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两刑警因“刑讯逼供”致人死亡,真相竟然大翻转

分享至

提示:本文参考资料(含图片)来自朱明勇所著《无罪辩护:突出重围》,澎湃新闻、《南方都市报》等权威媒体报道,及此案律师微博。

小偷死在了审讯室,两名刑警成了“刑讯逼供”致人死亡的始作俑者。

千名警察到法院讨公道,四大金牌律师联合辩护。

法庭上却惊现两份完全相反的检验报告!

是乌龙还是有人刻意为之?

轰动全国的安徽“陷警门”,背后隐藏了什么真相?


穿着囚服,当庭举牌喊冤的刑警

1、大闹法庭

2011年12月8日,安徽省含山县人民法院门口乱得像菜市场。

庄严肃穆荡然无存,近千人聚集在这里吵嚷不止,他们口中只有两个字:“放人!”

到底何人胆大包天敢在法院门口聚众闹事?

围观群众惊掉下巴,群情激愤者竟是警察!

他们握拳怒吼,往法院大门里挤,从没见过这种阵仗的法警蒙圈了,这“逼宫围城”是要闹哪出?!

一切缘由皆因,他们要给在法庭含冤受审的两名铁血兄弟:方卫和王晖讨一个公道!


两位刑警照片

原本身穿警服执法办案的两人,为何成为阶下囚,站上了被告席?

事情还要从去年12月21日说起。

方卫和王晖是黄山市祁门县公安局刑警队的民警,两人负责审理一起摩托车盗窃案。

犯罪嫌疑人熊军以及同伙在警方的严密布控下迅速落网,并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就在方卫等人要带他们去案发现场做最后确认时却出了状况。

熊军突然反口,情绪还特别激动。

以防生变,方卫等人只能暂缓行动,将他们分别看押在审讯室。

方卫和王晖则负责审讯熊军。

天儿有些冷,审讯一时半会结束不了,方卫开了空调取暖。

他将熊军用皮线固定在审讯椅上,为了不让对方勒得难受,他还亲手试了试,确认没问题才开始审讯。

期间熊军一会儿渴了,一会儿饿了,方卫倒水拿吃的,一切如常。

直到第二天早上,熊军突然脸色煞白失去意识。

方卫见情况不对赶紧解开束缚对他实施急救,等救护车赶到后紧急送医。

可惜,熊军还是抢救无效死亡。

熊军暴毙,黄山市人民检察院以刑讯逼供,故意使其挨饿受冻,导致其死亡为由将方、王二人逮捕。

看着“挨饿受冻”的鉴定报告,方卫欲哭无泪,真是祸从天降!

方卫不服,大喊冤枉,并要求重新鉴定,奈何检察院说尸体已经火化,拒绝再验。

而案发时,审讯室内没有监控,熊军又确确实实死在里面,这就给调查取证带来极大难度!

双方各执一词,只得省检察院出面,分别从黄山、阜阳、马鞍山调配人手成立专案组侦办此案。

2、刑讯逼供

方卫二人以为终于能还他们清白,却不知等待他们的竟是意想不到的遭遇。

专案组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让二人认罪,不惜违规操作也要把案子敲死!

方卫被改名换姓偷偷关押在外地,全天断水断粮,专案组甚至威胁他再不认罪,就和有艾滋病的犯人关在一起,借着犯人对警察的厌恶,让他生不如死。

种种操作如利刃挖心,使得方卫承受身体和心理的双重折磨,心灰意冷到极致,他这般处境,竟还比不上熊军审讯时的待遇。

哪怕方卫意识混沌,身体疲乏,专案组也没放过任何洗脑的机会,扬言道:“不要以为有人能保你,你们领导能不能干,也是上头一句话的事儿!”

方卫蜷缩在阴暗潮湿的房间内依旧咬紧牙关,无论问什么回答只有两个字:“冤枉”!

方、王二人都不松口,案件进展困难,专案组也无计可施,只能一拖再拖。

二人被活活折磨了一年之久,才被一纸诉讼,送上法庭。


涉案民警方卫被带至法庭

方卫知道,这次开庭是他俩自证清白的机会!

审讯关押期间,他对正义产生了怀疑甚至无比绝望,可也明白,他必须扛下所有奋起反击,才能重见天日!

为此他无数次在脑海中复盘事情的前因后果,就连熊军当时穿的什么衣服都清楚明了,不漏掉任何一个细节,还找机会翻阅法医相关书籍,他要在法庭上洗雪冤屈!亲口告诉所有人,真相到底是什么!

法庭上,含山县检察院的公诉人以故意伤害罪对方卫和王晖提起诉讼。

并提供了分别由安徽省人民检察院鉴定中心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鉴定中心提供的两份鉴定意见。

离谱的是,这两份鉴定意见的内容竟然是相互矛盾的!

前者强调熊军是被刑讯逼供,受到非人对待而致死;后者则说熊军本身就有心源性心脏病,也是致死原因之一。

公诉人面对辩方律师的追问,直接懵了,根本无法自圆其说。

既然两份鉴定意见不同,辩方律师就要求法医出庭作证,不曾想,接下来的情节更离奇。

三名法医只来了一个不说,在辩方律师追问细节的时候,除了背诵鉴定意见上的结论,其余一问三不知,事实如何,还得问公诉人。

直接甩锅了!

作为一名法医,竟然无法证明鉴定意见是否属实!

方卫知道自辩的机会来了!

他不只是一名刑警,还是一名经验丰富的法医。

他直接提出:两份鉴定意见是违规的,甚至是违法的,不能取信。

紧接着他便从熊军的死亡状况以及死亡后法医的尸检结论等多方面,逐一反驳鉴定意见上的“事实”。

每一条都有理有据,并怀疑如此简单的情况,出具鉴定意见的三名法医竟只字不提,是否另有隐情?

方卫字字铿锵,令所有旁听者和老同事们心中大喜,兴许两人就没事了?

若是真这么简单还好了呢!

公诉人拿出“杀手锏”,熊军同伙的口供!所述内容直指方卫二人对他们使用非人手段刑讯逼供,一时间全场怒火沸腾!

“这不可能!一定是假的!”

法庭趁机开始拖延,说群警“逼宫”之事是给他们施压,造成极为恶劣的影响,为此要休庭延后再审。

又是一个拖字诀。

直到2013年2月18日,一审终于有了结果,方卫和王晖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奋斗在前线十几年的民警,任劳任怨,最后竟落得含冤入狱的结局,任谁都无法接受!

方卫二人要求上诉,近千民警更是一起写了抗议信声援他们。

就连他们的顶头上司,黄山市公安局副局长,都坚信他们无辜,要不惜任何代价力保!

法庭上输的,就在法庭上再赢回来!


四大名状

钱副局长四处奔走,专门在二审前,请来“四大名状”,四位大律师要剑走偏锋,为方卫二人闯开一条新路,打开刑辩新世界!

这四大名状可是大有来头,分别是: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