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土外长:哈马斯愿意遣散武装组织转为政党,前提是…

0
分享至

(观察者网讯)据法新社报道,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政治局领导人伊斯梅尔·哈尼亚已于当地时间19日晚上抵达伊斯坦布尔,20日将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举行会谈。

报道称,随着卡塔尔此前宣布重新评估其作为巴以调解人的角色,这是土耳其希望更多参与斡旋的新迹象。土耳其外长费丹日前在多哈表示,哈马斯向土方重申如果建立以1967年边界为基础的巴勒斯坦国后,其有意解散武装组织并转为政党。


费丹(左)与哈尼亚会面 图片来源:巴勒斯坦信息中心(PIC)

土耳其与哈马斯频繁互动,赞其“迈出重要一步”

法新社20日指出,这是新一轮巴以冲突爆发后,哈尼亚首次访问土耳其。哈马斯19日发表声明说,哈尼亚此次携代表团出访,将与埃尔多安讨论加沙冲突。埃尔多安19日接受记者采访时拒绝透露会议的细节,但他此前表示将继续“捍卫巴勒斯坦斗争,做受压迫巴勒斯坦人民的代言人”。

本周稍早,卡塔尔首相兼外交大臣穆罕默德17日在首都多哈与费丹的联合记者会上宣布,卡塔尔正在全面重新评估自己作为以色列和哈马斯之间调停者的角色。他说:“不幸的是,我们看到一些自私狭隘的政客出言不逊,试图通过贬低轻视卡塔尔来搞竞选,这是不可接受的。”

虽然穆罕默德在讲话中没有指名道姓,但卡塔尔半岛电视台在报道中指出,穆罕默德此番言论是在美国议员对卡塔尔指责后不久做出的。近日加沙地带停火谈判受挫,美国民主党籍议员斯特尼·霍耶15日喊话称,如果卡塔尔不能向哈马斯施加更大压力,美国须重新评估与卡塔尔的关系。


费丹(左)与穆罕默德举行联合记者会 图片来源:土耳其每日新闻

17日早些时候,费丹则在多哈与哈尼亚及其他哈马斯领导人进行了长达三小时的会谈,期间双方“广泛交换了意见,特别是关于停火谈判的意见”。他批评以色列试图将哈马斯描述为“恐怖组织”而非民族抵抗运动,而这种“宣传”得到了一些西方国家和部分国际舆论的支持。

据卡塔尔《新阿拉伯人》报道,费丹披露哈马斯当天重申愿意接受两国解决方案,并在这一前提下遣散其武装组织。“多年来,在我们与哈马斯的政治会谈中,他们接受以1967年边界为基础建立巴勒斯坦国。他们告诉我,巴勒斯坦建国后,哈马斯将不再需要武装力量,他们将继续作为一个政党存在。”

“事实上,我认为这是世界舆论在巴勒斯坦建国道路上迈出的极其重要的一步,我很高兴今天收到了这样的信息。”费丹说。

多年来,哈马斯一直坚持以1967年边界线为基础的巴以问题两国解决方案。2017年5月,哈马斯高级领导人哈立德·迈沙阿勒召开发布会发布了《 一般性原则和政策文件》,作为该组织的新政策文件。这份文件同意在1967年第三次中东战争前边界基础上建立以耶路撒冷为首都、主权完整独立的巴勒斯坦国。



3月31日在加沙地带中部迈加齐难民营,人们在以军空袭后开展救援 图源:新华社

卡塔尔“吃力不讨好”,土耳其“顶上”?

一直以来,卡塔尔在巴以问题调节上有着特殊地位。自2012年起,哈马斯在多哈设立政治办公室,包括哈尼亚在内的该组织部分领导人居住在多哈。据卡塔尔和美国官员说,有关安排是应华盛顿要求,避免哈马斯改往伊朗或叙利亚等西方难以对话的国家。

这离不开卡塔尔在中东地区的长期经营。它既与周边阿拉伯国家及土耳其关系密切,跟哈马斯、真主党、塔利班等西方眼中的激进组织也有着不错的交情。该国也是以色列支持者美国的盟友,境内的乌代德空军基地是美国在海湾地区最大的军事基地。

自去年10月7日哈马斯对以色列发起突袭以来,卡塔尔与美国、埃及共同在调解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并曾促成巴以去年底短暂停火并互换多批遭扣押人员。只是最近一段时间,土耳其似乎看到了扮演更大角色的机会。卡塔尔等曾希望在斋月开始前斡旋停火,由于哈以分歧过大,进展一再受挫。

过去几个月来,一些美国议员和以色列政界人士一直对卡塔尔的调停者角色表达了不信任。他们呼吁白宫迫使卡塔尔切断与哈马斯的联系,让卡塔尔因“支持恐怖主义”的行为面临惩罚。

伦敦国王学院海湾问题专家安德烈亚斯·克里格(Andreas Krieg)说,卡塔尔在确保去年11月的遭扣押人员交换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该国“对这一点没有得到所有人的认可感到非常不满,尤其是在以色列”。

哈马斯要求实现永久停火、以军全部撤出加沙地带,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的极右翼政府拒绝了这一点。随着谈判陷入停滞及无以为继,《华尔街日报》20日引述消息人士称,哈马斯对于卡塔尔的不信任也加剧,拟把政治局总部迁往其他中东国家,阿曼是两个哈马斯正在接触的地区国家之一。

法新社19日分析称,如果卡塔尔退出斡旋,土耳其可能会基于其与哈马斯的联系寻求提高自己的调停形象。费丹将于20日与埃及外长舒克里举行会谈。中东问题专家詹姆斯·多尔西(James Dorsey)说,如果卡塔尔“被迫退出或减少其在谈判中的作用”,土耳其将是一个候选国。

据美国智库捍卫民主基金会(FDD)土耳其问题专家锡南·西迪(Sinan Ciddi)称,费丹曾是土耳其情报部门的负责人,而土耳其向包括哈尼亚在内的哈马斯官员提供了情报和护照。不过,土耳其政府从未证实这一点。

不过,在西迪看来,由于埃尔多安非常直言不讳地谴责以色列及其在加沙的行动,在以色列并不受欢迎,因而只能发挥“非常有限”的作用。克里格也认为,卡塔尔已成为“不可或缺的”调解人,“我认为,没有埃及人,调解可以继续,但没有卡塔尔人,调解就无法继续”。

目前,以色列已于加沙外围部署额外的火炮和装甲运兵车,准备对南部拉法发动地面攻势,为和平希望蒙上了阴影。此外,本月初以色列被控空袭伊朗驻叙利亚使馆建筑、将其夷为平地后,伊朗和以色列之间展开的“回合制报复战”也为地区局势增加了不确定性。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责任编辑:李曦_NN2587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观察者网
观察者网
智库与专业新闻的完美结合
93261文章数 1841195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