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凤族的公主。也是唯一一只三千岁了还没生蛋的母凤凰。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是凤族的公主。

据说我娘生我的时候天显异象,七彩流光闪耀天际七日未绝。

举族上下欣喜无比,长老断言,我必将成为凤族的骄傲。

数千年过去了,我是唯一一只三千岁了还没生蛋的母凤凰。



1

凤族两百岁成年,因先天优势,凤族生来都是俊男美女,基本上不愁嫁娶。

我身为凤族的公主,集美貌和尊贵于一身,上门求亲者更是络绎不绝。四海八荒,上至九重天,下至十八重地府都排着队在丹穴山下等着叫号。

我娘和我爹身着华服端坐殿上,与前来求亲者一一相谈,认真打量、仔细琢磨、细心考察,一心想要为我挑选一位最好的夫婿。

而我却在万众瞩目中,一剑划花了青丘小公子的脸,又一剑砍缺了东海三太子的犄角,还将阎王儿子的腿给打折了。

「一个大男人哭哭啼啼跟个小娘们似的!」

我白了眼长相娇媚的青丘小公子,提着剑冲向东海三太子的犄角跃跃欲试。

「鹿角割了还能长,龙角割了也能长么?」

东海三太子吓得脸都白了,抱着自己的犄角就往殿外跑。

阎王的儿子阴沉着脸冷哼一声,「简直粗鄙不堪,这种女子我绝不娶!」

「说得好像我就能看上你一样!」

我转过身,抬脚就踹了他一下,就一下,他的腿就折了。

一时间,大殿之上哀嚎之声不绝于耳。

那日过后,我,凤天虞的恶女名号从此响彻四海八荒。

丹穴山下从此门庭冷落,再无上门求亲者。

2

时光荏苒,两千多年过去了,而我三千岁了。

我娘和我爹每天愁眉苦脸,眼瞅着族里比我晚出生的小凤凰们一茬又一茬地结婚生蛋,而我还一直单着无人问津。

其实我觉得单着挺好啊,自由自在。

身为神族,寿命地久天长,又不存在养老送终的问题,为啥就非得嫁人生蛋呢?

再说了,想要蛋还不容易么,生不了,就不能捡一颗?

于是,在我三千岁零一岁的清晨,我捡回了一颗蛋。

我娘和我爹凑在桌边,疑惑地打量着被我放在盘子里的那颗黑不溜秋还凹凸不平的蛋。

我爹看了一会儿,抬头问我,「你这是从哪挖出来的一块煤球?」

「这是一颗蛋好吧!」

我用手敲了敲蛋壳,嗯,确实有点硬,感觉像实心的。

我娘将蛋拿在手里仔细端详了半天,问我,「哪儿捡的?」

「早上出门溜弯,就在山脚下的那条小河边捡的。」

我躺到榻上,心满意足地说道,「回头你们就说这蛋是我生的,就不必每日愁眉苦脸的了。」

我爹和我娘默了……

凤凰蛋都是七色的,从没见过这么黑还这么丑的。

「即如此,你便孵蛋试试吧。」

「孵蛋?咋孵?」我一脸懵逼。

我娘走到我跟前,将那颗又黑又丑的蛋塞进我怀里,「每天抱着它,定时定点地给它输送一点灵力,直到它破壳而出。」

「记得动作小心些,别把蛋给弄碎了。」我娘又叮嘱道。

我爹撇了撇嘴,「这蛋这么硬,碎是碎不了的,就怕是个实心的。」

我娘笑了笑递给我爹一个眼神,意思是让我试试就会死心。

3

我娘说凤凰孵蛋要极具耐心,每天除了吃喝拉撒,要蛋不离手,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这我哪憋得住!

于是,我想了个法子。

我给黑蛋做了一个锦袋,白天把它装在袋子里,然后栓在腰上。

这样我就能每天照常吃喝玩乐,上天入地,约神仙打架,找妖怪单挑。

晚上,我再抱着它睡觉。

完美!

小日子就这么美滋滋地又过了五百年。

黑蛋还是很黑很丑,就连大小都没有一丝变化,只是蛋壳不再是凹凸不平的,摸起来很光滑。

我爹说,「就算是一块石头被人盘了五百年,也该变成玉了,咋这玩意还没有一点动静?」

我娘倒是挺欣慰的,「没想到咱闺女居然还挺有耐心,孵了五百年都没有放弃。」

长老叹口气,「天虞这孩子怕不是缺心眼儿,随便捡了块石头当蛋孵,就是再孵个几万年也孵不出根毛来啊!」

我爹和我娘扎心了……

没多久,王母娘娘寿诞,四海八荒的神仙们都收到了寿宴邀请。

身为凤族之首,我爹娘自然也受邀在列。

我本不想去凑热闹,但长老们极力怂恿我爹娘把我带上。

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四海八荒各路神仙们云集,说不定哪个眼瞎的神仙就看上我了呢?

于是,我便跟着爹娘到了九重天上。

去之前,我爹娘千叮咛万嘱咐,让乖乖地坐着不要到处乱溜达,让我多吃仙果少说话,尽量降低存在感。

嗯,我答应得很好。

可奈何这么数千年,被我打过的神仙属实太多,众仙见到我都朝我尴尬而不失礼貌地微笑,我想假装自己不存在也做不到啊。

我选了个离众人最远的,最偏僻的一张桌子坐下,可总有那么一两个不长眼的青瓜蛋子,非要凑到我跟前来找抽。

「哪里来的野丫头,竟敢偷吃仙桃?」

我吐出桃核,看向面前两个几乎长得一模一样的仙童,一男一女。

「咋滴,这桃不能吃啊?」

女仙童叉着腰,一幅高高在上的模样,「这可是王母的蟠桃,就你这种低级小仙也配吃?」

「那啥级别的才配?」

「只有今日受邀来参加寿宴的仙官们才有资格,且每人只有一个。」

哎哟,这王母可真够小气的。

「不就一个桃么,还没咱家后山树上结的果子甜呢。」

我将没来得及吃完的半个桃子扔回盘子里。

见我起身要走,一直没说话的男仙童忽地拦住我,「慢着,把你锦袋里的东西交出来?」

我挑了挑眉,「打劫啊?」

4

「少废话,把东西交出来。」两人不依不饶,搞得好像我偷了什么仙家宝物似的。

「我要不交呢?」我好笑地看着两人。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话落,男仙童手中凭空幻化出一把长剑,剑尖闪着寒光直指我的鼻尖。

「啧!」我忍不住笑出声。

「你笑什么?」

我看了他一眼,隐约有点期待地说道,「我都不记得上次有人敢这么拿剑指着我,是多少年前的事了。」

男仙童愣了一下。

一旁的女仙童说道,「哥,她在羞辱你!」

啊这,我只是感慨而已,并没有别的意思。

然而男仙童却不管不顾,怒气冲冲地举剑就向我砍来。

嗯,气势不错,只是这剑法着实嫩了点。

我身形微动,轻而易举地便闪开了,跟这种青瓜蛋子动手,没意思。

「你站住,不许跑!」男仙童追在我身后又是一剑。

我头也没回地轻轻抬起两根手指夹住了他的剑尖。

男仙童使劲想收回剑,却惊讶地发现剑尖在我指尖纹丝不动。

「乖,回家好好修炼个几千年再来找我。」话落,我手指一松,他便跌坐在地上。

「哥,你没事吧?」女仙童连忙去扶他。

男仙童坐在地上怔怔地看了我一会儿,忽地哇哇大哭起来。

我……

「自己没本事,还有脸哭?」

我翻了个白眼,走上前,伸手将他从地上拎起来。

谁知他忽地伸手一把抢过了我腰间的锦袋。

「哈哈哈,还是被我拿到了吧。」男仙童得意地笑着。

我忍不住握紧了拳头,没想到我这个千年混世魔王竟然着了个小鬼的道。

「我数三声,把东西还给我!」我冷下脸来!

「这可是你的罪证。」两个仙童得意洋洋。

两人不为所动,还将锦袋打开,「我们要去上告天帝,告你私盗仙桃。」

我数完三声,只是轻轻挥了一下手,两仙童便同时飞了起来,然后在空中翻了个跟头栽落在一旁的水池里。

我拿回了锦袋,却不想袋子里的蛋掉了出来。

眼瞅着黑蛋就要摔在水池旁的石头上,千钧一发之间,我扑过去伸手接住,手背却被石头划破了一道血口。

「好险!」

我顾不上处理手上的伤,小心的捧着我孵了五百年的宝贝蛋,直接离开了九重天。

「你给我等着,我要去天帝那里告你,剔除你的仙籍……」仙童从水池里爬起来,在我身后怒吼。

我懒得搭理,这年头的小娃娃们怎么比我还不讲道理!

回到丹穴山,我才把手上的伤处理干净,顺便泡了会儿温泉,然后抱着黑蛋一起睡了个美美的觉。

我爹和我娘吃完寿宴从九重天回来的时候,就看到我和一个赤身裸体的美少年一起躺在床上。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