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年打工我睡火车站,醒来身边躺个姑娘,离开时她塞给我一张纸条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叫张仁贵,出生在贫苦的农村家庭,我是家里的长子,下面还有俩弟弟。

父亲身体不好,干不了重活,家里的重担全部落在了母亲纤瘦的肩膀上。

母亲个子只有一米54,不到90斤。为了这个家,她付出了全部。

她皮肤被烈日晒得黝黑,双手长满了老茧,年纪轻轻的就驼背,除了勤劳种地,农闲时还去附近的榨油厂当小工。



印象中,母亲一直忙忙忙碌碌,几乎没有休息时间,就连生病时也要下床打扫卫生,把桌子凳子擦得油光发亮。

有一年大旱,地里种不出粮食,母亲不忍心我们挨饿,带着我们仨去山里挖野菜,去田沟里挖泥鳅。母亲很会做饭,那个时候油珍贵,炸鱼吃不起,母亲就拿泥鳅和豆腐去炖汤。

当乳白的鱼汤端上桌时,我和俩弟弟都争着喝。那鲜味,一辈子都忘不了,至今仍念念不忘。

家里虽然穷,可父母不吝啬,相反还很大方。邻居刘奶奶家里穷,每次家里做好吃的,母亲就会端上一小碗给刘奶奶送过去。

父母都是善良淳朴之人,教会了我们兄弟仨很多做人道理,他们经常教育我们做人做事要对得起良心,要做一个品行端正的人……

我把父母的教诲都牢记于心。

18岁那年,作为家里的长子,我理应为家里分担些重任。

初中毕业在家里待了两年后,我决定外出打工。当时父母都不同意,说我从未出过家门。我态度坚决,若继续待在家里,别说娶媳妇了,连吃饱饭都难。

趁着年轻有干劲,我无论如何都要外出闯荡一番。

父母知道我脾气,我决定的事,十头牛都拉不回,他们只得同意了。

出发前,母亲偷偷找到我,拿给我两张崭新的10块钱,反复叮嘱我出门要小心,千万别亏待了自己。本来我不想要,可母亲硬是塞给了我。

收拾一番后,我出发了。

我买的是第二天的火车票,为了省钱,我没有找宾馆住,决定就在火车站随便找个地方休息下。

刚刚过完春节,天气冷得很,我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还好母亲贴心,给我准备了一件厚厚的大棉袄。

穿上大棉袄后,我立马感觉暖和了不少。

想着明天一大早要赶火车,我闭上眼睛准备休息。

这时,我听到有姑娘在哭。



睁开眼,我看到不远处的墙角蹲着一个姑娘,她衣着破烂,脸上脏兮兮的,原来是个女乞丐。

她面色苍白,嘴唇发紫,露在脖子上的肌肤通红,看来是被冻坏了。姑娘意识到我在盯着她看,她连忙低下头转过去。

我没有犹豫,从行李袋中拿出一块玉米饼,想了想后拿出我用来换洗的小棉袄一并递过去。

姑娘两眼盯着我看,不知为何我的心“砰砰”跳个不停。

她犹豫一番后还是从我手中接过玉米饼和棉袄,对我说了几声“谢谢”。

我没有说话,微笑回应。

很快,我回到原处继续闭目养神。或许是白天赶路太累,不一会儿我就睡着了。

迷糊中,我被一阵酣睡声给吵醒。

睁眼一看,我顿时呆住了!

昨晚那个女乞丐,竟然不顾“羞耻”,把身子紧紧贴着我。

近看,我才发现这个姑娘并非长得丑。相反,她还面目清秀,长着樱桃小嘴,睫毛很漂亮,若是梳洗一番肯定是个美人。

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和陌生姑娘如此近距离接触,不免面颊羞红。

这时,姑娘醒了过来,她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鲁莽,连忙站起身说“对不起”。

冰冷的风吹来,她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我连忙把大棉衣脱下要给她披上,她一个劲拒绝,说我把棉衣给了她,我自己怎么办。

一时间,我们俩都沉默了。



天冷得很,外面似乎在下雪。

她面色一红,低着头,一步步向我身上靠近。

面对刺骨的寒风,我们俩不得不把身子紧紧贴在一起来取暖。

我们俩都没有说话,让时间静静地流淌……

我担心自己睡着乱动会把她吵醒,所以我强打起精神,一夜未睡。

终于熬到了天明,她醒了过来,精神好了很多,看得出来,她昨晚睡得不错。

她再一次对我说声“谢谢”,要把小棉袄还给我,我拒绝了。

一番简单聊天后,我知道她叫林小曼,家在遥远的北方。

她的声音柔美动听,说话轻声细语,让人听着很舒服。

见她很可怜,我拿给她10块钱,她执意不肯收下。我这个人做事很固执,自己坚持的事怎么也不会放弃。

姑娘见我急了眼,只得把钱收下了。

临走时,她冲我淡淡笑了笑。那一刻,我心神不禁荡漾,觉得她美极了。

望着她远去的背影,不知为何,我心里空落落的。

好久,我才缓过神,准备去坐火车。

起身时,一张小纸条落了下来。

想不到,林小曼偷偷给我留下了一张小纸条。

看着这娟秀的两行字,我不禁一愣,缓过神后顿时感觉到了身上有一股暖流在涌动。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