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出轨!对方妻子竟提出相同方式进行报复,难道是仙人跳?

分享至

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在邮箱里,我收到了妻子的私人照片。按理说,这样的照片不可能是别人发给我的。

难道我一向温柔可人的妻子出轨了吗?那个出轨的男人到底是谁?

曲潇潇不到30岁的年纪,正是成熟和青涩并存的时候。说实话,当初看上她,的确是因为她不仅漂亮,而且温柔体贴,善解人意。

事实上,婚后的日子也的确如此。我在外面上班,她成了家里的贤内助。每当我看着她在厨房里为我煲汤的背影,我就忍不住赞叹。

她的身材曲线优美,腰肢纤细,更显得臀部丰腴。长发如丝,简单地梳在脑后。她的一举一动都显得温柔可人。所以当我收到那些照片的时候,我真的不敢相信她竟然出轨了。



事情的起因是今天早上,我突然在邮箱里收到一封邮件。邮件里的内容是一张照片,上面是我的妻子和另一个男人的暧昧场景。

照片里老婆的衣着凌乱,与那个男人紧紧抱在一起。照片里她的表情告诉我,她明显就是陶醉其中。

我刚看到时脸色铁青,十分愤怒,但很快也恢复了冷静。现在AI合成技术这么发达,这么莫名其妙的一张照片不能说明什么。

况且,我选择老婆结婚的原因就是她柔顺听话,而且结婚这么多年,她也一直温柔贤淑的很,事事都以我为重。

她家庭不富裕,而我是一家上市公司的经理,对她也出手大方。所以我觉得她不会背叛我,去选择别人。

“老公,尝尝我新煲的山药排骨汤。”她说话时尾音不自觉地拖长,像是在撒娇一样。换到平时我听见,早就把她抱进怀里,与她温存一番了。但今天心里总归是有点疙瘩。

“老公,工作是不是很累啊?我给你放好了洗澡水,等一会吃完你就去泡一会解解乏。”见我不说话,曲潇潇半蹲下,抬头仰视着我,眼睛里写满了关心。

我心里笑了一下,这样的老婆怎么会背叛我呢?我握紧她的小手,柔软又细腻,安抚地拍了拍,温柔地对她说:“乖,你先去休息,等老公洗完澡就去找你。”

我的工作出差加班都是常事,算算我已经一周都没回家了。这么年轻漂亮的老婆等着我,我当然心急。匆匆洗了个澡,回到房间,却发现里面闭着灯,只留了一个微弱的小夜灯。

真奇怪,我们从来没有关灯的习惯。正当我想摸索开关,想把灯打开时,一具柔软的身体贴了上来,是老婆,她从背后环着我的腰,阻止我开灯。

我奇怪地问老婆:“怎么不开灯啊?”

“人家今天不想开灯啊。”老婆软软糯糯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说着小手也开始不安分的撩拨着我。

若是以前,我肯定迫不及待的抱着老婆开始亲热,哪管开灯不开灯。可自从上午看到那张照片,再看什么都觉得可疑,所以坚持想要开灯。

可平时害羞文静的老婆,却一把把我推到了床上,用身体阻止我继续接近电源开关。

她平时从来没有这般主动。虽然觉得奇怪,但男人的身体总是经不起诱惑的,很快,我就没有心思再去纠结是否要开灯了。

等到一阵激情之后,老婆已经在我旁边沉沉睡去,而我的理智也逐渐恢复,悄悄地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用微弱的灯光开始照射。

当我看到妻子时,我的表情变得异常凝重。她的肩膀和胸前,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吻痕和牙印,颜色看上去就像是近几天留下的。

这绝对不是我刚刚留下的,我敢肯定。

拿着手机的手开始止不住地颤抖,怪不得,怪不得!怪不得不让我开灯,怪不得这么主动。原来是想掩盖不久前留下的痕迹!

如果我没有看到那张照片,根本就不会开灯检查,她就可以这么蒙混过关。那个奸夫到底是谁?还有那个发邮件的神秘人到底是谁?

第二天,我早早地就出门了。我怕再在家待下去,我会忍不住动粗。我开车去了一家有名的律师事务所,找到了一位知名的离婚律师,向他询问离婚的事。

之前太过信任曲潇潇,所以在结婚之前没有签订婚前财产协议。如果直接离婚的话,她会分走我一半的财产。

我怎么会让这个背叛我的贱人分走我一半的财产呢?说到底也是我小瞧了她。怎么也想不到她在我面前这么温柔,却背着我在外面偷人。

律师推了推眼镜,说这种情况下,如果不想让曲潇潇分走我的钱,就只能拿到她出轨的确凿证据,比如录音、录像、聊天记录等。

我愤怒的情绪稍稍平息了,现在当务之急是获取证据。只是我心里还有一个疑问,那个给我提供曲潇潇出轨照片的人,究竟是谁?他的目的是什么?

回到家,曲潇潇很殷勤地接过来我的衣服,半蹲着为我换好了拖鞋,身子软软的依偎上来:”老公,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早呀,想吃什么?我给你做呀。”

她一如往常的模样撒娇,用胸前的柔软贴着我的胳膊,让人心猿意马。

看着她一副依恋的样子,竟让我生起了是不是错怪她了的感觉:“不用做饭了,我最近总出差,冷落了你,你收拾收拾,等会带你去吃好吃的。”

我装作平常一样微笑着说:“谢谢老公,最爱你了。”曲潇潇说着一口亲在了我的脸上。

我们离开家去吃饭时,之前约好的工人已经在我家的客厅和卧室装好了针孔摄像头。

吃完饭后,我还送给曲潇潇一个奢侈品包,里面装着微型定位器。这样无论她去哪里,我都能清楚地知道。

鱼饵已经下了,接下来就等于咬钩了。

我跟曲潇潇说:“接下来我要出差半个月。”看着她依依不舍的表情,我都有些怀疑自己。难道真的是自己误会曲潇潇了?否则这个女人的演技就太可怕了。

离开了家后,我选择了一家离家不远的五星级酒店,这样她一有异动我也能及时赶到。刚开始的几天风平浪静,都让我怀疑自己是不是误会了。

但是直到现在,我发现曲潇潇的定位正在向我接近,我吓了一跳。以为曲潇潇发现了我,但转念一想觉得不太可能。

我这次出来行动隐蔽,谁都不知道。但这里可是酒店,她会来这里难道是要开房?前几天居然以为冤枉了她,没想到这个贱人真给我戴绿帽子。

我戴着口罩帽子坐在大厅角落,看着曲潇潇打扮得妖妖俏俏的进来了。她在家穿的都是棉麻连衣裙,而现在只穿着一个小吊带,香肩半露。

走过来时,是个男人都忍不住瞅她两眼。我恨不得立马过去扇她两巴掌,但是我要忍住,要拿到证据找,出来那个奸夫是谁。

看着她进了电梯,我走上前。电梯在三楼停下了,三楼右侧是普通客房,左侧是贵宾房。这几年我花了大价钱把她养得娇气起来,她就不可能住右侧。

左侧四间房,302是我住的,301住着一家三口,剩下的两间都有可能。我去前台对前台小姐说:“小姐,我是302房间的客人,我那个房间的空调坏了,你看三楼还有哪间空房给我调一下。”

“好的先生,这边显示三楼贵宾房还剩一间304,为您更换这一间可以吗?”前台小姐很有礼貌地说。

那就是303了,竟然就在我旁边的房间。我立马跑上楼,仔细听着隔壁有什么动静。没想到我听到了一个我熟悉的声音:“阿强,你慢点。”

“嫂子,我还有更厉害的呢。”一阵阵面红耳赤的声音从屋子里传来,更让我怒火中烧的是,那这男人正是我的小兄弟王洋。

这小子就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混混,前几年他投奔到我这里,我看在同村的份上没少贴补他。没想到他竟然敢这样对我。我举起手机打开录像,另一只手拿起旁边的消防栓就朝门砸去。

门框的一声发出巨响,王洋吓了一跳,只听屋里传来然后骂骂咧咧的声音。王洋打开了门,一开门看到是我,他吓了大叫一声,面色发白,双腿都开始哆哆嗦嗦的打颤。

我一脚踢在了他的肚子上,随后边往里走,边用手机录像。看到曲潇潇,她此时正试图用毯子遮住,但那酒店的毯子根本盖不住,肌肤上布满暧昧的痕迹。

我举起巴掌,重重地扇在了曲潇潇的脸上。

王洋还想向前阻拦,被我一脚踹翻在地。不解气,又狠狠地踢上两脚,发泄完愤怒,情绪稳定了些,也知道不能再打了。万一打得狠了,他们去公安局验伤就麻烦了。

避免节外生枝,我住了手。我冷冷地对他们说道:“你等着我的离婚协议吧,拿了我的,我会让你们一分不少的吐出来。”说完就走了出去。

身后的曲潇潇还在大声的哭喊认错,我也不理她,只给律师发了消息。律师回复得很快,她说只要有相关视频,离婚就应该没有问题。

我通知律师马上起草离婚协议,判她净身出户,我想以最快的速度与她离婚。

律师的反应非常迅速,连夜就拿出了协议。看着上面的条款,我忍不住点了点头。协议中规定,曲潇潇净身出户,还要返还之前赠与的房产、珠宝和转账,等于她这几年什么都没得到。

第二天我找到曲潇潇,用尽全身力气,把离婚协议书摔在她面前。沉重的文件发出“砰”的一声。

看着她依旧妩媚的容颜,心头一阵火大。我是多么疼爱她,几乎是她要什么给什么,她竟然敢背叛我。

“老公,我知道错了,你就原谅我一回吧,我下次不敢了。”曲潇潇拉着我的衣角,怯生生的抽泣着,眼眶湿润,楚楚可怜的想往我身上靠。

我一把推开曲潇潇,厌恶的对她说:“赶紧签字,离我远点,你让我觉得恶心。”

她又苦苦哀求,哭得梨花带雨。我平日里最喜欢她这副娇娇弱弱的样子,可现在一看到她,就想起在酒店那副不知羞耻的样子,就觉得恶心。

她见我毫无所动,也慢慢收起了泪水,淡淡地对我说:“老公,我不同意离婚,我怀孕了。”

“什么?”我不由得一愣,但很快反应过来,咬牙切齿地问道,“这是谁的孩子,几个月了?”

见我有反应,曲潇潇连忙开口道:“8周多了,是你的呀。”

虽然时间对得上,但我不相信,谁知道在这期间她有没有偷吃。于是我冷漠的说:“不一定吧,我才不信你。就算是我的孩子,我也不会要,我不希望我的孩子有你这样的母亲。”

曲潇潇也没有继续哭泣,只淡淡地开口:“不管是不是你的,我怀孕了,咱们就离不了婚。”说完她慢慢推回了桌上的文件,笑了起来。

我询问了律师,得到的答复却让人失望,确实如曲潇潇所说,男方在女方怀孕和哺乳期间是不能提出离婚的,就算有她出轨的证据。

现在无法证明孩子不是我的。因为胎儿太小,无法验DNA。要想得到结果,至少要等到胎儿4个月之后才行,也就是说,我至少还要再忍两个月。

我点了一支烟,有些郁闷。这突如其来的孩子打乱了我的计划,但说来也奇怪,我和曲潇潇结婚5年都没有孩子,怎么到离婚反而怀孕了呢?

这个孩子真的是我的吗?我保持着怀疑,但也无可奈何,只能等孩子4个月后进行亲子鉴定。

这时我的手机突然收到一条信息,我点开一看,发现是上次那个人发来的。信息里只有两个字:“小心。”

“小心谁?”这个人是谁?我尝试沟通,但在我发送消息后就再也没人回复了。我暗暗提高了警惕性,这个人到底是敌视友,他有什么目的。

回到家后,曲潇潇倒是很老实,她没有再试图靠近我,只是安静的呆在自己房间里保胎,看样子对这个孩子很在乎。

我干脆不管她了,反正等待两个月一切都会有答案。如果是我的孩子,我会负责,也会给她一笔钱。如果不是,那就有怨抱怨,有仇报仇了。



熄灭了烟,心情更加烦躁。想了想我上车直奔我经常去的酒吧,想要消磨几个小时。酒吧里人头攒动,酒保很熟练地引我去了我常去的包厢。

开了一瓶酒,自顾自地喝了起来。门敲了三下,我抬头一看,走进来一个女人。

这女人很漂亮,面容精致,前凸后翘,尤其是那一双修长的美腿,笔直又充满力量感,让人忍不住多看两眼。

“我不需要特殊服务,出去。”虽然这女人好看,但我也不想节外生枝,毕竟现在正在打离婚官司,不能让别人抓住把柄。

那女人充耳不闻,径直走向我的对面,坐了下来,对我说:“我说过,你要小心他们的。”

是那个神秘人,他竟然是个女人。

我放下酒杯,看向这个女人。她很漂亮,柳眉凤眼,樱桃口脖梗修长,酥胸半露,是个美人。但我觉得她很熟悉。

“我们在哪见过吗?”我问道。

“我是杜月,王洋的妻子。”她淡淡地开口。

王洋的妻子,我有些印象。王洋之前酒后欺负了一个女大学生,虽然女大学生不依不饶的,要和她打官司,但她的父母重男轻女,又胆小怕事,拿了王洋20万就逼女儿和解,还非要她嫁给王洋。

这事挺不风光的,所以也没办酒席,我也没怎么见过她。可她出现在这里是怎么回事?我开口问她,“是你给我发的信息,为什么让我小心?”

杜月一听我开口,突然掉起了眼泪,一边哭一边对我出一切,虽然她一早就发现王洋外面有女人了,但最近王洋脾气愈加暴躁,稍稍不顺心就对她拳打脚踢。

她实在受不了了,便开始偷偷开始调查。王洋的保密工作做得一般,所以她很轻易的就知道,他竟然勾搭上了自己的老板娘,也就是我的老婆曲潇潇。

“我无权无势,就算知道王洋出轨了也没办法,他当初对我做出那种事,连我爸妈都不想着我,我实在是没办法了才告诉的你。”杜月泪眼汪汪,不停的抽泣个不停,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打湿了她的衣裙,看上去十分可怜。

我不为所动,继续开口询问:“你想让我为你报复王洋吗?”杜月听了,猛然抬起头,用她那双好看的眼睛死死盯着我。

“难道你不想报复她吗?”见我依然一言不发,她咬了咬牙,抓起我的手放进了她的怀里。“只要你愿意帮我复仇,让我做什么都行。”

此时,我能感受到手中的柔软,这和曲潇潇的完全不一样,可以说是更有弹性。我忍不住了,嘴和手开始在这躯体上游走……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