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谅你也不敢杀我!

0
分享至

石头问:“我师父说了什么?”

第397章 开示          

这还真问到我了,我想了想道:“你师父说了挺多话的。”

“我师父放浪形骸,说话也多用隐喻,可能他说了挺重要的话你没注意。他老人家已经得道,不会轻易干涉我们的事情,但他既然回来,定是放心不下我,或许暗中给了你一些开示。”石头说着。

我正奇怪呢,清风道长既然回来,干嘛不索性把石头治好,听石头这么一说,我才明白了,他出现,应该只是来看看石头伤得重不重,再帮他把钉子弄松一些,给他减轻一些痛苦,最后还是得让我来救石头。

清风道长跟我在电梯偶遇,当时他问我人要是病重不治会如何,然后他自问自答说是会死,后来他又问我,人死了会如何,他接着自己回答,置之死地而后生。这是最让我摸不着头脑的几句话,如果真有开示,应该就是藏在这几句话里头了。

“置之死地而后生。”我喃喃说道。

石头问我想起什么来了,我便把和清风道长相遇的过程从头到尾都讲了一遍。

“病重不治会死,人死之后,便置之死地而后生,这到底是什么意思?”石头也捉摸不透,一用脑子,他又头痛得厉害,我赶紧让他别想了,大不了下次见到清风道长,再问问他。

“我师父应该不会再来了,他感知到我受了重伤,能来看我,已经是破例了。”石头失落道。

我担心石头的身体,帮他把枕头放好,让他躺下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反正现在镜子在我们的监控之下,我倒要看看他还能玩出什么花招来。

“我虽然失去部分记忆,但是法力还在,你不用太担心。”出门前,石头对我说道。

开门走出去时,大家齐刷刷地看向我,蔡涵也被刘劲带了回来,我故意没看他,装作没把他放在心上的样子。这时我想起一件事,上次清风道长来的时候,刘劲和蔡涵不在石头身边,因为蔡涵吵着拉肚子,刘劲带他去厕所了,应该是蔡涵发现道长来了,故意让刘劲带他避开。

没怀疑蔡涵时,我都没注意这些细节,现在回想起来才发现很多不对劲的地方,都怪我太相信他了!

石头醒了,我心里却还有两块大石头没落地,一个是志远到底怎么样了,一个是杨浩的枪击案。

昨晚镜子和我说,志远被困在了一处地方,一直在打坐疗伤,很久都没睁眼了,他到底怎么样了?必须赶快营救志远,但志远的具体下落,只有两个人知道。

一是镜子,也就是蔡涵,他是这件事的总策划,必定知道志远的下落。另一个可能是李弯,黑衣人掌控了李弯,完全可以利用李弯查出志远的下落。不过我觉得李弯未必知道详细地址,因为杨浩也尝试帮我找过志远,但他只找到了一个大概的范围,是在云南,靠国境线的地方。

我站在门口沉思,这时我看到拐子看了我一眼,我也对拐子使了个眼色,拐子立刻心领神会,装模作样地点了一支烟,不经意地走到我身边。

刘劲和苏溪感觉我是有话要说,便找了个由头把蔡涵带走。看着他俩连哄带骗地把蔡涵弄走时,我心里升起了一丝快感,被镜子牵着鼻子耍了这么多回,我也终于可以耍他一次了!

米嘉没走,朝我靠过来,瞪了我们一眼:“你俩干什么?是有话要说吧,还弄得这么鬼鬼祟祟的,到底是在防谁?”

不愧是拐子的女儿,我也不瞒她,把最近发生的事都告诉了她。

“哎,怎么会是他?”米嘉听完后,有些错愕,摇头惋惜道。

“时间有限,我们先说要事。”我们是在石头的病房门口,石头的病房在走廊的尽头,没什么人来,拐子小心地查看了一下,确定附近没人后对我说道:“现在有个问题,你有什么事,最好不要直接和刘劲说,你可以先和我说,然后我传给刘劲,免得蔡涵起疑,还有,我们到底怎么把黑衣人骗出来?”

“我也在想这个问题,这边必须要速战速决,我得赶紧去救志远,我感觉他快撑不住了。”

“我们以后不能老是把蔡涵支走,他能做这么多布置,心思缜密,肯定会发现异常。”米嘉插了一句。

“嘉儿说的不错,周冰,你也不用着急,杨浩查到了志远的一个大概范围,镜子又说志远受了重伤,一个多礼拜都没出来,黑衣人有所畏惧,那志远一定是在人多的地方,这几个特征综合起来,还是比较好查的。”

我知道拐子是在安慰我,边境那些地方和内地不一样,鱼龙混杂,环境也恶劣,找起来谈何容易。

不过,现在也只能这样了,我就说:“再等两天,如果志远还没有消息,我不管用什么手段,都要从蔡涵的嘴里逼出志远的下落!”

这事暂时陷入了死局,我不能抓蔡涵,一旦我揭穿蔡涵的身份,狗急跳墙,他指不定会伤害到谁,甚至可能从容离开。但蔡涵也不想被我揭穿,因为他目的没达到,还想留在我身边继续演戏。

现在只能寄希望于,拐子能拖人快点帮我找到志远,或者是黑衣人那里快点暴露身份。

拐子点头道:“确实不能拖太久了,蔡涵一直留在刘劲身边我也不放心。”

“蔡涵想要的是鬼王之气,在那之前,他最不可能的就是对刘劲下手,暴露自己的身份,而且刘劲知道了蔡涵的身份后,肯定会警觉。对了,昨晚蔡涵出来找我,刘劲怎么会一点儿反应都没有?”我有些疑惑。

“刚才刘劲和我说,他昨晚睡得特别沉,我怀疑是蔡涵对他使了什么法术,蔡家人不都会一些小把戏么。”

我们对黑衣人一点儿都不了解,用镜子把他背后的黑衣人骗出来的计划也还没想好。不过,苏溪曾经被人骗走过,后来苏溪又去了一次那地方,竟然再次碰到了他们,我怀疑苏溪看到的就是黑衣人,不知道我们现在去还能不能再碰上。

可那黑衣人是被苏溪脚上的鬼胎儿给吓走的,按理来说,黑衣人的实力比南磊还要高,怎么会怕一只小鬼?不过,黑衣人并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群体,说不定,是他们之间的实力悬殊比较大。

不一会儿,刘劲苏溪带着蔡涵回来了,我深吸一口气,然后挤出一抹笑容和蔡涵闲聊了几句。苏溪和米嘉还有刘劲留下来照顾石头,石头法力还在,有石头和刘劲一起看着蔡涵,我也放心。

我和拐子上楼去看林辉文的情况,这中间出了个小插曲,等电梯的时候,拐子接到一个电话,是所里打来的。

拐子听完之后,对电话里说:“恩,我知道了。”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我感觉不对劲,问他怎么了,拐子说:“你在天台打死了几只小鬼?”

“三只。”我回答道。

“你抓到了童童,刚才在林辉文病房里又处理了一只,也就是说,还有一只跑了。我想,这一只是在林辉文家里,昨天我们走后,所里留在那里勘查现场的人出事了。”拐子面色凝重道。

“出了什么事?”我不由紧张起来,林辉文家当时我搜过了,不过我一开始看不到小鬼的样子,后来天色晚了,我又被女鬼自杀的事情弄得心神难安,带着童童就走了。

“因为五具小孩尸体需要处理一段时间,现场也要勘查,他们在林辉文家里呆了好几个小时,到了晚上,有个人忽然发疯,拿着刀乱砍,伤了两个人。”拐子道。

“听起来像是被小鬼附体了,具体是什么情况呢?”我问。

“听他们说,找到那个发疯的人时候,发现他在厨房里偷吃生肉,有人在背后喊他,他转过头来,拿着刀见人就砍。”

“那么多所里同事在,他能砍伤两个人?”我问了句,不过,问完我就释然了,小鬼的力气都是很大的。

“本来都把他铐上了,可另一个人又出现了同样的情况。”拐子摇头头说。

我明白了,是那人被抓住后,他身体里的小鬼又附到了另一人身上。

“警察身上阳气这么重,这小鬼都敢附体,看来有点本事。不过,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怎么到现在才告诉你?”

拐子苦笑道:“我现在又不是什么领导,人家凭什么跟我汇报?这事虽然听着邪乎,像是鬼上身,但现在杨浩出了事,你是由他提起来的,所谓树倒猢狲散,所里也没人把你这个灵异顾问放在心上,刚才是跟我关系比较好的小侯给我打电话,要不我还不知道呢。”

第398章 空置的田          

我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出了电梯,我肚子“咕咕”叫起来,帮石头弄钉子太久,不知不觉就错过了饭点儿。到了楼上,医生说林辉文的情况已经稳定了,只是现在还没有醒过来,让我们等等再来。

杨浩那里已经等不及了,可医生说等不及也得等,林辉文最起码要到今晚才会醒。医生都这样说了,没办法,只能等。

我们回到楼下,因为已经下午三点多了,大家都没吃饭,我和拐子买了快餐,刚进了病房,米嘉看了一眼我手中的饭后,对我说:“周冰,你现在有空么?我一直有些话想找机会和你说。”

她这话说的声音不低,大家都看向我们两个,当时我刚把装满快餐的塑料袋交给他,顿时愣住了。

拐子嘴角不自然地抽了抽道:“嘉儿,出去说。”

这下弄得我有嘴也说不清,急忙看向苏溪,结果苏溪别着头根本没看我这边,不知道是不是生气了。

“你们有话快出去说吧。”刘劲对我笑道,他就是这样,明明喜欢米嘉,却要往我这里推。

米嘉没给我时间过多犹豫,打开门拉着我走了出去。出来后,走廊里只有我们两人,我一时不知怎么开口。

米嘉被甜甜控制身体的时候,我就发过誓,选择苏溪,再也不犹豫,后来我对米嘉刻意疏远了,好几次米嘉似乎有话要对我说,都被我糊弄过去了,以她的聪颖,肯定有所察觉。

“你就这么怕和我说话?”米嘉道。

“不是,让人看见不好。”我挠了挠头。

“如果让蔡涵看到更不好。”米嘉白了我一眼道。

这和蔡涵有什么关系?我一愣,不解地看着她。

这时我发现,米嘉把我递给她的装快餐的塑料袋也带了出来,米嘉从塑料袋里取出一份快餐扔进垃圾桶。

“你干什么?”我一下蒙了。

“我知道你不想让蔡涵发现,但给他买儿童套餐就太明显了。”米嘉道。

我想让蔡涵觉得我们还是把他当成个孩子一样,就给他买了儿童套餐,可是我忘了本来我们所有人都不想让他觉得自己是个弱智,平时吃饭什么的并没有刻意这样区分。要不是米嘉提醒我,我今天可能就弄巧成拙了。

“你把我叫出来就是和我说这个?”

“现在饭少了一份,把我的那份让给蔡涵好了。怎么,你以为我要和你说什么?”米嘉笑道。

原来是我想多了,,难怪她刚才故意那么大声地说,就是想让大家误会她是想和我说“悄悄话”,以免蔡涵警觉。可今天刚到医院时,米嘉明明也说有话要对我说啊。

“我,我没以为要说什么。”我心虚地移开了视线。

米嘉转身走进病房,把快餐分了之后,重新又走了出来。

“你不用那么紧张,我的确是有话要和你说,不过,只是说两句话而已,不是要吃了你。”米嘉看我满脸的不自在,白了我一眼道。

“我没紧张,你说吧。”我挺不好意思的。

“哎,云南之后的事情,苏溪都告诉我了。有件事我是最近才确认的,甜甜没有死,她的魂魄还有一部分留在我身体里。”

“真的?”我知道甜甜的尸骨里还残存着一丝魂魄,可在米嘉的身体里还有一部分?

“那天女鬼要杀甜甜的时候,其实我已经有些醒了,南帝的力量太强,甜甜受了重伤,但她并没有完全消散,应该是在我体内沉睡了。”

“这么说,甜甜还在?”我有些激动。

“对,虽然我不知道怎么唤醒她,我却拥有她的记忆。”米嘉说道。

“你不用唤醒她,这是你的身体,既然石头哥已经醒了,可以问问他有没有办法把甜甜从你的身体里分离出来。”我兴奋道。

说到拥有甜甜的记忆时,米嘉的脸色明显不好,甜甜的记忆都是悲惨的过去,我不想让米嘉想起这些事情,就赶紧扯开了话题。

“米嘉,我知道你肯定觉得我躲着你,其实我没有……”我真诚说道。

但我的话才说到一半,就被她打断:“我已经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了,你不用自责,希望以后我们还是朋友。”

米嘉的话让我心里更不是滋味,她对我不比苏溪对我差,并且我认识她在先,现在我选择了苏溪,其实是我辜负了她。不过感情的事没道理可言,不管什么时候我遇到苏溪,都会选择苏溪的,这或许也是灵衣与玉佩命中注定的事吧。

既然米嘉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再别扭,就点头说:“好。”

说完这事,我俩回到病房,我想起林辉文家里还有一只鬼,就叫拐子一起去看看,拐子从沙发上站起来,和大家说了声就走出病房,我让苏溪晚上先别走,在石头这儿等我,我会来接她的,苏溪让我放心吧。

“我们现在去林辉文家没问题吧?”边走我边问拐子。

“也行,咱们去看看也好。”

冬天天黑得早,到林辉文家时天色已昏暗。这个时候看林辉文家里更是阴森森的,我们刚停好车,又碰到了昨天那个人,这次不是他一个人,还有一个妇女和一个小孩,估计是一家人吃了晚饭在散步吧。

“警察同志,又是你们两个。昨晚怎么回事,忽然来了很多警察,是不是这家人真的遭贼了?”他看着我们问。

这人也够八卦的,可他也不想想,遭贼用得着来那么多警察么?屋子里的几具尸体都抬了出来,他肯定是没看见。

拐子说了句办案呢,现在都保密,这人就讪讪地笑了笑道:“这家人看起来那么有钱,这贼肯定弄到不少好东西。”

我随口问了句:“能有多有钱,在这个地方修这么栋小楼也不见得有多贵吧?”

“可不只是房子,你看到后面的田没有?那么大一块哦,却什么都不种,荒在那里,村里的补贴看都不看。”这人摇头头说。

“这后头的田是他的?他不是从福建来的么?”我觉得很奇怪。

“他是从福建来的,这块田是他跟人家花钱买的。”男人说。

我正要再问他几句,旁边的妇人扯了扯他衣服,让他别多管闲事,他对我尴尬一笑,说有事,就拉着老婆孩子走了。

我和拐子看着他们走远,拐子点了支烟,吸了一口后问我:“你觉得这田有问题?”

“农村的田能卖么?”

“按道理来说是不能的,不过应该可以花钱购买使用权。只是,林辉文买这么大块地干嘛?”

“事出反常必有妖,我们去看看。”我望着那片田说道。

拐子也同意去看看,我俩锁好车后,就绕过林辉文家,往后面那块大荒田走去。因为担心会有危险,我催动灵衣,视线里出现了暗淡的绿光。

今天为了救石头,耗费了太多体力,这次启动灵衣,应该坚持不了多久。刚走到后面的荒田,拐子就皱眉说不对劲。我没种过田,看不出哪儿不对劲。

“你看,林辉文家附近都是野草,但是到这田里来,反而没什么野草了,如果真的是买来后不想种,撂荒的话,这田里的野草少说得有半人高。”拐子指给我看,这块田里的雪刚化开,泥土还是湿的,田里只有不到一指长的草根,哪儿有什么半人高的野草。

我想起那天在林辉文家楼上窗户里看到的凸起,就回头往林辉文家看了一眼,找到那扇窗户,此时那扇窗户是黑洞洞的。根据那扇窗的位置,我大概定位了凸起所在的位置,找到了那个地方。

这凸起是个土堆,我带拐子走过去,拐子掏出手电往凸起照了下道:“咦,这土是新填上去的。”

“里面肯定有东西,我们把他挖出来!”我盯着土堆说。

我俩没带工具,拐子说车里后备箱有铲子,他回去拿。这时天色已经暗了,我不放心拐子一人回去,便说和他一起去拿。

拿了铲子回来,天色更暗了,远处的东西只能大概看到个黑色的轮廓。我俩匆匆往土堆赶,刚绕过林辉文家院子,拐子指着土堆的方向大喊:“谁在那里!”

我忙抬头看,只见有一个黑影,好像已经挖开了土堆,正从土堆里抱什么东西出来。

第399章 千年组织          

拐子喊完,我们都往那边跑去。

听到拐子的喊声,那人的动作一凝,抬头看向我们。

他没有跑,而是伸手到怀里摸索了一下,我心里顿时生出不好的预感,低吼不好,拉着拐子扑倒在地。

砰砰!

两声枪响,打破郊外黄昏的宁静,田地里觅食的野鸟被枪声惊起。

“怎么会有枪!”拐子猝不及防,倒地后,啃了一嘴泥巴,气急败坏道。

电光火石之间,我脑子里飞速急转,有枪的人,黑衣人!

林辉文是和镜子合作,镜子和黑衣人合作,黑衣人会来林辉文的地方取东西可以理解,但怎么会这么巧?我们刚来呢,他也正好来了。

“这人在朝我们这边过来。”拐子倒吸了一口凉气道。

我心里一慌,抬头朝那人看去,只见昏暗的夜色中,一个穿着高帮军靴的男人,正朝我们走来,黑洞洞的枪口指着我们,让我背后冒起一股凉气。

他有枪,而且敢开,我和拐子根本就不敢轻举妄动。

“现在怎么办?”拐子咬牙道:“你快走。”

现在我俩在田野中间,没有任何可以躲藏的地方,我拉拐子站起来,挡在了他的前面,我现在只有赌一把了。

“周冰,你疯了?干什么呢!”拐子急道。

“拐子哥,别说了,你要是出了事,米嘉该多伤心?”我喘着粗气,心呯呯直跳。

“那你知道你死了,嘉儿会多难过?你们俩那点破事,当我不知道么?”拐子在我身后大吼。

我被他吼得立马心虚了,这时,黑衣人已经离我们不到五米远,他停住了脚步,扬了扬手中的枪。

“你给我让开!”拐子要挤到我前面来。

我正心烦着呢,也不客气,扭头就吼道:“你能不能安静一点?一把年纪了整天吵吵吵!米嘉已经没有妈妈了,你还想让她没有爸爸么?”

这话说到了拐子的痛处,他脸上肌肉一扭,心里的痛苦泛到脸上。我知道我说重了,可现在这种情况,也是没办法。

我站直身体,挡住拐子,然后耸耸肩装出轻松的样子,对黑衣人道:“想杀我么?”

这黑衣人穿着一身劲装,寸头,脸上眼睛以下的部分用黑布蒙着。

他嘿嘿一笑,声音沙哑道:“你想死么?”

黑衣人和镜子为了对付我,费了不少周折,我不相信他们之间没有共同的利益目的。镜子想要成为鬼王,所以要弄到我身上的鬼王之气,黑衣人应该也是。

所以我赌,他不敢杀我,刚才那两枪,他应该也只是想吓唬我们,而不是真正想要打中到我们身上。

不过,这毕竟是荷枪实弹,我捏着拳头,背心都是冷汗,被寒风一吹,刺骨地冷。

纵是如此,我还是冷笑道:“你敢杀,我就敢死。”

黑衣人一愣,继而道:“看来你知道我的目的了。”

“都是聪明人,我就不跟你打哑谜了,你就是要我身上的鬼王之气对不对?”现在能多拖一秒是一秒,只希望刚才那个很八卦的男人听到枪声能发现我们的险情,然后帮我们报警。

“其实我们在鬼城就见过面了。”黑衣人还是举着枪。

额头上一滴汗滚进眼睛,我没眨眼,装作轻松道:“不止,在李弯办公室不也见过么?把面罩摘下来吧。”

被我说破了,他也没继续装,嘿嘿一笑道:“今天十五,不方便。”

食物?我没明白这话,不过我得继续说话分散他的注意力:“既然都打照面了,不如说说为什么吧,我从来没得罪过你。”

“我们的事,要从千年前说起,一时半会儿跟你说不清。”

“那就慢慢说。”又是千年以前,看来是鬼王的故人。

“我可以慢,但你不能活那么久了。”

“是么,不如你现在就杀了我。”我故意挺胸道。

他歪了歪脑袋,眼中闪着精光:“我不能杀你,但是我可以杀你后面那位米警官。”

“在我倒下之前,这事你不用幻想。”我坚定道。

他的枪口忽然下垂,指着我的大腿道:“周冰,你是这么多任灵衣传人里,最让我们摸不清的一个。说你聪明呢,你以为挡在前面就可以保护他么?我可以打伤你,然后当着你的面杀了他。但说你蠢呢,你又是这几千年来,唯一一个将灵衣融合完整的人。”

我们?这个词让我不由深思,我早想到黑衣人该是一个组织,可是从黑衣人的话来看,似乎他们跟踪过很多任的灵衣传人,难道这是一个传承千年的组织?

我没问,现在我满脑子都想着绝不能让拐子再因我出事,我张开双臂,朝他走过去道:“你可以试试,不过我告诉你,如果你敢伤害拐子,我马上就自杀,你们去寻找下一个灵衣传人吧!蔡家人去完成下一次血祭吧!你们这个组织传承了千年,但没有一任灵衣传人成功融合过,我相信你们的使命也不止是拿到鬼王之气、成为鬼王那么简单吧!你尽管杀拐子,我立马在你面前自杀,你也重新去完成一遍你的使命!”我冲他低吼,正是他刚才说的那些话,让我有了如此底气,几千年来,我是唯一一个将灵衣融合完整的人,他绝不会在目的没达到之前容许我死去。

听了我的话,他愣了好一阵,之后慢慢走上来,用枪口抵着我的额头,用力一戳,我心里其实紧张得不行,但我没躲,直视他的双眼,我知道,这个时候,气势上一定不能输!

我们这样僵持着,天色又暗了一些,冷风吹得我浑身发僵,过了大概有近十分钟,他放下枪,冷声道:“OK,你赢了,走吧。”

OK,你他妈的还说英语。我冻得一片空白的脑子里,没由头地冒出了这么句脏话,不过嘴唇却有些发抖地说道:“太客气了,你先走。”

他冷笑着退后几步:“下次见面,我会以真面目和你相见,你配得上当我的对手。”

说完,他往东边狂奔,东边是一条小溪,他跨过溪水,消失在了夜色中,过了一会儿我听到那边有马达发动的声音,应该是黑衣人开车走了。

我这才松了口气,浑身的力气像被抽空了一样,完全迈不动步子。

“我们走吧。”拐子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前面土堆里的东西已经被黑衣人拿走,此地不宜久留,今晚天色漆黑,再留在这里太危险了。

我点点头,因为身子有些僵,是拐子扶着我走的,我们深一脚浅一脚,这一路走得比长跑三千米还累,好不容易才走到了车跟前。今天这样子,肯定是不能去抓小鬼了,等明天休息好了再说吧。

拐子发动车子,点起一根烟,沉声道:“去找林辉文。”

他和我想到一块儿去了,黑衣人来得太巧,唯一的可能是林辉文已经醒了,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发现了黑牌子被我打破一事,联系上了黑衣人,至于方式,林辉文完全可以找护士借手机发一条短信给黑衣人。

说了这事,拐子又侧头看了我一眼道:“刚才,你真是让我没想到。”

我以为他是说我对他怒吼那番话,尴尬道:“拐子哥,当时情况紧急,你别放在心上。”

拐子摇头道:“那没事儿。我是觉得你变了很多,其实你和嘉儿的事我都看在眼里,只可惜你和她没缘分,这也是这孩子自己的命。”

拐子虽然没说透,却已经让我不好意思了。我干咳一声没说话,还好车很快到了医院,拐子去停车,我直奔林辉文的病房。

到了楼上,我想要闯门进去,没想到医生拦着我:“病人才醒了一会,现在又睡着了。”

我心里冷笑,睡着了?好啊,我今天要你再也睡不着,想到他做得那些恶事,我就不由愤然。

过了一会儿拐子上来了,医生跟拐子说了同样的话,拐子冷声道:“他杀了六个孩子,他倒是睡得着?睡着了也给我叫起来!”

林辉文的病房门口一直守着我们的人,我发现小侯也在这儿,下午我们过来时,他都没在,估计是才与其他人换了班。

听了拐子的话,医生哑口无言,拐子对我做了个进的手势,一把推开了房门。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相关推荐
热点推荐
4月资金外流的幅度创纪录,人民币的贬值压力显著上升

4月资金外流的幅度创纪录,人民币的贬值压力显著上升

侃故事的阿蚌
2024-05-23 20:59:21
台湾艺人,有没有保持沉默的权利?

台湾艺人,有没有保持沉默的权利?

基本常识
2024-05-23 23:30:24
女人在过夫妻性生活时,为什么总发出声音?医生:大多数人不了解

女人在过夫妻性生活时,为什么总发出声音?医生:大多数人不了解

皮皮讲文
2024-01-02 10:36:17
扫地出门!曼联“头号水货”将被出售!追逐天才前腰吃“闭门羹”

扫地出门!曼联“头号水货”将被出售!追逐天才前腰吃“闭门羹”

头狼追球
2024-05-23 16:31:04
陈建斌老婆新加坡街边嗦蟹,纯素颜眼睛小一圈,动作粗鲁无人认出

陈建斌老婆新加坡街边嗦蟹,纯素颜眼睛小一圈,动作粗鲁无人认出

静予
2024-05-23 09:50:33
安徽画家关玉梅被执行死刑前,拒绝吃断头饭,行刑时已四肢瘫软

安徽画家关玉梅被执行死刑前,拒绝吃断头饭,行刑时已四肢瘫软

一个人讲故事
2024-05-05 21:46:11
上海男子深夜跳江身亡,生前多次跟妈妈打电话,打完坚决跳下去

上海男子深夜跳江身亡,生前多次跟妈妈打电话,打完坚决跳下去

鬼菜生活
2024-05-23 20:54:06
海南万亩违建楼盘 处置五年后下发首批房产证

海南万亩违建楼盘 处置五年后下发首批房产证

封面新闻
2024-05-23 10:02:16
大反转,恭喜皇马,34岁球星留队,佛爷会谈挽留,改变主意

大反转,恭喜皇马,34岁球星留队,佛爷会谈挽留,改变主意

球文速递
2024-05-24 00:47:02
真的顶级!极品大长腿,完美腰臀!

真的顶级!极品大长腿,完美腰臀!

记录平远
2024-05-07 00:00:37
商务部的信心:有能力达到CPTPP的高标准

商务部的信心:有能力达到CPTPP的高标准

永不出场的戈多
2024-05-23 10:41:23
日本女优的双面人生,作为上市公司董事长夫人的她,为何下海拍片

日本女优的双面人生,作为上市公司董事长夫人的她,为何下海拍片

圈里的甜橙子
2024-05-24 04:51:32
大饱眼福的好身材

大饱眼福的好身材

娱乐的小灶
2024-05-23 17:50:05
范冰冰捧红王权红星的瓜!

范冰冰捧红王权红星的瓜!

八卦疯叔
2024-05-23 16:48:56
终于明白为啥说免费的才是最贵的?网友分享血泪教学,我醍醐灌顶了

终于明白为啥说免费的才是最贵的?网友分享血泪教学,我醍醐灌顶了

娱乐洞察点点
2024-05-23 20:32:37
人过七十,走完了这6步,就离“归去”不远了,要有心理准备

人过七十,走完了这6步,就离“归去”不远了,要有心理准备

四象八卦
2024-05-24 00:08:12
台湾原“海军上将”陈永康:大陆一旦动武,自身经济也会受重创

台湾原“海军上将”陈永康:大陆一旦动武,自身经济也会受重创

小萌逛北京
2024-05-23 14:10:10
大S汪小菲双双发声,回应儿子被退学,打脸张兰太尴尬!

大S汪小菲双双发声,回应儿子被退学,打脸张兰太尴尬!

古希腊掌管月桂的神
2024-05-23 13:48:29
回顾:甘肃校长张隆基注射死刑细节曝光,20多名女学生,拼死举报

回顾:甘肃校长张隆基注射死刑细节曝光,20多名女学生,拼死举报

沐子畅谈局
2024-05-23 18:03:26
于文文,有点突出呀

于文文,有点突出呀

阿芒娱乐说
2024-05-23 19:57:17
2024-05-24 09:58:44
韦一同说
韦一同说
讲天下事,看人间情。
872文章数 11704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艺术要闻

穿越时空的艺术:《马可·波罗》AI沉浸影片探索人类文明

头条要闻

广东珠海57所学校取消教工食堂 师生"同餐同菜同价"

头条要闻

广东珠海57所学校取消教工食堂 师生"同餐同菜同价"

体育要闻

阿兰,好久不见

娱乐要闻

大S儿子被学校退学,张兰称孙子没人管

财经要闻

联想集团艰难求翻盘

科技要闻

马斯克谈未来:人不工作也高收入 活着无聊

汽车要闻

上汽大通大家7超混/大家9超混将于6月7日正式上市

态度原创

本地
旅游
数码
教育
公开课

本地新闻

强制措施展铁腕 “交叉执行”勇亮剑

旅游要闻

日本航空飞机在羽田机场地面与其他飞机发生接触

数码要闻

报告:iPad用户更倾向保留旧设备 iPhone用户偏好交易

教育要闻

今年高考分数是涨是跌?全国高考人数1342万,河南省人数或创新高

公开课

近视只是视力差?小心并发症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