对面坐着的年轻男子名叫黄耀,他突然站起来盯着林星:

「什么意思?难道你忘了我们的甜蜜时光了吗?上个月我们不是一起去东北观赏冰封的玫瑰了吗?」

「你说我在造假,那我们一同拍摄的那些亲密照片又怎么解释?」

「我,我上个月根本没离开过这个城市,怎么可能和你去看什么玫瑰?」

林星震惊地说不出话来。

黄耀掏出一张照片:「你别再否认了!这照片里的人不就是你吗!」

林星看了照片,惊呼一声,捂住嘴巴,瞟了我一眼,迅速低下头沉默不语。

我平静地说道:「那是你姐姐!她上个月提到和朋友们一起去东北体验农活。」

「那时我有项目要忙,没能陪她一起去。」

林星轻声嘀咕:「姐夫,可能有什么误解吧!」

黄耀听到我说林星还有一个双胞胎姐姐后,愣住了。

他仔细想了想,终于恍然大悟。

「一直以来都是你姐姐代替你和我交往,她告诉我她是单身的!你们两个人真的长得如出一辙?!」

「你的姐姐冒充了你,同时和我们三个交往?而且她已经结婚许多年了?」黄耀的声音突然提高,他看向我时,眼神中满是怜悯。

「唉,老兄,这不是我的错啊,你老婆借用了你媳妇的身份,你小姨子的名字即使被人提起,也确实是个单身的身份,毫无漏洞可言,难怪她从来不让我去她的单位接她,说是因为事业上升期,公司知道有对象了不好。」

林星突然开始流泪:「姐姐怎么可能这样做,不可能的!我不会相信的!」

6

有了黄耀的证据,我立即效仿他的方法,取得了另外两人的录音。

令我疑惑的是,林星居然非常愿意参与其中。

她说她也想知道真相。

这两个男人竟然都没有发现林星不是林月。

林星见过两人后,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她甚至都难以开口叫一声“姐夫”。

她有些哀求地看着我:「姐夫,能不能,在我妈妈爸爸面前不提这件事?」

我缓慢地开口:「怎么,你不想洗清自己的冤屈吗?林月说他们两个都想把你赶出家门了!」

「我,我怕!」

林星这么多年一直在职场上奋斗,她现在低声柔弱的样子,就像风雨中的玫瑰,柔软却又带着一丝坚韧。这让她显得十分矛盾。

我移开了目光:「放心吧,我会掌握好分寸的。」

林月看到我和林星一起回来,脸色有些惊讶,然后她又开口:「你姐夫对你多好呀!为了你的事情,他都急得头发都白了!」

「那么,你和罗家的那位少爷的婚礼还有可能举行吗?或许我们应当亲自去赔个罪?你的父母对他非常满意呢。」

「你也年岁不小了,过了新年就迈入三十岁大关,三十岁的女性在婚姻市场上的选择会变得更加有限。」

「依我看,你和罗家的那位挺般配的,何不趁着三十岁前出嫁呢?」

林星静静地站在一旁,似乎有许多话想说但又止住了。

我用力地将一叠包含那三人以及她的照片和聊天记录的截图扔在了她的面前。

「闭嘴,林月!先处理好你和我之间的事!」

父母亲也是吃了一惊,我这个女婿在他们面前从未发过这么大的火。

他们俯身拾起纸张细看,一时间似乎有些理不出头绪。

终于,林母慌乱地叫道:「这...这是月月,不是星星,这照片里是月月呀!」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