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省长胡长清被枪决前一小时的对话

分享至

“我可以载入史册了,因为我是建国以来被判死刑的最高级别干部。”

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往市北郊瀛上刑场的刑车上,胡长清神情悲哀而又不无自嘲地对法警说。

然而,再读读胡长清当天从监狱到刑场的最后一小时中,他与法官、法警、记者的对话,更是发人深省。

2000年3月8日,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遵照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原江西省副省长胡长清因索贿、受贿、行贿和巨额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罪死刑和执行死刑的命令,将胡长清押赴刑场执行枪决。但胡长清一直都有求生欲望。



胡长清“磕头求生”

因为自知罪孽深重,在法庭上,江西省原副省长胡长清的态度十分谦恭。每次发言之前或发言完毕都会说上一句“谢谢审判长” “谢谢公诉人”,或者是“谢谢律师”。一种求生的欲望在他心中涌动,他逢人便跪地求饶,乞求组织上能给他一条生路,哀求“放我一马!” “我是书法家,求你们不要杀我,我就留在这里免费给你们写字,天天写,每天给你们写一幅。”

3月6日,胡长清获准在看守所会见妻子和儿女。

胡长清和他们说了1999年8月8日自己被审查以来的情况及案情以后,愧疚地对妻子孙某说:“这些年来,我长期不在你身边,离多聚少,没照顾好你,也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我在南昌有个女朋友……”

“这也不能全怪你,是我没好好照顾你,你一个人在外面不容易。”孙某心情复杂地说。

胡长清问妻子:“你的提前退休的手续办了没有?”

孙某欲言又止,含糊地轻轻点了点头。其实,由于在胡长清案中孙某严重违纪,已被所在单位中国工商银行总行教育部开除公职。她怕胡长清为此伤心,而没有告诉他。

胡长清又说:“本来想你退休后我们团聚,到处走一走,现在看来没有机会了。以后你多保重,家里就靠你了。我们的合法财产部分,我会向法院要求发还给你。”

胡长清又问起儿子和女儿的情况。24岁的儿子说他正在打工挣钱,自己谋生。正在大学一年级就读的女儿告诉父亲,她也在一边读书一边打工。儿子女儿都请父亲放心,他们会听母亲的话,照顾好母亲。

一个小时的会见时间到了,孙某向胡长清磕了一个头,而胡长清则拱手向妻子作了一个揖,临别,四双手紧紧握在一起,四个人都为这生离死别流下了痛苦悲伤的眼泪。胡长清回监舍路上,告诉看守民警那是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