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后晚上,五个同学都烂醉如泥,18年后,女同学让我做亲子鉴定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一、三男二女
我是一九八八年参加的高考,七月七日到九日。
那是一年中最热时候,三天平均气温都要在三十八度以上,浑身上下都要冒油了,别说空调,就连最普通的风扇也没有,几乎每个考生都汗流浃背,就像从水里钻出来一样。听说有人当场晕倒被送去医院急救,不过相对我而言倒并不怕这种天气,毕竟农村孩子都很泼辣。我们班参加考试的有五十九个人,应届生占了三分之二,还有十几个复读生,刘涓就是复读生,她是我高中同桌。
刘涓算是我们班有身份的人,她父亲是县粮食局局长,去年第一次高考差了九分,今年势在必得。她爸爸刘局长找了我高中班主任王老师,说要给她找个学习好的同桌,也不知道为甚恶魔就相中了我。不过高三这一年我俩相处很好,刘涓吃亏在数学不好,尤其是立体几何几乎没有什么概念,而这也是我的强项,每当她不懂时我都很耐心的讲给她听,刘涓很是感激。
高考时我俩并不在一个考场,不过夜都说好了,考试结束后我们聚餐,聚餐地点选在粮食局旁边一个叫大众饭店的地方,除了我俩,还有刘涓的好朋友任翠翠以及我的俩哥们穆仁冯、康壮,我们都在一个班。我和翠翠还在同一个考场。
翠翠也是复读生,她比我和刘涓都要大二岁,自己说高考对她而言并不重要,因为她已经确定了就业单位,在县烟草专卖局,是她妈妈的单位,那是很难进的地方,即便是大学毕业也未必能分配进去,所以这次高考就像是走个过场。当然这话也有吹牛的成分,因为翠翠的学习成绩并不好,除非超水平发挥才能考上。
不过翠翠很漂亮,用句不恰当的话来说就是祸国殃民的美,也有人说是倾国倾城,她在班里祸害过好几个男生,所谓祸害就是那些男生为她神魂颠倒,以至于学习成绩下降飞快。
刘涓长相就很一般了,肥头大耳的正常人。不过我还是觉得刘涓顺眼,大概这就是女同桌的效应吧。




二、醉了!
大众饭店是个小门头,里边有几个雅间,并没有单独的房间,雅间有点类似于那种沙发座位,用布帘能拉上造成相对的私密空间,本来只能坐四个人,好在三个男生都不算很肥胖,也就挤在了一起。
说好是刘涓请客,她从家里拿来了两瓶白酒,穆仁冯家是交通局的,他提了两捆啤酒,一捆十瓶。翠翠吐吐舌头:“这么多酒你们男生可喝不完啊。”
刘涓很大气:“咱们也喝!我家今天没人,喝醉了就到我家去睡。我姥姥在济南住院,我爸我妈看我高考完就去济南了。”
任翠翠开始死活不喝,说没喝过酒,我们三个男人则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倒了三杯,很快推杯换盏喝了起来。大家聊天的话题也很泛泛,一会儿说高考题目,一会儿又说高中时发生的事情,穆仁冯口才很好,我则要笨嘴拙舌一些,刘涓则是好胜的性格,后来也加入到我们喝白酒的战团。任翠翠无奈也喝起了啤酒。
刘涓点的菜都是硬菜,有肘子和大鲤鱼,还有我吃的并不多的虾、螃蟹一类,刘涓可能是喝了酒的缘故,一再说非常感激我,虽然现在才考完并不知道结果,可她觉得发挥很出色,一定能考上。穆仁冯学习也不错,康壮则是典型的陪太子读书,他和任翠翠一样已经落实好上班的单位,就在县医院。
少年人喝酒,和那些成年人举止有序不一样,说到某处有点激动了,就举起杯子碰一下,说一句:“干!”我和刘涓对碰了三个,只是这三杯就差不多有六两多了。
白酒就两瓶,不到半个小时就没有了,然后是“手把一”喝啤酒,也记不清楚喝多少了,不过任翠翠是第一个醉倒的人,她趴在了餐桌上一动不动。紧接着穆仁冯也吐了,最后我和康壮、刘涓一起连拖加背把这两个醉汉送到了刘涓家,只是很快被风一吹,我也有点断片,后来的事情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三、人各有命
半夜里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开始想不明白这是哪儿,不过很快就听到了窗户外的暴风骤雨,我努力地回想,看身边还有一个人在打呼噜,而且是那种女生的呼噜声,这把我吓了一跳,仔细看时,竟然是什么也没穿的刘涓,而我自己居然也只穿了一件短裤。
我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慌里慌张跑到了中厅里,正好那里有沙发,我就躺在上边,不过并未睡着。心里一直在想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听见脚步声,是任翠翠从旁边房间出来,她看到了沙发上的我,不由问了一句:“你咋在这里啊?”
我摇摇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翠翠去了卫生间,回来说穆仁冯和康壮都回家了,我更是感到恐怖,想了好久后决定自己也走。虽然外边依旧在下雨,可我也顾不上了,找了自己的衣服穿上跑出了刘涓的家,雷声隆隆,我落荒而逃。
大约在半个多月之后吧,高考成绩公布,真的是人各有命,我是年级前十,最后考去了南京的东南大学,想不到的是刘涓落榜了,比分数线低了十一分,也就是说她这一年复读反而又落后了二分,而任翠翠竟然过线,中专线,最后她去了山东银行学校。一起吃酒的俩男生,穆仁冯过线,去了聊城师范学院,康壮落榜。
自从那天凌晨从刘涓家里逃走后,我就没再和刘涓联系,尤其是她落榜让我很凌乱,人家本来就是复读找我帮忙,谁知道我没帮上,真的无颜见她。当然那天晚上和她裸体相对的事已经成为彼此的秘密了,我不说她估计也不会说。
事情很快就发生了不可逆的变化,听说刘涓并没有继续复读,而是很快就在粮食系统内上班了。大约在我读大一时,就从任翠翠那里得到消息,刘涓结婚了,和一个她粮食局内的同事。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