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流产后不再忍让,暴打爸爸手撕奶奶,带我走向新生活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我妈流产后仿佛变了个人,

她的眼神中对爸爸和奶奶流露出深切的怨恨,

曾经的她,言辞稀少,性格内敛到了极点。

即便历经数次流产,也默默承受着压力,只为给爸爸添个儿子。

然而,那一天她变了,她猛地抡起手臂,重重的一巴掌甩在爸爸的脸上,

紧接着,她将刚熬制好的生子秘方强行倒入奶奶的口中,

愤怒地喊道:「老太婆,你这么想要孙子,怎么不和你儿子自己去生?祝你儿孙满堂!」此刻,卷入这场混乱的我才恍然大悟,

难道妈妈也和我一样,拥有了预见未来的神秘能力?

妈妈自医院归来,仿佛变了一个人,

每当她望向爸爸和奶奶,双眼中总是流露出刻骨的怨恨。

她时常紧紧抱着我泪流满面,手指轻轻抚过我的脸庞。

我以为她是因为失去了孩子而伤心,便学着大人的口吻安慰她。

“妈妈,别哭,你以后一定会平安生下小宝宝的。”

然而我内心并不希望她再生孩子,

那个恐怖的夜晚,我始终难以忘怀。

满地的鲜红血脚印,妈妈的脸色苍白如纸,

鲜血顺着她的双腿缓缓流下,在地面上汇成一滩。

屋子里回响着妈妈的呻吟声、爸爸如雷的鼾声,

以及奶奶被吵醒后的抱怨和责骂。

在那一片混乱中,我听见奶奶质问爸爸,

“你什么时候给她吃的药?怎么这么快就见效了?”

“和之前一样啊,我也不知道这次怎么这么快。”

“哎哟,别把她的身体弄坏了,生不出孙子要她还有什么用?”

“检查之后再说吧。”

他们一起把妈妈抬上三轮车,急匆匆地离开了。

我,一个只有六岁的孩子,抱着被子在院子里独自哭泣。

我真的好怕妈妈会离开我,

这已经是她第三次流产了。

每当她怀孕到四个月的时候,爸爸总会带她去很远的地方“产检”。

然而回来后不久,妈妈就会流产。所有人都责怪她身体不好,留不住孩子,

但只有我知道,是爸爸和奶奶给妈妈下了药。

他们难道真的想要妈妈的命吗?

我一边哭泣,一边用抹布擦去地上的鲜血,

擦完后我蜷缩在角落,在疲惫和恐惧中沉沉睡去。

那一夜,我陷入了一场混乱而恐怖的梦境,

宛如电视剧情般的预知梦。

在梦中,奶奶领着我踏入深山采摘蘑菇,为了生计。

她驾驶着三轮车,载我穿越未知的山林深处,

停车后,她突然在我身后举起铲子,重重地击打了我的头,

梦中的我无力地倒下,鲜血从脑后涌出,染红了一片泥土。

奶奶无情地将我埋入一个预先挖好的坑中,

她一边燃烧黄纸,一边口中念念有词,

“你也别怨别人,女孩子命不值钱,要怪只能怪你是个女娃,

怪你妈妈没把你生成男孩。”

说完,她又将一张符咒埋入土坑,

“你占据了你爸爸的子女宫,只要你活着,他就永远不会有儿子。”

“你占了我大孙子的位置这么久,是时候还回来了。

若敢回来作祟,我定让你灰飞烟灭。”

黄纸尚未燃尽,奶奶身后突然响起了妈妈的尖叫声,

妈妈变了模样,形容枯槁,脸上布满淤青,

黑发中夹杂着大量白发,她疯狂地冲向我的“坟墓”,

用手拼命地扒着泥土,指甲迅速崩裂出血,

掌心也被石头割得破烂不堪。

奶奶狠狠地扯着妈妈的头发,试图将她拉开,

“儿子,快来帮忙,别让她把符咒挖出来,

否则那死丫头就能找到回家的路了!”

不知妈妈从哪来的力量,即使爸爸和奶奶两人联手,也无法撼动她。

眼看妈妈即将挖出符咒,爸爸狠心地举起一旁的铲子,

猛地扎进妈妈的手中,妈妈痛得浑身颤抖,

她捧着白骨已露的手,怨恨地盯着他们,

“畜生,你们这群畜生!我要报警,让你们都去死,都去死!”

妈妈挣扎着想要逃跑,却被爸爸一把拽住头发,

他骑在她身上猛烈地击打她的头部,

“贱人,给脸不要脸,生不出儿子还想报警?”

“再惹我生气,我连你一起杀了。”

正在一旁填土的奶奶沉默片刻后说,

“既然她已经知道了这么多,干脆把她也解决掉吧。”

“回去就说红娟带着那死丫头跟别的男人跑了,你可以再娶一个。”

爸爸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举起了锋利的铁铲。

就这样,妈妈和我都被埋葬在了那片树林里。

尽管那只是一个梦,但我脑海中总有一个声音在回响,

告诉我那就是我和妈妈的未来。这个梦,我几次想对妈妈说,

却始终说不出口,仿佛有某种力量在限制着我。

在帮妈妈细心擦拭身体的时候,我低声将那晚无意间听到的话语告诉了她,并劝她与爸爸离婚,寻找新的生活。

她听了后,只是微微皱眉,用手轻轻揉了揉我的头顶,轻声说道:“知道了,这些事你不用管,小孩子就应该好好玩耍。”

我应了一声,继续专注于为妈妈擦拭身体,并小心涂抹药膏。她的背上起了许多红疹子,让人心疼。

在这个家里,没有人真正照顾妈妈。外公外婆早已离世,奶奶更是对妈妈冷漠如冰,甚至常常恶语相向。

每当我听到奶奶路过我们窗前,大声嘲讽妈妈“没用的

东西,我的大孙子哟——不下蛋的母鸡。”时,我心中都充满了愤怒。

爸爸对妈妈也是漠不关心,他认为照顾妈妈不是男人该做的事。

他整天只知道喝酒、打牌、吹牛,完全不顾家里的事务。因此,妈妈流产后,一直都是我在照顾她。

我尽力照顾妈妈,但我却无法为她提供有营养的食物。

奶奶因为妈妈生不出男孩且多次流产,觉得妈妈白花了家里的钱,所以只给妈妈吃玉米饭和馒头。

奶奶自己却翘着二郎腿,喝着鸡蛋汤,还一边吧唧着嘴抿筷子,一边抱怨妈妈懒惰。

然而,我曾亲耳听到奶奶私下里对爸爸说:“现在的女人都精明自私,宁愿让老公绝后也不肯生儿子,真是天杀的毒妇。”

她还叮嘱爸爸要拿捏住妈妈,因为妈妈无父无母,无处可去。

看着妈妈双目无神地吃着馒头,我心里五味杂陈。

我的肚子也饿得咕咕叫,但我还是把自己的玉米饭夹到了妈妈的碗里,希望她能快点好起来。

我渴望快点长大,这样我就有足够的力量去保护妈妈,把奶奶的碗狠狠踢翻,让这个两面三刀的老妖婆知道我们的厉害。

隔壁的阿婆常常说,女人流产后最需要补充营养,光吃馒头怎么行,身体会垮的。

于是,我每天都从奶奶那里偷鸡蛋,偷偷地煮给妈妈吃,希望她能快点恢复。

然而,时间一长,偷鸡蛋的事情还是被奶奶发现了。她愤怒地抄起皮带,把我按在院子里狠狠地抽打,我疼得嗷嗷叫。

她嘴里骂着各种难听的话:“贱货生的赔钱货,还学会偷东西了?小时偷针大时偷金,我今天就替你妈打死你!”

听到动静,妈妈从屋子里冲了出来,从奶奶手中抢过了我。奶奶看到她,更加生气了。

“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配不配吃我的鸡蛋!”奶奶继续骂着,但声音渐渐小了下去。因为妈妈一直盯着她,双目赤红,喘着粗气,好像下一秒就会把她的脖子拧断。

奶奶梗着脖子,假装镇定地说了句:“能下地了就赶紧去把猪圈收拾出来,那么脏臭像是过日子的吗?”说完,她扭头就走,大步离开了家。

妈妈仔细检查了我的身体,确认没有受伤后松了一口气。然后,她突然笑着问我:“丫头,想不想吃鸡?”我惊喜地看着妈妈,想象着油光铮亮的大鸡腿,狠狠地点了点头:“想!”

我长这么大还没吃过鸡腿,家里的鸡腿都是给爸爸和奶奶的。

但这次,妈妈杀了家里所有的鸡,把鸡腿和鸡翅一锅炖了。我们两个吃得满嘴流油,一个不剩,撑得我都快要吐了。

我问妈妈为什么之前不反抗奶奶他们,她平静地说:“攒着劲养好身体,把他俩一起收拾了。”我钦佩地看着妈妈,觉得这就是电视里说的小不忍则乱大谋。妈妈好酷!

果然不出所料,看到家里“鸡飞蛋打”的惨状,奶奶气得跌坐在地上撒泼打滚。“馋婆娘懒婆娘哦,把我的鸡都吃了哦!天杀的丧良心的!该死哦!”她一边哀嚎一边拍地很快就吸引了乡亲们聚在我家门口。

一些乡亲们听了奶奶的哭嚎开始对妈妈指指点点说三道四。

他们说妈妈不孝、奸懒馋滑还说奶奶可怜。我不懂这些词怎么可以用来形容妈妈。

在我眼里妈妈很勤劳屋里屋外都是她一人打理家里的地也是她自己种的。

而爸爸和奶奶从来不干活。还是说乡亲们和我一样没文化只会瞎说?

妈妈并没有理会他们而是悠然地在屋子里看电视。没过一会儿外面的人就散干净了奶奶也灰溜溜地回了屋子。我知道她和妈妈都在等夜幕降临等爸爸回家。

爸爸回家后一头扎进奶奶屋子。没一会儿他端着一碗东西找了过来。



看到妈妈他立刻开始指责:“何红娟你就这么馋胖成这样还吃鸡肉呢?我娶你回家是干啥的?不就是照顾妈再给我生个儿子吗?你说说你哪样做到了?儿子生不出来还把妈气成那样。”

他一边说着一边用食指点着妈妈的头把妈妈的头点得一偏一偏的。他没发现的是一直低着头的妈妈面色已经变了拳头紧握蓄势待发。

「没有儿子,我在这个村子里都抬不起头,都是因为你肚子不争气。」

他的话语突然软了下来,声音里带着一丝哄劝。

「也只有我,这么心疼你,不愿意离你而去,否则你早就成为被人遗弃的旧货了。」

「看看你自己,这年纪,这体型,哪里还有什么女性魅力?离婚后,谁还会要你?」

他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妈妈的肩膀。

「好啦,别再耍性子了,把这个药喝下去吧。」

「这可是我妈费了好大劲才弄到的珍贵药材,你喝了之后好好调养身体,赶紧给我生个白白胖胖的儿子。」

我无法理解妈妈是如何忍受这一切的,

此刻我感到一阵恶心,

就像是闻到了一股难以忍受的臭味。

妈妈的牙关紧咬,发出咯咯的响声,但爸爸似乎毫无察觉,

「还有,我妈上次提的那事,明天就把那丫头送走。她挡了我们的子女运,害得我们一直生不出儿子。」

听到这话,我吓得泪流满面,却连哭都不敢出声。

我不要被送走!

我要留在妈妈身边!

我始终不明白,为什么大人们都那么想要儿子,

也许在他们的世界里,

别人的看法和议论,真的那么重要吗?

「啪!」

清脆的响声在空气中回荡,爸爸的脸庞瞬间扭曲,眼中闪过一丝惊愕。

他手捂着疼痛的面颊,声音颤抖:「你……你怎么敢?」

「啪啪啪!」回答他的是连续而响亮的耳光声。

每一次击打,都是妈妈全力以赴的释放。

「石头,你这个混蛋!吃了几天饱饭就忘了自己是谁了?」

「是不是最近粪便吃多了,脑子都堵了?」

「你要是敢再碰我女儿一根手指,我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你这个软蛋!」

妈妈的怒火如同沉寂已久的火山骤然喷发,

她的每一巴掌都蕴含着多年的积怨和愤怒,重重地落在爸爸的脸上,回荡在整个屋子里。

爸爸无力反抗,只能随着妈妈的每一次挥手而摇摆。

妈妈的身形高大,甚至比爸爸还要高出几分,体格健硕。

多年的劳作锻炼了她坚实的肌肉,使她充满了力量。

我望着爸爸肿胀如猪头的脸庞,心中突然涌起一股莫名的快感。

他曾经那么看不起妈妈,觉得她又胖又丑。

但现在我看清楚了,妈妈不仅高大威猛,更充满了力量与安全感。

她是一个能够独自撑起一片天空的女强人。

奶奶听闻响动,急匆匆地赶来,

手握一块砖,猛地朝妈妈头顶砸下,

我身材矮小,在这混乱中并不显眼,

于是我悄悄靠在门旁,一脚伸出,奶奶踉跄跌倒,

那块砖头也随之滚落在旁。

妈妈的勇猛让我惊叹,

她竟能以一己之力对抗两人。

而我也未袖手旁观,

趁机狠狠踩踏敌人的足部。

妈妈一把推开爸爸,

强行撬开奶奶的嘴,将那热腾腾的求子药方灌入。

她的嘴角挂着得意的笑容。

奶奶被烫得大呼小叫,

手忙脚乱地抠着喉咙,试图将药汁全部呕出。

打完收场,奶奶和爸爸都瘫坐在地上,气喘吁吁。

我怯生生地问妈妈,他们会不会有事。

她淡定地拍拍手,说道:“只是些皮肉伤,死不了。”

说罢,她猛地举起刀,向爸爸挥去,

在爸爸和奶奶的惊恐尖叫声中,刀锋直直地劈入地面。

妈妈狠狠地掐住爸爸的脸颊,威胁道:

“若再敢动我女儿的主意,我绝不会让你们好过。”

妈妈最终下定决心,要带我离开这个令人窒息的家。

望着她麻利地整理着衣物,我的心情如秋千般荡漾,

今天,将是我生命中最灿烂的一天。

我猜想,妈妈或许也像我一样,被那个可怕的梦魇所困扰,

正因如此,她选择不再忍气吞声,勇敢地站起来反抗爸爸和奶奶的压迫,

守护我,也保护自己免受伤害。

凝视着她不停忙碌的身影,我脑海中灵光一闪,

我得找些袋子,把那些心爱的鸡崽都装起来带走,一只也不留给他们。

哦对了,还得去搜寻爸爸藏起来的私房钱,一并带走。

妈妈带着我定居在姥姥家的老宅,开始了新的生活。

她变卖了自己的嫁妆,用那些钱在院子里盖起了新居。

每当有人好奇询问,她总是轻描淡写地说老房子太旧,住着不安心。

但我知道,事情并非如此简单。

那个不可思议的梦境向我揭示了真相:这片土地即将面临拆迁。

而土地上的建筑物越多,拆迁补偿款自然也会更加丰厚。

我进入了梦寐以求的幼儿园,开始了学习生涯。

而妈妈则留在家中务农,辛勤劳作。

在忙碌之余,她还开设了一个视频号“娟姐日常”,记录我们的乡村生活。

妈妈做事麻利,性格直爽,很快就赢得了网友们的喜爱。

他们纷纷表示,看着妈妈忙碌的身影,自己也仿佛充满了活力。

这也为妈妈带来了一笔不小的收入。

然而,就在这时,爸爸和奶奶开始出来捣乱。

起初,他们在背后说妈妈的坏话,试图败坏她的名声。

但当妈妈的短视频在网络上走红后,他们的态度发生了180度大转弯。

他们开始低三下四地频繁造访,企图哄骗妈妈回去。

见妈妈不为所动,他们甚至搬来了亲戚朋友当说客。

尤其是那位王阿姨,她自诩为妈妈的闺蜜,但我总觉得她更像是一个傻瓜。

这个所谓的“闺蜜”最喜欢和妈妈一起逛街购物,还总是怂恿妈妈穿和她一样的衣服到处炫耀。

王阿姨一进门就毫不客气地拿起我的零食大吃特吃。

她满不在乎地说:“红娟啊,你要知道女人最终还是离不开男人的。”

“你看我石头哥人多好啊,上次我耕地耕不动,他二话不说就来帮我了。”

“要我说你啊,再找也不容易了,还是和石头哥好好过日子吧。”

她说这话时脸上露出几分得意之色,一边说话一边翻弄着妈妈叠好的衣物在自己身上比划。

她不时发出嘲笑声,“你真的该减肥了看看你都胖成什么样了难怪石头哥会……”

说到这里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赶紧捂住了嘴。

看着她那装模作样的样子我心里直犯嘀咕:她难道不知道自己有多烦人吗?

每次来我家都要对妈妈指手画脚还总是嘲笑她胖。

“姐妹儿透个底儿你这几个月做短视频挣了多少钱啊?”她凑近妈妈身边眼珠子骨碌碌地转着问道。

妈妈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淡然道:“没挣钱。”

王阿姨猛地一拍桌子,“嘿你这个人啊连我都瞒着!不说就算了搞得好像我会找你借钱似的!”

说完她懒洋洋地靠在床头边看着妈妈忙碌边用轻蔑的语气说:“你说你长成这样都能在网上火起来那我要是出道了还不得更火啊?你带带我怎么样?”

妈妈终于忍无可忍了她怒吼一声:“我去你大爷的!”然后抄起旁边的扫帚就把王阿姨赶了出去。

当她被赶到院子里时周围看热闹的邻居都围了过来。妈妈见人多了便故意大声喊道:“是啊我是长得不好看可不像你啊老公不在家还天天换男人!”

“你被窝里的那些野男人都能凑几桌麻将了吧!”这话可不是妈妈胡乱说的我可是亲眼所见!

那时候,奶奶总是催促我早起去割猪草,

而连续几天的清晨,我都目睹了不同的男人在黎明时分从王阿姨家匆匆离开。

其中,我爸也在其中。

我心中满是疑惑,为何他们如此早地就开始互相串门。

王阿姨气势汹汹地冲向妈妈,企图动手,

但她哪是妈妈那挥舞得虎虎生风的扫帚的对手,

最终只能在围观村民的窃窃私语和指指点点中羞愧逃离。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