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灭了吴三桂的族,唯独留下一个漏网之鱼,此人与陈圆圆有关?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吴三桂起兵后,陈圆圆说:“不必顾虑我的安全,请务必保住根根平安。”此后,康熙对平西王血脉斩草除根,没成想,陈圆圆竟意外地保住了吴三桂最后的血脉......

提起吴三桂的儿子,长子吴应熊应该是名气最大的。毕竟通过金庸先生的艺术创作,吴应熊的形象深入人心。不过,吴三桂的儿子众多,其实还有个儿子稍有名气,他就是吴应麒,又名吴启华。

吴应麒在史料中的记载不多,最离奇的是,吴三桂一死,他带着侄子吴世璠退守昆明后,竟然从此人间蒸发了。即便是吴世璠兵败自杀,都未曾有吴应麒的身影出现,那么他到底去哪了呢?有一种说法是,吴应麒与陈圆圆归隐了。



一、一场豪赌,史册留名

吴应麒之所以能在史书中留下点名气,还是因为与明清一位著名猛将有关联,这个人便是有着“活吕布”之称的王辅臣。

王辅臣这个人一生叛变七次,是个让多尔衮十分忌惮的人,也是让康熙极为欣赏的武将。尽管王辅臣像吕布一般时常易主,但他却是个极其讲义气的人,所谓“叛变”多是身不由己。

在归降康熙之前,王辅臣其实是平西王吴三桂的人,他和吴应麒一样都属于骁勇善战的猛将,不过两个人谁都不服对方。当然,这也是人之常情,毕竟越是有本事的人就越容易目中无人。

一次,恰逢军营中聚餐,有位马总兵宴请众人。谁知,这些战场上的糙老爷们几杯酒下肚,就开始忘乎所以了。

这时,王辅臣的饭碗里竟然躺着一只死苍蝇,他知道马总兵这个人暴戾无常,曾经因为手下人犯了一点小错,就活活将对方打死了。如今自己的饭碗里竟然有这等脏东西,这个后厨恐怕也要为此付出巨大的代价。



于是,善心的王辅臣打算闷不吭声,打马虎眼地让这事过去。不过说来也是巧,这时一旁有个眼尖的人叫嚣道:“呦,王总兵还能吃下苍蝇呢!”

王辅臣很是尴尬,只得装作蛮不在乎地说道:“我等都是在战场上身经百战的人,早都经历过九死一生了。区区一只苍蝇而已,便是吃了又何妨?”

那人也是不够善解人意,竟然起哄道:“我就赌你王总兵不敢吃!”

话音一落,营帐中顿时就像开了锅一样吵嚷起来,众人都在拭目以待。事情到了这一步,王辅臣别无他法,只能硬着头皮把苍蝇咽进了肚子里。

就在这时,吴应麒却出言讥笑道:“王总兵可不是一般人哦!别人赌兄长敢吃苍蝇,兄长二话不说直接就吃。我赌兄长别说是吃个苍蝇,就是有一坨大便,你也照吃不误!”



吴应麒这番话可丝毫没有玩笑的成分,分明就是赤裸裸的嘲笑,王辅臣也不是个怂包,当即就翻了脸,指着吴应麒的鼻子破口大骂:“别人都怕你,就因为你顶着平西王侄子的名号,你别以为我王辅臣也怕你!你算个什么东西!别说是你,你们吴氏子孙的骨髓、心肝,我都敢挖来吃!”

不消说,吴应麒算是和王辅臣结下梁子了。后来,这事传到吴三桂那就变了味,变成了王辅臣甚至要吃他的骨血,王辅臣自知不能被吴三桂所容,只得与其分道扬镳,也使得吴三桂痛失一名猛将,且间接为康熙助了一臂之力。

吴应麒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他能在史书上留下墨痕,竟然还是因为酒后的这场失言,使他看起来如此粗俗不堪且小肚鸡肠。

二、秦淮名伶,身不由己

可能很多人会纳闷,王辅臣为何称吴应麒为平西王的侄子呢?当然了,这并非王辅臣的口误,而是不争的事实。

吴应麒是吴应熊的弟弟,也是吴三桂的亲生儿子。不过呢,他自幼就被过继给了吴三桂的哥哥吴三凤,从小到大都是喊吴三凤为“父亲”,唤吴三桂为“叔叔”。

等到吴应麒长到9岁那年,才被正式接进了平西王府,而他也有了一位抚育照顾自己的“母亲”,此人便是吴三桂的宠妾——“秦淮八艳”之一的陈圆圆。

陈圆圆本姓“邢”,是地道的江南女子,也有着江南特有的婉约和柔情。只可惜,她自幼命苦,由于父母双亡只能寄养在姨母家。又因自幼生得玲珑剔透,惨被市侩的姨夫卖进了梨园。

陈圆圆不仅生得花容月色,歌舞技艺、琴棋书画更是样样精通。她初次登上舞台,便因扮演《西厢记》中的“红娘”而大放异彩,从此名动江南。



在进京之前,陈圆圆有过一段情,甚至曾被纳为妾室,可惜她不为对方正妻所容,最终被外戚田弘遇掠夺入京。

田弘遇是崇祯皇帝宠妃田氏之父,他担心女儿年老色衰后会失去宠爱,便四处“猎艳”。得到陈圆圆的田弘遇如获至宝,迫不及待地让女儿将其引荐给崇祯皇帝。

可惜啊,此时的大明王朝摇摇欲坠,整日忧心忡忡的崇祯皇帝根本无心女色,陈圆圆这等绝色入宫三个月,竟未曾得到皇帝的宠幸,绝望的田弘遇只得将陈圆圆带回了府中。

不过,田弘遇也并非好色之徒,他想要好好利用陈圆圆的价值,便没有将其占为己有。这时,他想到巴结手握重兵的吴三桂,这才设宴将其请入了府中。

宴席之上,一群歌姬鱼贯而出,个个盛装明艳,唯有一个女子穿着淡雅却依然挡不住她惊为天人的容颜。是的,此女便是陈圆圆。

吴三桂看得呆了,最终也动了心。田弘遇自然要成人之美,便将陈圆圆送给了吴三桂。



《明史·流寇传》中有一段这样的记载:“初,三桂奉诏入援至山海关,京师陷,犹豫不进。自成劫其父襄,作书招之,三桂欲降,至滦州,闻爱姬陈沅被刘宗敏掠去,愤甚,疾归山海,袭破贼将。”

在李自成攻破北京之后,曾多次向吴三桂抛来橄榄枝。吴三桂是犹豫的,他曾想过归降李自成,可是同样也畏惧满清的力量。

就在吴三桂左右为难之际,李自成的部将刘宗敏掳走了陈圆圆及吴三桂的家人,此举顿时激怒了吴三桂,使得他一边假意投靠李自成,一边与多尔衮里应外合,最终使得遭受重创的李自成仓皇出逃,而吴三桂也救回了美人。

自此,陈圆圆跟随吴三桂南征北战,吴三桂始终将她带在身边,寸步不离,而陈圆圆更是“宠冠后宫”。

关于吴三桂和李自成之间的关系,也因为陈圆圆而让后世有了诸多猜测。究竟是吴三桂因为冲冠一发救红颜,而选择投降满清,还是李自成因为陈圆圆而失去了到手的政权,后世还没有准确的答案。不过,陈圆圆却为此背上了红颜祸水的黑锅,这却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陈圆圆的美貌让她一生数次辗转,她有太多的无可奈何,却始终身不由己。没有人真正怜惜她,追逐的不过是这具美丽的皮囊罢了。



三、母子相携,逃过大劫

所谓色衰而爱弛,即便美若陈圆圆,也逃不过这个魔咒。

吴三桂独霸云南之后,开始过上了纸醉金迷的快活日子。此后,他身边的美人不断,在晚清的《漫游纪略》中记载为“园囿声伎之盛,僭侈逾禁中”,可见吴三桂的奢靡贪婪。

这些采买来的歌姬也不过十四五岁,相较于多年陪伴的陈圆圆来说,确实足够年轻,而陈圆圆已经算得上是人老珠黄。

经历过太多是非的陈圆圆,早已厌倦了这样的生活。加之她对吴三桂始终怀有的反心十分厌恶,自己又深受王妃的反感,便向吴三桂要了一处偏僻的庵所,终日吃斋念佛,试图了此残生。

当然,陈圆圆心中还是有牵挂的,那就是放心不下养子吴应麒。



自从吴应麒九岁那年与陈圆圆相依为命开始,他们之间便亲如母子。陈圆圆将自己的满腔母爱倾注于吴应麒身上,这才算有了生活的寄托。而吴应麒虽然性格跋扈,对待陈圆圆却极为听话孝顺。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