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和男闺蜜旅游,3岁女儿饿到吃洗衣粉,丈夫98个电话无人接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妻子一声不吭外出公干,把女儿独自一人扔在家里。

我下班回家发现这一切时,她正饿得吃洗衣粉。

把女儿送医洗胃后,我打了98个电话都无人接听。

从她的男闺蜜发的朋友圈里,却发现了猫腻。

既然你这样对待孩子和家庭,那就别怪我翻脸无情了。



1

当初和赵玥的爱情,曾经遭到父母的强烈反对,原因很简单,我们两家差距太大。

“这个女孩心气太高了,目前你是她最好的选择,自然什么都依你,但以后就不一定了。”

我来自一个双公务员家庭,母亲看人一向毒辣,但这样的说法,我并不认同。

“她不就是来自农村,父母重男轻女吗?这样的女孩才知道努力奋斗,比那些白富美好多了。”

那时的我一心想要抓住来之不易的爱情,非赵玥不娶,父母叹了口气,只好依我。

婚房是现成的,家里早早就为我准备好,无贷款,接下来,就是办婚礼了。

赵玥的父母狮子大开口,彩礼要了18万,说要留着给小舅子娶媳妇。

我有些为难,说实话,我们这里并没有这个规矩和风俗。

“你到底爱不爱我?爱我不愿意花点钱?”

每次产生分歧,赵玥总是哭得梨花带雨,她一掉眼泪,我就只能投降。

最终,我用工作多年的积蓄,加上向朋友借了几万块钱,给够了彩礼,抱得美人归。

正所谓一步退让就要步步退让,在婚后,我又陆续答应她们家很多条件。

包括重新买一套房子,作为小舅子未来的婚房,以及把她的父母和弟弟接到那套新房暂住。

按照这个节奏,等到小舅子结婚了,恐怕岳父岳母会住进我们的家,让我们伺候终老。

婚姻五年,我自认对她们家人一心一意,问心无愧。

然而,当谈恋爱时的激情退去,赵玥开始变了,以前那个温柔善良的姑娘,换了一副做派。

她开始对我颐指气使,认为我本就应该为她付出一切,她不上班,成天和闺蜜在一起四处游荡。

“欢欢说,商场大减价,我今天要去采购,晚上你接孩子哈。”

“欢欢失恋了,心情不好,我陪他喝酒去,就不回来睡了。”

欢欢这个名字近年来常常出现在妻子口中,她说,他们俩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好的穿一条裤子。

起初,对此我并不在意,她每天闲在家里,除了送女儿上下学,几乎无事可做。

有个闺蜜陪着,两人就算打打牌逛逛街,也能消遣寂寞,因此我很支持。



2

直到有一次,我上班时间因为公事跑了趟商场,却无意间撞见赵玥和一个男士说说笑笑,很是亲密。

他们虽然没有手拉手,但一路黏黏糊糊,我刚刚给赵玥买的名牌包,还被那个男人拎在手里。

我一下子火了,几步走到他们身边,赵玥脸上的笑容凝固了。

“老公,你怎么在这里?你不上班吗?”

“他是谁?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我脸色铁青,急于想弄清楚对方的身份,谁知赵玥丝毫不惧,又笑出了声。

“他就是欢欢啊,我早就跟你提过的欢欢,我们今天逛街,昨天就和你说过了。”

什么?欢欢居然是个男的?男闺蜜?我一下没回过神,仔细回想,赵玥的确没有明确表示过欢欢的性别,是我一厢情愿把他当成了女人看待。

“走,回家,果果幼儿园快放学了。”

我想发作却找不到出口,只好一把抓起妻子的手,把她拖走了。

果果是我们的女儿,今年已经四岁了,是我们全家的掌上明珠,当初生她之前,岳父非要带着妻子去做性别鉴定,知道是个女儿后差点瞒着我打掉。

“生个儿子传宗接代,这是女人的本分,要是当初我和你妈有B超这种好东西,根本不会有你!”

岳父发表的奇葩言论,被我毫不客气的顶了回去,后来差点动了手,他们才松口,生下了女儿果果。

在他们看来,果果是赔钱货,但她是我的掌上明珠,我这辈子最珍贵的礼物。

这也是我一直容忍妻子各种缺点的原因,毕竟孩子不能没有妈妈。

回到家,妻子反而认为我的脾气发得莫名其妙,并且赌咒发誓,和男闺蜜认识十多年了,不会做越界的事。

“越不越界你自己摸着良心去做,但我想说的是,男女有别,你好好想想吧。”

那件事,我们俩闹得不欢而散,在此之后,我再也没有听过妻子聊起这个叫欢欢的人。

果果四岁了,上幼儿园的情况趋于稳定后,妻子想要出去找点事情做,我举双手赞成。

她看好一个项目,向我要了一笔钱,说是准备到隔壁省考察一下销路。

“过段时间吧,这些天果果老是发烧,你在家帮她调理调理,等稳定了再上幼儿园。



3

那天上班前,我千叮咛万嘱咐,才放心的去上班,谁知一直到下午五点回到家,眼前的一幕让我惊呆了。

只见四岁的女儿正哭得撕心裂肺,她嘴巴里塞满了白色的粉末,一边嚎啕着一边打嗝。

而家里除了她,空无一人,我找遍了所有房间,不见妻子的身影。

最终,我在冰箱上看见了一张留言条:

“老公,我去公干了,这次机会难得,能挣到大钱,等我的好消息吧!”

看完后,我气的双手发抖,按照留言的时间,赵玥中午就出去了,孩子已经饿了两顿。

“爸爸,我饿,我好难受,家里什么吃的妈妈都没留下,所以我吃了一口洗衣粉。”

女儿的话让我心如刀绞,她还在咳嗽,最近一直不舒服,妻子这样做,配为人母吗?

哪怕那个项目再重要,就算是有块金子等着你去拿,难道就应该抛下女儿去拿吗?

事不宜迟,我一把抱起还在继续哭泣的女儿就往医院赶,医院听说情况之后,把我痛骂了一顿。

“你们怎么当父母的,那么小的孩子一个人关在家里,还不给饭吃,这是要出人命的!”

我唯唯诺诺的应着,看着宝贝女儿洗胃的可怜模样,心里恨到了极点。

更让我失望的是,从发现妻子不见,我就不断拨打他的电话,可始终关机,没有应答。

看了看通话记录,已经打了98个了,前后几个小时,难道她一直在忙吗?那么,是在忙些什么呢?

那天折腾直到深夜,我才疲惫不堪的抱着女儿回到了家,看着熟睡的女儿,我完全冷静不下来。

拿出电话打了一圈,询问妻子的同学、朋友,是否知道她的下落,但都是徒劳无功。



4

突然,我灵光一闪,那个男闺蜜,就是被我发现举止亲密后没再听她提过的男闺蜜,欢欢!

那次争吵之后,我们的确没有再谈起过男闺蜜的话题,这也让我感到有些疑惑。

拿出手机,我尝试着搜索几个电话,那些都是刚结婚时妻子放在我那里的通讯录抄下来的。

突然,一个微信叫陈欢的人出现在我视野,点进去看刚刚发布的照片,我的脑子一下嗡嗡作响,腿一软差点坐在地上。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