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运火车上,坐在我旁边的少妇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春运一票难求,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抢到了一张K开头的普通硬座。

从上海到南宁,足足30小时。

根据以往的经验,我买了6桶泡面,6根火腿,一些饼干和零食,大包小包挤上了车。

车站里人满为患,车厢里也人满为患,行李架上的行李堆得满满当当,每个座位都坐满了人,车厢走道里也挤满了无座的人。

这种情况下能有一张临过道的硬座,已经很知足了。

对面是一对中年夫妇,看样子应该是返乡农民工,晒红的脸蛋,话语里夹着浓厚的方言。

旁边也就是靠窗的位置,是个中年男人,正凝神看着窗外,一副与世无争的样子。

列车飞驰而过,故乡越来越近,心情难掩激动。

到了镇江站,旁边的男子下车,而后上来一个三十来岁模样的女人,是个打扮时髦的少妇,身材高挑大长腿,穿着黑丝低胸和高靴子,外面套一件长款呢大衣,一身的熟女味道。

这样的妙龄少妇也挨挤硬座车厢,真是难为她了。

“帅哥,借过一下。”她声音甜美软糯。

我往里收了收脚,以便她能跨过去。

她收了收腰,然后轻轻迈开脚步,从我身前跨到旁边的位置去,虽然她已经尽量避免触碰到我,但空间实在太拥挤,她还是不小心碰到了我的胳膊上。

顿时一股绵软荡漾着我的心尖。

“不好意思。”她坐下后,朝我歉意地笑。

她身材丰满,眉眼里透着诱人的风情,说话也算嗲声嗲气的,一开口就勾起男人的保护欲。

“没事,你到哪里?”我也找话题搭讪,因为她的声音太好听了,我想多听听。

“到桂林,你呢?”她说话的时候,嘴角总是挂着似有似无的笑容,就像蒙娜丽莎,只露出一角,却让人想一探究竟。

“这么巧,你也是广西的?我到南宁。”

“要明天下午才到吧?好久,辛苦了。”

“抢不到高铁票,没办法。”我耸耸肩摇摇头无奈道。

多了老乡这层关系,我和她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许多,我们聊到桂林米粉、漓江山水、阳朔西街,还有柳州的螺蛳粉南宁老友粉,发现彼此很能聊得来。

我也知道了,她叫阿媚。

而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袭人,让拥挤的车厢里多了一股清香。



到下一个站点,我身旁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一个牵着四五岁小男孩的妇女。

我往里挪了挪,然后叫小男孩一起挤一挤。

男孩的母亲很感激,连忙叫小男孩快坐。

旁边的阿媚善解人意地往里挪了挪,然后叫我往她那边靠过去点。

“你还是个大好人哦!”然后她盯着我,目光炙热。

“出门在外,都不容易。”我说

然后通过春运抢票这些话题,我们又聊了很久。

长途列车上,就是靠聊天说话打扑克睡觉这些消磨时间的,手机根本不敢要太多,因为车上没充电的地方。

我们愉快地度过了一个下午,甚至在晚餐泡面的时候还相互给对方投食,我给她加了火腿,她给我加了鸡腿。

吃过晚饭,旁边的母子下车,座位一下子宽松了许多,但我还是舍不得往外挪,而她好像也不介意我一直挨近她坐下。

天黑之后,我和阿媚又玩了一阵子扑克,到晚上十点多以后,车厢里很多人都闭眼睡觉,我们也就不再说话,各自睡去。

长途列车上,很多人都带有小毛毯,晚上睡觉就拿出来披上,阿媚也从她的拉杆箱里拿出一条毛毯,把毛毯盖到身上后就闭目凝神。

我也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冷醒了,同时感到右肩沉甸甸的,一看才发现睡着了的阿媚整个头都靠在我肩上。

因为列车晃动,她的头时不时地沉下去,但每次要掉下去的时候她都能很快又调整好姿势重新靠在我肩上,为了能让她睡安稳些,我悄悄伸出右手,然后轻轻环抱着固定她的头。

果然,她不再晃动了。

而此时列车上的乘客们都睡着了,东倒西歪,站票的那些人也各显神通,有的坐在行李上扶着膝盖睡着,有的坐在折叠小板凳上挨着旁边的座位打呼噜,只有列车咯吱咯吱地飞奔在无尽黑夜里。

没多久,阿媚也醒了,睡眼朦胧地揉揉眼,用悄悄话问我:“你不睡?”

我也用只有她听到的声音回答,说冷醒了。

阿媚轻轻媚笑,然后拉过她的毛毯往我身上一起盖。

而后,又自顾地依靠着我,闭起了眼睛。

我一下子睡意全无,因为我们本来就挨得紧紧的,此刻忽然多了一张毛毯的遮掩,总觉得多了一种微妙的东西。

而她靠着我的身子,热乎乎的,毛毯下,我一只手揽着她的腰肢,却是忍不住低咽口水。

她一直不开口,也不睁眼,也不知道她是睡着了还是装睡,我再也忍不住,鼓起勇气,右手轻轻地往其他地方游动……

她嘴里发出一阵轻微的嘀咕声,没有睁眼,却是调整了一个姿势,更方便我自由活动。

就像是得到了暗示的鼓励,我越加大胆起来,往更深的秘境探索。

这种感觉很奇妙,车厢里明明人满为患,可是车厢灯光暗淡,在小毛毯的遮掩下,我们偷偷享受着这微妙的触摸,这种秘密,太令人陶醉了。

过了一阵子,她竟然也把自己的左手伸了进来。

列车飞驰而过,她脸色潮红,双眼蒙着水雾,表情难耐。

正当我荡漾的时候,她却眼神直勾勾地看着我,在我耳边轻轻说了一句悄悄话,让我一下子就心跳急速加剧,鼻血都快飞出来了。

“卫生间?”她声音嗲嗲的,媚语如丝。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