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和小叔子逛花灯,遇到了熟人,有点尴尬

0
分享至

我心想定是为了之前那事,我与谢时郢商量的结果,也一直没有告诉她。

果然,杜氏一来就拉着我的手,面色焦急。

“今天到底怎么个安排,我以为不办了,怎的刚刚弯月姑娘过来邀我,我还蒙在鼓里呢?”

我安抚她坐下:“好婶婶,你先别急,这事我也是听小叔的。”

既然谢时郢发话了,让我有锅随便往他身上甩,我是一点不客气,反正他们又不会找他对质。

杜氏听我讲完,叹出一口气:“我是不打紧的,既然郢哥儿这般安排,自然是听他的。只是你那堂婶婶那里,前些日子又差人问了我,我不知进展,便没回她,你日后需得小心她,她这人气量有些小,少不得要去你姑母那里闹一闹。”

我内心嘀咕,这事本就是她二人撺掇好的,不用堂婶上眼药,我那爱管闲事的姑母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但没关系,谢时郢说了,一切有他呢。

而且自从我与谢时垣约定三年之期之后,我做事也更有豁出去的勇气了,反正迟早要离开侯府的,什么亲戚不亲戚,长辈不长辈,日后谁还认识谁呢?若看不惯我,要我下堂,我还求之不得呢!

但我面前还是得装一装,故作一副委屈的模样:“若姑母要怪,还不是得受着。”



我把话头一转不想和她聊这些了,问起时馨时睿来了吗?

“上次她们说城北卖酥酪的糕点味道不错,我又着人去买了点,喊她们来吃,趁热吃更香甜。”

提到两个年幼的孩子,杜氏面色一阵柔软:“来了,去叫姐妹两过来。”她吩咐身边的芝兰。

不多时,两个小姑娘喜笑颜开的跑来,一人手里捧着果子,吃得满嘴都是糕屑,杜氏一脸慈爱的帮她们擦干净嘴。

我记得杜氏和二大爷生了四个女儿,但我一直很好奇前头两位姑娘的去向,之前老侯爷过世也没有看到她们回来,我猜测应该是早早嫁人了,嫁去了外地。

后来从弯月口中打听出来的消息才得知,杜氏的大女儿在很小的时候就得病早夭了,那个时候她正怀着孕,伤心过度,二姑娘出生就比寻常婴儿孱弱几分,后来精心养着才慢慢长大。

杜氏一门心思放在二姑娘身上,加之二大爷那个时候外面就有了相好,夫妇二人感情变淡。

直到二姑娘长大嫁人,随着夫君一起外放去了通州,杜氏寂寞孤苦,才想重新和丈夫交好,想着生个儿子或许就能留住丈夫的心,也能排解自己的孤寂。

只是没想到接连又生了两个女儿,杜氏整天唉声叹气,惹得二大爷也郁闷不已,这才有了后来那些连我都知道的事,玉带河畔藏娇,远赴胶州只带外室不带妻眷这些背德之事。

我内心嘲笑杜氏这人也真是愚顽不堪,有这么可爱的两个女儿还整日唉声叹气。

但看到她一脸慈爱的看着两个孩子,又觉得是自己肤浅了,也许只有做母亲才能有所感悟的,哪怕心中有别的愤懑,也依然会舐犊情深吧,哪有什么非黑即白呢?



须臾片刻,新月进来禀告:“侯爷回府了。”

我看了看天色,太阳都未落下,这么早?不是说他平日一般都要戌时才回来么,今天真是破了天荒。

我站起来:“那正好,人都到齐了,开席吧。三姑娘那边呢?着人去请了吗?”

我安排着杜氏入座,新月小声同我耳语:“满月姐姐早就去请了,那边一直没动静呢。”

我早就猜到了这个结局,因为上次那事,阿观对我一直心存芥蒂,连带着不与府中众人往来。

我叫上新月,一起去了阿观的荷风苑,有些事还是需要我亲自去化解,毕竟一个屋檐下生活,总不能天天怨憎吧。

荷风苑门口。

开门的人是吟心,见到是我,她本能的颤抖了一下,结结巴巴的向我请安:“大奶奶安康。”

我笑着吓唬她:“你怎么了这是?看到我紧张成这样?难道我会吃了你?”

吟心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大奶奶恕罪,奴婢是…是…”

我喊她起来:“厨房做了月团,趁热快去吃两个吧,你家姑娘呢?在家不?”

吟心畏畏缩缩回话:“在呢,奴婢带您过去。”



阿观平日里不见人的时候,不梳发髻,又黑又亮的头发仅用一根丝线缠着,她坐在轮椅上,伏在案桌上看书,她的案桌置于窗前,此刻窗门大开,外面是一片绿意盎然。

听到脚步声回头,她见到是我,面上表情立刻冷了起来,眼中充满了嫌恶,扭过脸冷冷说道:“你来我屋子做什么?怎么?偌大的侯府不够你管,要跑到我这小院子里来摆架子、耍威风?”

我不想和她起争执,开门见山说道:“今日中秋,家里面一家人一起热闹些,你也一起来吧。”

阿观冷笑起来:“谁和你是一家人?你们要热闹自己去热闹,别来扰我的清净!”

我见来软的不行,她不吃假客套,我让新月带吟心下去,房里就留我和阿观两人。

我走到她跟前,她正在写诗,写得一手娟秀小楷,真好看。

我说:“咱俩真没必要闹成这样,打我嫁进府你就看我不顺眼,我当然知道。但我觉得吧,你也老大不小了,别再玩小姑娘那一套了,你讨厌我是觉得我门第家世不及你,学问不如你,就连这字都写的比你差远了,觉得以我这样一个哪哪都不行的人,高攀不上侯府,可我偏偏就攀上了,和你敬重的大哥哥成了亲,做了你大嫂嫂,还要管着你家。”

“你讨厌我的无非就是这些,但没办法啊,我每天活得如鱼得水,逍遥快活!你再看看你呢,堂堂侯府三姑娘,被逼的只能窝在这一小方天地怨天尤人。所以说,你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有什么意义呢?”



阿观气得抓狂,大喊一声:“邵筝!”拿起一只笔洗就往我身上扔过来,我灵活闪过。

她双眼喷着怒火,朝我吼道:“你得意什么!你现在逍遥自在的生活都是侯府给的,你有什么资格数落我!你算什么东西?等大哥哥回来,我要一笔一笔说给他听,让他休了你!”

我拉过一把椅子,直视她的眼睛:“你错了,我要纠正你两点,第一,我现在逍遥自在的生活不是侯府给的,准确说你们逍遥自在锦衣玉食的生活有一大半都是我给的!没有我的嫁妆帮你们侯府补平亏空,谢家早被皇帝一纸诏书抄家下狱了!其二,你让你大哥哥休我?那不能够!你没那个面子,也没那个实力,这侯府人人削尖了脑袋想进来,可对我来说,它不过是个牢笼,我一点都不稀罕!”

“谢家,就是个笑话!”

呼!终于说出来了!畅快多了,这半年来憋在我心头的憋闷、委屈、不甘终于让我吐出来了,这种感觉别提有多舒服了!

这番话彻底打破了阿观的认知,她就是个没长大的小孩,被父兄保护的好好的,有朝一日,倾天大厦颓然倒塌,她多年来的信仰崩溃。

此刻她呆愣愣的,双眼失神,缓了好半天,两行清泪落下来。她仰起头,不想让我看到她窘迫的一面,强装着高贵。

我语气放缓了些:“我不是来与你吵架的,今日是老侯爷走后的第一个中秋佳节,你大哥哥远在边塞回来不了,你二哥希望我们一家人坐在一起吃个团圆饭,这饭是活人吃的,也是吃给你父亲看的,他泉下有知,一定希望一家人和和睦睦的,你就是装装样子也行。”

“吃完饭,有赏月和看花灯,你二哥哥说以前常常带你偷溜出去看花灯,今年的市坊街听说有新鲜玩意,你若得空,一起去看看吧。”

说完我起身就走,言尽于此,她要是看开想开,则是一片清明。

我脚步微顿,补充道:“以后府里上下我该管的还是会管,你若不喜,憋着!若实在憋不住,可以来找我吵,我一个人也无聊的很!”

不理会她又急又气,转身拉开门出了屋子。

百无禁忌,横行霸道的感觉可真爽!



赶回饭厅的时候,谢时郢已经在那了,见我一个人回来,便明白了大半。

“阿观还是不来?”

我望着一桌子美味佳肴,食指大动,随口敷衍道:“随她吧。”

谢时郢耸耸肩,拿出一瓶酒:“这还是前几年父亲得来的一瓶好酒,说是一家人在一起的时候喝,后来他病重,一直也没机会喝,正好今天开了它!”

我拿过酒盏,一一斟满,三人一起碰了个杯,须臾间酒足饭饱,我命人拿来西瓜与月团,这两样都是圆滚滚的样子,正契合了中秋团圆美满之意。

此时,夜色正好,一轮圆月悬于空中。

谢时郢道:“听说市坊街今晚有放河灯和猜灯谜的,婶婶与嫂嫂可要去看看?”

说完他把目光望向我,我心想正合我意,老早就想去看看了。

婶婶杜氏颔首笑道:“时馨和时睿估计困了,我…”

话还没说完,两个小丫头急冲冲的嚷道:“我们不困!娘,我们不困,二哥哥,我们想去看花灯…”

杜氏讪笑,有些窘色。

谢时郢朗声大笑,抱起时睿放在腿上,轻轻捏了一下她的小肉脸:“好!二哥哥带你们去看花灯!”



我对杜氏道:“婶婶一起吧,今日人月团圆,难得佳期呢!”

杜氏无奈笑笑:“好吧,今日就遂了你们。明日可要早睡哦。”后半句是对两个小姐妹说的。

不远处传来一声:“我也要去看花灯!”

是阿观。

只见她穿着一席水色衣裙,纱织的腰带轻系,头发梳成垂髻,额前细碎的刘海微风一吹飘飘然,整个人看着清新脱俗,令人耳目一新。

时馨小跑到阿观面前,笑意盈盈:“三姐姐今天好漂亮啊。”

阿观一改往日的冷脸,笑着摸了摸时馨的小脸蛋。

让吟心推着轮椅到我和谢时郢跟前,仰着头,面露骄矜神色,说道:“赏花灯,我也要去!”

我暗自偷笑,谢时郢一拍大腿,爽朗笑道:“你呀,怎么能少的了你!吃饭了吗?要不要先用点饭。”

我不曾见过谢时郢这般温声细语地同阿观讲话,两兄妹平日不是斗嘴就是呛声,鲜少有这么温馨的时刻。

在我看来,谢时郢还是非常疼爱这个只比她小半岁的妹妹。

阿观抿嘴一笑,扬眉道:“我要把肚子留着,去吃醉仙楼的烤乳鸽!”

谢时郢拍拍她的肩:“都依你。”



我们一行人从侯府出发,坐了两家马车,杜氏带着一双儿女坐了一辆,阿观带着轮椅不方便,便和我同坐一辆,谢时郢骑马。

上马车的时候,谢时郢将阿观打横抱起,放在车厢里的软榻上,看了我一眼,点头致意,然后小声叮嘱阿观:“你老实点哈,不然不带你去吃醉仙楼了。”

阿观剜他一眼:“快出去吧你,真啰嗦!”

此间马车上就我和阿观两人,我俩对视一眼,阿观心高气傲把头扭到一边,我没理她,淡定自若的闭目养神。

其实是因为我每回坐马车都觉得头晕沉沉的,上次和谢时垣一起去宫里,走的是皇城官道,还好点,这次往市坊街方向走,道路有些颠簸,我吃的太饱,腰带勒的我胸口发闷。

我有些发愁,等会儿醉仙楼的烤乳鸽还能不能吃得下,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吃不了的话还挺可惜的。

正在闭目神游呢,阿观朝我“诶”了一声。

她主动和我说话:“我今日出来,是不是正遂了你的意?但你也别骄傲,我这么做是看在我父亲和兄长的面子上,和你没关系。”

我懒懒笑道:“那说明我的那些话,三姑娘还是听进去了。”

阿观压根就说不过我的歪理,气呼呼的样子还挺可爱。

“你和我那二兄一个德行,惯会啰里吧嗦一大堆,我才懒得与你们计较!”



哪知谢时郢从外面撩开帘子,探进来半张脸,嬉皮笑脸:“你说我什么?!”

阿观吓了一大跳,奈何双腿动弹不得,气得朝谢时郢吼:“你无耻!”

我也被吓了一跳,看来这位二公子和我们这三姑娘一样,哪怕是已入朝为官,仍是小孩心性。

醉仙楼是京中有名的酒肆茶楼,位置就在玉带河畔,刚好去市坊街就要经过这里。

我们一行人下了马车,只见今日的醉仙楼已经人满为患,到处都是来看灯会的人。

醉仙楼的小倌认得谢时郢,殷勤的跑来为我们牵马。

谢时郢一边往里面走一边问道:“今日生意不错,楼上还有雅间吗?”

小倌点头哈腰:“有的有的,谢侯爷只管楼上就坐,茶果一应稍后就到。”

阿观被谢时郢打横抱起上楼,我们一行人跟在他身后。

上楼之后才发现,这醉仙楼楼上的视野异常开阔,几个楼阁亭榭连绵相接,翘起的飞檐挂着红彤彤的灯笼,在这里可以俯瞰整个玉带河的景色,此时河畔已有了放河灯的场面,这醉仙楼不愧是京中数一数二的酒楼。



就在我对着河景啧啧称奇的时候,谢时郢已经把阿观放在轮椅处,他推着阿观走过来,对我说:“醉仙楼新修了一处望霄台,从那里可以看到整个京城的夜景,甚是壮观。”

我好奇:“在哪?”

顺着谢时郢手指的方向望过去,果然,往北绕过酒楼的背面有一片极为宽广的高台,目之所及,一片开阔,将这京城十万灯火尽收眼底。

谢时郢叫住一个小倌,问道:“此处可否摆上案几桌椅,我等就在此赏月用膳。”

小倌面露难色,他是认得谢时郢的,显然不好拒绝,犹豫着开口:“谢侯爷,这里被舜王世子早早定下了,小人也是没得法,您看这...”

谢时郢不予为难小倌,淡淡说道:“无妨,你且去吧。”

小倌行了礼便离开了。

我在旁边听到舜王二字,觉得有些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似的。

阿观气不过,不忿道:“不就是那整日逗鸟遛狗的纨绔曹杞吗?二哥哥你怕他?”

谢时郢白她一眼:“人家是宗室子弟,直呼名讳这种事切莫在人前做!”

阿观不满的扭过头不再言语。

我想起来了,舜王就是芸蔻来侯府之前待过的王府王爷,当今陛下的弟弟,正经八百的皇室宗亲。

谢时郢只是一个刚刚袭爵的闲散侯爷,避其锋芒是对的。

我主动上前说道:“那咱们还是坐在里间吧,夜里风大,还有两个小的呢,仔细吹冻着了。”

谢时郢点点头,推着阿观往里面走。

迎面走来三五个鲜衣怒马的少男少女,后面跟着一群乌泱泱的仆婢,一行人有说有笑往楼上走来,看到这等阵仗的小倌杂役都弯着腰行礼。

为首一男子气度雍容华贵,头戴金冠,面若冠玉,穿一身贵重紫袍,脚踏祥纹黑靴,对着身侧一席红色骑装的妙龄女子正在打勤献趣的侃侃而谈。

不用想,我也猜到这位紫衣男子是谁了。

舜王世子曹杞。

至于他身边那位需要让舜王世子曹杞都恭维讨好的女子,我的心里隐隐有了一个人名。

阿观拉拉我的衣角,压低了声音和我说:“她就是翟相府四姑娘翟丹琼。”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2024年山西省高考分数线公布:一本分,分!

2024年山西省高考分数线公布:一本分,分!

中国报道传媒视窗
2024-06-24 18:26:02
小杨哥尴尬了!茅台承认假酒鉴定为真,有鉴定机构已开始故意针对

小杨哥尴尬了!茅台承认假酒鉴定为真,有鉴定机构已开始故意针对

映射生活的身影
2024-06-23 16:29:43
一场1-1,让意大利8场不胜克罗地亚!卫冕冠军难了,葡萄牙受影响

一场1-1,让意大利8场不胜克罗地亚!卫冕冠军难了,葡萄牙受影响

球场没跑道
2024-06-24 11:07:36
广州一地突现数百“保障房”,被指违建!回应:系无证施工

广州一地突现数百“保障房”,被指违建!回应:系无证施工

南方都市报
2024-06-24 18:02:22
越扒越深,国务院津贴只是冰山一角?余琦的神秘头衔数量曝光!

越扒越深,国务院津贴只是冰山一角?余琦的神秘头衔数量曝光!

今日美食分享
2024-06-21 12:51:03
李连杰到海拔4000米高山修行,62岁利智同行,夫妻牵手修行好恩爱

李连杰到海拔4000米高山修行,62岁利智同行,夫妻牵手修行好恩爱

树娃
2024-06-19 13:11:44
十八强赛还没开打!伊万就对国足阵容大洗牌,艾克森和韦世豪遭弃

十八强赛还没开打!伊万就对国足阵容大洗牌,艾克森和韦世豪遭弃

罗掌柜体育
2024-06-24 21:26:22
重庆铜梁龙刚涌现出国脚大鱼,鲁能夏窗就要出手抢走?值得期待

重庆铜梁龙刚涌现出国脚大鱼,鲁能夏窗就要出手抢走?值得期待

罗掌柜体育
2024-06-24 17:44:52
长大后的方太初一出场,网友说选角太割裂,黄多多更贴合角色

长大后的方太初一出场,网友说选角太割裂,黄多多更贴合角色

龙华爱音乐
2024-06-24 00:08:11
前中国乒乓球名将入籍澳洲,不满无缘奥运规定,跟国际乒联杠上了

前中国乒乓球名将入籍澳洲,不满无缘奥运规定,跟国际乒联杠上了

三十年莱斯特城球迷
2024-06-24 10:47:28
新一代日产楼兰外形层次感丰富 空间更宽敞,最快下半年问世

新一代日产楼兰外形层次感丰富 空间更宽敞,最快下半年问世

老爷车
2024-06-24 05:45:04
赖清德刚上任一月,台最新民调显示,仅8%的民众选择中国人身份

赖清德刚上任一月,台最新民调显示,仅8%的民众选择中国人身份

贺文萍
2024-06-23 18:10:03
王艳晒家中下午茶视频,故宫几次入镜,高级凡尔赛被质疑炫富

王艳晒家中下午茶视频,故宫几次入镜,高级凡尔赛被质疑炫富

兰子记
2024-06-23 17:31:24
江苏:女子与“光头强”相亲,直言越看越喜欢,女子:我比他有钱

江苏:女子与“光头强”相亲,直言越看越喜欢,女子:我比他有钱

深月望城
2024-06-12 18:02:47
再见小因扎吉!国米新老板抠门!续约失败,英超挖人,怀念张康阳

再见小因扎吉!国米新老板抠门!续约失败,英超挖人,怀念张康阳

阿泰希特
2024-06-24 11:19:14
网友:青岛房价竟然扛不住了!从每平25000元已跌破15000…

网友:青岛房价竟然扛不住了!从每平25000元已跌破15000…

火山诗话
2024-06-22 07:54:45
盛阅春当选武汉市市长

盛阅春当选武汉市市长

政知新媒体
2024-06-24 18:13:53
刘銮雄家产再有变动,疑甘比从公司套现2.6亿,长子已彻底出局

刘銮雄家产再有变动,疑甘比从公司套现2.6亿,长子已彻底出局

开开森森
2024-06-24 16:49:05
中国女篮惨败原因曝光!郑薇说出真相,得3个坏消息,韩旭已尽力

中国女篮惨败原因曝光!郑薇说出真相,得3个坏消息,韩旭已尽力

小李子爱体育
2024-06-24 10:58:09
科普:男人房事为什么冲刺几下特别重?哔哔后还要顶两下

科普:男人房事为什么冲刺几下特别重?哔哔后还要顶两下

喜马拉雅主播暮霭
2024-06-21 09:10:16
2024-06-24 22:46:44
二代饭桶
二代饭桶
日记不是天天记
3453文章数 13431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艺术要闻

穿越时空的艺术:《马可·波罗》AI沉浸影片探索人类文明

头条要闻

合创汽车被指遭员工"拉横幅讨钱" 曾要求员工全体卖车

头条要闻

合创汽车被指遭员工"拉横幅讨钱" 曾要求员工全体卖车

体育要闻

一次换人,让他成为了欧洲杯网红

娱乐要闻

黄晓明斩获金爵奖影帝遭质疑!

财经要闻

前夸迪高管自曝在华熙生物遭遇职场霸凌

科技要闻

价格战中的合资车企,可能活不到双11了

汽车要闻

从故宫到凡尔赛宫 开京牌标致 408X自驾欧洲

态度原创

教育
家居
房产
本地
旅游

教育要闻

全国高考首位状元诞生,总分715分,数学、物理获得满分

家居要闻

简洁典雅 尽显高贵风度

房产要闻

重磅!儋州再出新政:不用落户,住满183天享本地购房待遇!

本地新闻

我和我的家乡|来合肥,共赴一场皖美之约

旅游要闻

外滩观景位遭收费摄影抢占,游客体验受损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