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送养了妹妹,她却怨恨我让我去死,后来我真死了妈妈却后悔了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在最穷的那年,妈妈用抛硬币的方式亲手送养了妹妹。

可等送走妹妹后,她却哭哭啼啼地指责我霸占了妹妹的位置。

「如果不是你,你妹妹也不会寄人篱下。」

她恨我,巴不得我死。

最后如她所愿。

妹妹回来了,我死了。

可妈妈却疯了。

1

我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小山村,有一个双胞胎妹妹,因为家里贫穷,养不了两个孩子,于是不得已要用抛硬币的方式决定谁去谁留。



「正面上姐姐留,反面上妹妹留。」

就这样我被留了下来,妹妹被送养了。

而我这个留下来的孩子,却从小就被教育是我抢了妹妹留在家里的机会,让妹妹独自一人,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

我小心翼翼地活着,不敢做出任何让妈妈不高兴的事来。

我拼命学习,把第一名的奖状捧到妈妈面前,想得到她的表扬。

可是她却随手把奖状扔在一旁,开始提起妹妹。

「要是我家念念还在我身边的话,肯定比你还优秀。」

我默默把奖状捡了起来,放在床头的铁盒里。

里面还有我曾经想要送给妈妈母亲节的礼物、没有送出去的信……各种被妈妈看不上的小东西。

即使已经很熟悉妈妈对我的态度,但她的冷漠还是让我有些无可适从。

我也曾向妈妈大声吵闹过,可她一句「你已经霸占了你妹妹的生活了,你还想怎样?」就彻底让我失去了反抗的心思。

在她的话里仿佛我才是让妹妹离家的罪魁祸首。

我委屈、难过,甚至曾经在多少个午夜不断祈祷,要是当时被送走的是我就好了。

后来家里的情况不断好转,我们终于从小村庄搬到了大城市。

我以为家里的情况好起来后,妈妈也会对我好的。

但妈妈好像更想念妹妹了,她把对妹妹的思念化作怨恨发泄在我身上。

她总是会莫名其妙地打我,在我蜷缩起身体浑身战栗时,她又抱着我说对不起。

每次这个时候我既害怕妈妈对我的打骂,又依赖这时我们之间仅有的一点温存。

我有时会想,要是日子就这样过去好像也不错。

于是,我开始更努力地学习,想让自己成为一个让妈妈值得骄傲的好孩子。

但妈妈好像并不在意这些,她有时会盯着我的脸看,甚至会轻轻抚摸我,我以为她终于开始在意我了。

「要是念念在的话,也这么大了这么漂亮了。」

原来妈妈还是没变,她只是想妹妹了,而我依旧是那个得不到妈妈爱的孩子。

妈妈整日都想让妹妹回来,但她却没法开口让妹妹回来。

我看到过好多次妈妈晚上坐在客厅里抹眼泪,我很心疼但又无可奈何。

后来,在我初中时,妹妹养父母出了一场车祸,不幸双双离世。

妈妈最爱的妹妹终于要回来了,我有些控制不住地兴奋,这下我和妹妹都能留在家里了。

那一晚,我兴奋得有些睡不着,直到天亮了才沉沉睡去。

那晚的梦香甜得有些令人发懵,我仿佛已经看到妹妹回来后一家人开心幸福的样子了。

2

妹妹回来了!

她很白、很美,是妈妈期待中的样子。

我站在角落里看着妈妈和妹妹紧紧拥抱在一起喜极而泣。

我也很高兴,鼻头都有些发酸了。

那一天,全家都很开心,桌子上多了许多我甚至都没见过的菜。

可那样的菜妹妹早已司空见惯,挑食的妹妹在妈妈的柔声细语地劝导下才勉强吃了一点。

那时我才得知,妹妹养父母经济条件很好,她的生活甚至可以称得上优渥。

我看着听到妹妹话的妈妈时而愧悔,时而又庆幸。

一家人其乐融融,我坐在沙发边缘,格格不入。

「姐姐!」

好听的声音把我从思绪中拉了回来。

「哎。」

我有些紧张但又忍不住兴奋。

但是只有这一声称呼,我们便无话可说。

不过这对于我这样一个家庭的边缘人物来说,这足以让我惊喜了。

妹妹回家之后,妈妈肉眼可见地高兴了起来,她想把最好的东西都给她。

我知道这是妈妈觉得愧对妹妹,想要尽可能地弥补她。

我理解她,作为一个母亲,把孩子从小就送走,内心的痛苦是难以想象的。

就因为这样,我一直对妈妈抱有幻想,不是妈妈不爱我,只是她失去一个孩子了,太难过了。

就这样,我一次次地原谅了妈妈。

甚至曾经在母亲节的时候,我用攒下来的钱给妈妈买了一束花,只为了给妈妈一个惊喜,却被她声嘶力竭地大骂。

「你明明知道,念念不在了,还想让我过母亲节?」

「你看看你安的是什么心!」

说完便把花狠狠摔在地上,随即又大哭起来。

看着这一幕的我有些不知所措。

这时听到动静的爸爸从房间里出来,我求救地把目光射向爸爸。

然而爸爸责备地看了我一眼便去安慰妈妈了。

良久,我蹲下身子,把地上的花瓣捡了起来,泪水大颗大颗狠狠地砸在我的手上。

第二天大家都默契地没提起那件事,日子也接着一天天过去。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我就听到厨房传来声音,我悄悄把门打开,发现爸爸妈妈正在厨房做饭。

妹妹回来真好,可以吃到家里的早餐了。

自从我有印象起,从未在家吃过早餐,以前我曾问过妈妈,妈妈只说了一句「麻烦」。

做好早餐之后,妈妈小心翼翼地敲开妹妹的房间,柔声哄着她起来吃饭。

我小心藏在被子里,等着妈妈来叫我,甚至怕妈妈发现我醒了,把呼吸都不自觉地放缓了。就这样,等了很久,久到我仿佛把这些年的事都回忆了一遍,才明白妈妈是不会叫我的。

我从房间出来时,他们早就吃上了,看到我的瞬间,我看到爸爸脸上有一瞬间的不自在,妈妈则是大声骂我:「这么晚了才起来,还不回来吃饭。」

我走过去一看,海鲜粥、虾饼,甚至是海鲜馅的包子。

我转头就走,身后传来妈妈的骂声。

「不吃就滚,不要在这碍我们的眼!」

我脚步一顿,随即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姐姐是不能吃海鲜吗?」妹妹开口问。

爸爸妈妈这才想起,我海鲜过敏,小时候甚至因为吃海鲜差点死了。

他们眼中闪过一丝的愧疚,但很快便消失了,因为还没有走远的我听到妈妈说「谁叫她不说的。」

3

我所期盼的生活并没有到来。

我依旧是父母眼中多余的存在。

今天是我和妹妹的生日,是妹妹回来过的第一个生日,也是我过的第一个生日。

以往每年这个时候,妈妈就会拿着当年妹妹穿的小衣服哭诉:

「我的念念,不知道还在哪里受苦?」

如果这个时候,我不小心走到她的面前,就会被责骂:

「如果不是你,你妹妹也不会寄人篱下。」

等妈妈的情绪在我身上发泄得差不多,爸爸这个时候才会出现安慰妈妈,等俩人收拾好情绪出门吃饭,我就会被一个人锁在家里。

因为他们说看到我,就会想起现在不知道在哪里的妹妹。

所以曾经我一点也不喜欢生日这天。

但是今天,看见装扮一新的家,我还是对生日有了期待。

爸爸妈妈把客厅装饰得温馨又好看,买了一个大蛋糕,做了一桌子的菜。

妹妹在父母的簇拥下,戴着生日帽,坐在蛋糕前。

我一脸羡慕地看着妹妹,她察觉到我的目光询问:

「姐姐要一起来吹蜡烛吗?」

我惊喜地想要走到她身旁,却听见妈妈说:「不用,你姐姐年年的都在家过,今年是念念在家过的第一个生日,念念来吹蜡烛吧。」

我的脚步顿住,我想说我也想吹蜡烛,我也想过一次生日。

但是一家三口的其乐融融的样子刺痛了我的心。

礼物、蛋糕、祝福、欢笑……原来生日也是值得令人开心的一件事情。

可是我却觉得比以往每一次生日更让人难受。

那一刻,我竟生出一丝怨怼,对妹妹,可是我也知道她没有也做错什么。

而且在这个家里,唯一对我还有关注也就只有妹妹,虽然不多,但至少证明着我还在这个家里。

就在这一天,我终于确认了妈妈不爱我这件事。

4

从那一天开始,我不再是一个渴望母爱的孩子了,我只想好好学习,早日离开这个家,把这个不属于我的家还给他们。

就这样,我的成绩不断上升,附近邻居家的孩子大多在一个学校,即使我不说,我优异的成绩还是传到了爸妈耳朵里。

「要不是她从小就在我们身边,哪会取得这么好的成绩。」

「哪有什么秘诀啊,都是我们从小培养的,要是她妹妹也在身边,不知道比她优秀多少倍。」

邻居们虽然嘴上不断恭维着,但还是看出了妈妈的偏心。

我从他们后面走来,眼尖的邻居已经发现了我,连忙热情地招呼。

「哟,孩子怎么最近还瘦了?晚上上阿姨家吃饭。」

「不愧是我们这儿的小神童,真厉害!」

「真想要这样一个省心的孩子。」

我一一热情地打招呼,这些阿姨人都很好。

「好,阿姨,明天我就去你家吃饭,我最喜欢你做的红烧排骨了。」

「好好好,每次你来,家里都可高兴了。」高阿姨高兴得连连称好,「那阿姨现在打电话取消刚下单的海鲜,买你爱吃的。」

「好嘞,谢谢阿姨!」我熟练地攀上高阿姨的手腕。

与各位叔叔阿姨告别后,我转身回家。

一到家,妈妈便生气地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

我没管,径直走回房间。

「站住。」妈妈终于忍不住开口。

我看着妈妈,眼神带有疑惑。看着我这番样子,顿时火冒三丈。

「怎么,已经想去人家了,家里好亏待你的,这么快就找好下一个妈了。」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