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岁努尔哈赤早上刚死,34岁皇太极晚上就给36岁阿巴亥送弓箭

分享至

1626年7月中旬,努尔哈赤突然身患毒疽,病痛让他倍感煎熬。他深知自己的病情严重,便决定前往清河汤泉寻求疗养,希望能恢复健康。

然而,命运似乎并不站在他这一边。就在七月的末尾,努尔哈赤的病情突然恶化,疼痛加剧,身体也日渐消瘦。他躺在床上,望着窗外的天空,心中充满了无奈和不甘。他知道,自己的日子不多了,必须做出决定。

于是,努尔哈赤决定放弃在清河汤泉继续疗养,他要回到自己的家乡沈阳,那里有他熟悉的山水,有他牵挂的亲人。他希望能够在家中安静地度过最后的时光,与家人共度最后的时光。



八月十一日,努尔哈赤在众人的陪伴下,乘船顺太子河而下。然而,病魔的侵袭让他无法抵挡,最终他在叆鸡堡病逝,享年68岁。这位曾经叱咤风云的英雄,就这样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努尔哈赤去世的消息传开后,整个朝廷都为之震惊。在外地的重臣贝勒们,包括阿巴亥所生的阿济格、多尔衮、多铎三兄弟,纷纷接到命令,要他们火速回朝祭奠。他们心中充满了悲痛,同时也深知肩上的责任重大。

然而,国不可一日无君。就在多尔衮三兄弟匆忙赶路的途中,他们的母亲阿巴亥却陷入了困境。原来,在努尔哈赤奄奄一息之际,只有阿巴亥陪伴在他身边。当努尔哈赤离世后,整个朝廷都陷入了混乱之中。

在努尔哈赤的灵堂里,众人围着阿巴亥,急切地询问大汗究竟把汗位传给了谁。阿巴亥心中五味杂陈,她犹豫了一阵后,终于咬牙说出了努尔哈赤临终前的交代:“由十四子多尔衮继承汗位,大贝勒代善辅政。待多尔衮成年后,代善归政。”

这个消息一传开,整个朝廷就像被投入了一颗重磅炸弹,立刻掀起了轩然大波。但出乎许多人意料的是,这个结果并未得到普遍的认可。

二贝勒莽古尔泰一听到这个结果,立刻像是被点燃的爆竹,“噌”地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大步流星地冲向大妃,脸上的表情仿佛要喷出火来。他愤怒地吼道:“你再说一遍!这怎么可能?简直是荒谬至极!”

阿敏也紧随其后,一脸难以置信地质疑道:“汗王刚刚离世,你就在这胡言乱语,究竟安的什么心?”

阿巴亥被他们的反应吓得脸色苍白,但她还是鼓足勇气,坚定地说:“我没有说谎,汗王临终时确实是这样说的!”



莽古尔泰听到这里,更是怒火中烧,他猛地抡起拳头,就要向阿巴亥砸去。就在这时,皇太极一个箭步冲上前来,紧紧抓住了莽古尔泰的手臂。他用力将莽古尔泰往后一拉,沉声喝道:“冷静点!”

正当一群人围着阿巴亥追问不停时,皇太极突然站出来说话了。皇太极对着众人高声说道:“父汗曾经创立了八旗制度和硕贝勒治国体制,现在四大贝勒紧急开会,我们必须共同商议国家大事!”

几人开过会之后,随即大贝勒代善走上前来。他手持努尔哈赤的遗嘱,神情庄重而肃穆。代善开始宣读遗嘱的内容:“俟吾终,必令其殉之。”这是努尔哈赤的遗愿,他要求阿巴亥必须为他殉葬。众人听后都感到震惊,而阿巴亥更是脸色苍白,身体摇摇欲坠。

接着,代善继续宣读开会的结果:“立汗王之事,没有遗嘱。汗父头七之后,八王将议政产生新的汗王。”这个消息对于阿巴亥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她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她猛地扑上去,紧紧抓住代善的孝袍,泪水汹涌而出。

“汗王真的让你辅政!”阿巴亥哭诉着,她的声音充满了绝望和不甘。然而,面对阿巴亥的楚楚可怜,代善却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他踮起脚尖,最终成功闪开了阿巴亥的拉扯,但这也让阿巴亥的心彻底沉入了谷底。

此时,皇太极缓缓走向阿巴亥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