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女子发现其学生酷似前夫,亲子鉴定后:是死了17年的儿子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儿子!我就知道,你肯定还活着……”

在校门口,顾凤芝声音颤抖着,冲上前抱住少年。

“阿姨,你是谁?为什么认识我?”

少年停下脚步,一把推开她,眼神迷茫却带着好奇。



01

十七年前的一个春日,顾凤芝和杨力在一次相亲中相遇。

茶馆的小圆桌旁,阳光透过百叶窗的缝隙,均匀地洒在了桌上摆放的两杯绿茶上。

顾凤芝,一位温文尔雅的高中老师。

她轻轻抿了一口茶,眼眸里透出些许紧张与期待。

杨力则是一个事业单位的稳重员工,他微笑着,努力展现出自己最得体的一面。

随后,两人的对话很快便打开了局面。

他们从工作谈到了兴趣爱好,再到对未来的设想。

很明显,两人门当户对。

结婚对于他们来说,是顺理成章的事。

婚后,顾凤芝和杨力共同在南京安家。

然而表面上看似平稳幸福的婚姻生活,实际上暗流汹涌。

因为婚后的种种小事均透露了生活并不像他们预想的那样美好。

尤其是当顾凤芝怀上第一个孩子后,家庭的矛盾开始显现。

02

那天,顾凤芝从医院回来,满心欢喜地告诉杨力和公婆自己怀孕的消息。

一开始,全家人都沉浸在欢快的氛围中,准备迎接新生命的到来。

可就在顾凤芝怀孕2个月后,婆婆突然一早就敲响了她的房门。

“凤芝,今天我们去一趟诊所,我约了个熟人,可以提前帮我们看看宝宝的性别。”

顾凤芝感到一丝不安,她知道这种做法在法律上是被禁止的,于是试图拒绝。

“妈,这样不好吧,我们还是等正常的时间去医院做B超。”

“这是我们家的事,你就跟我来就是。”婆婆的语气不容置疑,顾凤芝只得勉强同意。

一路上,两人几乎没有交谈。

抵达那家看起来颇为隐秘的私人诊所后,婆婆迅速带着顾凤芝进入了检查室。

医生是个中年男性,他对婆婆点了点头,显然两人并不陌生。

“来,凤芝,躺在这里。”婆婆的声音尽量和缓,但顾凤芝能感受到其中隐藏的急切。

顾凤芝躺下后,医生开始操作超声波机器,屏幕上渐渐显现出胎儿的轮廓。



几分钟后,医生轻轻摇了摇头,“是个女孩。”

婆婆的脸色顿时变得阴沉,她几乎没有任何犹豫。

“医生,那就麻烦你安排一下,我们需要做个手术。”

顾凤芝听到这里,整个人都僵住了,眼泪不自觉地开始流淌。

“不,我不做!她是我的女儿,是我们的孩子!”她几乎是尖叫着拒绝。

“凤芝,你是我的儿媳,必须遵守我们家的规矩。”婆婆转头冷冷地看着她。

“我们现在回去和杨力说,过几天就来打掉孩子,我会帮你安排好。”

回到家后,婆婆找顾凤芝谈话,语气里带着不容置疑的冷硬。

“凤芝,你知道的,家里都希望能有个男孩延续香火。你还年轻,我们再试试。”

顾凤芝心如刀割,她没想到公婆的传统观念如此根深蒂固。

“妈,女孩和男孩都是自己的孩子,为什么只能是男孩?”

婆婆的脸更加冷硬了,她把门一摔,没再多说一句话。

那一夜,顾凤芝泣不成声。

杨力夹在妻子和母亲之间,左右为难。

“凤芝,我也很为难。但你知道我一脉单传……”他坐在妻子旁边,轻声道。

“所以我们就该这样放弃我们的女儿吗?”

顾凤芝的眼泪止不住地流,她的声音中充满了无助与绝望。

最终,在巨大的家庭压力下,顾凤芝流泪着签下了同意书。



03

顾凤芝的第一次怀孕以悲剧告终。

留给她的不仅是心灵的创伤,还有几乎让她失去再次成为母亲机会的身体伤害。

几年的努力和治疗后,她意外地再次怀孕了。

这一次,她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要保住这个孩子。

每次医院检查,她都紧张得几乎说不出话来,直到医生确认一切正常,她才能稍稍松一口气。

终于,怀胎十月的辛苦汇聚到了那个关键的日子。

顾凤芝在产房里经历了漫长而痛苦的分娩,汗水和泪水交织在一起。

在听到那撕心裂肺的第一声啼哭后,她几乎虚脱,但内心的喜悦让她的脸上泛起了微笑。

“是个男孩。”护士的话像春天的暖风拂过她的心田。

然而,这份幸福转瞬即逝。

她还躺在产房中,未来得及看清孩子的面庞,就接到了表嫂匆匆赶来的噩耗。

“凤芝,不好了,孩子他……他出生就有问题,医生说他活不过两小时。”

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让顾凤芝心如刀割,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

她想要起身去看望自己的孩子,但身体的疲惫和痛楚让她动弹不得。

“他……他长什么样子?”顾凤芝哽咽着问。

表嫂摸了摸她的手,声音哽咽。

“小家伙很坚强,他一直在努力呼吸。他有着你的鼻子,杨力的眼睛…”

在那个不规范的医疗环境下,孩子因为出生时的并发症和残疾未能存活。

心灵和身体都备受打击的顾凤芝,在那天带着几乎破碎的心离开了医院。

这件事成了顾凤芝和杨力婚姻中不可逾越的鸿沟。

不久后,他们选择了离婚。

04

顾凤芝回到了她最初的岗位,南京的一所高中,继续她的教师生涯。

在那里,她把所有的情感和精力都倾注在教书育人上,一教就是十七年。

那是一个普通早晨,顾凤芝站在学校的大门口执勤。

阳光照在她的脸上,春风吹过校园的樱花树,花瓣轻轻飘落。

就在这时,一个身影走进了她的视线,让她的心猛地一跳。

这个学生大概十六、七岁,高高的个子,眉宇间有着难以忽视的熟悉感。

那双眼睛,那鼻梁的弧度,与她的前夫杨力如此相似,以至于顾凤芝几乎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她摇摇头,试图将这种荒谬的想法驱散。

但那一刻的震撼,让她难以平静。

整个上午,她都在努力集中注意力教课,然而那孩子的面孔始终挥之不去。

下课铃响后,顾凤芝决定走访一下孩子的班主任,假装随意地打听起那个孩子的情况。

班主任是个和蔼的老师,他说:“哦,你说的是牛壮壮啊,他是我们班的新转学生。”

“性格还不错,学习也挺努力的。”

“他从哪里转学来的?”顾凤芝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轻松。

“他之前在南京的一所学校,后来他妈妈工作调动,所以就转过来了。”班主任回答。

“他妈妈叫什么名字?”顾凤芝的语气尽量让自己显得很八卦。

“好像叫王冬雪。”

“王冬雪?这名字怎么感觉很熟悉……”

顾凤芝听到王冬雪这个名字的时候感觉似曾相识,但怎么也对不上号。

这一切,更加深了顾凤芝的好奇心,她感觉到不只是巧合这么简单。

第二天,顾凤芝决定采取更直接的行动,她不管不顾,拿了根牛壮壮的头发就做了亲子鉴定。

等待结果的日子里,顾凤芝几乎每夜辗转反侧。

当接到结果的那一刻,她的手都在颤抖——DNA匹配显示,牛壮壮确实是她的亲生儿子。

这一结果,如同晴天霹雳,顾凤芝坐在办公室里,久久无法平复心情。

“我的儿子……不是死了17年吗?”



“到底是为什么要骗我?”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