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46岁光棍,她25岁水族姑娘,洞房夜那晚我愣住了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叫刘明翰,是个生意人,近些年靠卖家具赚了些钱。然而,我的感情生活却很惨淡,自从10多年前和前妻离婚后我一直没找到合适的。

有朋友介绍,我见了都没对上眼。

前些年,我去贵州见客户。客户很热情,请我们去农庄吃饭。吃完饭后,我闲来无事四处走走。

当地多山,林木茂盛,望眼之处尽是美景,让人赏心悦目。



走了一会儿,眼前走来一个穿着精美服饰的姑娘。见到她第一眼,我就呆住了。

并不是她有绝世容颜,而是见到她之后,我沉寂多年的心泛起了涟漪,悄悄拿起手机拍了照。

正好,有个姓杨的客户走来,见我一直盯着小姑娘看,她笑了笑,“刘老板好眼光,我们这边的姑娘长得都很水灵。”

我听了脸一红,有些尴尬,避开了话题,“杨老板,那姑娘长得好看不假,不过我更喜欢她的服饰,太美了。”

回到农庄,我叫助手小李过来,把照片传给他,叫他去帮我打听姑娘的情况。

不一会儿,小李气喘吁吁跑了过来,“老板,打听清楚了,姑娘是水族的。”

说完,小李皱起眉头,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

我不乐意了,瞪了他一眼,“别婆婆妈妈的,有什么话快说。”



“老板,水族姑娘不外嫁,每一年当地会举行‘卯歌节’,到那时适龄青年聚集在一起对歌,双方对上了就定亲……”

听到这话,我明白过来。

我一个外人,自然不能参加他们的节日。

正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加上现在讲究婚姻自由,我就不信没有办法可使。

我叫小李去找当地的媒婆,不管出多少钱都行。

几天后,小李找来了媒婆。媒婆神情怪异地盯着我,她用生硬的普通话说道:“这位老板,照片上的姑娘我认识,名叫陈莹莹,今年25岁,我只帮你传话,至于能不能成就看老板的造化了。”

我听了连忙对小李使眼色,小李心领神会,给了媒婆一个大红包。

媒婆接过钱后当即表示,她会尽心帮我。

第二天,媒婆兴高采烈找到我,“刘老板,事情成了,不过女方家要5万彩礼。”

在当时,5万可不是小数目。不过,我毫不犹豫答应了。

经过一番准备后,媒婆带我去了女方家。



屋内端坐着一个长者,约莫六十来岁,他一身酒气,此时抽着水烟,屋内烟气缭绕。他说的话我听不懂,好在有媒婆在一边翻译。

媒婆告诉我,准老丈人嫌弃我年纪大了,他女儿还是黄花大闺女,嫁给我吃了亏,5万块钱彩礼有点少,他不同意。

我听了一愣,怎么出尔反尔。

媒婆连忙笑脸解释,说陈莹莹是当地一枝花,追求她的人很多,5万彩礼确实不高。

无奈,最终我同意再出3万,凑个吉利数字,准老丈人才同意。

媒婆说,因为我是外人,就不搞那些复杂的结婚仪式了,吃一顿饭就算结婚。

我听了没意见,说一切听从准老丈人安排。

准老丈人选了日子,把家里布置了一番,然后简单摆上一桌,我们俩就算结婚了。

让我很意外的是,酒宴上并没有其他客人,准老丈人只请了他兄弟,按照辈分,我叫伯伯。

如此简单也好,可以省点钱,我便没有多想,忙不迭给老丈人和大伯敬酒。



喝到六七分醉,我就不喝了,老丈人叽里咕噜对我说了很多话,我一句都没有听懂。

吃完饭后,我迫不及待进了洞房。

房间内光线昏暗,散发着一股诱人的淡淡香味。

新娘子皮肤白皙,樱桃小嘴,五官端正,一脸端正坐在床头,她会说普通话,“老公,我给你倒一杯茶醒醒酒。”

见新娘子漂亮,我一脸开心,想着这8万块钱花了很值。

借着酒劲,我难掩内心激动,迫不及待把新娘子揽在怀里。不知为何,她双眼红红的,像是哭过,我以为她是不舍得嫁,便没有多想,三下五除二把她的婚衣扣子解开。

随着衣袍缓缓落下,我原本欣喜的脸顿时愣住了,身子不由自主哆嗦了一下。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