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扣扣除夕灭王家满门,连杀3人却放过王自新妻子,原因很简单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热闹的除夕夜,王坪村家家户户欢声笑语。

张扣扣却眼含热泪站在窗台,此时此刻,他的愤怒值已达到顶峰。

他捏紧拳头,决心以血腥的复仇,唤醒村庄沉睡的悲剧。

“今夜,我将为母亲讨回公道!”张扣扣低声发誓。



01

张扣扣,一个出生在陕西王坪村的农村小伙。

他父亲张福如一辈子勤勤恳恳,是个老实人。

母亲汪秀萍虽性格大大咧咧,但没什么坏心眼,在村里人缘挺好的。

在张扣扣前面,还有一个比他大5岁的姐姐。

他们一家四口虽然没啥钱但日子过得挺幸福。

特别是当年,他家和隔壁王自新家简直亲得就像一家人。

王家住在张家的隔壁,有三个儿子,分别是王校军、王正军、王富军。

三个儿子叫都比张扣扣大。

小时候,张扣扣总是跟在王家三个儿子屁股后头,像个小跟班。

两家人各种合作、互帮互助,可以说是村里的模范邻居。

记得有一次,村里要建个小水塘。

张家和王家二话不说,带动大伙儿一起动手,干得可欢了。

后来,他俩家居然还合伙办了个面粉厂,那叫一个热火朝天啊!

大家一起商量着改进设备,想办法扩大销路,日子过得挺有滋有味的。

可有一次,张福如出门考察去了。

就在这空挡,王自新偷偷跟另一个村民搞上了一腿。

两人一合作,张福如就成了“绿叶”,毫无用武之地。

张福如回来后,王自新老躲着他。

一次,张福如终于碰到王自新,直截了当地问道:

“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我回来了就感觉这合作不对劲了?”

“老张啊,事情有点不好意思。”

“你不在的时候,我跟李二合伙了,他那边条件更好,我也是为了生意嘛。”

王自新咳嗽了一声,略带不安地解释道。

张福如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你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把我当架子?”

“老张啊,不是这意思,你知道,生意嘛,谁不想发展一下?我也是无奈之举。”

王自新忙不迭地摆手,但他的解释是如此苍白。

“好,既然这样,那我们的合作就到此为止吧。”张福如沉默了片刻,最终只是冷冷地说道。



自从“面粉厂事件”之后,两家人的来往逐渐减少。

02

1996年,也就是张扣扣还只有13岁的时候,发生了一件非常关键的事情。

那天,张福如正在田里忙着农活,一边劈柴一边想着晚上吃啥。

而就在这时,张扣扣的母亲汪秀萍在家里做家务。

她伸头一看,忽然看到王家在建新房,地基竟然挖到自家宅基地边上去了。

她心里顿时火冒三丈,拿着扁担,一路冲出去,嘴里大喊:

“王家兄弟,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我们家地界你们也不看看就乱盖房子!”

“狗撒泡尿也要看地方的吧?”

听到王秀萍在家门口大喊,王正军和王富军立刻迎了上来,争吵声顿时震耳欲聋。

汪秀萍怒火中烧,动了真格,扁担砸向了王正军的头上。

瞬间,他额头和脸上都留下了血迹。

可王正军也不是好惹的,他捡起地上的一根木棒,狠狠地朝着汪秀萍的头部猛击了一下。

汪秀萍倒地不起,最终伤重去世。

这一场争吵不仅改变了两家人的关系,也给整个村子带来了难以平息的风波。

按照惯例,犯罪就该受到惩罚,这是天经地义的道理。

可事情却没那么简单。

事发后,当地部门调查后认为,王正军虽然犯下了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的罪行。

但当时王正军还不满18岁,而且他存在坦白认罪的事实。

更何况,他父亲还替他支付了死者的丧葬费用,表达了歉意。

最关键的是,一开始是汪秀萍先动的手。



最后,王正军以犯有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

这意味着,7年后,王正军就可以结束监禁,回到正常生活中去。

而对于张扣扣来说,他却永远失去了自己的母亲。

这场不公平的判决,就像一把锋利的刀,深深地割进了张家人的心里。

在法院宣判后,张福如怒不可遏地大吼:

“这难道就是你们的‘公正’?一条人命只值得7年?!”

03

然而,事情的真相远比表面看起来更加扑朔迷离。

据张扣扣的父亲张福如和姐姐张丽波所言。

真正持木棒打死汪秀萍的不是法院认定的王家三儿子王正军,而是王家的二儿子王富军。

张家人愤怒地指责道:“这是王家长子王校军当官,搞假证,让我们家吃了大亏!”

而且法院裁决后,除去王家之前已经支付的8139.3元丧葬费。

张家最终只拿到了1500元的赔偿。

这让张家人心里怒火直冒,但鸡蛋撞不过石头,他们最终选择了沉默。

那之后,张扣扣只能跟随父亲过着艰难的生活。

在这段艰难时期,张扣扣的内心充满了怒火和愤怒,他发誓要为母亲讨回公道。

这个决心在他心中烧得如烈火一般,永不熄灭。

因为母亲去世的关系,张扣扣的成绩一落千丈,只念完初中就不再念书。

2001年,张扣扣应征入伍,在新疆某武警部队服役两年。

2003年,也就是他20岁的时候,从部队退役回到村里。

然而,回到家乡后,他却没有找到稳定的工作。

张扣扣曾外出务工,但由于文凭不高,一直找不到好工作,挣不到钱。

2017年底,张扣扣回到家乡。



落魄之余,他还要面对着王家两兄弟的冷嘲热讽。

“看,这不是张扣扣吗?还敢回来啊?”

“哈哈,就他这德行,还指望着在村里混口饭吃?”

“你说他当初在城里是不是穷得连尿都不敢尿啊?现在又敢回来丢人现眼了!”

“是啊,没文化真可怜,连个正经工作都找不到。”

张扣扣听到这些冷嘲热讽,心里难受得厉害。

04

2018年2月15日,是个注定不平凡的日子。

张扣扣,那个饱受挫折的年轻人,带着一把刀,撕裂了村里的平静。

除夕团圆夜,本是一家人热热闹闹聚在一起的日子。

可张家却依旧没有心情。

张扣扣和父亲喝完几杯酒以后,又开始起怀念他母亲来。

不甘心、不公平的情绪,顿时全都涌上心头。

而同时,隔壁王家却是一番截然相反的景象。

他们笑得好放肆,还在家门口点燃了好多烟花。

“凭什么……恶人反而过得更好……”

张扣扣看着烟花无心欣赏,捏紧了拳头。

随后,张扣扣在窗台上窥视着王自新、王校军、王正军一家。

他看到王家和亲戚们走出了家门,打算去上坟祭祖。

复仇,事不宜迟!

张扣扣随即戴上帽子,裹着口罩,手持事先准备好的单刃刀,暗中跟踪他们。

当王校军、王正军一行人从坟地回来的途中,张扣扣突然出现,刀子狠狠地刺向他们。

惊慌失措中,王校军和王正军被刀刺中数下,倒在了血泊中。



接着,张扣扣又赶到王自新家,对坐在堂屋门口的王自新连续刺了数刀。

就在这一刻,杀红了眼的张扣扣扭头看到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王自新妻子。

他心想:“反正都杀了这么多个人,不差她一个。”

“正好他们一家人在黄泉路上做个伴。”

可没想到正当张扣扣拿着刀走向王自新妻子的时候,她却突然大喊:

“别杀我,你妈妈在我这有一样东西……”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