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工地开小卖部,当老板娘,那里的男工人很多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36岁,中年离异,已经与社会脱节了十年的我早已没了找工作的优势,光是年龄,就被很多岗位拒绝在门外。

无奈之下,我托人找关系,还塞了一个大红包,才在城郊的一个建筑工地里开了一间小卖部。

和民工宿舍一样,小卖部是临时搭建的铁皮棚,前面是货架、柜台,卖有日常生活用品还有各种啤酒饮料零食,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货架后面是一个小床铺,一间小小的卫生间,算是我的生活区域。

至此,我吃喝拉撒都在这小小的铁皮棚里。

没想到,小卖部的生意出乎意料的好。

别看工地工人辛苦,可他们工资高,一天250到300块试试正常的工价,加班加点另外算,所以这些工人很舍得花钱犒劳自己。

而工地四周都是一片荒凉,别说小卖部了,一个鬼影也没有,所以,我的小卖部就成了工人们消费的好地方。



不久之后我就发现,工地里的男人有事没事都喜欢来我的小卖部晃悠,都用那种直勾勾的眼神盯我,和我开一些荤段子,甚至在我递东西给他们的时候,顺势摸一下我的手,或者趁我不备捏一把我的肉肉。

而只要我不生气,依旧笑眯眯地对他们,让他们调戏一下,他们来我的小卖部就更勤快,买的东西也更多。

这就是流量密码!我就是我的小卖部最好的代言人。

生意红红火火,我也重拾了生活的信心,人也从离婚的阴影里走了出来。

现在的我,心宽体胖,身材丰满,面色红润,虽是在工地,可不用风吹日晒,所以肌肤也是白里透红,举手投足间透出女人风情,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熟女味。

工地的女人本来就不多,少有的几个也是皮肤黝黑粗糙,说话粗声粗气,整日穿着脏兮兮的工服,相比之下,我简直就是鹤立鸡群,是工地里的一朵花。

那些寂寞的工地男人,哪个不想摘我这朵娇滴滴的玫瑰花?

这不,中午休息时间,他们又聚在宿舍里讨论着怎么才能把我给睡了。

声音大到,我在小卖部里都听得一清二楚。

“我刚才去小卖部买烟的时候,趁机狠狠摸了那娘们的手,那皮肤润得,嘿嘿!赚大了!”

“这有什么,昨天我捏了一把她的大屁股,丫的,那手感,简直了!”

“一个个吹牛吹上天,我说我和那sao货睡过,你们信不?那滋味,啧啧……”

接着就是一阵阵猥琐的哄堂笑声。

我也笑笑,不以为意。

就让他们议论吧,议论得越多,我的生意越好。

只要能搞钱,被当成工人的调侃对象又如何?清高管个P用!假矜持,装清高,饭都吃不饱,当个风情万种的老板娘,好好搞钱,才是人生正道。



正跟着工人的哄堂大笑独自偷笑的时候,工地的朱监理满头大汗地进来。

“老板娘,来一包玉溪。”一进来,朱监理就油腻腻地盯着我,小眼睛里满是算盘。

“哟,朱监理,大中午的又没开工,怎么就热成这样。”我笑眯眯迎上他直勾勾的眼神。

“如果老板娘能让我降降温,那就再好不过了。”朱监理说着,没接过我手里的烟,却是一把掏出了五张大红钞票,在我面前晃了晃。

“就一次,行不行?求求你了老板娘,我实在热得不行,还是你这里的空调凉快。”

我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

我瞧瞧四周,大中午的太阳白得刺眼,也没什么人影,远处的工人宿舍此刻也没了哄堂大笑声,大家应该都休息了。

眼珠是黑的,钞票是红的,哪有人见了钞票不两眼发光。

“朱监理,既然你这么有诚意……行吧,你先到后面乘凉吧。”我说着,用嘴努了努货架后的小房间。

朱监理心神领会,一溜烟就闪了进去。

我四下里张望,瞧着没人,也一股闪了进去。

没想到朱监理却是个怂包,不仅不中看,还不重用,三下五除二,不过三分钟就提交作业。

我心头正痒,一脸埋怨地瞪着他。

他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解释说这段时间工作压力太大了,然后把那五张大红钞票放在我枕头上,戴上他那顶白帽子低头匆匆离去。

这时,却听到外面传来个洪亮的声音。

“老板娘,来灌啤酒,冻的。”

“来啦!”我连忙回应,然后整了整衣衫,从隔间里走了出来。

是工地钢筋工老高,这老高和别的工人不太一样,他来小卖部虽然也盯着我,但眼神没那么明目张胆,平时也没有一些不规范的小动作,而且人家议论我的时候,他很少参与。

所以我对他印象还挺好的。

没想到今天他看我的眼神却充满灼热,直勾勾的眼神盯着我的前凸后翘。

“老高,你也学人家的模样,不正经!”我抬手用一把浦扇拍了拍他,内里却挺受用的,因为刚蔡监理让我正难受呢。

“美!美!老板娘今天可真美。”老高吃吃地说。

“意思我别的时候不美?”我故意撅起嘴巴装作不高兴的样。

“美,美,都美!今天更有味道。”老高咽了咽口水,继续道:“我刚刚,刚撞见蔡监理了……”

我的脸顿时刷的一下子就红了,内心却是波涛汹涌,不知道老高和蔡监理比如何。

“这要传出去……咳咳,老板娘,你可是大家日思夜想的女神。”

我一听,刚想对老高怒喝一声,转头发现他不安分的目光,我立马心生一计,笑眯眯地对老高道:

“老高,想不想试试?”眉眼里尽是风情。

工地本来就缺女人,面对我这样直白的引诱,老高哪里还招架得住!

“想,做梦都想!”老高喉结滚动。

“你先到里间等我。”我给他抛了个媚眼,然后用嘴努努里面的隔间。

老高本来还不可置信,但又生怕错过好机会,就半信半疑地走进去。

我瞧瞧四下无人,也尾随其后。

一进去,就看到老高正盯着我挂在床边的丝袜和nei衣物流口水。

“挑一双你喜欢的。”我笑眯眯地盯着老高。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