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惊奇:男子再三确认自首是死刑后投案,接待民警当场怀疑人生

分享至

温馨提示:本文基于真实背景改编,部分情节加入了艺术修饰和个人推理,请理性阅读,旨在弘扬正气,意在宣传法律,前半部分免费阅读。

1996年9月28日,天府之国成都市繁江区公安局旁边的一家小餐馆内,一名小伙子独占一个大圆桌,点了满满一桌的鸡鸭鱼肉。

“你点太多了,一个人吃不了。”老板在确认小伙子只有一个人后好心提醒道。

小伙子摆摆手,说:“你别管,照单子上菜,不会少你一分钱。”

菜上桌,小伙子自顾自地大快朵颐。酒足饭饱,小伙子打了一个舒服的饱嗝后结账走人。跨出餐厅门,他看了一眼旁边的乞丐,把身上剩下的钱全部掏出来扔了过去。

随后在饭店老板和乞丐不解的目光中走向繁江区公安局,直到他跨入公安局大门的那一刻,饭店老板恍然大悟。



公安局内,接待的民警看到小伙子,主动询问:“你有什么事吗?”

“我是来自首的。”小伙子说。民警看了一眼这个身高一米八的壮小伙,不在意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犯了什么事,打架了?”

小伙子答:“我叫郭立武,‘1.28’案件你们通缉的最后一人。”话音刚落,接待民警嗖一声跳了起来,旁边的三名民警快速交换了一下眼色后分站四方围上来。

自称郭立武的小伙子看着民警的反应居然一下子笑出声来了。他把双手平举到胸前作出束手就擒状,说道:“我既然来自首就不会反抗。如果想反抗也不会自投罗网。”

两名民警不敢怠慢,迅速上前将他压在桌上铐起来。郭立武既来之则安之,没有丝毫抵抗,整个过程中一名老民警满是狐疑,一直不解地注视着郭立武。在郭立武即将被押进拘留室那一刻,老警察突然开口问道:“你知道你的同伙已经被枪毙了吗?”

“当然知道。”郭立武回过头,大声地回答。

“你知道自己来自首的后果吗?”老警察说。

“当然知道,死刑。”郭立武面色轻松,那种感觉仿佛事不关己一样,笑着继续说道,“我在新闻里看到他们四人被枪毙后,我特地找了一家律师行做搬运工,装作闲聊问他们,如果那个在逃的同伙投案自首,会不会免除死刑。他们告诉我自首之后通常不会被判死刑,但‘1.28’案件影响太大的,自首也不能免除死刑。”郭立武说完摸了摸鼻子。

“那你为什么还来自首?”老警察有些诧异了。

“因为他们被枪毙了。”郭立武耸了耸肩膀说,“如果不判处死刑我还不来呢。”

这是什么神逻辑,就在老警察一脸懵圈之际,郭立武高举双手突然大喊道:“我已经破处了,无憾了。”

“你又杀人了?”老警察一脸震怒。

郭立武摇摇头,说:“没有,这次找的小姐。”

接下来的审讯流程中,郭立武因为是自首,所以面对警方的讯问,他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在搞清楚前因后果后,办公室内那名老民警一声叹息,说:“十恶不赦,但确实是一条汉子,可惜走了歪路。”

在揭开郭立武一心求死、反人性操作的谜团之前,我们先讲“1.28”案件的始末。

1996年,那时高铁还没有一点影子,车辆稀缺,中巴车是客运的主力军。为了满足夜晚的运力和客户需求,卧铺客车应运而生。这种车子说到底还是中巴车,只是拆除了座位,改装成卧铺。不得不佩服劳动人民的脑洞大开啊。

同时车主为了多卖车票多装人,卧铺中间没有格挡,不分男女,人挨人,想想就刺激啊。

1996年那一年的春节比较迟,靠近2月末。春节是消费旺季,各个商家都在摩拳擦掌,准备到省城进货,迎接春节的黄金时间。因此年底的卧铺客车乘客大多数都是老板,利用夜晚上省城进货,第二天一大早返回,确保开门营业不受影响。

那时没有支付宝、没有微信,银行一家独大,不仅规矩多,而且收费多。ATM已经出现了但异地取款有手续费,一百块钱收1块钱,保底收费一笔50块钱。你以为是骗其实是抢,宇宙的尽头是金融。

因为这和抢没有什么分别,因此大家都被逼得现金傍身。这意味着年底的卧铺客车就是一辆行走的现金保险箱。



郭立武和他的四个同伙李嘉涛、周伟、查幼林、朱文曾就盯上了卧铺客车这个一本万利的致富机会。

这五个人是一个屯子长大的玩伴,他们看着《加里森敢死队》长大,一起游泳,一起掏鸟蛋,一起不读书,一起辍学,一起进入社会,一起身无分文,却一天到晚梦想仗剑走天涯,看一看繁华的世界……崇尚《古惑仔》的人在江湖。

那时人的信息获取渠道有限,分不清现实与虚拟,在这些电影概念的影响之下,五人以为这个世界真像电影里的演绎,相信讲义气和够狠就能出人头地,快意恩仇和纸醉金迷。五人效仿桃园结义,斩鸡头、喝黄酒,对着关二爷发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死”。

1月28日那天,五人装扮成乘客登上当晚的卧铺客车。在凌晨两点,行驶到半途,车上乘客睡得迷迷糊糊之际,老大朱文曾发出暗号后,五人头戴面罩只露出两只眼睛,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火药枪和尖刀。

查幼林和李嘉涛首先控制司机,两人一把尖刀、一把火药枪抵在司机后背,说:“不要乱动,把车灯关了,继续向前。”司机被迫停车关闭车灯后,剩下的郭立武、周伟、朱文曾三人用铁棒猛烈敲击卧铺,大叫:“抢劫,统统把钱给老子交出来,不然捅死他。”

睡眼惺忪的乘客惊醒后,很快从最初的一脸疑惑到瑟瑟发抖,不敢动弹。睡在最前面靠近车门处铺位的售票员也是车子老板娘被惊醒后,跳下铺位冲到前面大声制止:“不要给钱,都不准给。”说完她转身对劫匪五人组说:“我给你们一万块钱,你们不能抢我这辆车。这辆车是我承包的,你们不能坏了我的口碑。”

朱文曾恶狠狠地说:“让开,今天这事儿不关你的事,我们不抢你。”

“两万,我给你们两万。”老板娘再次加价。

“滚开,不然杀了你。”朱文曾上前猛地推开老板娘。

老板娘一个趔趄,站稳后毫不畏惧地冲上去一把拉开朱文曾的面罩,随后一边奋不顾身地抢夺朱文曾手里的刀,一边大声地说:“我认得你了,不准抢我的车。否则你们跑不掉的。”

朱文曾暴露面容后,恼羞成怒:“我让你喊。”一刀刺在老板娘腹部,鲜血直涌。老板娘倒在地上,一名乘客赶紧伸手扶住她。但倔强的老板娘捂着伤口很快站起来,继续冲上去搏斗,朱文曾狠狠在老板娘胸口连刺两刀,这一次老板娘倒在血泊中,没能再站起来……

驾驶位置的司机见状,悲痛地大喊一声:“老板娘。”突然将车灯全部打开,拉开车门往下跳。如果司机不开灯只是跳车,站在她身后的查幼林和李嘉涛被车内的杀戮吸引,断然来不及反应,但司机在跳车前开灯这个动作延缓了自己的速度,被查幼林狠狠一刀刺在后背。

司机跳下车踉踉跄跄往前跑,一边跑一边大叫“抢劫、救命。”



查幼林反应迅速,跟着翻身跳下车子追赶。仅仅不到20秒钟,查幼林拿着血淋淋的尖刀回到车上,冲同伴轻轻点头,表示得手,司机已经被干掉。

1996年车子是罕见事物,那时的司机属于技术工种,高门槛职业。一个人如果会开车那可是一个香饽饽手艺,当司机一个月的工资比普通工人高多了。劫匪五人组没人有机会接触过车辆,根本不知道如何操作客车,包括如何关闭车灯。

这造成这辆中巴车灯火通明地停在路中间,一看就有异常。这种情景让五人心里直发毛,速战速决。

五人开始疯狂抢劫,为了节省时间,没有办法一个一个搜身,他们其中一人拿着一个口袋让乘客自己掏钱丢进去。在第一个乘客掏出钱后,另一个立刻上前搜身,发现有私藏后一刀刺在他的大腿上:“这就是私藏的下场。”

另外一名乘客磨蹭了一下,也是被一刀砍在手臂上,其余乘客吓破了胆,赶紧主动把钱丢进口袋。卧铺车里,一人提着袋子收集钱财,四人随机搜身,发现私藏就上刀,前后有七名乘客被刺伤或砍伤手臂和大腿。

在车内扫完一圈后五人急急忙忙跳下车子逃窜。

由于半夜地处偏僻,加上刀刀致命,最终这辆卧铺客车上的司机和老板娘不幸遇难,另有7人受伤,钱财被抢了14万元,那个年代这可是一笔巨款。

跳下车后,劫匪五人组借着月色在荒野里一路狂奔了两个小时方才停下喘息。事前五人商议过,为了同生共死,荣辱与共,更重要是为了绑在一条船上,要求每个人手上都要沾血。这也是今晚查幼林、朱文曾下手这么狠的原因。

郭立武、李嘉涛、周伟三人手上还未沾血,准确说是未沾有人命,怎么办?这些年轻人的脑回路就是神奇,这三人居然因为没沾血违背了誓言,产生了深深的内疚感,感觉对不起兄弟和组织,一脸羞愧。

李嘉涛犹豫了一下,看了看郭立武和周伟,说:“我们少分一点钱?”

郭立武摇摇头说:“这解决不了我们的誓言,大丈夫一诺千金,必须见血。”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