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0年,老人被警察暴打,司机一个电话,轰动整个辽宁

分享至

“岳省长,我们已经进入辽宁地界了。”年轻的秘书轻声的对岳岐峰汇报着。

1990年,岳岐峰,这位即将步入花甲之年的老者,从河北省委副书记、省长的位子上,平调到辽宁任省委副书记兼省长。

他是河北人,之前一直都在河北工作。

乍然离开河北,他心中难免涌起一股不舍之情。于是,他决定带着秘书与司机,驾着小车,缓缓驶向辽宁,沿途再细细品味河北的山水之美,同时也借此机会深入体察新辖地的风土人情。

“哦,那快停车,我们找个地方停下来看看吧。”岳岐峰目光仍停留在车窗外的景色上,头也不回地对秘书说。

“好的,省长。这里是河北、辽宁、内蒙三地交界的地方,前面有个小镇,要不我们就在小镇上停车吃个饭?”

“嗯,可以,反正马上就到饭点了。”

岳岐峰兴致颇高地同意了秘书的安排。岳岐峰想着吃饭时,他正好可以观察下任地的基层情况。

只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即将在他到任的管辖地遭受一场他这一辈子都未曾受过的屈辱!!!



1、

车子开进小镇,很快就在唯一街子上找到一家饭馆。走进饭馆一看,里面已经坐得半满,三人刚坐下老板迎上来递过菜谱。

岳岐峰拿过菜谱一看,各种各样的家常菜中不乏河北口味。看来兼容三地口味,就是三地交界处饭馆的特色。

随后岳岐峰把菜谱递给秘书,秘书会意开始点菜。他对岳岐峰的口味烂熟于心,司机的口味他也了解,这些都是做秘书的基本功。

点完菜岳岐峰三人便聊起辽宁的种种习俗。

就在他们相谈甚欢的时候,就听饭馆老板小跑的跑出出去,哈着腰乐呵呵的喊一声“几位领导来了,快里边请”。

三人朝着老板出去的方向一看,这不看以为是什么大领导来了,一看发现是几个基层的小警察。

岳岐峰自己的观察发现,这几个警察都没有扣风纪扣,好几个警察警服上还有污渍。

基层警察工作环境差,对这些警察警容上的欠缺,岳岐峰心里倒没有多少苛责。

不过看到一个警察点完菜,把菜谱扔回给点头哈腰的老板时,岳岐峰的眉头皱了一下。

等了一会儿,老板端着一盘菜朝岳岐峰这桌走来。估算时间秘书以为是他们的菜,伸手移了移桌上的碗筷腾地方。

可老板却越过他们这一桌,把菜送到了那几个警察那一桌。

此时,岳岐峰和秘书没有声张,也并没有对老板表示出不满。

可是过了半个多小时,警察那桌堆满了菜,开的两瓶酒都喝了几轮,岳岐峰这一桌和另外比警察先来的两桌,还一个菜都没有上。

“老板,我们先来为什么一个菜都没有上?”年轻的秘书终于忍不住抱怨起来。

“不好意思,你们再等一下吧,马上给你们上”,忙前忙后侍候警察的老板不好意思无奈的地看了秘书一眼说。

岳岐峰给秘书使个眼色,示意他别说话。

岳岐峰倒不是怕几个警察,他1945年,14岁的时候就参加地下工作,建国后从邯郸市市委组织部干事,一直做到河北省省委副书记兼省长,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他不让秘书说话,不过是想看一看他治下的这些基层警察,对老百姓作威作福能不能适可而止。

可几个警察哪里知道岳岐峰的想法,听到秘书的话,平时的横行无忌的嚣张气焰一下就燃烧起来。

“怎么,先给我们上菜你不服?想找打是不是?”一个警察瞪着眼朝秘书吼。

几个警察进来的时候,岳岐峰就感觉他们有股欺压良善的匪气。

这时几个警察的表现,完全印证了岳岐峰的直觉。

见岳岐峰这桌没有说话,几个警察以为他们怕了,开始爆粗口隔空叫骂。

污言秽语简直有辱警服,岳岐峰实在听不下去,出言训斥道:“你们是人民警察,怎么能骂出这种脏话?”

岳岐峰的话很正规,没有丝毫社会气。

如果这几个警察稍微有点眼色,就应该知道岳岐峰这桌人的气场不凡。

可惜井底之蛙没有这种意识,几个警察听到岳岐峰他们的外地口音,地头蛇的嚣张就一发不可收拾。

骂脏话算什么,接下来几个警察要岳岐峰知道,他们在这个镇上无所不能。

“啪!”一个警察冲过来就扇了岳岐峰一耳光,岳岐峰的金边眼镜都被打飞出去。

“你是警察怎么打人?没有王法吗?你知道你打的人是谁吗?”秘书赶紧起身挡在岳岐峰面前。

“法?我现在就告诉你,什么是法。”

打人的警察说着话从腰间摸出手铐,另外几个警察也一起扑了过来,把岳岐峰和秘书拖拽到墙边铐在暖气片上。

“你们这些人简直无法无天,赶紧放了我们。”秘书长大声的对几个警察吼着。

岳岐峰推了推秘书长,示意他算了,他倒想看看最后他们怎么收场。

2、

“走,接着喝。”,铐上人后,这些警察懒得再多说,又回去继续喝酒。



酒足饭饱后,这些警察要把岳岐峰和秘书带回派出所审问,饭馆老板低三下四过来劝解:“两个外地人不懂事,要不把他们放了算了。”

“没你的事。”警察脸一沉,饭馆老板赶紧讪讪退到一边。

这些警察钱也不给,铐着岳岐峰和秘书就耀武扬威走出饭店。

这些警察没有开警车,岳岐峰和秘书戴着手铐,被自己治下的基层警察押着往派出所走,完全是一幅游街示众的场景。

到派出所这些警察把岳岐峰和秘书关进羁押室,就各自找地方睡觉醒酒。不一会儿羁押室外响起此起彼伏的鼾声。

岳岐峰在羁押室里心情沉重。这件事怎么了毫无悬念,但如果他不是高官,只是一个普通老人,这件事又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岳岐峰和秘书在羁押室被晾了一个多小时,醒了酒的警察才把他们带到审讯室问话。

“姓名。”警察问话完全是对犯罪嫌疑人的语气,哪怕明知岳岐峰他们没做任何违法的事。



“一会儿有人告诉你。”岳岐峰淡淡地回答道。

“你他×以为你是谁!”问话的警察闻言暴怒,把刚才的几个警察叫进来,对着岳岐峰和秘书又是一顿暴打。

“呵呵,你们真够可以。很快你们就知道我们是谁了。”秘书都被这些警察的神操作气笑了。

“管他×你们是谁,现在让你们知道我们是谁”几个警察又对岳岐峰和秘书一阵拳脚招呼,直打得两人躺在地上蜷缩着,方才停手。

这些警察都是普通警察,但派出所的领导也在,不可能不知道审讯室的事。

然而派出所领导根本不闻不问,难怪这些普通警察如此无法无天。

四五个小时后,这些警察还在殴打折腾岳岐峰和秘书。

这个时候,派出所外突然传来大片的警笛声。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