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攀龙:20年前扒在飞机起落架上从昆明飞到重庆,现状如何

分享至

注:本文根据真实案例改编,部分情节来源于网络,情节有润色;图片来源于网络,部分图片与文章内容无关,仅为配合写作效果;部分人名为化名;情感性阅读,理性看待。

2004年,云南机场上一架飞机正在缓缓起飞,目的地是重庆,没人能想到,这架飞机的起落架上,此时正藏着两名14岁的少年,梁攀龙和束清。这两人最终是否成功到达了重庆呢?

梁攀龙出于一个简朴的家庭,尽管家境贫寒,但梁家父母尽力给兄弟俩提供稳定的成长环境。梁攀龙性格孤僻,表面上看似顺从,实则心怀叛逆,对任何形式的权威都抱有不满。

随着梁攀龙进入小学五年级,他的生活逐渐被网络游戏所主宰。在虚拟世界里,他找到了展现自己暗黑面的舞台。他开始为了游戏撒谎、偷窃,甚至逃学。梁攀龙的行为让他的父母梁开胜和母亲左君感到极大的心痛和无助。

一次,梁开胜试图与儿子进行沟通,希望能让他意识到错误,却遭到了梁攀龙的激烈反驳:

“你们根本不懂!这个世界比你们的世界更真实,我在那里是王者,不是你们这样的输家。”

父亲的脸色由心痛转为愤怒,但梁攀龙却无视父亲的情感,冷漠地转身离开,回到了他的网络世界。

通过这一次次的争吵和对立,梁攀龙的道路越走越偏,他的行为也越来越令人担忧,直到他完全沉迷于虚拟世界的深渊,无法自拔。家庭的努力似乎都无法挽回他堕落的足步



梁攀龙的青少年时期充满了家庭的冲突和反叛。随着时间的流逝,他越来越倔强,频繁与父母发生争执。2004年成为了他叛逆行为的高潮。在那一年,梁攀龙不仅一次两次地扒火车逃家,而且还学会了如何避开父母和警察的追查。

那天,梁攀龙假装像往常一样背着书包去学校。然而,他心中早有计划,没有走向学校,而是转向了家附近的火车货场。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潜入这个充满铁轨和列车的世界,每次的经历都让他更加熟悉如何悄无声息地接近目标。

他找到一列即将开往昆明的货车,检查了四周无人注意后,他利用车厢间的缝隙熟练地扒了上去。列车缓缓启动,梁攀龙紧紧抓住车厢边缘,任由冷风在耳边呼啸。

列车在行驶过程中,梁攀龙偶尔能听到其他乘客的谈话声,但他不敢露面。他心里清楚,一旦被发现,就意味着被送回家和父母面对面解决问题,而这正是他所想避免的。他计划在昆明找到一份工作,开始新的生活,尽管这对一个未成年人来说充满了不确定和风险。

火车行驶了数小时后,梁攀龙在一个偏僻的站点下了车,进入了一个他完全不熟悉的城市。他知道前路困难重重,但对未来充满了一种叛逆的希望。

当梁攀龙第一次踏入昆明这座城市时,他对于自己的未来感到茫然和不安。他漫步在陌生的街道上,试图在繁忙的人群中找到一丝归属感。不幸的是,他很快就引起了巡逻警察的注意,因为一个看似未成年且独自在街上徘徊的孩子总会引人关注。



面对警察的询问,梁攀龙感到内心的恐慌,他选择了撒谎,声称自己不记得家庭住址,也联系不上父母。无奈之下,警方只能将他送往昆明的一个救助站。

这个救助站里聚集了各种背景的孩子,有的是因为家庭问题,有的则因身体残疾被遗弃。梁攀龙在这里看到了各种人生的不幸,他的心境开始悄悄改变。

在救助站的短短两天里,梁攀龙遇到了束清,一个同样流浪的男孩。他们俩在共同的境遇中找到了共鸣。束清比梁攀龙早几个月到达救助站,对这里的一切都了如指掌。

束清向梁攀龙透露了他的逃跑计划:“这里虽然安全,但不是长久之计。我打算明天晚上离开,去找一份工作,自己养活自己。”

梁攀龙沉默了一会,然后低声说:“我也没有理由留下。或许,我们可以一起走。”

在一片寂静中,梁攀龙与束清借着夜色匆匆离开了救助站,心中充满了逃离束缚的决心。虽然只有14岁,束清已经在街头流浪超过一年,比新手梁攀龙经验丰富得多。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