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一大妈拒付3万彩礼,准儿媳打胎退婚,最后被儿子活活杀死

分享至

本文为真实案件纪实,旨在:破解犯罪心理,捍卫正义人间!探查人性阴暗,杜绝犯罪发生!温馨提示:本文为付费内容,前三分之一免费阅读

“磊子,你怎么了?磊子?”

杨桃站在门口,手里拿了块抹布,一转头却瞧见自家刚从国外回来没多久的儿子直勾勾地盯着她,面无表情。想到最近发生的那些事,杨桃脸色又是一变,“不是父母不通情达理,你也要为我们考虑一下吧!你说是不是?”

曹磊依旧呆愣在原地,眼睛发红,“妈,求求你了,真的,你也不想看着儿子不好吧!”厨房灶台上还炖着曹磊最爱吃的牛肉,香浓的汤汁散发出鲜美的香气,杨桃揭开盖子尝了口咸淡,“哪是我们看你不好,是你不想让我们过得快活,反正就一句话,有我们就没她。”



“养你这么多年,我们也付出了很多,你也不想想我们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你好,要谁不好,非要那个女人……”

曹磊听着母亲的念叨,脑子里早已经一片浆糊,他想不明白为什么父母就是不理解他的难处,为什么非要逼着他走上绝路。

要说父母不爱他,曹磊自己而已不相信,从小父母就费尽心思地供养他上学,即便家里条件普通,可在他说出想要去外国留学的时候,父母连眼睛都没眨一下,他还记得出国的那天,父母泪眼婆娑地站在机场,嘱咐他好好读书的样子,父母确实为他倾尽了一切。

2008年学成归来,曹磊在澳大利亚数年,硕士毕业,人也变了个样,一个人出去,回来时却成了两个人,曹磊的女友也在澳大利亚读书,不同的是,女友爱丽早年就跟着父母定居在了澳大利亚,这一次陪着男友回家,一是为了看看故国风景,二也是为了劝说曹磊父母让曹磊跟着她一起出国。



“你说你爸妈会不会喜欢我?”

“肯定会喜欢,我爸妈人最好。”

曹磊对自己的父母的感官还停在几年前,这一次回国他没有告诉父母时间,带着爱丽刚走到自家楼道口,就迎面遇见了个年轻女孩,“磊子哥?”女孩脆生生的声音,让曹磊一下子回过神来,“玲玲?你怎么在这?我爸妈在家么?”

“我刚看完叔叔阿姨,他们在家呢?这位是……”小玲有些迟疑的语气,让曹磊猛地想起来了小玲尴尬的身份,她不仅仅是自己的干妹妹,还是当初和自己定了亲事的未婚妻。

看曹磊没开口,爱丽直接上前表明了自己的身份,“你好,我是曹磊的在女朋友爱丽,曹磊说以后要和我一起搬到澳大利亚去,我们一起回来看看。”

爱丽的话音刚落,小玲还没回应,就听见楼上传来声音,“澳大利亚?还要搬过去?我不同意,还有你,我刚出门就听见你在这说什么女朋友,父母都没承认,你这女朋友哪里来的?”



熟悉的声音让曹磊一下子就认出了是自己父亲,曹磊的父亲和小玲的父亲是那个年代的战友,前几年小玲父亲死了之后,曹磊的父亲就一直把小玲当成亲生的看待,当初订婚的时候,曹磊也是同意的,现如今女孩等了这么些年,曹磊自己却又带了个回来,还说要出国定居,这哪个父母能接受。

第一次见面,爱丽就和曹磊父母闹了个不欢而散,被夹在父母和女友之间,曹磊干脆直接找到了小玲,说清楚自己的想法,小玲也不是纠缠的人,之后没再上过曹家门,没了小玲这个阻碍,曹磊再一次带着爱丽上了自家门,可这一次还是吃了个闭门羹。

杨桃坐在沙发上听着屋子外头儿子的叫嚷,心里头也积着火,他们也知道什么童养媳娃娃亲不靠谱,可要让他们放儿子出国生活,还不如将错就错。

“爸妈?你们好好想想,我出去了能赚更多钱,不也就能有更高成就吗?爱丽他们家也有产业,到时候我把你们一起接过去安度晚年,这多好啊!”

“现在的世界真的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国外确实很多东西比国内要先进,爸妈,真的求你们了,我和爱丽是真爱,以后会回来多看看你的。”



杨桃和丈夫的心意已决,爱丽让曹磊干脆直接跟她回去,可曹磊却不愿意背上个不孝子的骂名,他只能先让爱丽回澳大利亚,自己一个人试图游说父母。

2008年9月23日,四个月的劝说,依旧没能让曹家父母满意,爱丽那边却已经开始催促,还直接发来了一张B超单,她有了孩子,“不过来,就打胎分手。”女友的逼迫让曹磊也有些破罐子破摔,“爸妈,我已经决定好了,你们好好的,我先回澳大利亚了。”

原以为自己的走能够让父母被迫同意,可谁知,杨桃在反应过来后,径直冲向了阳台,“好,你走,你走,你妈我就从这里跳下去,跳下去。”

不分手就自杀,换来了曹磊短暂的屈服。杨桃看着乖乖回房的儿子,心里放松了些,可她却万万想不到,自己儿子早已经有了更深层次的计划,即便撞得头破血流也无所谓。

晚上,杨桃等着丈夫准备休息,却听见房间门被敲响,“妈,我再问您最后一遍,我真的就不能去过自己的生活么?”没有灯光的照射,杨桃看不清儿子脸上的狰狞,她的沉默代表了她的态度。



曹磊一步步走进近,僵硬的身子带着几分迟钝,杨桃错愕间突然看见了儿子身上披着的丈夫衣服,手上还拎着个锤子,“你爸呢?怎么还没进来?”曹磊突然笑了声,看了看手上的锤子,杨桃心里一寒,“他在隔壁房间呢?你去看看?”

杨桃一把推开儿子,冲了出去,走到隔壁房间一把推开了门,作为小次卧的隔壁房间一直都被当成了杂物房,月光从没拉窗帘的窗口照射到床上,鼓起的被子里似乎有人,杨桃慢慢靠近,颤抖着手掀起了被子,眼前一切让她身子颤抖,彻底瘫倒在原地,与此同时门口又响起了那道毛骨悚然的声音: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