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约我去爬山,我从他包里翻出一份意外保险,受益人竟是他自己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小倩,你去哪了?怎么还没到家?”电话那头,李强的声音带着明显的不满。

“我在看房子呢,我们之前不是商量好了吗,周末一起……”

我的话被李强急切的声音打断:“我表妹张颖来了,她打算在城里开饭馆,需要在我们家暂住几天,你赶紧回来吧。”

张颖?我记得她,那次我们结婚回老家请客时,在一群女孩子中,她是最活泼的一个,总是黏着李强,不停地说笑。

“但我们只有一间卧室,你表妹住哪里呢?”我有些疑惑。

“客厅有沙发,她说了不介意的。”李强解释道,声音里带着一丝无奈。

虽然我心里有些不舒服,但毕竟是亲戚,也不好意思拒绝,“那好吧。”

“老婆,你真是太好了!”李强的声音又变得温柔起来。

然而,当我回到家时,眼前的景象让我惊呆了。客厅里横放着三个巨大的行李箱,各种物品散落一地,家里一片狼藉。

这哪里像是来住几天的样子,简直就像是要把整个家都搬过来!

我有轻微的洁癖,看到家里这么乱,心里一阵发毛。但想到只是几天时间,我深吸一口气,选择了忍让。

“嫂子,你们回来了?”张颖笑着和我打招呼,她长得确实不错,皮肤白皙细腻,一点也不像农村来的。

我尽管心里有气,但还是尽量保持微笑。李强把包扔在沙发上,对我说:“小倩,你快去做饭吧,小颖远道而来,应该饿了。”

我压着心中的怒火走进厨房,开始乒乒乓乓地做饭。客厅里,李强和张颖两人谈笑风生,他们坐得很近,近得让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我告诉自己,他们只是表兄妹,不可能有什么的。然而,饭快熟的时候,客厅里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我冲出厨房,眼神掠过沙发,猛然看到我给女儿供的长明灯摔在地上,油倾灯灭,玻璃灯罩碎了一地。

“谁砸的!”我失声大喊,疯一般冲过去,抖着手捡地上的碎玻璃。

“嫂子,我是觉得大白天点个灯怪吓人的。”张颖怯弱的声音响起,好像我故意找茬似的。

我怒火中烧,扑到张颖身边大声呵斥:“谁让你碰的!”

张颖小女生一样,瑟缩着躲到李强身后,委屈巴巴:“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单纯只是觉得大白天点个灯挺奇怪的,我轻轻一碰,它就倒了。”

听到张颖的话,我气得浑身发抖,抬手就要扯她的头发。

“小倩,你闹够了没有?”李强吼我:“张颖说了,只是不小心碰倒的,你还有完没完了?再说了你那个破灯,我早就想给你扔了,你点它有什么用?”

“哥,不怪嫂子,怪我,我以为……”张颖蹲下身去捡地上的碎玻璃。

李强说着转向张颖:“小颖,你不用管,你坐了好几个小时的车坐下歇一会儿。”

我气得上下牙打颤,长明灯摔坏了,我生气,但更气的是老公对我的态度。

我一边清理着长明灯的碎片一边掉眼泪。

李强好像意识到自己的话不好听:“小倩,我知道你难过,可人总要往前看,孩子走了,无论你做什么都回不来了,走,我扶你回屋歇着,我来做饭。”

我走过张颖的时候,却分明听见她小声嘟囔,“哼,一个灯而已,这个家早晚都是我的。”

我心里一惊,她什么意思!可等我去看她,她又一脸无辜,好像我刚才听到的只是幻听。

我回到卧室,心里惊疑不定,还没想出个所以然,大门咣咣被敲响。

“应该是我妈来了!”我听到李强说。

我心里咯噔一下,他妈来干什么?

一年前,我生孩子疼了整整三天三夜,医生建议剖腹产,可婆婆坚决不让,结果胎死腹中。

那是我第一个孩子,甚至可能是唯一一个,因为医生说,没有剖腹产伤到了根本,我以后很可能再没孩子了。

我又恨又气,整日以泪洗面,要不是李强整天得陪着我安慰我,我可能就跟着女儿走了。

而婆婆不但没有任何悔意,还高调的赌咒发誓,再也不会来我跟李强的小家,我们的事她永世不再过问。

这才过去一年,她就又来了。

我茫然地坐在床上,思绪万千。

“小颖呀,你来了,路上累不累?”客厅里,婆婆语气温柔,跟平时判若两人。

我听到张颖爽朗的笑声,整个客厅欢笑声语,我这里冷冷清清,好像我才是个外人。

“那头不下崽子的老母猪没在家?”王秀美的大嗓门像故意说给我听的。

“妈,你小点声,小.......” 李强压低声音。

我怒火中烧,周身血液冲上头顶,操起水果刀冲出卧室,用刀子指着王秀美:“你嘴巴放干净点,谁是老母猪?生不出孩子还不是你害的!”

李强拉住我,顺势夺下刀子:“小倩,你别激动,妈不是那个意思。”

王秀美怒目圆睁,双手叉腰骂:“王小倩,谁给你的脸,你拿刀子是想捅死我吗?你来你捅啊!”

“你害死了我的孩子,凭什么还这么说我?!”

我气疯了要冲过去,被李强抱住。

“还反了天了你!你让她来,我看她敢不敢!”王秀美骂道。

我既难过又生气,浑身抖得厉害,上下牙打颤,有点站立不住。

“姨妈,咱们有话好好说。”张颖劝王秀美。

“她生孩子的时候不使劲,可怜我孙女死在肚子里,还有脸怪我?”王秀美尖酸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是你害死了我女儿,你还有脸说这种话,你还是不是人?”我骂道。

李强抱住我,将我拖回屋。

“小倩,咱们的女儿在天有灵,也不想看到你为了她这样。”李强劝我。

我扑在女儿的小床边,哭得撕心裂肺。

要是女儿活着,她已经一岁了,会叫爸爸妈妈了,会蹒跚地挪步了……

我哭得抽抽噎噎,门咯吱一声被推开了。

张颖走进来,拍着我的背说:“嫂子,你别难过了。孩子没了,就再生一个,慢慢就好起来了。”

“小倩,妈这次来也是为了这事,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但事情已经那样了,我们光想着也没用啊。”王秀美翻脸比翻书还快,这会儿又温声细语地说话。

我心里一惊,婆婆这是想开了?要是搁以前,她不得坐在客厅骂上三个小时,今天怎么变得这么通情达理?

李强在我脸颊上亲了几下:“老婆,对不起,我知道委屈你了,咱们先吃饭,别饿坏了身体,吃饱了,你想怎么打我都行。对了,你不是想去易水湖散心吗?咱们明天就去。”

伸手不打笑脸人,他们这样,我也冷静下来,我刚才是有点冲动,拿着刀吓唬婆婆,但我不信婆婆真的要对我好,事出反常必有妖,我倒要看看她耍什么花招。

我稳定了情绪,跟着老公一起走到饭桌前。

婆婆笑嘻嘻地将一小碗黏糊糊,黑乎乎的东西递给我。

“小倩,这是我求的偏方,专门给你带来的,你吃了,保准明年就能生个大胖小子。”

我接过碗,一股浓重的酸臭味让人恶心作呕,胃里翻江倒海,哗啦一声吐了出来。

“妈,你不是不知道小倩的身体,你不要乱相信那些人说的。”李强说。

“不能生就不生了吗?我找了好多人,这药来得不容易。”王秀美尖酸刻薄又暴露出来,“小倩,这药要是你不吃,生不出孩子不要怪我,我仁至义尽了。”

这才是王秀美真实的样子,我就说她怎么又突然来我家,原来是逼我生孩子的。

“能生我还不生吗?”我披头散发地站起身:“你知道我多想要个孩子吗?每天盼星星盼月亮等来了,结果因为你没了!我的子宫因为上次生孩子损伤了,医学专家都没办法,你的能是灵丹妙药?!”

“不管怎么说,李家不能绝后,一年内你要是生不出孩子,你就.......”王秀美狠劲又上来了。

我彻底怒了,逼近王秀美:“生不出孩子就怎么样?你杀死了我的孩子,你还有理了?”

“妈,小倩,你们能不能别吵了。”李强看着局势马上要控制不住了,他急得一嗓子吼出去。

王秀美怒气冲冲地坐在沙发上。

“是我愿意吵的嘛,这偏方我还花了钱托人买的,我哪件事不是为了她。你看看她是什么态度?又闹又是拿刀杀我!”

“你.......”我都被气笑了,可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妈,先吃饭,大家都饿了。”李强说着看看我,给我递个脸色:“我一会儿一定让小倩把它喝了。”

张颖也跟着劝:“姨,这不是还有我呢,您别气啊。”

有她,我有点不太明白关她什么事,不过那天婆婆没有硬逼着我喝那团黑乎乎的东西,总归是好事,我以为事情就算了。

可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我无法接受的还在后边。

我半夜睡得迷迷糊糊的,猛地从梦中惊醒,借着手机屏幕的微光。

我看到李强抓着我的食指在手机上按。

“你干什么呢?”

李强心虚地将手机背在身后,脸上闪过几分慌张:“老婆,你之前一直不是想看我手机,我刚想把你的指纹设置成我手机开机锁,你就醒了。”

“那你多不方便?”我觉得李强的举动有点奇怪,之前我想看他手机,都躲躲闪闪的。

如今又主动用我的指纹做开机锁。

李强揽我在怀:“我不是想学小年轻,搞点浪漫嘛?这样以后你可以随时看我手机。”

“真的吗?”我笑着伸手:“把你手机拿过来我看看?”

李强将手机递给我的同时,翻身上来压住我,疯狂地在我脸上亲吻,温热的呼吸扑在我脸上,我渐渐意识混乱。

李强把我的手机放在开机键上,手机似乎真的开了。

我醒来的时候李强没在身边,想起昨天晚上的事。

我翻找了整个卧室,也没有找到他的手机。

因为隔天休息,我起得晚,推开卧室门闻到一股诱人的饭香味,我以为是老公做饭呢,走到客厅,只见婆婆坐在沙发上,织毛衣。

“小倩,你醒了,好不容易休息一天,不多睡会儿?”

我吃惊,这是婆婆说的话吗?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善良了?

我挤出个笑脸:“妈,没事,我睡醒了。”

张颖从厨房探出头,脸上堆上笑:“嫂子,你起来了?饭马上就好。”

这时候门开了,李强扬扬手上的袋子:“麻辣兔头。老婆你的最爱。”

李强提着麻辣兔头进了厨房,也不知道李强跟张颖说什么了,两人笑得很欢快。

我心里一阵膈应。

我跟李强结婚这么多年,他对我好是真的,可从来没有特意跑到外边替我买过吃的。

他们是不是又要出什么幺蛾子?还是又在想办法对付我?

我静观其变,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我洗了洗手,帮着端饭。

八菜一汤,色香味俱全,饭看着还不错。

“小倩,菜好吃吗?”王秀美问。

我心思没在吃饭上,胡乱的回:“挺好吃的。”

“张颖做饭可是一把好手,要不咋能开饭馆呢!”王秀美说。

我才记起来,李强跟我说过张颖开饭馆的事。

李强赶紧抢过话说:“就这味道,饭馆开了肯定吃的人很多,保证能赚钱。”

张颖长叹一声:“嫂子,我手艺是好,可开饭馆资金不够,我现在还着急上火呢!”

“你手艺好,可以找人投资呀!”我随口说。

“还是老婆高明,我也是这么想的,咱不是存了70万吗,还有你手上的那60万,都拿出来投资小颖,我估摸着半年左右不仅能回本还能赚一笔,到时候咱们买房钱就有了。小倩,你不是说工作总不顺吗?买了房你就别上班了,轻轻松松地在家养胎。”

我还来不及反应,婆婆就说开了。

“对对对,小倩,我也是这意思,女人这一辈子把自己搞得那么辛苦做什么?生孩子才是女人这辈子最重要的事。”婆婆附和道。

张颖夹一块牛肉放在我碗里:“嫂子,强哥找了一个好地方,新开的那家商场—明润商场,设施完善,人流量大,凭我的手艺指定赚钱。”

原来他们在这里等着我呢,我说怎么都给我好脸色。

明润我知道,是一家新开的商场,我同学的小姨就在那上班,根本没有张颖说的那么好。

前段时间我跟我同学一起去明润吃饭,她小姨还抱怨招商难,店铺都租不出去。

“老婆,真的,这么好的机会,咱可不能错过了。”李强煽风点火,“房子啥时候都能买,没准儿过半年还降价呢。”

这几年我跟李强省吃俭用攒了70万,就是打算买套房子定下来。最近看上了一个,业主要出国,100平米的房子只要130万,但前提是要付全款。

我手上那60万,是跟我弟借的,我跟李强本来打算这周末再看看房子,要是没什么问题,就定了,有房子就有家了,我已经期待好久了。

我看一眼李强,他躲过我的视线,低头扒饭。

“这真的是大好事,你表妹小颖很能干,你把钱放心地投进去,之后就是躺着赚钱,这么好的事,错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婆婆边吃边说。

李强挥着筷子:“老婆,我也觉得,这是大好事,你没点胆量,怎么赚大钱?”

我拉着李强,拽进卧室。

“李强,那套房子地段好,精装修,现在买个毛坯130万都买不到,要不是我弟的朋友,人家怎么会给咱们这么低的价格,咱们不是说好了这周末去订房子吗?”

李强无所谓地一屁股坐在床上。

“有钱了,什么房子不能买?钱不应该拿来享受,应该去生钱。”

“就你表妹一个人,她能撑起那么大一个饭馆?再说了你怎么就知道一定能赚钱?”

“我,我妈,村里再找两个人,这不就齐了吗?”

合着,他们开饭馆,让我出钱。

而且不知道是我多心还是怎么,我总觉得张颖和李强在一起的那种感觉,不像兄妹。说不清,反正怪怪的。

“你有钱自己投去,别打买房子钱的主意,明天我还要去看房子呢!”

李强嚯的站起身:“王小倩,你可别忘了,那钱也有我的一半,不管你同不同意,我都会投资。”

“日子不想过了是吧!你爱怎么投就怎么投去,我回娘家。”我拿过包,随便塞了两件衣服,提着包就走,迎面撞上王秀美和张颖。

“王小倩,你也太自私了吧,强子一心为你考虑,怕你太辛苦,才投资这个饭馆,你不仅不领情还翻脸。”婆婆说。

“饭馆开不成,我也没什么工作,就在这儿长住好了。”张颖阴阳怪气。

我刚想反驳。

李强吼道:“不是要走吗?马上滚,走了就别再回来了。”

我又气又难过,捂着脸,夺门而出。

李强没有追来,要是平时我生气,无论是谁的错,他都会来哄我。

我在路边拦了辆车,直接回了娘家。

晚上,我一个人躺在床上,盯着窗外惨白的月光,心里阵阵酸楚。

距我跑出来,已经大半天了,李强一个电话没打,一条微信也没给我发。

突然我机响了,我一阵高兴估计是李强发信息哄我的!

我连忙打开手机,却看到银行发来的短信。打开信息的一刹那,我气炸了。

打算买房子的70万,全部转走了。

手机号是我后来绑的,李强不知道。他总拿我俩的钱接济他那一帮子亲戚,我当时也留了个心眼。

我本来打算半夜直接回去,又怕我妈知道,她心脏不好,要知道李强这样,得气出事儿。

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挨到天亮。第二天借着去看房子,不到6点我就离开了爸妈家。

很快我回到家,婆婆一个人躺在沙发上呼噜震天响,我奇怪张颖人呢?

我放下包往里走,听到卧室隐约传来床的咯吱声。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