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代求助勇哥,勇哥搬出老爷子,叶三哥逼退康师傅.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话说当时帅子心狠起来,那真是连小命命都不要了,他就支棱了起来,坐在旁边拿着家伙似的。

那小子一看左帅站起来了,直接冲左帅的肩膀开了一下,左帅也是忍着痛把后车门这一拉开,一脚就把老五踹了出去,紧接着用手直接勒住了前面的司机,随即车一失控直接撞到了码头上,爬插连车带人直接砸到了海里。

被踹出来的老五也哭了,声嘶力竭地喊道,左帅,左帅,紧接着一个猛子也扎了进去,但是车已经沉了下去,就飘上来了两个叶城坚的人,老五这边也崩溃了,上完以后直接把电话给加代拨了过去了,代哥,对不起,我没胡得了帅子,这叶成坚要把我俩灭口,帅子为了保护我自己掉到了海里,我找了半天没找到。

当加代听到左帅遇难的消息之后,手也开始哆嗦了。

而此时大志他们也返了回来,这下车之后就赶紧跑了过来,加代,你没事吧?

此时的大哥也缓过神来了,志哥,我没事,那啥老五啊,一回来吧,一会我派人去海边找找左帅,左帅水性非常的好,没事的,这加代也是自我安慰。

紧接着电话一挂,加代一个电话就给池明瑞拨了过去,但是池明瑞这边没有接,随即他又把电话给乔沐阳拨了过去,这边的乔沐阳就接通了,喂。

大哥呀,怎么了?

这加代就把事学了一遍,就问他是不是他干的,当时这乔牧羊就说了,大哥呀,这事跟我有啥关系?

那曲向浩才是广东那边的一把,我哪能把手伸到你那边去啊?

现在我正和我瑞哥在医院这养伤呢。

加代一听这话也攥拳头了,这边的大志就把电话接了过来,乔牧阳,那你赶紧把取向浩的号码给我发过来,我问问他,谁给他这么大的胆子赶来整我们?

说完电话啪嚓就挂了,乔沐阳这边也没有害怕,随即就把电话就给这个曲向号给整过去了。

曲向浩一听这个事,也把电话给加代回过来了,加代本想接的,但是这个就抢了过来,喂,你是取向号是吧?

我是大志,我问你,叶成坚是你雇的吗?

现在我有一个兄弟已经掉到海里,生死未卜了,如果这事是你干的的话,你小子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知道广东谁大吗?

叶老三知道吗?

曲向浩一听,我知道那不是我叶三叔吗?

就算是我叶三叔,那也得给我把面子,整个广东这一片进出口贸易那都是我们老曲家负责的。

再说那个加代的兄弟没了也好,失踪了也罢,跟我有什么关系,你跟个吃了炮药似的,给我一顿。

突突,你有病啊,大志刚想对回去,加代直接把电话抢过来就挂了,然后说道,志哥,不用理他了,让他来找咱们。

说着把电话翻到了底下的那个号码,直接就拨了过去。

喂,我加代你手上有活没,坐船来深圳帮我整个人吧。

他叫曲向浩,对面一听,好的,带个没问题,两小时之内我给你信。

就这样,电话一挂,这边的大志也听到了,他也没说啥,紧接着这帮人就去市中心医院等着了,不一会儿蹦愣一下子,一条短信就发了过来,加代一看,算是舒了一口气。

果然,猛鬼天办事就是干净利落,那家伙直接就干到了这取向浩的家里,那也是从房顶直接爬了下来,跳进了他的卧室,那保镖根本就没有发现,紧接着拿着原液小弯刀直接就给取向号这一只,然后装到了麻袋里带走了。

在车上的时候,这猛鬼天就说了,跟你爹拨电话就说你被绑了。

曲向浩也害怕了,哆哆嗦嗦的头都掏出电话就给他爹拨了过去,喂,爸,我让人给绑了,我现在在哪我也不知道,绑我的人我也不知道是谁的,但是我感觉应该是加代干的,你去找加代,这是指定跟加代有关系。

这老许一听这话也是震惊了,怎么的,给你绑了?

行,那你跟对面的人说,让他先别动你呢?

我去找加代,行吧,那你快点吧。

就这样,电话一挂,这边的老曲也翻了翻号码,就给加代拨了过去。

喂,加代,你是不是抓我儿子了?

赶紧把他放了。

此时,大哥蹲在了医院的门口,嘴上叼着小筷子,这也是说道,我可没有动你儿子,但是你儿子动了我兄弟,如果你想赔偿我的话,那你就来医院找我吧,我就在这等着你。

老瞿一听也怒了,加代,行,那你给我等着。

说完,电话一挂,没一会儿的功夫开车就到了,这是中心医院,这刚一进去,大志就挡了过来,你就是老瞿啊,你儿子花5000万雇佣的叶城坚,要敢没我,你知道不?

老瞿一听就瞅了瞅眼前这个人,你谁啊?

说什么胡话呢?

当时大志就说了,我是王学志窜天侯的孙子,广东的叶老三是我叶三哥。

这老曲一听这话,看着对面这人也不像吹的,你是京城的公子哥呀,你跟家的认识?

这大志就说了,我不仅认识,交代我还认识鹏哥呢,天哥见过没?

你这个段位的应该见不到天哥,他可是董事长的儿子。

老曲一听这,也明白对面这人不好惹,当时就说道,大侄,你这样,咱们去对面那个茶馆把这话谈一谈,唠一唠,我也想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大志一听这话,就瞅了一眼加代,加代也点了点头,随后这帮人就到了这对面的茶馆,等这帮人刚一进去,门啪嚓就给关上了,当时这老曲就说了,你们知道我后边的人是谁吗?

他和姓周现在是公司的在职人员,我本来不想透露这层关系的,但是你们非逼我不说别的了,赶紧把我儿子交出来,啥事没有,现在我就带我儿子走,要不然的话,我现在就给老周拨过去。

大志一听,嘴里也是嘟囔道,老周,那个老周啊,不会是康师傅吧?

那要是他的话,他可是身兼数职,大印都在他的手里,没人能惹得了他呀。

智哥就有点秃噜嘴了,当时加代也听到了,拿起电话就走到了一边,然后给勇哥拨了过去,喂,勇哥,我没招了,只能找你了。

这勇哥一接电话,他现在也在外面出差呢,就在珠海这边,要不然加代也不可能给他拨过去。

当时就说道,小代啊,你哭什么呀?

有什么事你就好好地跟我说,我肯定会帮你的。

这代哥也是缓了一下情绪,就说道,在深圳管进出口贸易的老区这边朝我要他的儿子,但是我也不知道他的儿子在哪儿呢,我只知道的是他儿子把左帅给弄没了。

勇哥呀,你得帮我呀,对面现说要找老周,这老周好像应该在广东呢吧,我听说这几天既有个老头在这边过生日,应该这些人都来了。

勇哥一听你说得对,是有个老爷子要过生日,我也得过去,你这样,我现在就起身去你那边,你放心,只要哥在这儿,只要我还有权利,我就不会让任何人动你一根毫毛。

行,勇哥,那你赶紧过来吧。

就这样,电话一挂,加代就走了过来。

大志和老区也不知道加代找小勇了。

这边的老区还杨巴的说道,你们赶紧把我儿子交出来,要不然现在我给老周拨过去,你们谁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大志一听这话就急眼了,还让我们吃不了兜着走,我先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说着上去直接给老曲就是一顿,还我飘飘拳,老曲也不敢还手,大志,你给我等着。

说着拿起电话就给老周拨了过去,喂,老周啊,我现在在这个深圳市中心医院对面的茶楼呢,你赶紧过来一趟吧,我让那个窜天侯的孙子给我揍了那他让那底下的人把我儿子给我绑走了。

随后又小声地说道,老周啊,你说这些年我给你鞍前马后的也干了不少事,也挣了不少钱,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你得帮我呀。

老周的一听,你确定你儿子是让他抓走的,我当然确定了,我儿子跟我说的,但是现在我朝他要我儿子,他不给啊。

老周一听醒,你把电话给大志。

紧接着,这老曲就把电话递了过来,接电话吧,这大志也没有害怕。

接过来就说道,周叔啊,怎么了?

当时老周就说了,大志,曲家父子都是我的人,你要真抓的儿子了,你给他放了,我让他给你点钱。

当时大志就说了,给什么钱呢?

我王学士是缺钱的人吗?

再说他儿子是谁抓的我怎么知道啊?

我兄弟还没了呢,让他把左帅交出来,我就帮他找儿子。

老周一听这话就明白啥意思了,那肯定是曲家父子先惹事了,大志这样,我现在就在深圳呢,如果你希望我过去一趟,那我马上去茶馆找你,咱们把这事情解决一下,我也知道你手下有个叫什么加代的,在这深圳,只要我跺跺脚,他就会一无所有,你明白吗?

志哥就说道,周叔,你不用吓唬我,你要想来,那你就来吧,我给你沏壶茶等着你,正好我也跟你学学经验,你这设计面挺广,娱乐界你也设计了,海运行业你也设计了,进出口贸易你也差一手。

周叔啊,你可坐好你的位子了,拿好你手中的大印,千万别掉地下砸自己的脚。

说完电话啪嚓就挂了,老周这一看,这小崽子真是说话没有分寸,走,去茶楼,紧接着,没用20分钟的功夫,老周直接开车吧,就停在这茶馆了,打着当时这一瞅,我去,老周真到位了。

而那老曲就亲自下楼去接了,紧接着没一会儿,这老周跟老曲也上楼了,往屋里这一坐,老周就先说话了,加代啊,你应该认识我吧,咱们也有机会照灭了,怎么的?

我听老许说,你把他儿子给抓了,赶紧的把人给放了吧,要是说你的儿子把你兄弟揍了,让他给你赔点钱就得了。

刚才我在电话里跟大志也说了,你看大志这小子不把我放在眼里,你总得把我放在眼里吧。

当时加代往前面一站,大佬,你跟我说话就是看得起我,但是我没有别的要求,我只想让他们把左帅交出来。

当时老周一听就瞅了瞅这老曲,这老曲就说了,我儿子没有抓的,也没有说跟加代干过架,就是我儿子去了四九城一趟,回来突然冲我要一笔钱,我也不知道他要干啥,但是我保证我儿子肯定没有干这事。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