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毛主席批阅正军级以上任免方案时,直接批示:让张力雄去江西军区

0
分享至

在阅读此文前,诚邀您点击一下“关注”,既方便您进行讨论与分享,又给您带来不一样的参与感,感谢您的支持。

当我们说起开国的将领们,仿佛在谈论一段遥远的历史,但许多人不知道,开国将帅中,仍有三名在世者。

如张力雄老人,今年已是109岁的高龄,横跨一个世纪。

张力雄的一生精彩纷呈,作为百岁老红军,他参加过反“围剿”作战,和红军兄弟们一同踏过草地,曾多次命悬一线,又惊险生还。



1968年,张力雄因为某些“误会”丢了军职与官职,住在军用农场,这样的日子整整持续了七年,最后才得以重新回到机关单位。

此时,他面临着重新就业的难题,因为那一时期,同样有一大批老干部急需就业。

这让毛主席感到头疼,应该如何安排这些人的职位?

在当时,各个单位和机关没有那么多空闲职位安排,绝大部分老干部只得官降一级,甚至是降两级。

而当毛主席看到张力雄的名字时,却是大笔一挥,让他官复原职,担任江西省军区政委,马上去江西军区任职。



这不禁让人好奇,张力雄究竟是怎样一个人?他那长寿的一生,都经历过什么?

“幸运”的张力雄将军

但凡在现实中看到张力雄将军本人的,大都会夸老将军一句身体硬朗,真有福气。

事实也确实如此,古人说,人到七十古来稀,将军都109岁了,能如此长寿,怎能不是个有福之人呢?

但实际上,张力雄在抗战过程中,曾多次面临绝境,都是最后凭借着勇气和毅力,加上一些智慧和“运气”,成功扛了过来。

1934年10月,张力雄担任红五军团的教导队政治委员,当时,红军刚经历第五次反“围剿”失利,开始了长征之路。



张力雄带着教导大队一路披荆斩棘,抢渡乌江,飞渡大渡河,其中的苦难自然不必多说,这也让张力雄和教导大队的战友们结下深厚的战友情谊。

1935年6月,红五军团将要和四方面军会师成功,这一消息让张力雄带领的整队人都兴奋无比。

张力雄向前指道,翻过面前的山,胜利就在眼前,战士们情不自禁地加快了步伐。

就在战友们正互相开着玩笑,讨论着他们过草地时吃掉的张力雄的牛皮带时,只听见张力雄大声叫喊:“快卧倒!闪避炮弹!”

犹如条件反射般,教导队迅速隐蔽在周围树林中,只见两架敌军战机低空掠过,疯狂地进行低空散射和炸弹轰炸。



由于张力雄提醒得及时,绝大多数战士都及时隐蔽,毫发无损。

而令红军战士们睚眦欲裂的是,一颗炸弹刚好砸在了距离张力雄不到十米处,只听见“轰”的一声,张力雄的身影消失在了地面。

战士们一下红眼了,赶紧过来查看,但他们的心已经凉了半截,这么近的距离,张力雄哪怕是铁人,也活不下来了!

可他们没想到,张力雄真就活了下来!

一个小战士正难过着,突然看见地面的土在动,惊讶地喊出了声,众人看后大喜。

“快点快点!张队长还活哩,给埋土里了!挖出来!”



在众人帮助下,张立雄像萝卜一样被从土里“拔”了出来,灰头土脸地坐在地上休息。

张力雄刚刚听到破空声,连忙机灵地卧倒在地,躲过一劫,可依旧被炮弹炸得耳鸣,什么也听不见,要不是小战士发现,怕是得闷死在土里。

见政委没事,众人松了口气,只剩小战士生气地在一旁说道:

“这国民党不去打日本人,竟然跑来打中国人!是个什么东西!”

回到营地,张力雄大难不死的消息马上就传开了,战友纷纷过来看望,调侃道:“你还活着?命大呀!祝贺你大难不死!”

战友的玩笑话让劫后余生的张力雄感到亲切,他明白战友是想说他“必有后福”的意思。

可战友们没想到的是,这还只是张力雄“后福”之一。



没过多久,张力雄参与极为惨烈的高台血战,依旧幸运地活了下来。

1937年1月,红五军派三千人攻下高台,这引起了敌军的疯狂反攻,高台内的三千名红军战士,大都牺牲在守卫高台的战斗中。

张力雄身处指挥所,又不幸被一颗炮弹命中,弹片刺穿了他的左腿,他不得不被送到后方包扎。

就这么一个短暂的间隙,马匪已经冲进了城。

张力雄发现情况好像不对,可警卫员不知踪影,只好拄着扁担,一瘸一拐地走出卫生所。

他还没走多远,他就被一个老乡拦住,直往自己家里扯,老乡神色紧张,语气急促:

“红军同志,你快去我家躲躲!马匪进城了!”



不由分说,老乡就把张力雄拉进自己家里,马匪闯进城后大肆抓捕,数次搜到了这位老乡家中。

所幸,这名老乡把张力雄安置在夹墙里,没有被马匪发现。

张力雄逃过一劫,而老乡每天送些稀粥维生,又给了些草药敷伤口。

等过了好几天,马匪的高强度搜捕有所懈怠,老乡把张力雄藏在马车上,准备运出城去。

马车上除了杂草就是马粪,空间狭窄,味道极其难闻,张力雄身处其中,受伤的左腿伸展不开,非常难受。

此时,城门口的匪兵照例检查马车。

这些马匪除了检查残留红军,还打算刮点油水。



张力雄听到车外动静,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要是被发现,那他的下场自不必说,帮助他的老乡肯定也得丧命!

他已经做好了准备,要是真被发现,就拼死一搏,掩护老乡逃走。

幸运的是,匪兵打开马车后,被那冲天的臭气熏得连退三步,又看老乡一脸菜色,知道没有油水可刮,便一脸嫌弃地朝老乡摆了摆手。

这让张力雄和老乡都松了口气,老乡连忙赶着马车,到城外的无人处,将张力雄从杂草和粪便中拉出来,劝道:

“张同志,快走吧!往西边走!”

张力雄再三感谢老乡,要不是他,自己指定就交代在城里,高台中获知的情报,也没法传达到西路军指挥部。



往西的路上,他又幸运地遇上了一个好心的老乡,老乡把他带往临泽,他顺利找到西路军的指挥部。

指挥部的首长非常惊讶,等到张力雄说起他这一路上是如何回来的,更是感叹他的运气真是好到离谱。

高台的遭遇,实在是太过曲折离奇,也太过惊险。

90岁的他,和记者谈起这段往事时,仍摸着左腿上的旧伤,心有余悸。

“实在是太险了!太感谢老乡了!”

后来,他通过组织得知了那名高台的老乡名叫柴维仁,可惜双方最终还是没能再见一面。

而张力雄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都遇到不少险境,竟全都化险为夷。



也正是因为他经历如此多的挫折,张力雄变得乐观豁达,脸上总是带着笑容,待人也格外真诚。

他的真诚让他得到了一份珍贵的礼物——挚友皮定均的友谊,这份友谊也为将来他能被毛主席官复原职埋下了伏笔。

张皮“哥俩好”

张力雄和皮定均的相遇,得从1943年8月说起,当时林南战役刚结束,河南成立了新分区第七分区。

为了响应中央推行的精兵简政,整个太行七分区的领导人数并不多,只有三个。

皮定均担任司令员,政委是高扬,而张力雄担任政治部主任,这就是张皮两人的第一次搭档合作。



这时的皮定均不过29岁,张力雄只比他大一岁。

若是从面相观察的话,倒像是两个未经世事的年轻人,其实都是战场上拼杀十几年的老红军了。

两人年龄相仿,目标又相同,都是为了开辟好革命新区,很快便精诚合作,打出不少经典战例。

如智取林县县城,就是两人通力合作的成果,实施了一起“反向空城计”,轻松拿下林县。

当时的林县地处险要,是七分区必须要攻克的战略要地,可林县有日军的一个中队,外加三个伪军加强团的兵力。

再加上整个城池易守难攻,而刚刚成立的七分区又缺乏重武器,张力雄和皮定均一致认为,不能够硬打。



皮定均思考过后,向张力雄说道:

“我们只能智取,不如这样,你听说过蒋干盗书的计谋吗?”

张力雄眼睛一亮,心领神会般明白了皮定均的意思。

于是,张力雄一边组织队伍,让他们风风火火地搞起了军事演习,一边让人放出风声,就说八路军的主力部队已经来到七分区,即将攻打林县。

消息怎么放给林县伪军就很有讲究了,张力雄得知七分区的侦察小队,近期刚好抓了个名叫李大用的参谋长,顿时心生一计。

他巧妙地将“八路军将要派20个团打林县”的消息泄露给李大用后,又故意留了个破绽,让李大用找到机会逃跑。



李大用连夜跑回林县,将消息传给上级。

这下,林县的敌军炸窝了,他们不过是三个伪军加强团,又哪里是八路军20个团的对手?

慌忙之下,林县敌军选择连夜突围,趁着敌军出城,皮定均和张力雄两人看准时机,直接从薄弱的东门攻入林县,轻松拿下城池。

而突围的伪军部队没跑多远,便遭到了提前埋伏好的地方武装包围圈,同样损失惨重。

皮定均和张力雄的计谋大获成功,接下来的一年里,两人又合力组织了三百多次战斗,取得了不小战果,成功在豫北建立了一片革命队伍的立足之地。

两人结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可惜不久后,皮定均被调走,担任八路军豫西抗日先遣队的司令员。



在这个年代,好友的每一次分别,都可能是最后一面,两人热情拥抱后,皮定均想要送张力雄一部电话机留作纪念,可张力雄拒绝了。

“我不能要,这可是你唯一的电话机,作战时可离不开它,在你手里能发挥它更大作用!”

张力雄几番推辞,皮定均坚持要送一件礼物。

最终,张力雄收下一架德国产的望远镜,珍藏在家中。

不过有趣的是,两人情深意切分别不到三个月,张力雄便被调到河南军区的第六支队当政委,此时的皮定均,是第一支队的司令员。

这让张力雄感叹山不转水转,两人没过多久,竟又能经常见面。



或许是上级认为,两人在开辟根据地时搭档的效果很好,打伏牛山战役时,两人成了搭档,皮定均是军队的前线指挥员,张力雄担任政委。

事实证明,上级的眼光没有错,两人率领两个团的兵力,先是成功打上伏牛山的九道梁,再灭傅店,转打车村,最后轻松拿下背子街。

其中背子街一战打得尤为漂亮,张力雄和皮定均带着两个团冲击背子街极为牢固的防御工事,却能在一个小时内全灭敌军一个团的兵力,为伏牛山战役画上圆满句点。

而在后续的中原突围中,皮定均要率领第一旅的七千战士,去阻击国民党三十万军队。

张力雄深知此战的难度,明白这次,两人真的再难相见,便与皮定均互相勉励。

并在笔记本上互相留言,写下:“谁能活下来,就给牺牲的那个人开追悼会。”



离别前,两人再次深深相拥,眼中饱含着热泪。

或许是张力雄的“好运”感染了皮定均,皮定均竟是真的与数十倍的敌人周旋了近一个月,最后成功从中原突围!

等到两人在淮海战役中再相见之时,聊起当时的承诺,也是会心一笑。

毛主席亲自批示:官复原职

解放后,张力雄被评定为正军级大校,先是任十三军政委,后又任云南省军区政委。

这份授衔荣誉显然有些薄了,让他身边的人为他打抱不平,认为大校实在是太低,起码也得是少将吧?



众人这么想是有原因的,因为他的挚友皮定均,就被毛主席亲自批示:“皮有功,少晋中。”从而晋升中将。

对比之下,张力雄的荣誉可差了皮定均两个档次,不过他不以为意,和周围人说,自己能活着走到今天,就已经很满意了。

他还特地为好友解释一番,皮定均当初的中原一役,可是震惊中外的突围战,评上中将一点也不奇怪。

1968年,张力雄的人生迎来了一次大转折。

他因为仗义执言,被人“诬陷”后丢了军职和官职。

一直到1973年,他才被接出军用农场,暂住在北京的总参招待所。



此时的张力雄已经62岁,心中很是焦急,因为他浪费了好几年时光,他已经想要迫不及待地回到工作中。

可惜的是,张力雄在招待所一住就是两年,没有工作的他,只能四处打听消息,询问中央关于自己的意见,可是信件都石沉大海。

张力雄心中黯然,他自然知道原因,也明白再到机关工作是件难事。

他只可惜自己一身骨头还硬朗,想要为党为国家再做些贡献,不想提前退休。

这样颓废的日子又过了一段时间,转机出现了!

一天,一个熟悉的声音从院外传来,让张力雄又惊又喜,是他的挚友皮定均!

两人自淮海战役一别,已经三十年没能再见面,再坐到一起时,感触良多。



两人互诉衷肠后,皮定均询问起工作一事,张力雄苦闷说道:

“我这个情况,哪里的机关敢要哟。”

皮定均听后眉头一皱,怒拍桌子吼道:“这是什么话,你是和我一同走过来的老红军,我可太了解你了,党也不会冤屈你这个好同志的!”

皮定均拍着胸脯说放心,一定把他的情况如实报告上级。

张力雄看着面色严肃的好友,心中涌过暖流,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他依旧如此认可我。

两人许久未见,相谈甚欢,到了当天夜里,皮定均说到做到,直接给政治部副主任梁必业打电话,讲明张力雄情况。



之后,皮定均又借去北京开会的机会,找到政治局的李德生。

李德生也曾是野战军时期的老队员,对张力雄知根知底,多次沟通之后,政治局总算敲定了张力雄的去向,报了上去。

皮定均和张力雄说道:“你年纪大了,野战军和回老家都不太合适,我建议去江西军区。”

张力雄没什么其他想法,能够回到工作中就很满意了,当即回复:“我服从党的安排。”

等到1975年6月,毛主席批示正军级干部任免时,看到张力雄的名字,没有犹豫,直接便同意让他官复原职。

张力雄得知后,万分感动。



他明白,其中肯定有皮定均的努力,也可能是他与毛主席曾有过一面之缘,主席还记得自己。

谈到毛主席,张力雄的思绪又飘回到40年前,那时候的自己,还只是才溪乡的一个农家子弟。

与毛主席的一面之缘

1932年,张力雄在才溪乡务农,听到根据地招人后,是全乡第一个报名参加红军的人,毛主席的思想让他醍醐灌顶,在红军学校读书时格外努力。

毫不夸张地说,毛主席就是张力雄最崇敬的人,也是他一直学习的精神动力。

一次偶然的机会,张力雄知道了著名的“古田会议”居然就是在自己的家乡才溪县进行,这让他心中有了想法。



“我有没有可能见毛主席一面?”

1934年1月,张力雄得到了一个机会,他得知中央的全国政治工作会议要在瑞金召开,而他则是作为红三十四军的代表参加。

这一消息,让他高兴得夜不能寐,他只是一个基层干部,负责的工作都是传达毛主席的精神。

而从毛主席的讲话中,他越发敬佩和尊崇这位伟人,现在居然真的有机会能见一面,怎么能不激动?

张力雄为了早些看到毛主席,会议召开前的那天起了个大早,跑去会议厅占座。

结果工作人员告诉他,不能随便坐,每个军区坐哪儿已经安排好了。



张力雄听后大失所望,他没办法近距离接触到领袖了。

更糟糕的是,会议开始后,他发现灯光非常灰暗,张力雄被安排坐在最后一排,只能听见声音。

直到会议结束,他都没能看清几位首长的长相。

正当张力雄叹着气出去时,心想自己运气不好,他惊喜地发现,毛主席竟然从大门出来了!

张力雄眼睛一亮,心中暗道机会来了!他连忙凑到跟前,向毛主席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毛主席笑着回应,面色非常和善,看着眼前的小战士问道:“你是哪里人?”



张力雄连忙回复:“上杭县才溪乡的。”

毛主席一听是才溪乡,顿时来了兴致,勉励道:“我晓得我晓得,才溪可是模范乡,你要争当模范啊!”

张力雄连忙称是,表示自己一定争当模范。

那是1934年,就是那次的一面之缘后,张力雄真的用一生去践行了主席的勉励。

结语:

年轻时,张力雄参加抗战,打过无数大大小小的仗,带领部队走向胜利。

解放后,他不争不抢,当好祖国的“螺丝钉”,在属于自己的岗位上发光发热。

而等到张力雄年纪大了,依旧致力于亲手绘制《红军长征图》并捐给博物馆,为传承长征精神而努力。



如今,张力雄已是109岁的高龄,当他接过党中央颁发给他的,光荣在党50周年纪念奖章时,如孩童般高兴地笑了。

正如张力雄老将军自己所说,他的一生很精彩,很完满,他很愿意为祖国作出更多的贡献,继续当一名幸存者、幸运者和幸福者。

张力雄老将军的事迹让人肃然起敬,他的乐观精神值得我们学习,衷心地祝愿老将军身体安康,寿比南山。

声明:个人原创,仅供参考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冰雅忆史
冰雅忆史
砥砺前行,用心创作
147文章数 2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