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美众议院将表决援乌法案,议员:谁赞成必须亲自上战场

0
分享至

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4月17日报道,美国会众议院议长迈克·约翰逊当天宣布,众议院将于4月20日晚对一系列对外援助法案进行最终表决,其中包括为乌克兰提供资金的法案。报道称,在推动该法案期间,约翰逊正因援乌问题面临下台风险,共和党籍众议员玛乔丽·泰勒·格林(Marjorie Taylor Greene)威胁为此罢免他的议长职务,另一名众议员托马斯·马西(Thomas Massie)16日宣布支持格林的立场。



美国会众议院议长迈克·约翰逊 图源:视觉中国

NBC报道称,鉴于众议院共和党内部分歧严重,其多数党席位优势微弱,推动对乌援助法案对约翰逊来说是一项重大挑战。多名共和党议员表态反对向乌克兰提供任何援助资金,意味着该法案将需要得到相当多民主党议员的支持才能通过。报道称,这一系列法案中的许多条款,与此前已在参议院获得批准的对外援助法案类似,而约翰逊拒绝将参议院版本的法案提交众议院表决。

在公布法案具体内容之前,约翰逊向议员们发布消息称,“我们预计将在周六(4月20日)晚上对这些法案进行最终表决”。他还宣布将提交一项美国边境安全法案,并在不久后单独投票。报道称,此举是为了安抚那些不满对外援助法案没能与解决美国边境问题的措施绑定的议员。

在约翰逊发消息后,多名美国共和党籍议员立即在社交平台上发文表示反对,抱怨促进边境安全的条款与对乌援助法案没有直接绑定。众议员奇普·罗伊(Chip Roy)在X平台上发文写道:“共和党籍众议院议长正在寻求一项规则,以通过近1000亿美元的对外援助,而毫无疑问,危险的罪犯、恐怖分子和芬太尼正涌入我们的边境。在这个立法计划中的边境‘投票’只是一种被淡化的危险的掩护性投票。我会反对。”

众议员斯科特·佩里(Scott Perry)表示,“如果不把援助乌克兰与真正的边境安全联系起来,就无法兑现约翰逊议长几周前所说的话。选民对我们有更多的要求——也理应得到更多。”另一名众议员特洛伊·内尔斯(Troy Nehls)曾说美国没必要向乌克兰提供援助,他重申:“我今天、明天或下周都不会给他们一分钱。”

共和党籍众议员玛乔丽·泰勒·格林17日向拟议中的对乌援助法案提出了一项修正案,要求为该法案投赞成票的美国议员必须亲自参军去乌克兰参加战斗。据美国Axios新闻网记者朱莉格蕾丝·布鲁克(Juliegrace Brufke)消息,修正案写道:“任何投票支持该法案的国会议员都必须应征入伍加入乌克兰军队。”

格林一直反对美国向乌克兰提供援助,并因此批评约翰逊。上个月,她提出撤换动议,要求罢免约翰逊的议长职务,不过到目前为止,她还未要求众议院对此进行表决。4月16日,格林的立场得到了另一名共和党籍众议员托马斯·马西的支持。而当被问及针对他的罢免威胁时,约翰逊16日称其为“荒谬的”,同时表示他“不担心”这项动议,并称将继续做好自己的工作。

延伸阅读

媒体:特朗普"按住"拜登军援乌克兰 或致美欧分道扬镳



图为卡梅伦和特朗普

直新闻:为了推动美国军援乌克兰,英国外相卡梅伦亲自前往美国做说客会见特朗普,却吃了众议院议长约翰逊的闭门羹。对此,怎么看?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其实,毫无疑问,美国的援乌法案就是卡在特朗普手上,而特朗普跟约翰逊又是穿同一条裤子的,甚至约翰逊就是被特朗普在幕后用一根看不见的线操纵的“木偶”。因此,无论是这次拒见卡梅伦,还是不久前将600多亿美元援乌案跟修建边境墙以阻止非法移民问题打包起来表决,以及现在提议要用被冻结的俄罗斯美元资产来军援乌克兰,都只不过是约翰逊使用的政治手腕,其目的是要将原本简单的事情进一步复杂化,让军援法案最终通不过。

约翰逊认为,只有这样做,才能将特朗普再度护送进白宫。因为第一,俄乌军事战场跟美国国内总统大选的政治战场,其实是高度联动,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乌克兰收到了拜登政府给的600亿美元军援,就可以在美国总统大选前打一个军事上的翻身仗,从而为拜登的选情冲喜;第二,非法移民以及由此衍生的边境墙问题,是拜登在过去几年执政中的一大败笔,把这个问题跟军援乌克兰问题捆绑,让其双双通不过,就可以让拜登在选前一直背着这个沉重的政治包袱。



特朗普及其操控的众议院议长约翰逊拦住援乌法案 图为特朗普资料图

直新闻:那特朗普及其操控的众议院议长约翰逊为什么敢于拦住援乌法案,他们的底气又来自哪里?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我觉得,底气就来自于,虽然特朗普与约翰逊的所作所为引起了民主党支持者的强烈反感,以及引起了美国盟友的普遍愤怒,但是,特朗普仍然获得了四成左右基本盘的坚定支持,其总体民意支持率甚至还超过了拜登。

而这背后的原因又在于,美国这次军援乌克兰之所以卡壳,涉及到的不仅仅是民主与共和两党、特朗普与拜登的权力之争,同时还涉及到了美国国内的两种不同的价值观与世界观,以及由此而引起的两种不同的外交路线之争。其中一条就是由民主党所代表的、主张美国承担世界责任甚至是充当“世界警察”的左翼路线,另一条就是由共和党为代表的主张美国应该利用其东临大西洋西临太平洋的独特地理位置,来独善其身的右翼路线。这两种价值与两条路线之争,实际上贯穿了美国两百多年的建国史。

实事求是来说,在过去250多年的历史当中,由民主党主张的左翼路线在美国是占据主导地位的,这就是美国最终能够参与两次世界上的热战、构建出了一套由美国所主导的世界秩序的根源。但与此同时,共和党主张的独善其身的右翼路线也始终存在,其典型表现就是十九世纪时在美国一度甚嚣尘上的的门罗主义,也就是欧美各自自扫门前雪,不干涉对方的一亩三分地。而在美国企图通过反恐战争对中东世界进行民主化改造并不成功之后,这些年来由共和党倡导的右翼路线又开始强势抬头,其典型表现就是七年前特朗普的当选,以及现在特朗普的卷土重来。



共和党控制的众议院人为搁置援乌案,极有可能使得美欧之间的互信基础遭到动摇 图为美国国旗

直新闻:那由共和党尤其是特朗普为代表的右翼路线卷土重来,又会对美国所主导的世界秩序带来哪些冲击呢?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其实,这些年来,拜登政府一直在指责中国破坏了由美国所主导的所谓以规则为基础的世界秩序,但是现在看来,这确实是冤枉中国了,真正动摇美国所主导的世界秩序根基的,恰恰是美国自身,是因为美国国内两种价值观与世界观、两种外交路线的恶斗。或者说得更直白一些,是因为以特朗普为代表的极右保守势力的卷土重来。

这次共和党控制的众议院人为搁置军援乌克兰案,却极有可能使得美欧之间的互信基础遭到动摇,导致美欧同盟关系割袍断义,甚至是导致美国所主导的世界秩序的雪崩。

在美国现阶段无法军援乌克兰的情况下,接下来俄乌冲突与欧洲局势有可能会出现两个两极化的结果:一是欧洲被迫接受乌克兰战败并向俄罗斯投降的现实;二是欧洲国家加码军援,帮助乌克兰打赢这场战争,或者至少是不输,从此欧洲彻底告别美国在政治和军事上实现真正的独立自主。从中我们可以看出,无论最终出现了哪种结果,都意味着美欧的分道扬镳,甚至是北约的解体。



卡梅伦访美时称“印太”地区盟友都在密切关注美国军援乌克兰的进展 资料图

直新闻:英国外相卡梅伦在访美时还表示,“印太”地区的盟友都在密切关注美国军援乌克兰的进展。对此,你又怎么看?

特约评论员 刘和平:我认为,卡梅伦讲的是实话。美国拒绝军援乌克兰之后,不仅仅会让乌克兰和美国的欧洲盟友感到绝望,而且会让美国的“印太”盟友日本、韩国、菲律宾感到困惑,甚至是“开始怀疑人生”。

我知道,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日本、韩国以及菲律宾等“印太”国家正在致力于重塑美日、美韩以及美菲同盟,然而,无论再怎么重塑,你们有同文同种同信仰的美欧关系铁吗?美国连美欧同盟都可以说不管就不管,将来美日、美韩与美菲同盟又算老几?而且,一旦特朗普重新上台,美国的极右保守路线再度回归,谁能保证你们不会成为特朗普手上的交易筹码?

或许有人会说,美日有安保条约、美菲有共同防御条约来保障。对此我想要说的是,大家不要忘了,1994年12月,当时的美国总统克林顿、英国首相梅杰、俄罗斯总统叶利钦、乌克兰总统库奇马也在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签署了一份备忘录。在这份文件中,美、英、俄承诺在乌克兰放弃拥核的基础上,三国将会同时对乌克兰作出安全保证。这也就意味着,美国对乌克兰的军援,甚至是出兵帮助乌克兰,不仅仅是道义上的责任,同时也是法律上的责任,但是最终这一国际条约,在美国民主与共和两党的内斗面前,不也变成了一纸空文?

所以,特朗普这次拒绝军援乌克兰以及接下来如果重回白宫,极有可能是国际秩序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开始,是美国的国际信誉、美欧同盟关系,以及美国“世界警察”的地位全面崩塌的开始。

责任编辑:李曦_NN2587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环球时报国际
环球时报国际
纵览军情,聚焦热点
31403文章数 324382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