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画家关玉梅被执行死刑前,拒绝吃断头饭,行刑时已四肢瘫软

分享至

本文为真实案件纪实,旨在:破解犯罪心理,捍卫正义人间!探查人性阴暗,杜绝犯罪发生!温馨提示:本文为付费内容,前三分之一免费阅读

“关玉梅,死刑!”

二审法槌落下,站在法庭上的关玉梅浑身一颤,眼中满是恐惧,精致、不施粉黛的脸庞淌下两行清泪;虽然身穿囚服,面色憔悴,但也难掩她身上的气质。

单从外表来看,年轻、漂亮关玉梅很难跟杀人犯牵扯上关系,在这背后,又有着怎样的残忍杀伐。

“刘辉,我们见一面吧!”



2004年,家住安徽的刘辉突然接到前女友关玉梅电话,他不由愣了下,两人都已经分手两个多月,这段时间一直没有联系,怎么突然要见面,想起两人在一起时的种种,心中一软同意了下来。

他跟父母打了一声招呼,表示去见一个“朋友”可能会晚点回来。

一看儿子这么急切的样子,也意识到他见到的“朋友”是谁,他们虽然不如儿子了解关玉梅,但一段时间相处一下,觉得人非常不错;时年26岁的关玉梅,长得眉清目秀,嘴也很甜,讨人喜欢。

她出身较好,父母都是知识分子,在父母的悉心培养下,也考上了大学,毕业后在某画室担任女老师,她本身也是一名“画家”,家境条件好,文化程度也高;而刘辉文化一般,经济收入不高,能找到关玉梅这种女友,简直是“烧高香”。



父母都让他好好把握,然而交往一年后,两人突然分手,父母觉得不可思议,难道是男方父母不同意,刘父、刘母连连质问,然而既不是女方父母不同意,也不是女方出轨,他只表示两个人不合适。

起初,关玉梅总是打电话回家,试图挽回这段感情,刘母看着也心疼,他们觉得以儿子这样的条件,能够找到一个女友已经非常不错了,更何况是关玉梅这个样子的,他们更是非常喜欢,不明白两人为何要分手,而且关玉梅看起来还很喜欢刘辉,父母便想着劝劝儿子,可是刘辉每次都是借口,甚至干脆不理他们,父母也没有办法,他们自小就知道儿子的脾气,一旦做了决定就不会回头,而且说得多了,脾气还特别大,有时候连父母也要怼两句,如今这样的情况,刘母虽然也觉得可惜,可是对此也不好干涉,只能任由两人发展。

之后关玉梅有一段时间没有打电话,刘母还觉得遗憾,觉得对方可能是有了新欢,已经将刘辉忘记了,经常在背后唉声叹气,埋怨儿子毁了一段好姻缘,本来以为关玉梅和儿子不会再有交集,可是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关玉梅竟然再次打了电话,而刘辉不知是不是气消了,竟然也同意下来,听着儿子话语中兴奋的样子,刘母想着,这次见面,两人也许能复合。

而另外一边,刘辉抵达广场,他眺望着人群,一眼便认出了关玉梅,时隔两月未见,关玉梅更加“清纯可人”,他急忙走上前,打了一声招呼。

关玉梅甜甜一笑,笑着回了一句,酥麻的声音让他心头一颤;她提议两人先在周边逛逛,两人也保持着是适当的距离,一路上有说有笑,突然又谈起了半年前一件趣事,关玉梅面色一僵,脸色微变。

他急忙解释:“我都跟你说了,那只是一个误会。”



刘辉见她的脸色愈发难看,下一句话堵在喉咙里半天都说不出来,他憨笑了几声,连忙岔开话题;两人在外面逗留了很长一段时间,眼看天色越来越晚,关玉梅让刘辉送她回家,刚抵达楼下,她又开口说了句:

“我还是一个人住,你要不要上去歇一歇?”

刘辉听懂了她的“暗示”,看着娇滴滴的关玉梅,鬼使神差点了点头,两人上了楼,关玉梅主动下厨,又帮他准备饮料,两人关系看上去有所缓和……

刘母见儿子迟迟未归,心中一喜,看来两人是复合了;然而儿子这一走,竟再也没有回来过,打电话始终都是“关机”,一次是这样、两次也是这样,一连三天还是这样,这种异常,让刘母隐隐感到一丝不安。儿子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虽然他平时有些调皮,可是却也不会无故失踪,而且对他们也算比较孝顺,听到他们的电话都会接听,现在这样的情况明显不正常,刘母担心不已。

由于长期联系不上儿子,刘母联系了关玉梅,她表情冷淡:“我是跟他见了一面,不过他又拒绝了我,不知道跟那个狐狸精跑了。”说完也不等刘母追问,她就挂断了电话,而刘母只能望着挂断的电话发呆,她总觉得哪里有问题,儿子这段时间根本就没有交女朋友,也没有出去乱搞,而且对于关玉梅似乎也有些感觉,怎么会和其他女人纠缠呢?

刘母还想询问一下关玉梅更多的情况,于是再次打去了电话,可是对方却根本就没有接听。刘母心中有些难过,但是现在的当务之急却是要找到儿子的下落,不能让儿子就这样小时,刘母四处寻找,找到刘辉生前的朋友,可是却没有一个人见过他,都说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刘母越发着急,最终只能无奈报警。



警方听完之后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不明白这究竟是什么情况,立即展开了寻找,但始终一无所获,不过他们没有放弃,而5月5日,刘辉失联十天,刘母终于接到了电话,然而传来的消息却让她彻底崩溃:“你说什么,我儿子死了?”

刘母急忙赶到派出所,根据警方所说,他们在公厕内发现了尸体,尸体损害程度严重,被分成了一块又一块,整整装满了三个塑料袋;更令刘母崩溃的是,杀害刘辉的竟然是关玉梅。

关玉梅归案后,一直闭口不言,只表示要见刘辉的亲属。

刘母见到关玉梅,情绪骤然崩溃,哀嚎着说:“我儿子对你这么好,你好狠的心,你为什么要杀他,你把我儿子还来。”刘母始终没有想到真相竟然会是这样,一直以来,她都把关玉梅当成自己的儿媳妇,可是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狠心。刘母心痛不已,只觉得关玉梅狼心狗肺,蛇蝎心肠。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此刻的刘母后悔莫及,只能不停的质问关玉梅。

“对我好,有多好?”关玉梅归案后,一直都很冷静,一听这话,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冷冷的回应了几句,民警面面相觑,从尸体的损害程度来看,确实有“泄愤”之嫌,难道这背后还有其他原因?

刘母却顾不了那么多,冲了上去,一边撕扯,一边喊:“我儿子做了什么,你连全尸都给我留,你让我怎么办啊!”



关玉梅在这种情绪的影响下,同样受了刺激,咬牙切齿:“你们不是找到了我的东西吗,去查啊,去查那些东西,不就什么都知道了。”

关玉梅近乎疯狂的喊了这句话,就连刘母都被吓住了,难道儿子真做了什么?他了解儿子脾气,绝对不会做对不起关玉梅的事,民警继续追查证物,不愿放过每一个细节,关玉梅又冷笑了一声,然而接下来说的一句话,却让在场的民警、刘母心头一颤: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