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黄奇帆,盘活了重庆

0
分享至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

文 | 郑渝川

本号原创首发

《重组与突破》这本书是重庆前市长黄奇帆讲述在任期间的“重庆经验之谈”。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重庆本世纪初以来到第二个十年里保持的很高经济增速,以及出现这种增速的制度改革经验,在一定时期内是没有被广泛宣传的。有些媒体和媒体人将重庆经验简单概括为国家政策支持和负债发展,这显然与事实严重有悖。

黄奇帆在重庆市副市长、市长任内,将战略思维、金融思维发挥到极致,既善于谋篇布局,捕捉战略机遇,完成重庆完成旧产业淘汰、新产业布局中的惊奇一跃,又展现出治理中国最大直辖市的绵密调理手段:

不回避历史矛盾,不创造新的拖累和负担,同时不挑战法律和体制的红线、禁区,在法律和政策范围内用足可以用足的空间,通过经济要素的重组、创新驱动,以及资产结构、股权结构、组织结构、管理模式的精巧操作,以成百上千个高度复杂的、外科手术般的操作,实现了资产重组、组织重组、管理重组、资源重组、要素重组、权利重组。

借由这些手段高超的重组,得以找到盘活既有发展资源、政策利用空间的方式尤其是突破口,让国家拨款、重庆市的资源禀赋得到最高效率的发挥,又在不损害国有资产和人民权益的前提下,让“长周期、大单位、反复出现的历史遗留问题”得到解决。

这些绝不是所谓的国家政策支持和负债发展就能概括的。

《重组与突破》这本书讲述了大量的实际工作案例,黄奇帆毫不留私地讲述了这些案例的背景以及他本人在内的重庆历届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成员为此采取的破题思路、执行方法。这对于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的各级干部,尤其是担任一定负责职务、希望有一番作为但困于复杂历史遗留问题的中青年干部,应当具有很直观的启发意义和方法论意义。

1. 重庆八大投是如何产生的?

全书开篇谈到,黄奇帆2001年到任重庆以后,当时面临一个突出的问题,那就是重庆市虽然直辖以后得到国家政策的大力支持,但重庆所在的西部,市场信号薄弱,传统国有企业普遍积困,政府财力不足,还存在严重的公共服务、重大基础设施短板。

这种情况下,黄奇帆在时任重庆市主要领导的支持下,运用重组思维来化解一系列具体矛盾、问题的过程中,逐渐主导成立了城投公司、地产集团、高发司、高投司、开投公司、水投集团、水务集团8家投融资平台公司,通过这些平台来使得重庆的发展禀赋真正对接国家政策、市场机遇,盘活发展资源从而获取必要资金,再通过资本运作、市场行为撬动了更多资金,使得重庆市自此吹响了快速更新城市、高效率完成基础设施投建和公共服务普及的信号。

如书中所说,2002年,黄奇帆随时任重庆市委主要领导检查“8小时重庆”高等级公路建设情况,发现只有1/3的项目基本完成,未完成部分主要在于区县自筹部分根本无力担负。这种情况下,黄奇帆想出的办法并不是到国家部委去跑拨款,而是由此组建专司高等级公路投融资的高投司,将国债建设投入、市政府资金打捆使用,作为资本投入,组成法人产权,成为企业资本金,就有了足够的融资信用。这样一来,原本要由区县自筹的部分资金,就改为由高投司融资投入,之后再用道路收费来平衡银行贷款。


而且此举还产生了一个连带效应,那就是有效解决了农民工工资被拖欠,以及过去由区县出资修建道路导致的高等级公路收费站过多、道路费用成本太高的问题。“由于高等级公路的产权集中到了高投司一个业主,收费站也大大减少,重庆因此成为了当时中西部地区收费站最少的省份之一”。2009年,国家费改税政策出台,政策要求已建的高等级公路,负债部分60%由国家买单,这一政策的最大受惠者就是重庆市,因为重庆率先改由高投司一家融资负债建造公路,而其他很多省份仍沿用分级筹款模式,所以重庆在建成7000公路较为完备的高等级公路网的成本,最终由当地承担的部分很低。高投司在完成“8小时重庆”高等级公路政策目标后,则进行了第二次重组,变身为重庆市交通旅游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致力于盘活重庆市域内的旅游资源。

重庆市其他7家投融资平台公司的设立,如书中所介绍谈到的那样,大多是矛盾、危机爆发情况下,黄奇帆设计出独特的烂账转化机制,通过一系列精妙的注资减债等财务操作,使得相关企业、行业领域的混乱状况被彻底终结,诞生出可以积极履行所在行业领域投融资、实业经营管理的重庆市控股的国有平台企业,这些企业可以很好地履行政策性、公益性任务,为市民创造福祉,为国有资产保值增值做出贡献,还改善了所在行业的运行状况,为非公有制企业的进入创造了更好的竞争环境。

2. 善于降低改革发展中的矛盾摩擦

《重组与突破》这本书谈及黄奇帆在任重庆期间,曾受命处理的一系列突发、处于胶着状态的问题的处理,在他看来,“化解看似无解的矛盾,要善于多维度思考,跨越时空来谋划,以降低改革方案推进时的摩擦系数,这样形成的改革方案才容易获得各方认可并在实践中推行。”

从直辖之初陷入的发展困境中走出来的重庆,通过黄奇帆担纲操刀手的债务重组、土地重组、资产重组,实现了资源优化配置,增强了重庆市本级财政以及国有平台企业的财力,解决了发展大工程、运作大项目的资金匮乏问题。书中讲述了黄奇帆抓住工行清理在重庆市的100多亿元不良资产为契机,建立专司处理坏账的政策金融企业渝富公司,并以这家公司为工具、抓手,高效处理重庆市当时陷入发展困境的许多行业企业,帮助一些企业实现顺利破产、实现“退二进三”、环保搬迁,实现重庆市主城空间规划重大调整、完成产业布局的空间腾备,完成企业破产、转制、转轨发展中涉及到的职工补偿安置问题;并且真正意义上让久经考验的渝富公司最终成长为一个成熟的高水平资本运作企业,为重庆争取京东方等重大项目投资及完成项目落地提供支持。

在金融领域,黄奇帆作为操刀手还通过重组盘活了曾一度陷入绝境的重庆市农村信用社、重庆市商业银行、重庆市三峡银行、西南银行、重庆信托等金融机构,还借此抓住国家改革机遇发展各类要素市场和创新型金融业务,逐步构建起全牌照金融体系,提升了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在工商领域,一大批体制僵化、经营困难的国有企业被有效盘活,书中讲述了机电集团、化医集团、重庆商社重组等案例。

值得一提的是,书中还谈到了重庆市2009年-2012年扶持微型企业发展的经验。重庆市当时对发展微型企业、激活创业首先确立了资本金补助政策,也就是在不允许资本金抽逃、不炒股票和房地产的情况下,为高校毕业生、返乡农民工、下岗失业人员、复转军人、三峡库区移民等对象创办企业提供1:1的资本金补助。当时,重庆市还搭建了创业培训平台,为上述扶持对象进行创业基础知识培训,并将部分旧厂房、旧仓库等空间改造为创业基地,降低创业发展成本;还积极接洽龙头企业,鼓励其外包各种订单给微型企业。正是得益于此,重庆市2008年有70万户市场主体,其中50多万户个体户、近20万户企业,到了2015年,全市市场主体总量增长到了214万户,其中140多万个体户、近70万户企业,重庆的总体市场主体数量因此超过了京津沪。

书中还谈到了而今已经成为重庆市文旅靓丽名片的洪崖洞的拯救过程。2009年,重庆小天鹅投资控股集团向重庆官方求助,希望获得资金帮助和贷款担保来渡过难关。洪崖洞项目是小天鹅集团这一餐饮界的龙头企业2002年投资开发的,但开发后长期未能找到盈利点,管理成本、水电气费用与日俱增,几乎拖垮了企业。


黄奇帆当时的态度是,对于小天鹅、洪崖洞肯定要救,但是不能按照其要求的来救,否则一来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二来属于政府直接干预企业经营。黄奇帆的做法是,推动对在洪崖洞景区经营的旅游企业以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由重庆市有关企业为小天鹅提供3000万元贷款的担保支持,增加重庆市公交企业在洪崖洞景区周边的线路、站点,重庆市文旅部门按照建筑成本价格收购洪崖洞景区所属巴渝剧场(用于安置重庆市京剧团)。这些做法使得小天鹅走出了困境,而洪崖洞景观很快就名声大噪,成为了国内外游览者的打卡地。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学术星球
学术星球
最具影响力的学术自媒体之一。
2524文章数 35667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