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拥的裸尸,新中国第一刑事案件:夫妻奸杀48人埋于地窖

分享至

话说,30多年前,陕西省商县发生了一起闻所未闻的骇人案件,因此案年代较早,且受害人数之巨大,甚至惊动了中央领导人,有“新中国第一刑事大案”之称。

为保持社会稳定,该案件的细节一直被严格保密,直到几年前才公布。

1983年—1985年,在陕西省商县各乡出现怪事——一些外地打工归来或者上城买东西的农民,离奇失踪。到1985年5月,向公安部门报告的失踪者就有37人之多。

刘湾乡叶庙村40多岁的杜长英就是其中之一。1985年5月16日,他起了个大早,跟哥哥一起去城里赶集给猪买豆饼。两人分手后,杜长英却再也没有回家,家人四处寻找。

5月27日黄昏,哥哥杜长年再一次从城里寻觅回来。路过县造纸厂时,他找到出纳员、表弟侯义亭,说了杜长英十余天未回家的事。

侯愣怔了片刻,叫道:“哎呀!”神色变得严峻起来:两天前,有名男子拿一张金额1.85元卖麦草的条子来领钱,条子上的名字却是杜长英。侯问那人怎么回事,那人说杜欠他钱,一直赖着不还,他在街上堵住杜,杜把这借钱的条子给了他。

5月28日,经侯义亭辨认,领钱人是44岁的龙治民。



杜长年等人随即扭住龙,要带他去派出所。僵持不下的时候,一黑脸小伙上前,说也正找这人。

黑脸小伙是另一支寻人队伍的成员。1985年元月11日,上官坊乡某村副支书姜三合等人从西安做活回来,在西关车站打算回家,碰到个头矮小的龙治民。

龙说他屋里有活,挖猪圈,一天五元。姜独自去后,再不见回家。其兄姜银山从胜利油田请假回家,一直寻找到了5月;期间曾数次向地县有关部门反映情况,均无回音。5月28日,在这个吵吵嚷嚷的人堆里,姜家看见了要找的人。

持续数月的寻访,姜家了解到,龙治民经常出没于西关汽车站等处,春节以后,还不时从市场上招走一些男女。

两支寻人队伍交换情况,感到事情严重,把龙押往公安机关报案。

两个不相关的人失踪都与龙有关,县公安局决定将其收审。

面对讯问,龙治民的供述来来回回就是:“杜长英的麦草条是我拿的,他欠我20块钱。以后他去哪儿?我咋知道。”“姓姜的是我叫的,干完活就走了。干了多长时间?起个猪圈嘛能用多长时间?一个下午就干完了。他在我家住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就走了。以后他去了哪里我咋知道。”

这么一个矮小愚笨、光头赤脚的农民能干出什么事呢?民警甚至为关押还是放走犹豫过,最后决定:先把龙犯关起来,第二天到龙的家里看看再说。

没人想到,结果令人恐惧。



5月29日早晨,两位警察前往位于杨峪河乡王墹村的龙治民家。

龙家窗户全堵上了土坯,昏暗得像个地窖。屋内坑坑洼洼的土质地面上,有几处好像被铲过;架在阁楼上的木梯上有些斑点,呈乌紫颜色,像血迹。

龙妻闫淑霞下肢瘫痪,行为古怪,一会儿说:“屋里没啥。”过了一会儿又说:“有一次家里来了几个人,晚上我睡在炕上,听见外间有动静,第二天这些人就不见了。”问她怎么回事,她又不说了。过了一会儿,又没头没脑地说:“我洗衣服,水红红的。”

民警回局里汇报后,下午增派人手再赴王墹村。

龙家西厢堆放着乱七八糟的杂物,柴草、空酒瓶、破布片等,用脚拨拨才能看见一块地面;东厢更加黑暗,污浊,杂物充盈,一进门便碰一脸蛛网和尘絮。

搜查时,村治保主任说,龙的家里很臭,村里人都不肯到他家去。刑警队长王扣成则从臭味中分离出另一种臭味——他熟悉的死尸腐味。

细细找寻,王扣成在东厢一个萝卜窖旁边,发现一堆散乱的麦草下有两具相拥在一起的男性裸尸。







龙治民原系商县仁治公社龙砭子大队人,1977年冬,他将一痴呆女子骗至家中关在楼上,奸宿数日,后被村中民兵发现解救。

1978年,龙在亲友的撮合下与因患脑膜炎而残疾的闫淑霞结婚。婚后生活更为艰难,欠生产小队口粮款180余元,队里催要,龙不理不睬。又因其时常昼伏夜出,村中人很少与之往来。

三具尸体的发现,立即引起了轰动。全村的老少倾巢而出,前往围观。治保主任和几个民兵维持秩序。民警划出保护圈。

商县主管政法的县委副书记、公安局长,以及商洛地委、行署的有关领导相继赶来现场。

民警带上警犬,再次搜查龙家,没有新的发现。

据村民们讲,龙家门前有过一个萝卜窖,现已填平种上了白菜。这引起了警方的注意。

闫淑霞向民警指了萝卜窖所在的位置。这地方离门槛还不到一米。一个民兵挖了几锨以后,挖出一些苞谷叶。薄薄的土层下,是一层苞谷秆。

民警又叫来几个人用锨,先不深挖而向四周开掘,清理出一个长3米、宽2米的场地。

揭开苞谷秆,竟然有八九具尸体,是以码柴禾的码法,头足彼此交错倒置,整齐而紧凑,但从边际可见:下面至少还有一层。

在场者都被这噩梦般的场景吓住了。



现场勘察指挥人员发出指令:暂停勘察,立即上报省厅!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