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伏美国37年的中共谍王暴露始末,因国际惯例,我方无法进行交换

分享至

温馨提示:本文基于真实人物改编,请理性阅读,与君分享旨在弘扬正义,与君共勉意在怀念先烈,前1/2免费阅读。

1985年,北京饭店贵宾楼最高楼层的一间房间内,于大强在一通战栗后,气喘吁吁地瘫软在床上。

床上的韩莎一脸红润,瞥了一眼房门,眼神中不经意的闪过一丝焦虑。她掩饰得很好,这一丝异常转瞬即逝。韩莎伸手轻抚于大强的后背,媚眼如丝,用撒娇的语气说道:“亲爱的,我还要。”

男人你最喜欢女人说我要,但最怕女人说我还要。于大强头埋在床单上,叹着气说:“不行了,不服老不行了。”韩莎娇哼道:“不许谦虚,你才38岁,正值壮年时期。”

于大强干笑两声,双手撑起,挪下床用浴巾擦净身子,穿上衣服。整理完毕,他突然对着韩莎鬼魅一笑,道:“你的人上不来了,他们已经被我的手下截获,包括那些摄影器材。”

暴露了,韩莎闻言心中慌的一批,脸上故作镇静和无辜,爬起来挽住于大强的胳膊,娇嗔道:“你在说什么啊?什么你的人,我的人啊?”

于大强拍了拍韩莎的笑脸:“你父亲名叫李仲信,出身黄埔军校,母亲名叫周黛希是国民党陆军总部医院的护士。你任职于台湾军情局,同时向美国远东情报局汇报……”

于大强故意停顿了一下,韩莎面如死灰,身子一软再也支撑不住,瘫倒在地。虽然在台湾受训时,她接受过包括徒手杀人、刑讯逼供、密电发报、玉石俱焚的训练,但真到用时,早已乱了方寸,心理崩溃,生不出半点反抗之心。

韩莎这次被派遣到中国的任务是色诱大陆高官,没有机会自己创造机会。所以在前不久北京剧场举办的《白毛女》舞剧节目中,得知大陆国安系统的官员于大强会出席的情报后,韩莎伺机在剧院出没,并发挥她女性的特长,不小心在于大强面前绊倒。

韩莎实际直接绊倒于大强的,那种突如其来的相遇更能让两人对彼此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无奈于大强身前有工作人员,她无法靠近。即便如此,凭借出众的身材和旗袍的高开叉,韩莎成功激发起于大强乐于助人的本能,不仅让人搀扶她起来,还亲自送她回家。

韩莎当时的对外身份是美籍华人,外资驻华工作人员。面对韩莎一介女流,背井离乡,一个人在异国他乡打拼的不容易,于大强对她是立刻施以“咸猪手”,极为关照,两人一个星期至少见两次面,不久于大强的这种“关心”就直接关心到床上了。

今天两人的幽会,原计划是韩莎和于大强颠鸾倒凤,巫山云雨之际,韩莎的同伙破门而入,用摄影器材拍下两人“老树盘根”或“老汉推车”的场景,以此要挟于大强。



世界各国在性丑闻上,态度基本都是谴责,后果几乎都是身败名裂,即便号称性自由的西方也不例外。因此性间谍活动屡试不爽,很少有失手。

不过事物终有意外,最著名的性间谍失手事件发生在克格勃引诱、讹诈印尼前总统苏加诺身上。60年代,苏加诺前往莫斯科访问期间,克格勃在从雅加达起飞的总统专机上,利用空姐的身份安插了几位年轻漂亮的“燕子”引诱苏加诺。

随后在苏加诺下榻的莫斯科宾馆中,克格勃利用事先藏在镜子后面的两部录像机,使用当时最先进的彩色胶卷,从多个角度拍摄了苏加诺多人性活动的全过程。第二天,当克格勃踌躇满志地拿出这些录像,威胁他与苏联合作反对西方时,苏加诺不仅嗤之以鼻,反而还要求克格勃再送他6盘复制的录像带。

苏加诺说:“这是苏联政府为我提供的宾至如归的服务,这真是一份特殊的礼物,我要带回国内放映,让我的人民看到我驰骋沙场的情景,相信他们会为有我这样的总统感到骄傲的。”

你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就这样,苏加诺硬生生让这次性讹诈成为世界性间谍史上的著名笑料。

“你终究做过我的女人,我怎么忍心辣手摧花呢。”于大强体贴地扶起韩莎,在她裸露的胸口揉了一把,接着说出了一席让韩莎超乎意外的话,当场烧干了CPU。

于大强居然向韩莎提出,让韩莎为他联系美国中央情报局特工。于大强说:“我想去美国,不愿在大陆继续待下去。” 韩莎急忙表示:“中央情报局一定会欢迎你的。” 于大强说:“那就让他们展示诚意,相对于欢迎,我更需要的是护照和美金。”

于大强为何会叛逃?他遭受打压或被质疑了吗?他的仕途中没有这方面的直接记录,至今也是一个谜。

在韩莎的穿针引线下,不久后于大强飞赴香港,以公办的借口为掩护,在这里会见了美国中央情报局的高官。为了安全,中情局为于大强取了一个代号,叫“飞机人”,作为联络代号。

这名中央情报局高官表示将为于大强大开绿灯,但他们提出一个请求,希望于大强找出中方潜伏美国的人员名单,为了表示诚意,中情局表示“即便你不能拿到这份名单,我们也会向你发放护照。”因为对美国而言,于大强的叛逃将是一股无与伦比的对华舆论战。

于大强为了表现出自己的价值,一口应允。他之所以这么干脆,因为他知道中方在美国情报系统中潜伏了一条大鱼——金无怠。不过当时于大强并不知道金无怠的准确名字和身份。

金无怠是顶级间谍,在中国能看到金无怠转交的情报的人只有几十个人,知道他真正身份的人更少到只有几个。

按理说,以于大强在国内的地位与职权而言,没有资格获悉中国顶级特工金无怠存在的信息,但好巧不巧,于大强曾担任过某部长的秘书,而该部长正是金无怠的掌控人。



有一次在广东省安全厅召开会议,按照当时的规则,只能安全部长在场,然而负责会议记录的人员正好生病,于大强临时被列为记录员参会,从而得知了美国国防部内有一名中国间谍,会议全程这名潜伏特工以“舵手”的代号贯彻全会。

正是基于这些,于大强决定以此作为变节的“投名状”送给美国,换取荣华富贵。此时的于大强虽然对金无怠的身份、职位一概不知,但他发现女特工王虹掌管着北美地区活动的全部资料,于是于大强将突破口放到了王虹身上,每天注意王虹的一举一动和她所处理的资料。

终于有一天,于大强在王虹的桌上看到了一张匿名的,从美国到香港及澳门的行程表,以及下榻的旅馆名。于大强推测此人就是中方潜伏中情局的间谍“舵手”,于大强立即通知了美国中情局驻北京的特工。

美国中情局立刻对这架航班进行筛查,调动了数百人对所有乘客的资料、背景进行,包括他们的七大姑八大姨进行背景调查,嫌疑人不少,但最终全部排除,一无所获。对入住的旅店调查更没有进展,不是没有登记记录,而是这种接头或会面都是第三人出面预订的,根本无迹可查。

于是这个事情就此作罢。

美国中情局推测,于大强看到的也许是王虹的私人日程表,或者是一张废单。他们把这个情况反馈给于大强,让他不必气馁、再接再厉、再创佳绩。这摆明了就是在说于大强这次的情报不靠谱。

对此于大强曾私下向与他接触的中情局特工抱怨“美国情报部门的工作太低级。中国情报部门里面绝对不会多一张废纸。”美国中情局对此是不以为然,认为这是于大强不服气,最后的倔强。

转机出现在一名参与此次调查的美国中情局特工因为怀孕的妻子待产,孩子出生在即,他匆忙回家,在机场却遭遇天气原因影响,航班被推迟。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