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绍兰:慰安妇幸存者,忍辱生下侵华日军儿子,却让儿子痛苦一生

分享至

这个憨厚的老人名叫罗善学,他从小就被人指着脊梁骨骂“日本崽”



那时候抗日战争过去没几年,中国人对日本人余恨难消,“日本崽”简直就是最恶毒的诅咒。

每当被同龄孩子辱骂时,他就会哭着回家问妈妈,为什么别人都骂他日本崽,可他的妈妈韦绍兰只能低着头流泪。



罗善学和韦绍兰

直到稍稍长大后,他的大伯告诉了他的身世,这个时候他也明白了,为何别人会骂他“日本崽”,为何父亲不喜欢他,为何母亲会经常默默流泪。

观看文章的朋友,麻烦您点赞关注加分享,让更多的人知道侵华日军的滔天罪行。



不被期待的孩子

1944年,反法西斯战争进入战略反攻阶段,穷凶极恶的日军在太平洋战场上接连受挫,已经到了日落西山之际。

为了挽回败局,日军疯狗一样咬住中国,于1944年4月发动了豫湘桂战役

11月10日,桂林陷落,来自时代的厄运压在了瑶族女子韦绍兰身上。

这天,韦绍兰背着女儿到山洞外透气,没走多久就被日本兵抓住了。



韦绍兰担心日军伤害女儿,不敢反抗,被押到了一辆卡车上。卡车的车厢里有七个女子,她们年纪不大,脸上满是惊惶。

韦绍兰心中升起了不好的预感。



卡车最后停在了马岭镇沙子岭村的陈家大院门口。韦绍兰被粗暴地推下了车,看着周围日军猥琐的眼神和不怀好意地打量目光,她如坠冰窖。

接下来的日子是韦绍兰不愿回想的噩梦。在那间狭窄阴暗的小房间里,她被一个又一个日军凌辱。



这些日寇在施暴时丝毫不顾及安全,每次都把韦绍兰往死里折腾。韦绍兰屈辱地承受着日本人的暴行,每天都想着逃跑。

可是,逃跑并非易事。韦绍兰能外出的机会很少,只有洗衣服和上厕所时才有短暂的自由。所以,她每次洗衣服都会趁机观察周围的环境,在心中模拟逃跑路线。

她发现,陈家大院虽然防守严密,但厕所旁边有一条杂草丛生的巷子。只要趁人不注意,从巷子里钻出去,便可逃出生天。



打定主意后,韦绍兰就想方设法地制造机会。她知道,自己必须一次成功,否则下次再找机会,可就难了。

1945年的一天,韦绍兰借口小便,出了房间。此时是凌晨四点,正是好梦正酣的时候,日本兵忙着睡觉,睡眼惺忪地放行后,就没再跟着韦绍兰。

天黑黢黢的,韦绍兰一边给自己打气,一边踉踉跄跄地跑过乱石堆砌的巷子。

巷子里的杂草有一人高,砸在脸上刺疼,但韦绍兰什么都顾不得了,闷着头往前跑,一刻都不敢停下。



穿过巷子,就是大路。此时,东边的天空逐渐显出鱼肚白,韦绍兰辨不清方向,便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奔去。

不知道跑了多久,韦绍兰瘫软在地。等天亮后,她才悄悄回家。

韦绍兰运气很好,一路上都没碰到日军,平安回了家。得知韦绍兰被抓去做了慰安妇,全家老小悲从中来,抱头痛哭。



此时的韦绍兰,本以为自己逃离了魔窟,就会迎来新生活,但万万没想到,她只不过是从一个噩梦,坠入了另一个噩梦。

韦绍兰回家后不久,她的女儿就生病夭折了,韦绍兰痛不欲生。但更让她绝望的是,她发现自己怀孕了。

这三个月她都被关在慰安所,孩子是谁的很容易就能猜到。那么问题来了:生还是不生?





韦绍兰对日本人恨得咬牙切齿,自然不愿意生下仇人的孩子,她的丈夫也让她把孩子打掉。可是,韦绍兰的婆婆不同意。

她认为,就算孩子是日本人的,那也是一条无辜的小生命,而且孩子什么错都没有,错的是那些杀千刀的日本兵。日寇们犯的错,为什么要孩子用生命买单呢?



“生下来,不管是男的女的,我们都要。”韦绍兰的婆婆说。



在婆婆的坚持下,韦绍兰只好打消了堕胎的念头。怀胎十月后,她生下了一个男婴,取名罗善学。

韦绍兰和婆婆都不知道,这个以善良为出发点的决定,会让罗善学一生都活在痛苦中……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