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岁的林彪为何能进入红军的核心领导班子?这要从飞夺泸定桥说起

分享至

1934年下旬,蒋介石调集重兵开始进攻中央苏区腹地,博古和李德仍然拒绝了毛泽东进军湖南中部,调动敌人,寻机歼灭的建议,令红军伤亡惨重,到最后,仗完全靠干部在打了。

而红一方面军也节节败退,一直退到了石城,顶了四个多月,仍然无法挽回颓势,随后便开始了漫漫长征路。

不过万事万物都是辩证的,在红军艰难的长征途中,林彪也迎来了他政治生涯中的第一个高光时刻,进入了红军核心领导班子。

那林彪当时究竟遇见了怎样的契机呢?年仅28岁的他为何能一跃成为红军的核心领导人物呢?这还得从红军长征中的飞夺泸定桥战斗开始说起。

01、毛主席,你在哪里?你知不知道这次惨败?我们怎样才能反败为胜?



1934年11月25日,湘桂走廊,越岭山道,湘桂两省交界处,永安关隘。

林彪跨过两峰紧挨中只剩残垣断壁的永安关口,就停住了脚步。身后是湖南、身前是广西,越缄岭莽莽苍苍,逶迤起伏,由湖南伸展向广西,隐人云雾深处。

站定、转身,望湖南,那是来路。他的红一军团大队人马,正源源不断从他身旁走过。

从湖南走入广西,队伍没有歌声,也没有笑声。也没有指挥员的催促:“快、跟上……”甚至连说话的声音也没有。低沉暗闷的步声,在空旷寂静的山道上沉重地响着。

战士们拉着牲口尾巴,或懈下绑腿系在身上,一个连一个,拉着、拖着,蹒跚而行,翻山越岭。他们迷迷糊糊地走,他们睡眼蒙眬地走,只要一停步,他们就睡着,他们的脸上都充满着硝烟,血污和汗渍泥渍,他们的脸紧绷着,紧绷着忧郁,紧绷着焦虑,紧绷着茫然……

此时,他们已突破了三道封锁线,他们已从江西走过了湖南,走进了广西,越走,他们的脸绷得越紧,只有冲锋号嘹亮响起,只有喊杀声凶狠响起,只有枪声,炮声震耳欲聋,只有白刃搏杀刺刀相撞相击,只有伤者撕心裂肺的惨叫和临死绝望的呻吟,才使他们精神为之一振一醒。

他们走着,他们都不知走向何处,他们也不知为什么要走,是走向生路还是走向绝路?没有人对他们说明白。

他们在心里都在回忆着一、二、三、四反“围剿”痛快淋漓的大胜大捷;回忆着第五次反“围剿”的窝囊屈辱,惨痛败退直至一败涂地,葬送苏区;他们更在反思着,红军为什么败。

他们在心底深处一次次呼唤:“毛主席,你在哪里?你知不道这一次惨败?怎样才能反败为胜 ……”



就在这1934年初冬的湘桂边境,红军指挥员确确实实地呼唤,呼唤毛泽东。这绝对是历史的真实,无半点虚伪,因为这种呼唤不能喊出口,否则,会遭到王明等人的残酷斗争,无情打击,由忆而思。由思而生愤懑怨怒。他们愤懑怨怒着王明等人。

此时,愤懑怨怒正在高涨,而高涨到顶点是过湘江后,把它推向顶点的是湘江畔三万余伤亡红军的热血和生命。这也是历史的真实。

当时,广大干部眼看反五次‘围剿’以来,数次失利,现在又几乎濒临绝境,与反四次‘围剿’以前的情况对比之下。逐渐觉得这是排斥了以毛泽东同志为代表的正确路线,贯彻了错误路线所致。部队里明显地滋长了怀疑不满和积极要求改变领导的情绪。这种情绪,随着我军的失利,日益显著,并在湘江战役时达到了顶点……

林彪也在回望来路,他的脸也紧绷着。

林彪生于1907年12月5日,还有十五天.就是他二十七周岁生日了。

此时的林彪,与所有人有着相同的心境,只不过他的心境更复杂,内蕴更丰富。 因为。他与他们的身份不同,他与他们的职责也不同,他已是中央红军主力军团——红一军团的军团长,红一军团在红军中可谓战功卓著,声威赫赫,是红军的王牌军中的王牌,这在当时和现在,都是有口皆碑的。

林彪这个28岁的红军天才战斗家,在毛泽东直接指挥和领导红军时,他率领下的第一军团从未打过败仗,他也确是红军中的常胜将军,打的几乎都是胜仗,这是任何人不可否定的。

然而,历史是真实的。在第五次反“围剿”中,因为没有了毛泽东的正确指导,林彪成了连打败仗的“常胜将军”,这叫他内心怎么不焦灼。

02、蒋介石亲自坐镇追杀,毛泽东把强渡大渡河的任务交给了林彪。



蒋介石亲自坐镇昆明。

这次,他不仅派重兵牢牢守住昆明机场,还数次亲临机场督察,以防重蹈贵阳覆辙。

蒋介石在昆明的目的很明确,部署大渡河会战,全歼朱毛红军。他判断,红军在他的十几万大军的包围之下,已无别路可走,唯一可走的还是往西,往西就得渡过大渡河,料红军也正在向大渡河方向走动。

又是一次绝妙的机会,他当然不会放过。

他已两次乘飞机亲临战区上空视察,两次用通讯袋向他的大军投下他的手令。

他在手令中告诫又勉励他的杂牌和嫡系各军:“大渡河是太平天国石达开大军覆灭之地,今红军入此汉彝杂处,一线中断,江河阻隔、地形险峻、给养困难的绝地,必步石军覆辙。希各军师长鼓动所部建立功勋。”

蒋介石的手令竟然有的投到了红军进行大队中,蒋介石的手令被送到毛泽东手中。

毛泽东同样熟悉这段历史。

石达开是太平夫国的翼王,天京事变后率部数万人前往西南,企图建立根据地。就在这大渡河边被围追而上的曾国藩清军全部消灭。石达开本人被清军俘获后凌迟处死。

石达开全军覆灭的主要原因是无法及时过大渡河。

毛泽东看得更清楚,蒋介石虽已判明红军将走大渡河,但蒋介石并不认为红军在知晓了他的战略部署后还会走此险棋危棋还走大渡河,因此从蒋介石大军目前调动情况看,蒋介石所选择的与红军决战之地似乎并不在大渡河,因为,他的精锐部队向大渡河集结的速度并不是全速,而且防守大渡河渡口的部队也没得到多大增强 。

毛泽东决定,抓住时机,将计就计,抢渡大渡河。



抢渡大渡河的任务还是交给林彪红一军团。

林彪的红一军团一师从泸沽、经冕宁、过拖马、突然出现在大渡河上的重要战略渡口安顺场。

安顺场敌守军自知不是红军对手,放手烧掉安顺场的所有小船只,赶走安顺场所有居民,然后纵火焚烧了安顺场集镇。

敌守军撤出安顺场,红军到达时安顺场是空镇。只找到一只小船,这只小船拴在岸崖下,是被林彪和聂荣臻视察河岸时发现的。

这只船被川军刘文辉部营长赖执中撑过河接客,赖执中被突然出现的红军俘虏,船也就留在岩边。

红军开始抢渡,一只船,一只船只能渡40余人,渡江红军三万余大军需要半月。

安顺场上是万众待渡,处于敌机的狂轰滥炸威胁之下,还有据情报,敌李韫珩53 师已渡过金沙江向安顺场赶来。

站在安顺场渡口,毛泽东对林彪语气很沉重地说:“情况十分危急。抢占泸定桥,这是一个战略措施。只有抢夺泸定桥,我军才能渡过大渡河,才能避免石达开全军覆灭的命运,才能到川西与红四方面军会合。各级军政首长务必重视问题严重性。一着不慎,全盘皆输呀 …… ”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