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0年沈醉与前妻相见,前妻悄声说:你今天真是给我争了面子

分享至

1980年的一天,香港尖沙咀的一间旅馆内人潮涌动,不少举着摄像机的记者正挤在旅馆门口和大厅内,等着一位特殊人物的来临。

不一会儿,一辆小汽车就停在了旅馆门口,一位西装革履,头发花白的老人从车上走了下来,一起下来的还有一位年轻的女孩,记者们见状,一窝蜂似的的围了上去,不停的拍照。

老人也不理睬这些记者,而是一路跟着年轻的女孩,来到了一个房间前,然后推开门走了进去,把叽叽喳喳的记者们挡在了门外。



老人刚一进门,屋内的一对老夫妻立刻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他们刚想开口说话,只见老人快步上前,一把握住这对老夫妻的手,激动的说道:“我们终于见面了,我真想你们呐。”

接着,老人对面前的老太太满怀愧疚的说道:“雪雪,是我对不起你,我没能尽到一个丈夫的责任,也没能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都是我不好,请你原谅我。”

看着老人真诚的模样,老太太眼含热泪的对着眼前分别三十年的前夫说道:“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谁对谁错都不要再提了,珍惜当下才是最重要的。”

听着前妻这样说,老人心中也感到十分欣慰,于是,屋内的气氛顿时变得轻松起来,几位老人坐在一起有说有笑,畅谈着人生,在聊天的过程中,老太太侧过身悄悄的对着老人说道:“你今天真是给我争了面子。”



那么,这位老人究竟是谁?他的前妻为何说出这样的一番话?他们之间又有怎样的故事呢?

这位不远万里来香港看望前妻的老人就是沈醉。

提起沈醉,今天的人们可能会有些陌生,但是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中国,这个名字可以说是家喻户晓,而人们之所以知晓沈醉这个名字,源于《红岩》这部革命小说中一个主角——大特务严醉,沈醉就是书中严醉的原型。

与书中的严醉相同,现实中沈醉确实是一名国民党高级特务,但沈醉的一生却远远比书中的严醉精彩的多,也传奇的多。

1914年,沈醉出生于湖南湘潭,在沈醉18岁那年,他在姐夫余乐醒的介绍下加入了复兴社,由此开启了他的特务生涯,而复兴社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军统的前身。

刚加入复兴社时,沈醉并不受到人们的重视,原因是特务们觉得沈醉的年龄太小,什么都不懂,因此很少让他去执行一些重大的任务,只让他做一些无关紧要的工作。



但聪明机智的沈醉却并不甘心埋没在人群中,庸庸碌碌的过一生,他想要飞黄腾达,做出一番事业。这样的机会很快就来临了。

有一天,沈醉看到姐夫余乐醒正坐在办公室里,愁眉苦脸的抽着烟,他好奇的凑上去问:“姐夫,这是怎么了,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抽烟。”沈醉边说边坐到了姐夫身边。

“哎,别提了,越提越烦。”余乐醒焦躁的摆摆手,继续抽着手中的香烟。

“跟我说说呗,姐夫,说不定我能帮你。”沈醉提议道。

“你能帮我?”余乐醒抬头看了看眼前的年轻人,心里只觉得好笑。

“你一个小孩懂什么,那么多人都办不到的事,你能办到?”余乐醒说道,显然他并不相信沈醉能帮他解决难题。

“你不跟我说,怎么知道我不能办到,你说出来,我肯定能办到。”沈醉站起身,十分自信的说道。

姐夫看了看眼前这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想了一会儿,觉得告诉他也无妨,就对沈醉说了实情。



余乐醒

原来,余乐醒刚刚接到了戴笠的秘密电报,戴笠怀疑复兴社上海区的情报组组长徐昭俊有越轨行为,指示余乐醒把他抓起来,秘密送到南京。但徐昭俊此人不仅生的人高马大,且精通武艺,身手了得,再加上他多年从事特务工作,警惕性很高,因此,抓捕他绝不是一件轻松的事。

果然,当余乐醒下发任务时,复兴社的大小人员都纷纷推说自己干不了,没一个人想去执行这个任务。这让余乐醒很是头疼,所以才在这里独自一人生闷气。

沈醉在听完余乐醒的讲述后,哈哈大笑道:“姐夫,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了。”

余乐醒看着沈醉一副胸有成竹,自信满满的模样,即吃惊又好奇,他忍不住问道:“你说这件事包在你身上了,那你打算怎么办?”

沈醉微微一笑,凑到余乐醒身边,将自己的计划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听完之后,余乐醒赞许的对沈醉点了点头,眼里满是欣慰。



余乐醒就将沈醉五花大绑的带到了徐昭俊的面前,对徐昭俊说:“老徐,这小子犯了错,戴老板要我把他押送到南京去接受调查,可我怕这小子不听话,半路上偷偷跑了,所以想让你和我一块去,你看咋样?”

徐昭俊看了看沈醉被五花八绑还一脸不服气的模样,真的以为沈醉是犯了错误要被押送南京。于是,他一口答应了余乐醒的请求。

南京戴笠的办公室内,徐昭俊把五花大绑的沈醉带了进来,就在他想向戴笠邀功时,突然,门“砰”的一声被关上了,接着,几个手持短枪的人冲了上来,不由分说的把徐昭俊按倒在地。

“抓错了,抓错了,我是徐昭俊,绑着的那个才是沈醉。”徐昭俊还以为戴笠抓错了人,大喊大叫道。

“没抓错,抓的就是你。”戴笠冰冷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这时,徐昭俊用余光看了沈醉一眼,只见沈醉早已解开了身上的绳索,正站在一旁十分得意的看着他,一瞬间,徐昭俊明白了一切,他中了沈醉的计谋,戴笠真正要抓的是自己。



这件事情过后,沈醉得到了戴笠的重用,并渐渐的成为了他的心腹爱将。

军统局成立后,戴笠担任军统的局长,在国民党内掌握大权,作为戴笠心腹的沈醉自然也步步高升,抗日战争时期,他先后担任军统上海站少校行动组长、上校处长、军统局总务处少将处长等职,在28岁时,更是被授予国民党少将的军衔,一举成为国民党中最年轻的将军。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