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5年3月,我接到以部队名义发来的电报,让我速到连队完婚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1975年的春天,我正在家里忙着缝制新衣,突然外面有孩子们跑来跑去的声音,喊着“电报,电报!”我的心一紧,不知为何感到一种预感。

果不其然,递到我手里的电报沉甸甸的,上面写着“速到连队完婚”,签名是部队的印章。我愣了一会儿,心里五味杂陈,但很快就被一种责任感所取代。

我没有多少时间准备,就急忙收拾了几件日常穿的衣服,还有那件特别为这一天定做的婚纱。

家人围在旁边,母亲的眼眶红红的,但她还是努力笑着帮我整理行李。我尽量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不让泪水掉下来。



最后,我拎起那只沉重的行李箱,朝门外走去,心里默念:“这一去,是为了更好的团聚。”

车程到上海公平路码头不算太远,但对我来说,每一分每一秒都异常漫长。我坐在窗边,看着窗外的景色快速后退,思绪却像被固定住了一样。

到了码头,我深吸一口气,步入那座通往青岛的大海轮。

船票是三等舱的,环顾四周,心里虽然忐忑,但更多的是对即将开始的新生活的期待。

海轮缓缓驶出上海的码头,我站在甲板上,远眺着逐渐模糊的城市轮廓。

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涌上心头,既是对未知的恐惧,也是对未来的期待。

随着船只的摇晃,我的心似乎也在随波逐流,那感觉让人既兴奋又不安。

进入三等舱的小房间,我和另外五名乘客共用一个狭小的空间。

房间里六张床挤挤挨挨,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混合了油漆和海水的味道,让人觉得有些闷。

我坐在自己的床铺上,试图适应这里的一切。床铺硬邦邦的,布满了粗糙的床单,我轻轻地摩挲着床单,心里想象着他现在可能正在做什么。

晚上,当海浪越来越大,船身开始剧烈地摇晃时,我的胃也开始抗议。

晕船的感觉让我几乎无法坐立,更别说走动。我缩在床上,抱着抱枕试图找到一点安慰。

隔壁床的一位老妇人看到我难受的样子,拿出一块姜递给我,说:“小姑娘,试试这个,对晕船有点帮助。”



我接过姜,感激地看了她一眼,塞进嘴里,那刺激的味道让我略感好转。

夜里,我躺在床上,听着船舱外的海浪声和船体的吱嘎声,思绪万千。

我想象着明天到达青岛后的情景,想象着他站在码头迎接我的样子。

尽管现在的我被晕船折磨得够呛,一想到很快就能见到他,内心的某个角落还是感到无比的温暖和幸福。就这样,在摇摇晃晃中,我渐渐地进入了梦乡。

当我踏上青岛的码头,海风带着咸湿的味道迎面吹来,我的心情也随之一振。

他和几个战友已经在那儿等我了,他们的笑容在蓝天白云下显得特别亲切。

他走过来,一边笑着,一边向我介绍他的战友们,“这是张兵,这是李兵……都叫他们一声‘哥’就行。”

他们一个个和我握手,亲切地称呼我为“嫂子”。

我们一起到了部队的招待所,那里已经为我准备了简单的接待和午餐。尽管旅途劳顿,我还是尽量表现出欢快的样子,毕竟这是我作为军嫂的第一天。

午饭后,部队的妇联主任来看望我,她带来了一些生活用品,温柔地对我说:“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随时告诉我们。”

婚礼很快就在一个小礼堂里举行了。由于部队要换防,一切都很简单。战友们自发组织,装饰了礼堂。

王连长负责主持,他在开场白中说:“婚礼简单,我们的祝福是真心的。”

我穿着自己带来的婚纱,没有精致的化妆和花哨的婚礼,在这里,我感受到了一种不同的温暖和幸福。

婚礼结束后,战友们纷纷上前祝贺,简单的婚礼在《东方红》的歌声中达到高潮。

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仪式,却让我深刻感受到了军营的团结和温馨。

那天晚上,我们在招待所的小屋里,分享着战友们送来的小蛋糕和水果,我知道这就是我未来的生活,充满了挑战但也不乏温暖和支持。

成为军嫂后的生活并非想象中的那般简单。

他经常出差和参加演习,大部分时间我都要独自一人在家。孤独感时常围绕着我,但我得坚强,尤其是在女儿出生后。

女儿出生的那年,他正好在外地训练,无法回来陪我。

我记得那时候,每当夜深人静,我抱着哭泣的女儿,眼泪就控制不住地流下来。那种无助和孤单,只能靠自己去面对和克服。

随着女儿慢慢长大,每天的生活变得更加忙碌。我得自己处理家务,照顾女儿,有时候还要帮助邻居。

部队的生活也有它的严格规律,我学会了在规定的时间做饭、洗衣和其他必需的事务。

我常常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暂时的,总有一天我们会一家人团聚。

在女儿两岁的那个夏天,我遇到了巨大的挑战。女儿突然高烧不退,我急匆匆地带她去了部队的医院。

那天,医院里特别忙,医生和护士来来往往,我抱着发热的女儿,心里忐忑不安。经过一系列检查后,医生告诉我女儿只是普通的发热,需要好好休息和补充水分。

我松了一口气,但也更加意识到,作为军嫂,我需要更加坚强和独立。

尽管生活中充满了不易和挑战,但我从未后悔过我的选择。每当看到他穿着军装,坚定地站在部队中,我的心中充满了骄傲。

这种生活虽然艰苦,但也让我成长了很多,学会了如何面对困难,如何自己解决问题。

我知道,无论未来怎样,我都已经准备好,因为我是一名军嫂,这是我的荣耀和责任。

那是一个闷热的夜晚,女儿突然发高烧,整个身子烫得像个小火炉。我紧张地摸着她的额头,心里一阵阵发慌。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