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坠楼尸骨未寒,奶奶就着急上门索要赔偿款,声称要让大伯保管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父亲离世,我如遭雷击。几天前他还与我视频通话,怎会骤然离世?归家的列车上,我神思恍惚,难以接受这突如其来的噩耗。

母亲在电话中的哽咽,让我心急如焚。她未能详述事情经过,只是催促我尽快回家。大伯他们急于火化,想要早日让父亲入土为安。

一下车,我直奔殡仪馆。母亲眼眶通红,显然已经痛哭过。弟弟也显得异常乖巧,他眼中的茫然透露出他对死亡的无知。

大伯大娘看到我,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但这丝慌乱却很快掩饰过去。他们催促我赶紧去见父亲最后一面,说今晚就要火化。

我疑惑地看着他们,询问父亲的死因。大伯回答说是工地出了事故,父亲不慎摔落。当我问及赔偿款,大伯面色瞬间变了。

他斥责我只关心钱财,不顾及父亲的身后事。然而,我早已看透他的虚伪。去年他为儿子买房一事来我家借钱,那闹剧我仍然历历在目。

那时他带着奶奶来我家,一哭二闹。父亲无奈之下借出了钱,却至今都未归还。如今我又岂会再信他的鬼话!

我深吸一口气,迫使自己冷静下来。如今父亲已经不在了,我必须得站出来保护母亲和弟弟。赔偿款不到位,我绝不同意火化。

大伯慌忙拦住我,他说:“你担心什么,人家是大老板,难道会赖你这点钱?”但我已下定决心,绝不会再让他得逞。

他嘴里没一句真话,我懒得理他迈着步子就要离开。

「你要去要钱,大伯不拦着你,但好歹要把启光的丧事办了再去。」,林启刚摆出长辈的架子劝我。

我自然不会听他的,等丧事办完一切就都晚了。

「你爹都死了,这个家哪轮得到你一个小丫头片子说话,丧事没办完你那也不准去。」

奶奶冷不丁从后面窜出来,枯树般的手将我牢牢抓住。

这里动静太大,引起母亲注意,见状奶奶不情愿地松开手:「看看你教的好闺女,亲爹都死了还在担心钱呢。」

母亲红着眼眶罕见地硬气:「让倩倩去。」

她是支持我的,而且我爹也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了。

「你说什么?」大伯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狗。

最终他们也没拦住我,但是只给了我一天的时间,显然他们也不相信我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查清楚。

我爹干活的工地在市里很好找,但是想搞明白发生什么事却没有那么容易。

我往衣服底下塞了枕头伪装成孕妇,又买了一个青花瓷瓶子,往里面灌满白灰,本来以为要花点功夫才能见到老板。

没想到我刚出现在工地门口就被请了进去。

包工头姓丁,铮亮的光头,凶神恶煞的样子。

「来找老公的?」他打量我,我摇头表明来意

听到我是林启光的女儿他很惊讶,听到我爹死了,他表现得很震惊,沉默半天才开口问:

「林启刚是你什么人?」

「大伯」

看着我这身家伙事,包工头似乎是怕我闹事,从抽屉里面取出一张银行卡:

「这里面有二十万,启光跟了我那么多年,我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剩下的找你大伯要。」

我不解地看着他,

「你爹摔得根本没那么严重,当初负责送他去医院的是你大伯,他跟我要了四十万,懂了吗,要是不相信你可以跟工友打听。」

比起大伯我更相信他的话,因为父亲不止一次跟我说过他跟了个好老板。

怪不得不敢不让我来,原来他连亲弟弟救命的钱都敢贪,真是个畜生,我攥紧拳头指甲插进肉里也没感觉到疼痛。

但我已经来不及生气了,当下要紧的是赶紧回去。

估计他们也没想到,我会这么容易见到丁老板。

临行前包工头给我点了几个人,「有什么事跟他们说就行,工资我会给的,我要让他知道我的钱不是那么好拿的。」

刚下车我就马不停蹄地往殡仪馆赶去,简单跟母亲交代了一下事情的经过,我就带着人直奔大伯家。

希望还来得及,几个农民工破门而入时,大伯一家正在收拾东西。

见我到来,他脸上堆起笑:「倩倩,要到钱了吗?」

我没搭理他,身后几位农民工,上去就把他按在地上,

「丁老大的钱,你也敢吞,不要命了?」

大娘在一边见到这一幕,还没来得及报警,就被人一脚踹倒在地,半天都没爬起来。

听到丁老大,大伯眼中浮现一抹恐惧之色:「诸位好汉听我解释!」

啪!

几巴掌下去,大伯嘴唇破裂,脸肿成猪头,我上去又给了他一巴掌质问道:

「我爹对你已经算仁至义尽了吧?为什么这么对他,为什么不救他?」

我抬手又给了他两个巴掌,大伯也是承受不住直接昏了过去,我仍不解气。

找来一盆凉水把他泼醒,又给他两个巴掌:「说啊,你说啊!」

「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你饶了大伯这一次,我不应该贪便宜带启光去黑诊所的。」

「钱呢?」一旁的工友大哥问道。

听着他有气无力地回答,我脑子像要炸开了一样,如遭雷击在原地愣了好久,终于压制不住内心的怒火,捡起地上的玻璃片插在他的腿上,不断拧动。

「救命的钱你都黑,林启刚你他妈的真不是个人。」

疼痛撕扯着他的神经,大伯不停地给我道歉,豆大的汗珠如雨水般从他脑袋上流下来。

我仍不解恨,若不是旁边有人拦着,恐怕真会冲动做出什么事来。

回到家我看着手里两张卡六十万,如果可以我宁愿不要这六十万,我只要他平平安安的。

我还想跟他说,他虽然没有给我最好的,但是没让我冻着饿着就足够了。

麦田里又多了一座新鲜的土堆,里面住着我家日思夜想的人。

操持完父亲的葬礼,我开始担心起我妈的精神状态,她每日就是坐在门前发呆,一坐就是一天,为此我不得不跟学校请了长假,在家看着她。

我深知这儿就是一座泥潭,留在这只会给他们机会吸我们的血。

门铃声响起,我起身开门,门外站着大伯大娘,奶奶,以及村子里几个德高望重的老头。

他们自顾自地进屋,一副把这当自己家的样子,我低头看到老太婆裤兜鼓鼓囊囊的。

我就知道这里面装的是农药瓶,她每次带着农药瓶上门都会从我家拿走不少东西。

这次又想从我家拿走什么呢?

钱吗?那他们可想多了,我不会给他们一分钱。

我把母亲领进屋子里,一个人在客厅对付他们。

我爹头七都还没过,就这么迫不及待上门欺负我们娘仨,我可不会惯着他们。

大伯跟大娘局促地站在桌子前,还没消肿的脸上,拼命地想挤出讨好的笑容,看起来有点滑稽。

「来客人了,连杯水都不知道端,你爹就是这样教你的?」

打小老太婆就不喜欢我,如今更是逮着机会就要冷嘲热讽几句。

闻言我冷笑出声:「喝水?你们早点说啊,我以为你们是来喝血的呢!」

一行人的瞬间拉下脸,几位老头更是恨铁不成钢:「启光那孩子那么老实,怎么生出你这么个闺女。」

「我爹就是太老实才一直被你们欺负,这不他头七没过,你们就上赶着来欺负我们这,一群为老不尊的东西,也不怕以后断子绝孙!」

我骂得可谓是相当恶毒,几个老登被我气得半天没憋出一句话。

「有事吗?没事赶紧哪来的回哪去。」

闻言大伯赶紧上来打圆场:

「有事有事。」

他朝老太婆使了个眼色,老太婆见状清了清嗓子:

「是这样的倩倩你年纪还小,你爹赔偿金那么多钱你带在身上也不安全。奶奶也不要你的,今天当着你几位伯伯的面,你就把钱交给你大伯大娘保管,等你以后结婚了再给你。」

好好好,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口口声声为了我好,实际上却想把我家的钱全拿去帮衬她那不成器的儿子。

「钱你们一分都别想拿,我们家的钱凭什么给他。」

「都说了是保管,大伯跟你保证,我绝对不会动这笔钱的而,且你爹的医药费还是我垫付的,你有什么不放心的?」

钱给他就是狗窝里放不住剩馍。

我瞪了他一眼,扬了扬巴掌,他脖子一缩:「我家又不是没人,我们自己会保管好的,你们别操心了。」

「不行!倩倩你有没有想过这钱放你妈那里不安全,她万一哪天带着钱改嫁了,你跟你弟弟怎么办!」

「放到你儿子那里就安全了吗,当初他可是想直接拿着钱跑路呢?」

老太婆被我怼得哑口无言,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样才好却还是不肯放弃。

直接当着几位见证人的面扑通一声睡倒在地。

嘴里又哭又喊:「我里个老天爷哟,我不活啦,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这招对我爹有用,对我可没用,我在一旁冷冷地看她表演。

哭了半天,一点眼泪都没有,也不知道是怎么骗住我爹的。

一直躲在后面的大娘发话了:

「钱我们可以不要,但是你奶奶的养老费你们也要分担吧,我们也不多要给我们三十万就行了。」

好一个不多要,原本还躺在地上的老太婆,听到养老费,瞬间爬起来面色贪婪像是抓住了把柄:

「对你们要给我养老,三十万也不多,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姓丁的可是赔了六十万呢。」

话说手心手背都是肉,可是为什么到了这死老太婆这就不一样了呢?

我真为我爹感到不值,爷爷死后分的家,家里的钱一分没给我爹也就算了,就连房子也没分给我爹。

我们现在住的地方,是分家后我爹我妈一个子一个子攒出来的。

这还不够,他们二人的收入除了要供我跟我弟弟上学之外,每个月还要给这死老太婆两千元生活费,不给就要闹。

因此在我幼年时的记忆里,家里一直过得紧巴巴的,直到我爹跟了丁老大才好过一点。

养老费是吧?你要说这个我可就算一下了:

「当年分家大伯的房子可是分家之前买的,几位老头都在这里他们可以作证,那这房子可是有我爹的一半,咱们现在去把房子卖了,钱我不要了全给你当养老费,行不行?」

一听我要卖房子,大伯大娘立马不干了,如今他们两口连个像样的工作都没有。

要是房子卖了,过不了多久他们就要睡大街了。

「还有,我家的四亩地这十年来一直都是大娘的娘家人在种吧。

按照当初规定的一亩地每年四百,十年就是一万六,这个钱什么时候付一下呢?」

大伯大娘愣在一旁,这事当初白纸黑字写得清楚我要是想要,他们可赖不掉。

今天他们本来就是想从我家再吸口血,如今眼看偷鸡不成蚀把米,自然萌生退意。

「不肖子孙,欺负我一个孤寡老人哦,可怜我的儿啊,生了你这么个孽障,我不活啦。」

死老太婆嗓门挺好,不少人趴在我家门口伸着头看热闹,死老太婆见状更起劲了。

「你们可要替我做主啊,可怜我的儿哟,你才走,你媳妇闺女就这么欺负你亲娘哦,我里个老天爷,你让娘咋办哟~」

死老太婆哭得呕哑啁哳,动情不已,哪怕是在我爹葬礼上,她都没有哭得这般动情。

周围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纷纷开始上前劝阻其看开点,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怎么过不是过。

看到时机成熟,她从裤兜里掏出一个印着百草枯字样的小瓶,就要往嘴里送。

「快拦住她!」

吃瓜群众之中有人急切地喊出声,几个热血上头的大汉,纵身一跃,把死老太婆扑倒压在身下,抢夺其手里的百草枯。

画面太辣眼睛,我都没脸看,争夺间百草枯滚到我脚下。

我捡起百草枯,在众人一脸震惊中,打开瓶盖来到奶奶身前,捏开她的嘴巴把百草枯倒了进去。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