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年,赤峰大妈家装7个监控都没防住红杏出墙,两男子争斗酿悲剧

分享至

2018年初,内蒙古赤峰市宁城县。

一处安静的农家院落,这家男主人做了一件让人匪夷所思的事,他在自己院子和屋里屋外安装了7个监控。

这7个监控,把这个家整成了监牢似的,全覆盖无死角,恐怕连苍蝇都不放过。

男主人这样做,有他的难言之隐。

妻子杜芳(化名)让他伤透了心,他弄不懂妻子究竟有啥魅力,受这么多男人喜欢,只要他稍不留神,就有野男人往他家里钻。



男主人为了生计,常年在外打工,为了防止妻子红杏出墙,他曾想尽了各种办法,装这么多监控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为此,他背地里遭受村民们的指指点点,受到左邻右舍的讥笑。

7个监控有很大的威慑作用,可以让小偷裹足不前,心惊胆战,但是对杜芳招惹的野男人来说,就形同虚设。

监控需要用电,是吧?她可以随时让家里停电,让监控停摆。

这个杜芳,年龄不小了,大妈级别的人物,身材臃肿,人长得不咋的,却就是遭某些男人喜欢,这似乎不是她一个人的错。



正是为她争风吃醋,两个老男人仇人似的,斗得飞沙走石,天昏地暗,见面就互相掐着脖子,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结果,掐死了一个人。

事实证明,案发时这院子里的所有监控就没有记录下案发经过,恰好处于监控的空挡期。

今天,我们一起来了解这个奇葩的案件。

01

2018年10月28日。

对闫亮(化名)来说,这是一个特殊而重要的日子,这天,他为小儿子摆满月酒。

酒席设在镇上的豪华餐厅里,到了开席的时间,高朋满座,热闹非凡。

可是,这几十桌宴席,却少了一个重量级人物,那就是小孩的爷爷闫福(化名)。

今天这日子太重要了,一大早,闫亮就给父亲闫福打电话,电话关机,他找不到他。

因为要张罗酒席,要招呼客人,闫亮忙得脚不沾地,没有时间到乡下老屋去找。



60多岁的闫福是个老传统,他重男轻女思想十分严重,为了能有一个男孙子,他上窜下跳操了不少心,不停地催促闫亮抓紧。

对于小孙子的到来,最开心最自豪的就是闫福。他生怕村里人不知道,他眉飞色舞到处张扬,说他闫家有后。

今天这个酒席,就是闫福挨家挨户去通知请来的。

这么重要的日子,闫福却不露面,你说怪不怪?什么事能重要过孙子满月摆酒呢?他究竟去了哪里?

等客人散了,闫亮立刻跑到老屋查看,屋里屋外找遍了就没人,他询问邻居张婶,张婶说今天没见到,这两天都没见到。

闫亮有了不祥的预感。

他急匆匆地跑到宁城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报案,他很着急,情绪很不好,语言和行为十分粗鲁,好像公安局欠他一个爹似的。

闫亮的报警态度给了公安机关很大的压力。



侦查员们跟随着闫亮到了老家,大门是上了锁的,屋里干净整洁,所有的门窗完好,家里没有发现异常。

家中没有财物丢失,也没有打斗的迹象,如果闫福被害,那这里绝对不是第一现场。

闫亮向警方提供线索,在前两天的10月26日,他认识的一个叫许叔的人请父亲喝酒,也许,父亲的失踪与许叔有关。

侦查员立刻赶到闫亮口中的许某家。

许某称,26日晚他是和闫福在家里喝酒,可是闫福喝了酒9点多就回家了,闫福走后他也关门睡觉了。

过两天闫福因孙子满月要请客,他心里高兴,是他自己去买了菜和酒到他家里二人一起喝酒的。

闫福没有喝醉,当时他没有异常。

经侦查员走访调查,周围的群众反映许某为人处事正派,从不惹是生非,在村里口碑很好。



村民反映,许某和闫福是几十年的老交情,情谊深厚,没听说他们二人闹过矛盾。

闫福平时也没有作为非作歹的事,没发现他和谁有矛盾,没发现他和谁有经济纠纷。

可惜的是,村里的小街小巷没装监控,警方无法依据监控找人。

这个闫福,怎么就凭空消失了呢?他现在人在哪里呢?是死还是活?

02

第二天,即10月29日一大早,许某就到了刑警大队找到了办案民警,他向民警反映一条重要信息。

昨天在他家,因闫亮在现场,他不好开口和民警说,他觉得有点难以开口。

许某称,在26日晚在家和闫福一起喝酒,临结束时,闫亮突然跟他说他外面有一个女人。



许某叫他别在外面乱搞,你闫福是有家庭有孙子的人了,已经老大不小了,闫福并不听。

“你信不信,我有一个女人?我马上给她打电话。”

因为闫福的手机没电,他就用许某的手机给那女人打电话。

“你在做啥?我正在和好兄弟喝酒呢,我等一会就过来,你等我。”

打完电话,闫福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似乎,电话中的那个女人对他十分贴心。

或许,闫福酒后去找该女子,后来发生了不测。

侦查员向许某提取了闫福拨出的电话号码。经系统查询,电话号码绑定的主人叫杜芳。



这个杜芳,年龄不小了,她是有家室的人,和丈夫生育了一儿一女,两个孩子都在读高中,就住在隔壁邻村。

侦查员把杜芳传唤到了刑警大队。

面对警方的询问,杜芳轻描淡写,她称是认识闫福,不过他们在半月前就分手了,从此没有联系。

10月26日晚上,闫福不是打过电话吗?这个杜芳不老实。

杜芳辩解称,闫福当晚是打过电话给她,说要来找她,她答应和他见面,就是说分手的一些事。

但是,她在家一直等到深夜,这个闫福没有来,后来她就上床睡觉了。

在刑警大队,杜芳明显表现出不耐烦,她一会说要回家做饭,孩子要放学了,一会说要回家照料牲口,家里养了几头牛。



在对杜芳开展问话的时候,警方派出另外一组侦查员,对杜芳的家进行了搜查。

在杜芳家,让侦查员感到惊讶的是,家里安装很多了监控,房前屋后、客厅、卧室到处都是,总共有7个。

侦查员发现,这些监控主机处于断电状态。在杜芳家里,没有发现异常的情况。

侦查员给主机通电,让监控恢复运转,查阅内存,发现在10月26日晚7点左右,一个男子来到了杜芳家。

在当晚9点左右,这个男子离开,过了不久,这个男子又回来了,到11点左右,侦查员发现闫福进到杜家的杂物间,以后的监控就处于空挡期,时长有4个多小时。

很明显,这监控的电源被人为断开,在随后的4个小时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经过走访,侦查员获得有价值的信息,附近的村民反映,杜芳的社会交往十分复杂。

她不断地和不同的男人交往,丑闻不断,水性杨花,村里很多男人和她有染。

村民们对杜芳家的监控中的男子进行辨认,村民都称不认得该男子,这男子应该是其他村庄的人。

杜芳家看起来十分普通,看不出有多富有,屋里没有金山银山,为何要装这么多监控呢?

村民笑着说,这监控是杜芳的丈夫装的,目的不是防贼,这是防红杏出墙。

侦查员秒懂!

以上信息反馈到刑警大队,侦查员们觉得,视频中的男子有重大作案嫌疑,也许,杜芳伙同该男子将闫福杀害。



警方觉得,凭杜芳一个女人的能力,要伤害身强力壮的闫福,几乎不可能。

侦查员们再次询问杜芳,这次,她交代称视频中的男子叫高占宇(化名),是她家邻村人,她和他保持着长期的性关系。

闫福与杜芳有性关系,高占宇与杜芳有性关系,高占宇对闫福会不会因争风吃醋而痛下杀手呢?

警方必须马上找到高占宇。

03

侦查员火速赶到高占宇家,他们突然闯进家门,让在炕上睡觉的高占宇震惊不已。

面对警方的抓捕,高占宇没有挣扎反抗,也不说话,神情沮丧。

高占宇居住的房屋比较破旧,房间内没有像样的家具,看得出,高占宇过得并不如意。

经过搜查,侦查员在高占宇家没有发现异常。



在刑警大队审讯室,警方遇到了一块秤砣,这高占宇始终一言不发,他那平静而冷漠的态度表明,要我说话可以,拿证据来。

侦查员们心里明白,要想高占宇开口,必须找到闫福的尸体,否则,白费力气,毫无作用。

侦查员又回到高占宇家,对他的家进行重新搜查,结果还是让侦查员们失望。

可以大胆假设,如果是高占宇杀害闫福,他要运走并埋葬尸体,他会怎么做呢?他会不会使用运输工具?

侦查员的目光在院子中搜寻。

这时,停放在院子过道的一辆电动车三轮车引起侦查员的注意。

这是一辆脚踏电动三轮车,车身和轮毂上有好多泥沙。

最近几天没有下雨,怎么会有泥沙呢?这三轮车去过哪里?



除非,这三轮车去过有水或者是沙堆的地方,并且这三轮车载过重物,否则不会是这样。

对了,马上到有水源或者沙堆,沙土松软的地方去找。

公安局领导立即召集全局警力,以案发地为中心,四散开来对重点沟壑、水边、沙土堆进行检查,并派出警犬依据人体气味开展追踪。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一处沙堆下面,经过简单的挖掘,警方很快就找到一具男性尸体。

经过报案人闫亮辨认,死者正是失踪了几天的父亲闫福。



面对强有力的证据,嫌疑人高占宇不得不交代故意杀人的犯罪事实。

那么,高占宇与闫福之间,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呢?

04

据高占宇回忆,他与杜芳是在2017年初,通过微信聊天而相识的。

那时的他因为遭遇前妻的背叛,刚刚结束了自己的婚姻。

妻子出轨他人,他本来想选择原谅,但是她怀了别人的孩子,这让他无法接受。

高占宇大发雷霆,他追到那个男人的家中,把他暴打一顿,然后毫不迟疑地和妻子离了婚。



妻子出轨,高占宇觉得是妻子嫌弃他因车祸受过伤,他的腿不好使,走路一拐一拐的。

正是在高占宇最苦闷最失意的时候,2017年正月14,他记得很清楚,他通过微信寻找附近的人这个功能,他抱着试一试的心理联系上了杜芳。

据他的了解,杜芳足足大了他9岁。

在以后的交谈中,高占宇惊讶地发现,他和杜芳很投缘,很谈得来,逐渐地,他们的感情升温,一个独守空房,一个新晋光棍,大家各取所需,心照不宣。

交往没几天,高占宇谎称家里有事需要请人帮忙,邀请杜芳到他家里去,没想到杜芳爽快地答应了。

在高占宇清苦的家,杜芳没有流露出不屑和嫌弃,表现出温婉与大度,让高占宇刮目相看。

高占宇寻机抱住杜芳,二人倒在炕上发生了性关系。

“我现在,对感情看得很重。杜芳算不上漂亮,但她知冷知热,对我很好。”



对大部分女人来说,看重的是男人的事业和金钱,杜芳不是这样的人,她从来不向高占宇要钱。

高占宇身上很脏,臭烘烘的,她会叫他脱下衣服去洗洗,并给他洗衣服,给他做可口的饭菜。

高占宇在杜芳面前,第一次有了被尊重被需要的感觉,他慢慢站立起来成为了一个男人。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