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网易号 > 正文 申请入驻

1966年江青到清华找贺龙儿子说:我要动你爸了,你妈妈也不是好人

0
分享至

贺龙的在全军和全国人民中享有的崇高威望,正由于他品行高尚,为人正直,原则性强,也必然成为林彪、江青等人篡权乱军的严重障碍,引起他们的极端仇恨,于是,他们便把罪恶的暗箭向贺龙瞄准,到了那个疯狂的年代,小人得志便猖狂,遂将暗箭换成明枪,向人民的功臣贺龙猛烈地射来。



1966年春,贺龙遵毛泽东的嘱咐刚刚视察了大西南基建工地,“运动”狂潮很快就在960多万平方公里的大地上翻滚,天昏地暗,人妖颠倒。

9月14日下午,贺龙从外面回到家中,夫人薛明拿着几份文件送到他身边。他没有马上看文件,只是坐在沙发上,慢慢地吸着烟斗嘴,慢慢地吐出烟雾,脸上却无往日的笑容。

“告我的黑状。”他突然说,嘴角上出现了一丝冷笑:“可就是没能告准!”

事情是这样,早在这年8月间,林彪、江青一伙炮制了“八五”事件,要追后台,把矛头指向了贺龙。他们欺上瞒下,捏造事实,对一些长期与贺龙一起工作过的同志,加以残酷迫害。他们罪恶地要这些老同志“揭发”贺龙。

与此同时,林彪在空军的死党吴法宪,采取恶人先告状的卑鄙手段,向毛泽东写信,诬告贺龙,胡说什么:在空军有一条以贺龙为代表的小集团要篡军夺权。



这天,毛泽东找贺龙去, 把那封信交给他,要他看看。毛泽东见贺龙没有戴眼镜,又关切地说:不要急,慢慢地看。

等贺龙吃力地看完了,毛泽东笑着说:不要紧张,我对你是解的。我对你还是过去的三条:忠于党、忠于人民,对敌斗争狠,能联系群众。

于是,贺龙也才放下心来,坦然地向毛泽东请示:“是不是找他谈谈?”

毛泽东摇摇头,指了指信说:没什么好谈的?他还很风趣地说:“我当你的保皇派。”

9月间,林彪一伙对贺龙采取了又打又拉的小伎俩。他们一方面搞诬告信,另一方面妄图要贺龙不得与他们作对。当月的一天,林彪对贺龙说:“你的问题可大可小,今后要注意一个问题:支持谁,反对谁。”

贺龙对他们施展的这一套阴谋诡计,深恶痛绝,他宁为玉碎,不为瓦全。他说:“我是共产党员,支持谁,反对谁你还不知道?”

12月28日,中央政治局开会,贺龙出席了会议。会上,毛泽东亲切地与贺龙打招呼,叫贺龙到前面坐。贺龙坐在毛泽东身边了。

然而胸怀坦荡、光明磊落的贺龙,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就在他和毛泽东一起亲切谈话的时刻,却有一股凶恶的暗流向他涌来。



两天之后12月30日,江青窜到了清华大学,找贺龙的儿子贺鹏飞谈话。江青恶狠狠地说:“你爸爸犯了严重错误,我们这里有材料,你告诉他,我可要触动他啦!”还说:“你妈妈也不是好人!”

接着,在一次接见群众的会上,江青又说:“贺龙有问题,你们要和他斗争!”在这罪恶的黑手挑动下,恶浪滚滚而来。很多在各个历史时期和贺龙一起工作过的战友、部下被揪斗了,大街上的宣传车也喊出了“打倒贺龙”的口号。江青又指使人抄了贺龙的家,抢走了大量的机密文件,围攻的人群挤满了庭院。

贺龙和夫人薛明已经不能在家居住了,但是每转移到一个新地方,就有人来揪斗。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袭击,贺龙愤怒了:“这是搞的什么名堂哟!”他说:“人得去。应该去见见他们!”

薛明和贺龙身边工作的同志都为他的安全担心。他却笑了:“难道我不了解群众?难道群众不了解我?”其实,善良的贺龙错了,在这个扭曲的年代,他的确不了解群众,正直的群众也的确被谣言搞乱了。薛明不能让丈夫出去,劝他说:“那也得请示总理呀!”贺龙只得说:“那好,听总理的!”



薛明随着贺龙来到了周恩来家里,向总理请示。周总理关切地对贺龙说:“你身体不好,不能见。有我顶着。”当时,周总理叫秘书接通了贺龙家里的电话,指示围攻的人群撤出去,留贺龙夫妇住在自己的家中。

周总理亲自为贺龙夫妇安排了住处,邓颖超大姐还叫秘书带上信笺来对贺龙夫妇说:想吃什么就写上,让厨房的同志做。在那个特殊的岁月,周恩来的工作最繁忙,有时叫人把他的饭拿到贺龙夫妇住的地方,以便利用吃饭的时间和贺龙说话。有时碰到贺龙的孩子,也关心地问长问短。周总理对贺龙一家无微不至地照顾,使贺龙深深感动了。他万分感激地说:“总理你真是教育了我们两代人!”

周恩来多么想把贺龙留在中南海啊,但是这显然不行。在林彪、江青等人的指使挑动下,中南海也闹了起来,许多中央一线领导同志都受到了冲击。

1967年1月18日,周恩来和贺龙正式谈了一次话,李富春也参加了。周恩来还约了江青。江青不来,却指使人在约定的时间,把宣传车开到中南海墙外,一遍又一遍高喊“打倒贺龙”

就在这刺耳的号声中,周恩来亲切地对贺龙说:“毛主席都和你谈过了嘛!毛主席还是要保你的嘛!”周总理又不无遗憾地说:“我本想让你住在中南海,但现在中南海也有两派,连朱老总家的箱子也被撬了。为了你的安全,另外给你找个安静的地方,去休息一下。你先去吧,到秋天我去接你回来。”

周恩来又说:“我估计你一下子不会适应这个环境,你可以利用这段时间,读读马列和毛主席著作,练一练毛笔字。”并勉励他:要活到老,学到老,改造到老。

贺龙神情严肃地听着。他牢牢地记住了总理嘱咐,并且让薛明帮他记下来。他是决心身体力行,等到秋天再向总理汇报的。但是,他万万想不到:这竟是他听到的总理的最后一次谈话;这次晤谈,竟成了这两位共同战斗了40年的战友的永别。



1967年1月19日凌晨3点钟,周恩来亲自派人把贺龙和薛明送进了京郊的山区。为了贺龙夫妇的安全,周恩来要求严格保密,还特意安排中途换车,不让带工作人员。

周恩来安排贺龙夫妇住的地方,是建在山腰间的一所平房院落,除了担任警卫的战士,就只有贺龙夫妇二人。

贺龙和薛明共同生活的几十年中,长时间住在一起还是头一 次。战争时期,他戎马倥偬,今日陕甘宁,明日冀中、晋西北,转战在黄河两岸,出没在敌前敌后,然后就是跨越秦岭巴山,进军大西南。少有短暂的相聚,多是长久的离别。

1945年日本投降,国民党与人民抢夺胜利果实时,贺龙率部队进军丰镇、集宁,经过延安的柳树店薛明与儿子的住处。如果不是警卫员的提醒,贺龙也许就疾驰而过了。薛明抱着儿子在路边等他,他在卡车上伸出手来和儿子握握手,只说了句:“长大了当兵。打完仗再见!”然后就驱车远去。

全国解放后,特别是到北京以后,党和国家赋予贺龙的责任日益重大,他日夜忙于繁重的军政工作。平时常常是清晨匆匆离去,夜晚迟迟归来,要不就是长时间外出开会、视察。 在这个半山腰的平房院落,贺龙夫妇倒也能朝夕相处了,然而却是在躲避林彪、江青一伙迫害的境遇之中。

住是住下来了,但适应这样的生活却很不容易。一连几天,刚直不阿的贺龙不是在屋里踱步,就是倚在窗前沉思,食量减少了,睡眠也差了,有时突如其来地说:“要回去,能帮助主席、总理做一点事多好啊!”

贺龙的心态夫人是理解的。一个烈火般的性格,一个在激烈的战斗和紧张的工作中度过了大半辈子的老战士,骤然离开了群众,离开了工作,与世隔绝,到了这样一个荒僻的山沟里,这对于他来说,是多么难以忍受啊」但是,他想起周总理的嘱咐,渐渐平静了下来。

然而,这时报纸上却正在连篇累帙地报道着上海的“一月风暴”。从上海刮起的这股夺权黑风,吹向全国各地,也在贺龙心中掀起了波澜。他非常沉重地说。“他们夺谁的权?这些干部跟着毛主席南征北战,是有功的嘛!为无产阶级掌权嘛!都叫他们给夺走了!”

四川省的夺权,点了几位领导同志的名,更激起了贺龙极大的愤怒,他说:“要搞我,就公开地搞嘛,为什么要找替死鬼?老子不怕!”

说到批斗老干部的事,贺龙总是痛心地摇摇头:“看见了没有?揪出来的都是好同志呀!清理来清理去,把好人给清理出党外了。”



进入2月以后,贺龙思索得更多、更深沉了。他有时翻阅着马列和毛主席著作默默思考。有时在屋里缓慢地踱步沉思。有一天,他突然把一叠纸推到夫人面前,低声地说。“写!”

写什么呢?他沉痛地谈起了1931年至1933年间,王明路线的代理人掌握了湘鄂西分局的领导权,推行了一整套王明的错误路线和政策。在党和红军内部,对革命同志进行“残酷斗争、无情打击”,使革命力量受到了极大的损失。

这段惨痛的历史,在贺龙心灵的深处留下难忘的创痛,以致30多年以后,他追忆起来还抑制不住心情的激动:“多少好同志呀,都是忠心耿耿的。能打仗、有本事的……都被杀害了,一摊摊的血,真是血的教训哟!”他说到段德昌、王炳南等许多同志惨遭杀害的情景。贺龙的手在抖,他的眼睛湿润了。

当谈到当时的幸存者,现在又被批斗、被迫害的一些老干部时,他的语气更加沉重了:“把革命的同志当作敌人来对待。要不得呀,要讲清楚,一定要把历史的教训讲清楚!现在我真担心有人再搞那一套!”

经过一个月的回忆和思索,3月7日,写完了一份关于回顾当时历史情况的报告,批判了王明路线的罪恶,总结和阐明了当年惨痛的历史教训。

薛明帮助贺龙记录整理着报告的文稿,透过那些语重心长的语句,又一次看到了这位革命老战士的那颗对党无限忠诚的心。

在这个荒僻的山沟,贺龙虽然离开了工作岗位,但是他的心却无时无刻不在牵挂着党的事业。他从几十年斗争的实践中,凭着一个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政治经验和敏锐感觉,已经觉察到:在一片“革命”的口号声中,类似当年王明路线的东西已经发生,并正在泛滥。

为了避免血腥的历史悲剧重演,贺龙向党提出了当年的历史经验。在这关系到党和国家生死存亡的严重时刻,他要大声疾呼,引起全党的警觉!他要用自己的胸膛去挡住可能射来的冷枪毒箭,保护住党的肌体,掩护那些在过去历史错误中幸存下来的战友和同志!

声明:个人原创,仅供参考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拙言问史
拙言问史
历史不该只是胜利者书写的清单
753文章数 2728关注度
往期回顾 全部

专题推荐

永远跟党走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