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一男子坐车时意外发现,6年前弟弟杀人案的死者依然活着

分享至

本文为真实案件纪实,旨在:破解犯罪心理,捍卫正义人间!探查人性阴暗,杜绝犯罪发生!温馨提示:本文为付费内容,前三分之一免费阅读

1993年的一天,家住湖南的滕安准备乘车回镇上,上车后正想快点坐下,眼神扫到前方角落却忽然愣住。那里坐着一个女子,她看向窗外,似乎正思索什么,完全没察觉他的注视。

滕安越看越难以置信,女子容貌普通但莫名有种熟悉的感觉,仿佛在哪见过,他一时想不起来,过去坐下后再不露痕迹观察。半晌脑中突然灵光一闪,滕安吃惊地瞪大眼,迟疑喊道:



“石......小......”

他的话带着浓厚乡音,女子仍然听懂了似的,转头疑惑看他,滕安顿时感觉有道惊雷劈下,虽然已过去6年之久,他对这张只在照片里见过的脸依然有印象,眼前的女子面容多了几分岁月痕迹,可那眉眼五官,与弟弟杀人案的死者几乎一模一样!

可已经没了的人怎么会复活呢?弟弟被执行死刑,被他“杀害”的人却回来了?滕安浑身颤抖,立刻追问对方,到底怎么回事?

弟弟的死是滕安心里一大痛处,每次看到侄儿侄女、守寡的弟媳,他就会想起那桩充满疑点的案件与弟弟临死前不甘呼喊的愤恨模样。他根本就不相信弟弟会是杀人犯,虽然平时弟弟是有些混,但是整个人却是不错的,村里的人对于他的评价也很高,腾安更是知道弟弟是一个好人,村里只要有什么事,他都是第一个出去帮忙,而且从来不抱怨,所以腾安确定弟弟不可能是凶手,但是那之后的调查下,弟弟却被判处死刑,腾安无法接受这件事,尤其是在看见了这个女人之后,他心中更是惊疑不定,时间倒回1987年4月的某个早晨,县城河边晨练的人偶然发现鼓鼓的蛇皮袋,打开看发现里面竟是女尸,被分多个部分,吓得立刻报案。



凶手手段如此残忍,警方面临极大压力,街头巷尾,人人都在议论死者的身份与凶手究竟是谁,排查与案发时间大约相符的失踪女子之后,从外地到这边旅社来打工的年轻女子石小蓉走进警方视线,据旅社老板回忆,石小蓉是春节后过来当服务员的,没多久她便离奇消失。他们寻找了很久,可是却依旧没有任何踪迹。

警方找到石小蓉的老家,让她的母亲和姐姐辨认死者骨骼复原的石膏像,并对比死者基础外貌特征,亲属觉得两者的确有一些明显相似,牙齿都有些稀,发型身材也差不多,而且石小蓉这样的年轻女孩正好在凶案发生前无故失踪,完全跟家里断联,遭遇不测的可能性极大。

由此,石小蓉遇害成了一个被认定的事实,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追查凶手身份,根据凶手作案后处理十分熟练的关键点,侦查人员判断此人是医生屠夫类职业,屠宰行业的人自然受到盘查,彼时滕安的弟弟滕某善正做着肉铺生意。而且看起来比较凶狠。



有人反映滕某善到旅社去过,疑似是去“找女人”,滕某善被锁定并带走,他连呼无辜,表示自己不认识石小蓉,毫无交集,根本没有任何作案的动机,滕某善在肉铺被抓住的是还大喊冤枉,说整件事情他并不知情,当时所有人也都议论纷纷,有些不敢相信。

滕某善虽然长得凶狠,但是为人却很好,而且他的摊子物美价廉,每天过来买卖的人都很多,有时候遇到一些讲价的老人,滕某善也会主动多给一点,从来不缺斤少两,而对于多买的,他也会给对方一些骨头和猪肝之类的东西,大家对于他的印象都不错,不觉得他是杀人凶手。

滕某善也是一力辩解,可是不管他怎么说,警方都觉得他和那件事脱不了关系,希望他认罪,还将他带到了警局,滕某善一直在喊冤枉,不愿意认罪,滕某善的家人也来警局看过,询问过滕某善,对方也说没有杀人,家人都相信他,觉得真凶可能另有其人。他们也一直在调查,然而几个月后滕某善却突然认了罪,回家指认,称用家里的斧头处理尸体抛弃,杀石小蓉既因为暧昧也因钱财纠纷。

据其“供述”,4月下旬的一天他与石小蓉见面幽会,石小蓉离开不久他发现家里丢钱,怀疑被石小蓉拿走,追赶到河中小洲。两人大吵一架,恼怒的滕某善失控捂住石小蓉的口鼻致其窒息,怕被发现罪行于是毁尸灭迹。

1989年1月滕某善被执行枪决,他临终前依然大喊自己没有杀人,供词是假的,然而并没能改变最终的命运。大家只觉得他是出尔反尔,根本就不值得相信。



滕某善死后,留下妻子和儿女无依无靠,滕安虽然可以偶尔照看,终究还是跟滕某善在世时没得比,他的孩子因此备受排挤歧视,没多久,滕父也气得病发去世。

滕某善的死给整个滕家都带来了无法磨灭的改变,尽管案发时律师仔细调查过,觉得案子疑点颇多,滕某善并不是真凶,一些乡亲也不相信滕某善会杀人,可事情已成定局,时间无法倒流,滕安只能无奈接受现实,直到石小蓉突然从天而降再次出现。

听说因为自己,滕某善被指控犯故意杀人罪执行死刑,石小蓉惊讶至极,半晌说不出话,滕安见她对这事完全不知情顿时一头雾水,如果石小蓉没出事,为什么不跟家里联系?为什么刚好在女尸出现前后失踪?



她没有死,那死去的女子是谁,真凶又是谁?疑问实在太多,滕安迫不及待想知道一切,然而此时石小蓉露出复杂的表情,随后说的话更让滕安大吃一惊:

“其实当年我走出旅社后......”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