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坚决反对阵营对抗,决不接受无端指责!中方批驳美日菲抹黑攻击!

0
分享至

来源: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美日菲峰会和三边合作究竟是不是‘针对中国’,看看三方发表的联合声明,白纸黑字再清楚不过了,这不是针对中方的肆意抹黑攻击,又是什么?”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毛宁12日表示。当地时间11日下午,美国总统拜登、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和菲律宾总统马科斯在白宫举行首次三边峰会,会后发表《日菲美领导人共同愿景声明》。虽然美方此前公开表示此次峰会和美日菲合作“不针对中国”,但该声明大肆炒作南海问题,在东海问题上无端指责中国,并妄言台湾问题。即使在美国媒体看来,美日菲峰会也充斥着强烈的反华味道。拜登在会上称,中国表现得咄咄逼人,尤其是在仁爱礁问题上;如果中方对菲律宾发起攻击,美方将作出反应。毛宁表示,美方有关说法背离基本事实,恶意攻击指责中方,中方对此强烈不满、坚决反对。12日下午,国防部新闻局局长、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吴谦表示,解决南海问题要讲道理,而不是比大小。中方从不以大欺小,但也绝不会任凭菲方无理取闹。在捍卫国家主权安全问题上,中国军队一向说到做到。


图为美日菲三国领导人

外交部向日本、菲律宾提出严正交涉

“美国与日本和菲律宾召开峰会展示反华联盟”,美国《国会山报》11日报道称,这是三国领导人首次举行三方峰会,标志着美国及其合作伙伴采取了更加激进的行动来试图孤立中国。

英国《卫报》称,美国、日本和菲律宾的领导人11日坐在白宫东厅的马蹄形木桌旁会面,称赞这次会议是“历史性的”。三方在会后发表的愿景声明概述了一系列经济和防务合作倡议,同时抨击中国“在南海的危险和侵略行为”,称中方“阻碍菲律宾船只行使公海航行自由以及阻挠仁爱礁补给”,要求中国遵守2016年的南海仲裁案裁决。该声明还称“对东海局势表示严重关切”“强烈反对中国通过武力或胁迫单方面改变东海现状的任何企图”,强调“台海和平稳定”的重要性。

毛宁12日表示,中方坚决反对有关国家操弄集团政治,坚决反对任何挑起和激化矛盾、损害他国战略安全和利益的做法,坚决反对在本地区搞封闭排他的“小圈子”。日本、菲律宾当然可以同其他国家发展正常关系,但不要把阵营对抗引进本地区,更不得以损害他国利益为代价搞三边合作。

毛宁说,当前台海和平的最大威胁是“台独”分裂行径和外部势力对其纵容支持。有关国家如果真的关心台海和平稳定、真的在乎国际安全繁荣,就应该恪守一个中国原则、旗帜鲜明反对“台独”分裂活动,支持中国国家统一,这才是维护台海和平稳定的正道。她表示,中方决不接受有关国家在东海、南海问题上针对中国的无端指责和恶意抹黑,决不接受南海仲裁案非法裁决及任何基于该裁决的单方面行动。当前东海、南海局势总体是稳定的,部分国家拉域外国家撑腰壮胆,有恃无恐,不断在海上采取侵权挑衅举动,引发局势升温。个别域外国家煽风点火、挑动对抗,令人愤慨。

4月12日,外交部亚洲司司长刘劲松约见日本驻华使馆首席公使横地晃,就日方近日在华盛顿举行的美日领导人会谈、美日菲峰会期间的涉华消极动向提出严正交涉,表达严重关切和强烈不满。同日,刘劲松会见菲律宾驻华大使吉米,就菲方在美日菲峰会期间涉华消极言行提出严正交涉。



菲律宾马尼拉市唐人街入口处的“中菲友谊门”(胡雨薇摄)

“棋子终将成为弃子”

拜登在11日会谈开始前的表态被媒体广泛报道。他声称,美方对日本及菲律宾的防御承诺“坚如铁甲”,“正如我之前所说,在南海对菲律宾飞机、船只或武装部队的任何攻击都将触发我们的共同防御条约”。《卫报》称,拜登去年在白宫接待马科斯时也作出了类似承诺。《纽约时报》称,迄今为止,中国的“挑衅行为”还没有达到触发美菲1951年签署的共同防御条约的程度。

岸田文雄在三方峰会上表示,日美菲之间的“多层次合作至关重要”,“今天的会议将创造历史”。马科斯称,“今天的峰会是一个定义我们想要的未来、计划如何共同达成它的机会”。

《纽约时报》称,拜登在中国周边建立美国安全联盟的努力,可能会强化北京的观点,即华盛顿正在领导一场全面的“遏制、包围和压制中国”的运动。在中国看来,拜登的做法简直就是冷战的重演。“美菲日军事关系真的能保护地区安全吗?”香港《南华早报》发文提出这一疑问,并认为,美日菲峰会有3个主要目标:将菲律宾纳入美国的台海战略;加强日本作为该地区主要安全参与者的作用;对冲美日可能面临的政府更迭。文章认为,这三国之间加强安全合作,可能会进一步加剧地区地缘政治紧张局势。考虑到战略包围,中国不太可能坐视不管。日本、菲律宾和美国之间正在形成的联盟,可能只会强化亚洲的零和地缘政治格局。

毛宁表示,有关国家为一己之私与域外势力沆瀣一气,甘做域外势力的遏华棋子。我们要奉告的是,历史殷鉴不远,棋子终将成为弃子。她说,美方抱守冷战思维,动辄以双边同盟条约威胁他国,严重违反《联合国宪章》,破坏地区稳定。中方继续维护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的决心坚定不移,继续同地区国家一道维护南海和平稳定的决心坚定不移。

“绝不会任凭菲方无理取闹”

12日下午,国防部新闻局局长、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吴谦大校就近期涉军问题发布消息。本月7日,美日澳菲在南海举行首次联合海上演习。四国防长在联合声明中宣称,此举旨在展示加强合作的“集体承诺”。《国会山报》11日称,一名美国高级官员表示,预计未来几个月将有更多此类演习。

吴谦表示,近段时间以来,菲方一方面拉拢域外势力介入,侵闯中国南沙群岛有关岛礁,另一方面开动宣传机器炒作所谓中方“以大欺小”,伪装成受害者四处碰瓷卖惨,中方对此坚决反对。解决南海问题要讲道理,而不是比大小。中方从不以大欺小,但也绝不会任凭菲方无理取闹。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美日菲峰会的“亮点”是几项旨在支持菲律宾的声明,美方宣布一个名为“吕宋经济走廊”的对菲投资计划。《华盛顿邮报》评论称,对拜登团队来说,这次峰会是多年来在亚洲建立新联盟的成果,他去年已经与“四方安全对话”以及“奥库斯”领导人举行了会晤。但从长远来看,仅仅是各国“反对中国强势”的共同愿望不足以维持这种势头,除非美国改善其印太战略中的投资和贸易要素,否则亚洲盟友最终将出于经济需要转向中国。

连日来,一些菲律宾媒体不断发文批评马科斯的举动。《马尼拉时报》12日称,仁爱礁事件并不能定义整个菲中关系,外交在解决问题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但美国、澳大利亚和其他国家的发言人如此大肆渲染这些事件的严重性,以至于看起来足以挑起战争。随着菲日美三国峰会在华盛顿展开,许多菲律宾人将拜登的邀请视为战争的邀请。这似乎是迫在眉睫的现实。假设马科斯不是真的想要这场战争,为什么他没有表现出任何试图避免战争的迹象?他应该采取行动来推进一些外交倡议。与中国开战,无论是菲律宾自愿还是在美国的要求下,都可能是严重的自杀和极其愚蠢的行为。

“不要做得太过了”,《日经亚洲》12日引述东京外国语大学教授、菲律宾研究专家日下涉的话称,“随着菲律宾反华舆论高涨,马科斯想要对中国发出警告,但不要做得太过了”。他说,菲律宾与中国有着长期的关系,两国在经济和地理上都很接近。美日菲峰会后,马尼拉接下来对中国采取的行动对于平衡其与各国的关系至关重要。

延伸阅读

杜特尔特:中国曾对菲律宾展现兄弟姿态 我几乎要哭了

【环球时报赴菲律宾特派记者 樊巍 胡雨薇 邹志东】当《环球时报》记者向菲律宾民众问起对前总统杜特尔特的看法时,许多当地民众都对这位以“强硬”著称的菲律宾前任领导人给予了高度评价:他治下的菲律宾社会治安逐渐好转、经济民生逐步改善,他还为菲律宾创造了一个和平的外部发展环境,这些都让许多菲律宾民众无比怀念。在菲律宾打开短视频社交软件,也能看到许多民众分享自己拍摄到的杜特尔特退休后的生活。虽已退出政坛,但是杜特尔特在菲律宾民众中依旧享有较高的声望。近日,杜特尔特就当下中菲关系等一系列问题在菲律宾达沃市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在专访中,杜特尔特数次对当下菲外交政策表达不满,并直言南海风浪再起,让他感到伤心。



杜特尔特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樊巍摄)

“美国的外交政策,如果从长远来看,它真的充满了敌意”

环球时报:基于目前中菲关系的现状,您希望向中菲两国人民传递什么样的声音?

杜特尔特:我想对中国、对你们的到来表示感谢。你们来到这里采访我,围绕菲中关系、地缘政治、我们所处的糟糕政治局面进行讨论,我想中国人民至少可以从一位菲律宾前总统这里获得一些清晰的观点,去了解我们希望菲中之间应该发生些什么。

2016年当选菲律宾总统后,我试着制定独立的外交政策,这并非是反对美国,我对华盛顿没有意见,但问题是我们的外交政策和美国高度捆绑,而这使得我们和中国的关系不太友好。所以,我开始采取中立的外交政策,向全世界宣布我既没有盟友,也没有敌人,只想保持中立,不需要向任何国家的外交政策“卑躬屈膝”,尤其是美国的。我们知道菲律宾此前几届政府总是支持美国,无论在什么问题上,而中国在亚洲地区总是尽一切可能把我们聚集在一起,使大家成为好邻居。

美国的外交政策,如果从长远来看,它真的充满了敌意。所以如果和美国站在一起、认同美国(的做法),那么我们和中国以及东盟其他国家的关系就变得很模糊。大多数东盟国家都实施非常中立、独立的外交政策,如果我听了一些政府顾问的意见,那么可能直到现在,菲中关系都不可能得到改善。这就是为什么我慢慢地让自己更超然一些,建立独立的外交政策并宣布中国不是我们的敌人。

现如今,共建“一带一路”倡议吸引东盟国家和中国之间开展合作,但美国对此非常担忧,所以他们要求我们不要加入这项倡议。不过,经济合作又没什么错,共建“一带一路”是一个很好的倡议。

所以我明确表示,坦率地说,我更像是中国的朋友。我也没有与美国发生争吵,我只是不喜欢他们的行为和处事方式,他们总表现出一种过去帝国主义的姿态。他们在西班牙人之后占领了我们的国家,但却告诉菲律宾人民说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好事,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我们本可以在没有任何人干涉的情况下自己发展菲律宾。

现在,中国和菲律宾之间有着强劲的贸易关系,但在我去北京之前,榴莲和芒果都是无法出口到中国的。在我访问中国时,我恳请中国领导人考虑菲律宾的困境,通过农产品出口的方式帮助我们赚钱,因为我们是一个农业国家。

在我访华之后回到菲律宾时,中国就向我们打开了大门。中国几乎允许进口菲律宾所能生产的一切,所以我非常感激中国展现的兄弟般的姿态,我几乎要哭了,这对我们菲律宾人来说真的很好。

杜特尔特称非常感激中国展现的兄弟姿态,图为中菲国旗 资料图

现在,即使在双边贸易中,中国也离我们很近,美国离我们很远。我们和美国也许有一些贸易关系,但是这种贸易关系和民众的生活无关,例如食物,我不认为我们和美国有很好的贸易关系,也许是有的,但我不想知道,也不感兴趣。我们和美国的一些双边关系侧重于贸易,也许还有国防。我们一直在讨论这个问题,当中有一些涉及台湾问题。我不认为这里面应该有台湾什么事,台湾只是中国的一个省。

然后是南海的问题,当我还是菲律宾总统的时候,这里并没有什么争吵,我们是可以回归正常(关系)的。我希望我们能阻止发生在这里的争吵,因为美国人在逼着菲律宾政府在这一地区找一个可以找碴吵架的地方,但最后这可能会挑起一场战争。我非常确定,就是美国在给菲律宾下指令,告诉本届菲政府不要害怕(去挑衅),因为美国会支持马尼拉。

不过,我不认为美国会为我们出生入死。现在,美国在菲律宾有这么多军事基地。当美国想在菲建立一个大基地时,我明确表示反对,但在菲律宾现任政府的同意下,美国就做到了。我为我的国家感到深深的遗憾,然而我已不再是总统了,不能参与这些事务了,但如果有办法扭转局面,我会移除这些军事基地。我会告诉美国人,你们有这么多军舰,所以你们不需要我们的岛屿作为发射基地。

如果依附于另一国,“那么将把自己置于战争冲突风险之中”

环球时报:您在任时制定的对华友好外交政策,以及在南海营造的和平局面现如今已发生改变。对此,您是一种什么心情?菲律宾是否还有可能回到中立立场?

杜特尔特:我很伤心,我希望我们的关系能修复,两国重归于好。在当前情况下,我们必须有一个计划。

环球时报:本届菲政府正试图制定《海洋区域法》,还试图把更多的渔民推向争议海域,这被认为是不利于中菲双方对话与和平的。您是否同意这一点?

杜特尔特:自从现政府上台,对话就不太可能了,也许有一个补救办法是我可以和中国官方对话。我会告诉大家,这是中国想要的协议,这很好,我建议大家遵循它。在我任职期间,渔民在南海捕鱼时,没有人打扰他们。

如果想要实现一个中期的改变或者一个彻底的改变,我们将会经历一段艰难的时期。菲中之间可以尝试沟通,不一定是和我,也可以是和其他人,但我现在是唯一一个敢露面的人,因为我不怕。

环球时报:刚才您提到,2016年10月您来到中国后,中方就对南海争议的关切做了一些妥善安排。您还记得当时是如何达成共识的吗?

杜特尔特:当时中方允许菲律宾渔民去捕鱼。我们并不为此而争吵,我们就让它维持现状,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安排。每个人都很高兴。中国渔民也可以按照需要去那里捕鱼。如果渔获已经足够,他们就可以回家了。

环球时报:本届菲律宾政府在军事上加强了与美国的联系,向美国开放了新的军事基地,在经济上也有转向美国的一些声音。您如何看待菲美关系的“深化”?

杜特尔特:现在的菲律宾很难摆脱美国的控制去保持中立,我们能做的是不断教育菲律宾人民。虽然我退休了,也很疲惫,但还能站起来召开新闻发布会并表达我的观点以及情感。

菲美“肩并肩”联合军演 资料图

这其实很简单,我们与美国有双边关系,但是如果你的外交政策是扭曲的,或者说你跟随美国去偏袒或者敌对一个国家,那么这就是错误的,这就是问题所在。这届菲律宾政府把南海问题和台湾问题等作为对华外交政策的基础。南海原本很平静,但是美国人来了之后,让这里充满了争吵。

关于台湾问题,我说过那是中国的一个省,我们如果参与其中,那就是在干涉中国的内政。中国曾经有一场革命(人民解放战争——编者注)在毛泽东主席领导的中国共产党和国民党之间,国民党撤退到台湾岛上,但那也是中国的一部分。台湾一些人想要“独立”,美国明知这是非法的也在支持他们,这就是问题所在。

因此,在包括南海问题、台湾问题以及(美军)基地问题上,(菲律宾)如果允许自身依附于另一国,那么将把自己置于战争冲突风险之中。

关于南海问题,在原则问题上,我们正在发生争执,因为美国在这里告诉大家“你们只管打,不要害怕,我们在这里”。这是充满对抗和敌意的。

和中国将永远是朋友,要找到说服菲律宾政治家的方法

环球时报:您认为中国和菲律宾如何能够就南海问题回到谈判对话的轨道上来?

杜特尔特:我们只能等了,因为是美国告诉菲政府应该对中方说什么,所以(不改变这种状况)这永远是一个死循环。最后,我想说的是,我们不是敌人。记住这一点:我们和中国没有任何争吵。(现在争吵是因为)我们的政府承认并允许美军的存在,但我们(和中国)将永远是朋友。我们要找到说服菲律宾政治家的方法,告诉他们现任政府(的做法)是在拖我们的后腿,这种情况会损害菲律宾和中国的关系。

环球时报:围绕着您的执政风格,人们赋予了您各种“标签”,比如在您的政敌中,有种声音认为您在南海问题上是一个“软弱”的人。不过,您因为在禁毒、反恐问题上的强硬手段,以及在外交上不屈服于美国的压力,坚持独立自主的外交风格,而被许多中国民众认为是一个“硬汉总统”。您怎么回应和看待这些标签?

杜特尔特:首先,让我解释一下我的外交政策问题以及国内治理问题,这是一个原则问题。我的原则是从正确的角度看问题,是否对我的国家有好处、是否保持中立、不参与侵略性活动等。第二个是在治理政策上,我确实采取了强硬路线,尤其是在毒品、犯罪治理方面,但我试着对所有人都尽量友好。这不是和中国假装友谊,我喜欢中国多过美国,因为我不喜欢美国人现在说话、做事的习惯以及处理事情的习惯。

我很遗憾,共建“一带一路”倡议在菲律宾的项目被放缓了,可能是(因为)经济的原因。我希望中国不断强大。

责任编辑:荀建国_NN7379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环球网资讯
环球网资讯
环球网,了解世界,融入世界
916960文章数 2673782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