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住!气温骤降100度

分享至



苟住!末日生还者

最开始只是羽绒服售罄,水管冻爆,全城限电。

接着,去抢修的工作人员因失温死亡,医疗系统瘫痪。

寒流席卷全球,就连赤道中心的国家都未能幸免……

仅仅一个月,气温骤降 100 度!整个城市变成了冰雕,树木还未落叶,便被冻成了粉末。

全球的河流和海洋都被冰封,地表上再也找不到一滴水!

如果是丧尸末日,人类尚能一战,可在大自然面前,人类该怎么办?

这不是电影!是真的……极寒末日了。



1

一大早,电话铃声像催命一样,我不耐烦地接起电话,是好久不联系的表姐。

「怎么了姐,这大早上……」

「绵绵!跟你说个正事。我接下来说的每一个字都不是开玩笑,你都要听清楚!」

我一个激灵,表姐口气这么严肃,是不是家里出啥事了!

「啥事儿啊姐,你别吓我。」

「我跟你说,国家气候中心的最新监测结果显示,史上最强拉尼娜现象或将出现,许多高纬度地区的国家已经提前进入冬季,前兆就是愈发温暖的天气,温暖过后会迎来急剧降温!这也是人类最早的冬季,预计一个月后全球将迎来一次史无前例的大规模气候变冷,也就是冰川末世。」

「什么啊表姐?什么冰川末日,你是说像电影《后天》那样?」

我有些莫名其妙,今天是愚人节吗?

「这是你舅舅和舅妈在气象局工作得到的消息,没时间了!我们已经找好了避难所,囤了物资。你也赶紧准备吧,对了,把这个消息告诉你爸妈……」

表姐的声音戛然而止,电话像是被谁特意挂断了。

这都什么啊,表姐这玩笑开得可没意思。

我没有理会,继续睡觉了。



第二天,我下楼取外卖的时候,发现气温的确很奇怪。

已经十一月了,太阳已旧毒辣,万里晴空,我单穿一件卫衣都不会觉得冷,甚至想穿半截袖。

过了一个星期,气温依旧异常温暖,甚至有更加变暖的趋势。

我不得不联想到了表姐的话,表姐好像从来没对我开过玩笑。

我坐不住了,打算打个电话再问问表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是空号。」那边传来冰冷的机械女声。

怎么变成空号了?

不知道是不是女人的第六感,想起表姐认真的语气……

不管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今天必须开始准备了!

想到这里,我连忙打电话给男友封继嬴……

2

这个冬天格外暖,已进入十一月,依旧暖得像春日一样。

微风拂面,阳光和煦,连路边的树木花草都郁郁葱葱的。

而这也正是气候异常的所在……

我带着男友冲进商场,开始疯狂地采购。不买别的,只买棉被、暖宝宝和超厚羽绒服。

带着堆积如山的物资,在商场众人惊讶的目光下,我推搡着男朋友封继嬴快步走出了商场。

「东西明天送到我们新租的别墅,阿继,现在我们去下一个地方扫货吧。」

「绵绵,你没发烧吧?」他摸了摸我的额头。

「阿继我没病。」

我深呼一口气,「我跟你说过,表姐从来没跟我开过这种玩笑。」

「舅妈一家都在气象局工作。前天表姐突然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抓紧时间找避难的地方和囤粮,极寒末世要来了。刚开始我没信,可是最近的气温越来越不对。一个月后,人类或许会迎来极寒之灾!」

花费了十分钟,我才把前因后果跟阿继讲明白。

他虽然半信半疑,却拗不过我,陪着我转了一整天,买了一大堆他觉得用不上的东西。

我一直都是个末世迷,阅灾难片无数。

可现在……末日真的可能要到来,我的内心突然感觉一阵焦虑和恐惧。

原来看别人写出来的,和自己亲身经历的真的不一样……

3

一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我得知消息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一周,再算上月初摆烂的几天,现在只剩下了不到三个星期。

前期的准备工作,我绝对不能耽搁。

在赶往下一个采购目的地的间隙,我在网上写了一篇近期天气异常的文章,里面有很多我自己的见解,和需要准备的物资清单。

如果看到的人能相信我,我就可以帮他们一把。

可是我籍籍无名,没什么影响力,回复寥寥,只有十几条评论。

大部分评论是在嘲讽我,可是其中一条引起了我的注意,他居然真的一本正经分析了极端天气。

这位网友的网名叫做「王姐批发土鸡蛋」。

王姐批发土鸡蛋评论说:「租带超大三层地下室的别墅的思路没问题,但一定要在内外都增加抗冻混凝土,混凝土强度选 C40,抗冻等级选 F300。太阳能发电机必不可少,但要在四周都砌上混凝土格挡,正上方选用真空玻璃。地上再怎么防御,最后都会住不了的,所以要直接转入地下……」

王姐批发土鸡蛋提出的这些建议,好像她真的经历过一样。

我不再迟疑,立刻托关系联系了本地最好的一家装修公司,把「王姐批发土鸡蛋」的话原封不动地复述了一遍。费了很大力气,加了足够的钱,才搞定装修工人今天来帮我们砌墙加固保温。

4

时间定下后,我还是心里堵得慌,天灾面前,人类是多么渺小。我不知道能不能挺过这次灾难,但我知道,为了活下去我要尽力一试。

阿继看我忧心忡忡,安慰我说:「别担心,真是世界末日,我就随你去了,妇死夫随嘛。」

我真想给他一拳,都什么时候了,还开这种玩笑。

我懒得理他,转身继续采购。「别墨迹了,赶紧的。」

因为是新租的房子,里面什么都没有,提前购买的物资也要下星期一才送到,所以我加钱让装修工人们必须保证质量和速度,在下星期一之前装修完。

由于我出手阔绰,装修师傅很给力,不仅完工迅速,而且质量很好,完工时间比原定的日期还早了一天。

我大方地结了尾款。他们临走前我还好心提醒,可能要要降温了,得注意保暖。

装修师傅笑了笑,说:「小姑娘,你看这天气,今年估计都不会下雪。」

唉,算了,说了也没人会信。

这个星期我和封继嬴没闲着,又买了大量的暖宝宝、小太阳、充电式暖手宝、72 小时加热贴。

对了,装修的时候,我还让师傅们装了一个壁炉烟囱槽,以备不时之需。

家门口的监控也不能少。

我还订购了三百箱泡面、两百箱自热火锅、五十箱零食、三十箱压缩饼干、十二箱香肠、十箱卤制品、五百桶桶装水、一百箱瓶装水、两百袋大米、一顿面粉……

可以长期保存的食物我都买了个遍,如果不是房子里实在放不下了,我恨不得把超市搬空。

此外我还买了种子若干,调料若干,日用品若干,猫砂若干……

买到后面我已经记不清我都买了什么,,累得动弹不得。

5

时间过得很快,在东西添置得差不多之后,我把我的父母也接了过来。

说来惭愧,如果直接告诉他们世界末日要来了,他们一定不会相信,所以接父母的理由是——我要结婚了。

阿继的父母常年在国外出差,现在叫回来也来不及了。阿继打了很长时间的电话,千叮咛万嘱咐后才挂断。

爸妈和阿继坐在一起,说实话还有点尴尬,阿继一个劲喝茶。

我母亲搓了搓手,「绵绵还小,才二十五岁,有点早吧。」

「不早了叔叔阿姨,我想快点和绵绵定下来。」

父亲笑得有点难堪。

果然,我回家就被老爸以对自己的人生不负责任为由教育了一晚上。

第二天一早,我们骗父母说要去选婚纱,让他们多待一段时间。

看着我妈偶尔流露出的不舍,我暗下决心,一定不能辜负表姐的好心提醒,我也一定要让所有我在乎的人都活下去。

末世很可怕,我只能保护好自己的家人!

6

要开始降温了。

我忙得焦头烂额,一边要采购物资加固地下堡垒,一边又要应付父母对结婚事项的询问。

家里能换成抗冻的东西都换了,信用卡都刷爆了好几张。

我还是有些不放心,地下三层我又找了另一批装修工人检查了一下,确认没有偷工减料。

我让这批工人帮我加固了周围的岩土体,确保如果突发其他灾害,不会导致我们被埋在地下。

只是房屋装修,就已经花光了我所有的积蓄。

我变卖了心爱的小 mini 和刚买没多久的公寓,以及很多曾经咬牙买下的奢侈品包包、衣服,又贷款了一大笔钱来购买其他物资。

反正这些钱未来都用不上了,再贵的包也不如一件羽绒服来得实在。

阿继也把他积攒多年的存款全都给了我。

钱打过来的前一秒,他什么都没跟我说,我很惊讶也很感动,他是唯一一个任由我胡闹,也无条件相信我说的每一句话的男人,哪怕末世听起来如此离谱,他也愿意给予我全然的信任。

这段时间,囤粮就已经装满了地下一层,我以为我租的房子已经非常大了,但总感觉远远不够。

我又陆陆续续买了一些可以长久储存的食品,甚至还买了很多酒,如果气温实在太低,喝酒也可以御寒。

我又储备了大量的肉,肉类可以低温冷冻保存,保质期也很长。

做这些的时候,都只有我和阿继参与,不能让我们的父母太早知道这些事情。老一辈的思想保守,肯定接受不了。

7

我们准备得七七八八了,末世来临的前一天,阿继陪我去了一趟 F 家看钻戒。

「阿继,都这个时候了,怎么还要买钻戒?」我很不解。

「为了让你父母相信,我们是真的要结婚了。」阿继晃了晃手机,露出两颗小虎牙,「我已经跟我爸妈说明了情况,并且给咱们都拉了个群,报备了我们买钻戒的行程,我爸妈会全力配合的。」

「原来是这样!」

进入商场内,阿继体贴地给我买了一杯热可可。

现在天气越来越凉了,未来到来再想喝上一口热可可,可就难了,所以我得多喝几口!

喝完热可可,我们来到琳琅满目的钻戒柜台前,我被晃得睁不开眼睛。虽然「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的广告词都是炒热度的,但是说实话,没有任何女生能拒绝钻戒,尤其是最爱的男人送的结婚钻戒。

看到一枚切割规整立体的钻戒,我久久不能移开眼。

绝美!是我对这枚钻戒的形容词。

柜姐好像看出了我很喜欢这枚钻戒,很有眼色地拿出来,给我讲解这枚戒指的由来。

「每一枚钻戒的背后,都有一段浪漫的爱情故事,我们的理念,就是用这段浪漫守候下一对得到浪漫的你们……」

我听得津津有味,在柜姐彻底讲完后,我有点不好意思,听得太入迷了,以为自己真的要买钻戒了。

我尴尬地看了看阿继。

「我们考虑一下,需要的话再联系。」阿继面不改色地开口。

柜姐也没有任何失落气恼,四十五度鞠躬,将我们送出了店外。

8

我出了门,一股尿意袭来。糟糕!热可可喝太多了。

「阿继,我要上厕所,你先在这里等我!」

我飞快地离开,解决完后又飞快地跑了回来。

我远远地看见阿继望着对面的火锅店若有所思,嘴上还挂着一抹淡淡的微笑。

「被我发现了吧!你朝着火锅店笑!你想吃火锅!」我假装帮他擦了擦口水,「鉴于你的私房钱都转给我了,这顿饭我请你,你不用太感动!」

阿继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我,我直接忽略了他的表情,拽着他走向了火锅店。男人爱面子,我懂!

最后结账还是阿继结的,我非常生气,他哄了我一路,我才喊出那句:「你怎么还有私房钱?」

我们相视一笑,用着最后的时间在附近的批发市场买了整整一辆三轮车的东西,除了食品,还有牙刷、牙膏、卫生巾、碗筷、锅……

最后一天了,也不用再避讳什么,我让司机把车开到了家门口。父母早就在门口等着了,看着满满一车东西,他俩傻了眼。

「你们这是要去逃难?」我妈惊呆了。

旁边的搬运师傅都被逗笑了。

我没有搭话,只是监督搬运师傅们一件件地往家里搬东西。直到最后一件东西搬完,结了账,目送师傅们驱车离开,我这才把实话告诉爸妈。

「爸妈,末世要来了……可能你们不相信,但我绝对不会骗你们。」

我用了半个小时跟他们解释。

听完后,爸妈面色凝重,一言不发。

9

「你舅舅一家还好吗?」父亲问我。

五十多岁的汉子,这一刻的声音竟然有些颤抖。

我爸妈是青梅竹马,舅舅跟我爸也是发小,长大了却因为工作忙联系不多。

「表姐说他们已经找到了安全屋。别担心,灾难会过去,我们都会好好的!」

我们一起搬运了好几趟,后来我干脆去地下室取来了小推车,爸妈帮我们搬上车,我和阿继把物资运到了地下室。

全部搞定之后,四个人坐在我新租的别墅大厅里面面相觑。

「你表姐也不是莽撞不懂事的孩子,事情应该八九不离十。」老爸表情凝重地说。

「末世真的会来临吗?」我妈还是不太信。

谁也没接我妈的话,大家的表情都很难看,谁也不想末世来临,但是如果是真的呢?又怎么证明这不是真的?

「孩子他爹,你现在去开车,我们去 24 小时便利店扫货。」我妈突然站起身,把我们吓了一跳。

「行,咱们也得跟孩子们一起忙活,不能坐享其成。今晚咱们吃顿不干净的外卖,也算一家人一起过年了。」老爸起身往外走去。

「爸妈,你们别出去……」我着急地想叫他们回来,却被阿继拦住了。

「小继呀,照顾好绵绵,等我们俩回来,我们不出去买点东西心里没底。」我爸嘱咐完阿继,就直接把门关上了。

10

「绵绵,」阿继劝我,「爸妈也是闲不住,以为我们要结婚了,还各自嘱咐了我们很久。他们是觉得耽误我们办正事了愧疚,这才出去,想尽他们最大的能力帮我们置办足够的东西,也是让他们自己心安。」

「可是……可是末世马上就要了了,我好担心。阿继,我好害怕。」我的身体控制不住地颤抖。

末世这个词离我太远了,我只在小说里看到过、听说过,从来没有想过,真的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发生在我生活的时代。

就这样,我一直在门口坐着,等爸妈回来,阿继就陪我坐着。我们聊儿时的事,聊初识,聊感情经历,聊学习。

我们还聊到,阿继有一个除了长得比他难看,学习没有他好,其他方面都比他强的讨厌鬼,聊从小到大我们被父母痛骂的事。

「阿继,」我吸了吸鼻子,不禁抱紧了双臂,「你觉不觉得有点冷?」

阿继没有说话,抬头望向天空,我跟着看去。

今天没有月亮,可是天空仍然有亮光,是那种不需要路灯照亮,就可以看清的天空。

好红,天空什么时候变成了暗红色?

我错愕地看着阿继,「这是要下雪了吗?」

阿继点了点头,看着天空红的程度,说:「估计雪不会小。」

我内心的不安到了顶点,一片雪花落在了我的手心。

「爸妈还没回来呢……」

「别怕,别怕。」阿继终于也不能保持理智,他的手有些颤抖,「没事的,会没事的。」

「我要去找他们!」我挣脱开阿继。

11

「别着急,我陪你去。现在天气还不冷,没事的。」我感受到他手心的冷汗。

我们对视了一眼,向阿继的车走去。

「滴滴!」

一辆吉普和一辆大卡车并排行驶过来,吉普车的副驾驶座上,我妈在向我们招手。

我赶紧迎了上去,一下子扑进了妈妈的怀里。

「这孩子,我们一共就去了四个小时,怎么跟一年没见了一样?」母亲帮我把眼泪擦干净。

「这孩子,脑子有问题呢。下雪了我们不得开慢点?出事了谁照顾你们两个小的?你看这天红得多吓人!」父亲真是个不懂煽情的男人。

「老哥,你也别说闺女了,人家也是替你们二老担心,下大雪了估计要变天了,冬天要来咯!」大卡车上下来了三四个工人,开始从卡车上搬运物资。

等所有东西都搬完了,父亲给了搬运工好大一笔钱。

他们走之后,父亲又打开了后备箱,里面是各种各样的零食,有化妆品、玩具,有扑克、麻将、飞行棋,甚至还有三国杀。

我目瞪口呆地拿起三国杀,发现父亲不自然地别过目光。

我爸见大家都看着他,老脸一红,说:「你不是小时候最爱玩了?正好我就当休年假,无聊了就陪你玩。」

我们一家人开始忙碌。男的搬大件,女的搬小件,气氛温馨融洽。大家都感觉心里暖洋洋的,只要我们在一起,什么困难都不会怕。

12

我们从半夜一直忙到了早上七点,雪花从星星点点的变成鹅毛大雪,只用了两个小时。

阿继的父母给他打了个电话,告知一切平安,粮食等物资都很充足,聊了好一会儿才挂断电话。

我和爸妈透过别墅的窗户,看着天空中的雪越来越大,地上的积雪越来越厚。

雪花从一开始的硬币大小变成后来的脉动瓶盖大小,再后来竟然如同小孩拳头那么大。

我爸妈说他们活了五十多年,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雪。

我们一家人在别墅三层一人挑了一个房间,现在还不太冷,没必要住进地下室,不到万不得已我们可不想住在地下。

本来爸妈说好了,半夜买物资回来的时候顺便带点外卖,不知道路上他俩怎么商量的,直接变卦了,去 24 小时营业的时令蔬果店买了一堆食材,要给阿继大展身手。

让阿继惊讶的是,居然是我妈给我爸打下手,我爸做主厨。

我得意地看着我的父母,对阿继说:「以后你得给我做饭,知道不?!」

「当然没问题!」阿继给我敬了个礼。

不一会儿,香气浓郁的美味佳肴一盘盘端了上来,我爸今天出息了,做了烧芸豆、可乐鸡翅、油焖大虾、啤酒炖鲤鱼、紫菜蛋花汤。

这些菜全是阿继爱吃的。

「爸!怎么没有我最爱的大肘子啊?」我不满意地嘟囔。

「臭丫头,你都多胖了,看咱们小继多瘦,一米九的大个跟竹竿一样,不像你,跟豆子一样。」老爸嫌弃的话让饭桌上的气氛一下子活跃了起来。

我也很愿意附和:「爸!我身高 160 厘米,体重 82 斤,哪儿胖了?」

「吃饭吃饭。」阿继把一个香嫩肥美的可乐鸡翅夹到了我的碗里,我赶忙用鸡翅堵住了嘴。

爸妈不怀好意地交换了个眼神,然后开始吃饭。今天老爸做的饭特别好吃。

13

酒足饭饱后,我下意识地又看了一眼窗外,雪已经及脚腕那么厚了,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我有点不放心,建议大家去地下室睡觉。

爸妈觉得气温还不算太低。他们选了一间卧室就回屋准备休息了,忙碌了一整夜,也该好好睡一觉了。

如果爸爸妈妈和阿继任何一人不在了,我都不想独活。要是一夜就冻死的话,我也要和最爱的人死在一起!

我和阿继也回了房间。拉窗帘之前,我又看了一眼天空,好像越来越红了……

我们隔壁是一个大型农贸市场,吆喝声此起彼伏,或许大家都在囤货,毕竟下了这么大的雪,大家肯定都知道快降温了,谁想在这么冷的日子里天天出门买菜呢?

外面已经开始有小孩子出来打雪仗、堆雪人,这就是童真呀。

我拉上了窗帘。

一觉醒来,因为开了空调,屋内很温暖,wifi 网络仍然可以使用。

新闻说市区明日即将开始供暖。

更多的新闻报道,今日多个地区突然出现大到暴雪,局部地区出现小到中雪,我国出现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降雪。

新闻呼吁各位市民,能不走动,就尽量不走动,能不外出,就尽量不外出。

我拉开窗帘,把窗户稍微打开一道缝。嘶,真冷。

我打了一个寒颤,赶忙关上了窗。

14

父母早早就起来了,正在桌旁津津有味地玩手机,桌上还有热腾腾的白粥和小菜。

我和阿继上桌,一人盛了一碗白粥,就着小菜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我看了一眼墙上的温度,室温仍是 26 摄氏度,空调在正常运作。虽然还没来地暖,但是好在电没有停。

「要我说啊,你们小孩就是太迷信,我们都不信末世这一说,你们认真得跟什么似的。现在好了吧,大雪封路,两个小年轻要跟我们两个老的待一块咯!」老爸瞥了我一眼挤兑道。

「虞城!说老的别带上我好吗?你爱上哪儿老上哪儿老去!」我妈不乐意了。

饭后,爸妈不顾我们的劝阻,穿戴整齐地去小区里散步。

回来的时候,我妈还一脸鄙夷地说:「现在五十多岁的男人啊,体力跟不上了,还没有我走得快。」

只见我爸气喘吁吁地说:「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讲!」

我和阿继无奈地相视一笑,父母活得比我们有活力。

第三天,阿继开始做饭了,味道还不错,我由衷地赞美了一番。

这次的饭后运动加上了我们,一大家子人出来散步遛弯好不热闹。外面的温度不算很低,手机显示今天是零下 10 摄氏度。

父母也恢复了工作,朝九晚五地正常上班,日子平淡安逸。

供暖正常,空调都不用开,在家里穿半截袖的衣服都有些热。

跑步成为了我们家的传统,我们都很珍惜遛弯的时光,因为不知道哪天,就没办法出门了。

天依旧很红,雪连续下了四天,但只有第一天下得很大,后来每日递减。

今天是第五天,雪终于停了下来,别墅里的温度稳定在 28 摄氏度,今年的供暖效果真好。

网络仍然畅通,虽然我市没什么太大变化,但全国各地仍然有地区不断陷入暴风雪之中。本次大规模异常降雪是史无前例的,国家给本次降雪命名为拉尼娜暴雪季。

一眨眼,两个星期过去了,外面连续十四天出现暗红色天空,太阳再也没出来过,仿佛它不曾存在过。

15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那天雪停之后,外面倒是愈发冷了。现在我们出门跑步,都得全副武装,戴上围脖和口罩。

外面的行人也越来越少了,都嫌天太冷了不想出门。

这两个星期发生了很多事情,因为不算特别冷,我们又囤了好多新鲜蔬菜在家。

随着气温越来越低,物价也越来越高。大家都在囤菜过冬,都不想出门,商贩狠狠赚了一笔。

爸妈用他们的积蓄又囤了一大堆吃的,还买了很多我们没有储备的药品。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地过去,每天都在降温,屋子里的气温只能靠空调才能维持 28 摄氏度了。

外面很少能看见行人和车辆,前阵子出来打雪仗的孩子们也都不出门了。

小区业主群里怨声载道,大家纷纷议论为什么今年这么冷。

毕竟我们这里是富人区,供暖和安保都非常好,目前只要不出门,就可以维持现状。

在网上,我们了解到了其他地区的情况,某些地区因为持续低温,室外工作被全面叫停了。

我国的某些高纬度地区已经开始出现电力短缺问题,暂时和外界失去联系。

因为灾难来得突然,很多没有供暖设备的人只好去避难所。

我家不远处就有一个,已经停满了警车和救护车,从别墅三层,刚好能看见避难所门口,人群嘈杂的声音即使装了隔音墙也不能完全隔绝。

每所医院都出动了救护车,医护人员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在避难点附近等待。医院里也人满为患。

不过还好,我们小区还算安全,各家各户都囤了很多粮食,供电、供暖都正常,也没有出门避难的必要。

16

就这样,又过了一个星期,今天外面格外冷,连带着家里的温度也降了下来。

「怎么有点冷?」我搓搓手,裹紧了被子。

阿继看了一眼室温,21 摄氏度。

随即他打开了空调。

爸妈又不能上班了,除供暖人员之外,其他人非必要不可以出门上班。

我们家已经不能只靠供暖取暖了,虽然供暖设备还能坚持,但效果已经没那么好了。

短短两个星期,沿海的 S 市的海已经结冰,Z 市某高楼的玻璃因极度低温碎裂,F 市的雪从未停过,厚度已经到了超过成年人身高。

这是一场空前的浩劫,浩劫来临之前越是风和日丽,来临之后的满目疮痍就越是触目惊心。

今天小区里已经有好多人驱车离开了,虽然供暖都还能维持,但估计家里的吃食已经不多了。

小区业主群里也格外热闹,一些离开的人说,所谓的避难所环境很差,虽然暖和,但是人挤人,只能睡在商场的地上,每天吃分发的压缩饼干,苦不堪言。

一些人还在坚守阵地,觉得不过是一场大雪,没必要重视,多买点粮食就可以了。

17

业主群的一条消息引起了我的注意:谁家里有退烧药?我家孩子发烧了,救救我吧!

我想起前阵子玩闹打雪仗的孩子们,不知道是不是其中的一个。我有些不忍心,私聊了那位业主问了楼号,然后和阿继给她家送了一盒退烧药和一些食物。

开门的是一对夫妻,那家人惊讶地看着我们手中的物资,一句感谢的话都没说就关上了门。

我和阿继对视一眼,无奈地笑了笑,看来我们的好心别人不领情啊。

后来那个孩子退烧了,业主向我们表示了感谢,并且委婉地问我们,还有没有食物可以分给他们一点。

我礼貌地回复,我们的物资也不多了,现在有的物资都是出去现买的,并且叮嘱他们也赶紧囤一些,就没有回复了。

那一家子倒是也没有再发来微信。

看着手机聊天页面,我有些愣神,我是不是做错了?末世之下,物资外露会不会给我们带来危险?

阿继的表情也有些凝重。我们约定,以后谁再需要帮助,我们就直接无视,还是不要给家里带来麻烦。

饭桌上,前几天还能说说笑笑的我们,现在只能一言不发地刷着手机微博,时时关注着各地的低温灾难情况。

「一个月内,我市的室外温度已经跌到零下 40 摄氏度了,这是什么概念!」我爸把手机递到我们面前。

「在外面待几个小时就会被冻昏厥吧。」我妈感叹道。

现在别墅一层已经不能待人了,多在那儿待一分钟我都冷得不行,好在供暖还可以勉强维持。

我们商量了一下,把地上的物资都搬到了一层,算一算食物应该还够吃一个月左右,我们准备等这些物资彻底消耗完后,就转移到相对安全温暖的地下室生活。

18

今天又变冷了,气温还在持续降低,室外温度已经到了零下 48 摄氏度,真是越来越冷了。雪又开始下了起来,起初还是小雪,慢慢就变成了鹅毛大雪。

终于,小区的业主陆陆续续去避难所了,接二连三地驱车撤离。

上次我救助的那一家人还没有走,不过他们又给我发来了微信:好心人救救我们吧,我们家的粮食见底了,孩子不吃饭会饿死的!

我本想无视,却被我妈看见了手机消息。

「绵绵!咱们不能这样,我们家的食物这辈子都吃不完,你别太吝啬,给人家分些吧,不然孩子怎么办?」

我理解我妈,但是当我把他们家不是第一次向我索取物资的事情告诉我妈后,她也沉默了。

「还是不要惹火上身了,现在这么紧张的情况,如果被别人知道我们家有这么丰富的物资储备,保不准会带来麻烦。」我爸这时候开口了。

既然老爸都这么说了,我妈只能欲言又止地点了点头。

我看出了我妈的为难和不忍,只好说:「妈,现在外面这么冷,我也不想出门,但是说句实话,外面不是也能买到粮食吗?只看人愿不愿意在雪天出行而已。我们有物资,所以我们不愿意;他们没有物资,为什么不靠自己而要朝我们乞讨呢?」

说罢,我妈彻底打消了要给他们物资的念头,我也没有再回复那一家人消息。

19

我们在别墅里苟了半个多月,那一家人倒是没再给我发消息了,或许已经扛不住,去了避难所。

渐渐地,我也把他们抛之脑后。

外面的气温已经到了零下 56 摄氏度。

业主群里每天都怨声载道,现在已经买不到食物了,能买到的也都要花离谱的天价。

我们是富人区,所以有人开始用车换一袋大米,有人用名表换两块面包,但这些消息都石沉大海得不到回复。

地上的粮食储备估计只够半个月了,再之后我们就得搬到地下了。

室内开着空调也只能维持在 16 摄氏度,供暖效果现在越来越差了。

家家户户都开始出现断粮的状况,终于,小区的其他业主也开始准备去往避难所。

「避难所不开门了?」小区的一位业主发了一张商场上锁的照片。

「S 区的也关了!」另一位业主也发了照片。

「什么情况?Z 区我都跑遍了,避难所也没有开门的!车油都快烧没了。」另一个业主发语音骂骂咧咧地道。

我随手点开大图,发现作为避难所的商场的二楼,密密麻麻的全都是人头,但是一楼却大门紧闭。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