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使参加摩洛哥国王宴会,士兵闯入开枪扫射,众人倒在血泊中

分享至

1971年7月10日的清晨,阳光洒在摩洛哥的卡萨布兰卡,为这座城市披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辉。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因为今天是哈桑二世国王的42岁生日,整个城市都沉浸在一片节日的欢乐之中。

庆典活动在宏伟壮丽的斯基拉特宫举行,这座宫殿仿佛是摩洛哥的一颗璀璨明珠,镶嵌在城市的中心。宫殿前的广场上,鲜花盛开,犹如一幅五彩斑斓的画卷。彩旗招展,猎猎作响,仿佛在向世界宣告这个喜庆的日子。

中国驻摩洛哥大使张伟烈也收到了邀请,他身穿笔挺的西装,佩戴着国家的勋章,步履稳健地走向斯基拉特宫。他的心中充满了对哈桑二世国王的敬意和对摩洛哥人民的友好之情。

在礼宾官的引导下,张伟烈大使与各国使节一起进入了斯基拉特宫的大殿。大殿内,金碧辉煌,气势磅礴。

哈桑二世,头戴一顶紫红色的精致帽子,帽檐上镶嵌着金边,显得既庄重又不失华丽。他身穿一袭白色的阿拉伯民族长袍,那长袍的质地柔软且光滑,仿佛是由月光织就,洁白无瑕。



他的步伐稳健而有力,每一步都透露出一种威严与从容。在西迪·穆罕默德王子的陪同下,他微笑着,那笑容如同阳光普照,温暖而灿烂。

他们步入王宫大厅的那一刻,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他们身上。大厅内灯光璀璨,犹如繁星点点,与哈桑二世那身洁白的长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前来参加庆典的非洲国家元首们,身着各自国家的传统服饰,或华丽,或庄重,他们脸上都洋溢着喜悦和祝福的笑容。

张伟烈大使,代表着中国政府和人民,走上前去向国王表示衷心的祝贺。他的话语中充满了真诚与热情,祝愿国王健康长寿,万寿无疆。为了表达这份深厚的友谊和祝福,张伟烈大使还特别准备了一份礼物——一幅由100个小“寿”字精心绣制而成的“百寿图”。

张伟烈大使细心地介绍道:“在中国文化中,‘百寿图’象征着健康长寿,每一个‘寿’字都代表着我们对国王的美好祝愿。这幅图由100个‘寿’字组成,寓意着国王的寿命如同这百字一般,长久而充实。”他的话语中充满了敬意和祝福,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感受到了中国人民的真诚与热情。



当天,摩洛哥首都拉巴特的天际线在夕阳的映照下,闪烁着金色的光芒。王宫前的广场上,一座巨大的白色帐篷已经搭建完毕,为即将到来的哈桑二世国王生日庆典做着最后的准备。帐篷内,灯火辉煌,映照出一片温馨而祥和的氛围。长桌上,摆满了摩洛哥的传统美食,香气四溢,让人垂涎欲滴。来宾们身着盛装,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笑容,他们纷纷走到餐桌前,挑选着心仪的菜肴,品尝着这异国他乡的美味。

酒杯相撞的声音此起彼伏,祝福语在空气中飘荡,人们用最真挚的话语,祝愿摩洛哥国家繁荣昌盛,国王健康长寿。然而,就在这时,一阵刺耳的枪声突然响起,打破了这宁静而美好的氛围。来宾们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目瞪口呆,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便看到几位同伴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

惊慌失措的人们开始四处奔逃,有的奔向大门,试图逃离这个恐怖的现场;有的钻到了桌子底下,瑟瑟发抖,不知所措。整个现场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人们的尖叫声、哭泣声、呼救声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幅惊心动魄的画面。

那些急促地向大门奔跑的人们,他们的脸上写满了惊慌与绝望,似乎并未意识到即将面临的危险。他们的脚步匆忙而沉重,回荡在空旷的王宫走廊里,仿佛是在为即将到来的悲剧奏响凄凉的序曲。然而,他们很快便为自己的轻率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就在这时,一道刺眼的阳光从大门外照射进来,映照在一排身着军装、手持机枪的士兵身上。他们如同冷酷的死神,面无表情地朝着那些试图冲出王宫的人群扫射。子弹如同狂风暴雨般呼啸而来,无情地撕裂着空气,带走了无数无辜的生命。

随着枪声的不断响起,涌向大门的人们纷纷倒下,他们的身体在血泊中抽搐着,生命的火花在瞬间熄灭。顿时,王宫大门前血肉横飞,惨叫声、哭泣声此起彼伏,形成了一幅令人心悸的惨状。



在这场突如其来的屠杀中,一些政要也未能幸免。摩洛哥最高法院院长、首相办公室主任和文化旅游大臣等要员,他们本应是国家的栋梁,人民的希望,却在这场灾难中门边被打死。他们的鲜血染红了王宫的大门。

枪声响起时,张伟烈正与身旁的比利时大使进行着一场友好的交谈。他们的对话在灯光下闪烁着礼貌与尊重的光芒,却在那突如其来的枪声中瞬间冻结。

张伟烈大使的反应是出奇的迅速。他的肌肉仿佛被训练过的本能所驱使,身体在瞬间矮了下去,如同一只蓄势待发的猎豹。他的眼中闪烁着紧张与警惕,一边蹲下,一边用尽全力向比利时大使发出警告:“快蹲下,危险!”

然而,那位比利时大使,一位年岁已高、温文尔雅的外交家,他的反应却远不及张伟烈大使那么迅速。他从未经历过战争的残酷,对于这样的突发状况,他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他被枪声吓得呆住了,如同一只被冻结的小鸟,无法动弹。

张伟烈大使见状,心中焦急万分。他知道,每一秒都是生命的赌注,他必须尽快让比利时大使蹲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他伸出手,准备强行将比利时大使拉下,然而,就在这时,一颗子弹如同死神的使者,冷酷地飞来,准确地击中了比利时大使的胸部。

鲜血如同绽放的玫瑰,瞬间染红了比利时大使的衣襟,也溅到了张伟烈大使的身上。他的心中充满了震惊和痛苦,他看着比利时大使那惊愕而痛苦的表情,心中充满了无力感。

与此同时,另一颗子弹也击中了沙特大使,他痛苦地倒在了地上,周围的人群陷入了混乱和恐慌之中。

在混乱的局势中,张大使却保持着异乎寻常的冷静。他犹如一颗静谧的磐石,在狂风暴雨中屹立不倒。他凭借着丰富的战场经验,瞬间判断出枪声是从东边门外传来的。东边门外,叛军的身影若隐若现,他们如同黑暗的幽灵,悄无声息地逼近。而王宫的南、北两面,高耸的城墙如同一道坚不可摧的屏障,将他们牢牢困住。唯一的出路,只剩下西边那条通向海滩的走廊。



张大使心中明白,他们必须从这个方向冲出去,才有一线生机。他毫不犹豫地冲上前去,紧紧地拉住翻译小聂的手,向西边的走廊疾驰而去。然而,就在他们即将冲出王宫的时候,枪声再次响起,如同死神的嘲笑,无情地打破了他们的希望。

张伟烈大使立即拉着小聂卧倒在地上,他的眼神坚定而深邃,仿佛能看穿这混乱的局势。他嘱咐小聂:“千万别动!只要不动就没事!一定是发生政变了!”

政变士兵端着枪,一步步逼近,将院子里的人全部逼回了王宫。大家狼狈不堪,许多人身上沾满了灰尘或者血污,他们面面相觑,气氛紧张到了极点。在这危急的时刻,有些胆小的女性忍不住哭了起来,她们的哭声在夜空中回荡,显得格外凄凉。

在那动荡的一天,哈桑二世的卫队肩负起了保护王宫安全的重任。然而,国王深知叛军的力量不容小觑,他们人数众多,且准备充分,每一场冲突都可能带来无法预料的流血和牺牲。于是,在权衡了利弊之后,他向卫队示意,放下手中的武器,以和平的方式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政变。



叛军的中尉毫不客气地走了上来,他的眼神中透露出一种不容置疑的威严。他命令卫队退后,然后将哈桑二世押解到了一间昏暗的房间内,那里将成为他临时的囚室。国王的身影在渐渐关闭的房门后消失,留下的是一片寂静和不安。

没过多久,一位军官在一群全副武装的士兵簇拥下走进了王宫。他的出现立刻引起了在场众人的注意,因为很多人都认识他——迈德布赫,摩洛哥军官学校的校长,一个有着坚定信念和野心的军人。正是他,一手策划了这场震惊全国的政变,率领着1000多名军校学生,挑战了国家的权力中心。

迈德布赫站在众人面前,他的声音洪亮而坚定。他毫不掩饰地宣布了自己的决定:废黜哈桑二世,由他接管国家。他的话音未落,空气中仿佛弥漫着一种紧张的气息。摩洛哥副总参谋长恩来西无法忍受这种侮辱和背叛,他愤怒地站起来,冲着迈德布赫大声斥责。

然而,迈德布赫并没有被恩来西的愤怒所动摇。相反,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冷酷的光芒。他命令士兵将恩来西和宪兵司令布阿什、伞兵司令罗巴利斯等人就地处决。士兵们毫不犹豫地执行了命令,几声枪响之后,三位高级军官的生命在瞬间消逝。



在场的人们被这一幕深深地震撼了。他们看着迈德布赫那冷酷无情的脸庞,感受着空气中弥漫的恐怖和绝望。他们不敢出声,不敢有任何反抗的举动,只能默默地承受着这场政治风暴带来的冲击和痛苦。

迈德布赫站在王宫的中心,目光如炬,环顾四周。他瞥过每一位在场者的脸庞,捕捉着他们的每一个微妙表情,试图从中寻找任何一丝反对自己的迹象。然而,经过长时间的沉默与审视,他感到自己已经掌握了绝对的掌控权,大局已然在他的掌握之中。

于是,他果断地发出了命令,声音如同冰冷的铁石般坚定。他的亲信阿巴布上校立刻领命,率领着一支精锐的部队,踏上了攻占电台、机场等重要部门的征途。而迈德布赫自己,则带领着几十名忠诚的士兵,留在了王宫之内,负责看守哈桑二世和各国政要们。

然而,就在阿巴布上校带领叛军主力离开王宫后不久,一声尖锐的枪响划破了宫殿的宁静。迈德布赫的身体像是被无形的力量猛然击中,他像一根失去生命的棍子一样,沉重地倒在了地上,再也没有动静。他的生命,就这样在瞬间熄灭,留下了一片惊愕与混乱。

大厅内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人们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这一枪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