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1971年,毛主席闯进虎穴,急召许世友,却等了许世友将近15个小时

0
分享至



老覃昨天在“覃仕勇说史”上发布了《1971年,有人指责毛主席的专列停在机场支线上碍事,要求赶紧离开》一文,文中讲到:毛主席在1971年南巡到达杭州,专列停放在笕桥机场专用线上。

根据熊华源、安建设编著的《林彪反革命集团覆灭纪实》一书的记载,毛主席是在1971年9月3日抵达杭州的,而林立果在数日之后,也就是在9月7日,便向“联合舰队”下达了“一级战备”命令。林立果还在9月8日派于新野乘飞机到上海,晚上赶到杭州,责令陈励耘改装伊尔-10飞机,并往里装备满炸弹,准备轰炸专列。

毛主席有所觉察,于9月8日午夜时分,命令专列从杭州开到了绍兴支线。

于新野后来通过和空四军政委王维国研究,认为在上海动手,地形比杭州要好,对他们更有利,因此,他们把动手地点设置在上海,并且把轰炸地点定在上海郊外虹桥机场专用线上。

毛主席的专列在绍兴停了十几个小时,于9月9日13点40分返往杭州,14点50分抵达杭州站。

陈长江在《毛泽东最后十年一警卫队长的回忆》一书中回忆:9月10日这一天,警卫队员都不知道会有什么事发生,大家都像平日一样,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上午九点多,还与驻地警卫营举行了一场乐趣多多的篮球友谊赛。

下午4点,毛主席突然宣布离开杭州去上海。



汪东兴在《汪东兴回忆毛主席与林彪反革命集团的斗争》一书中写:听见毛主席宣布去上海,我就小心翼翼地请示说:“到上海后停在哪里?”

毛主席若有所思地说:“停在上海郊外虹桥机场专用线,但顾家花园就不进去了。”

王洪文当时任上海市革委会副主任、市委书记。

汪东兴问毛主席“去上海,是不是得通知王洪文”?

毛主席点点头,说:“你打电话给王洪文,叫他通知许世友到上海来,我要同他们谈话。”

专列准备启动了,陈励耘前来送行,因为心里有鬼,到了车站,不敢接近毛主席,更不敢同毛主席握手。

下午6时许,专列顺利驶抵上海虹桥机场附近的吴家花园专运站。

汪东兴下车去接许世友和王洪文,但只见到了王洪文,没见到许世友,就问:“许司令呢?”

王洪文说他已经打电话到南京找许世友了,但南京方面说许世友已经下乡了,一时联系不上,只能派专人去通知。

毛主席听说联系不上许世友,略感失望,吩咐汪东兴把上海市的党、政、军领导找到火车上来谈话。

汪东兴于是找来了王维国和马天水。

张耀祠在《中央警卫团团长张耀祠回忆毛主席》书中回忆:到了上海,就感到了气氛不对,我把当地的警卫部队全部撤到外围去了,而在毛主席的主车周围全换上中央警卫团的人,并让佩带了冲锋枪。

张耀祠还注意到:离专列150米远的地方是虹桥机场的一个油库,一旦油库着火,专列将无路可去。于是,特别派了哨兵前去守卫油库。

陈长江的职业直觉也提醒着他:此次外出,最使人担心、情况最为复杂的是上海这一站了。

可以说,毛主席这次是进入了虎穴。

到了晚上,还迟迟不见许世友现身。

毛主席有些急了,让高秘书继续给南京打电话,催促许世友火速赶来上海。

所幸一夜无事。

毛主席焦急地等许世友,一直等到11日的上午10点钟,许世友才满头大汗地赶来。

毛主席见了许世友,反而不急了,悠哉游哉地问:“许世友同志,你下乡啦?去搞什么呀?”

许世友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回答说:“我去看农场了,看大别山附近的军垦农场去了。”

毛主席既赞赏又语含批评地说:“去看农场就看农场了,怎么连家都不回呀?你身为司令员,责任重大,怎么可以随便离开工作岗位呢?要是万一发生问题,该怎么样办呀?将来这样的情况你要注意呀。”

许世友既惭愧又内疚地说:“主席批评得对,以后保证不会了。真对不起,我原想主席还会在杭州住几天的,我昨天夜里12点多钟才回到南京的,先休息了一下,就没有打电话到上海。”

一旁的王洪文埋怨说:“许司令,毛主席等了你15个小时了……”

毛主席微笑地制止了王洪文往下说,他说:“你不要这样说他,他是下乡去了,我可以等他的,不要紧嘛,这个事就不要提了,我们谈正事吧。”

接下来,毛主席谈起了庐山会议的问题,谈形势,谈团结,谈军队的建设。

到了11点多钟,毛主席看时间不早了,就挥了挥手,说:“我今天不留你们吃饭了。王洪文,你请许世友到锦江饭店去吃饭,喝几杯酒。你们都去。”



汪东兴负责送许世友、王洪文下车,一开车门,就看到了一直站在车门口等待着毛主席召见的王维国。

王维国的神情很不自然,满脸通红,显得心事重重。

王洪文不明就里,把他拉上车来见毛主席。

毛主席只是和他握了一下手,什么都没有说。

王维国如获大赦地跟着王洪文等人一同去锦江饭店喝酒了。

毛主席等汪东兴送完客回到车厢,表情严肃地下令说:“我们马上走,不同他们打招呼。谁也别通知,立即开车。先发前卫车。"

这样,前卫车在11日中午12点半发车,毛主席专列于13点12分离开上海,直发北京。

毛主席专列启动时,早有上海车站的警卫人员飞报王洪文。

王洪文正在和许世友等人喝酒,他小声告诉许世友说:“毛主席的车走了。”

许世友端着酒杯,有些惊讶地说:“咦?怎么走了?”

王洪文咧了咧嘴,说:“既然走了,我们继续喝酒吧。”

当天,王洪文、许世友、王维国等人喝酒一直喝到了下午两点多。

酒局散后,许世友乘坐一架伊尔-14飞机飞回南京,赶往车站接毛主席专列。

王维国这时才知道毛主席已经离开了上海,不由得低低地哀嚎了一声。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覃仕勇说史
覃仕勇说史
覃仕勇,作协成员,文史作家
5830文章数 63730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