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男子2月用10万吨水,花费22万水费,调查发现不简单

分享至

本文为真实案件纪实,旨在:破解犯罪心理,捍卫正义人间!探查人性阴暗,杜绝犯罪发生!温馨提示:本文为付费内容,前三分之一免费阅读

“22万水费,这是怎么回事?”

2012年6月底,家住上海的叶伟跟往常一样回家,他从邮件箱中取出了自来水厂寄来的水费单,自来水水厂抄表员每两月一抄,每两月需要缴一次水费,每次缴纳的费用大约在50元上下。叶伟对于这些也已经习惯了。本来以为只是一次简单的收费,可是叶伟想得还是太简单了。

这一次的水费却有些不太一样。

叶伟拆开水费单,扫了一眼,看到了22以及几个零,他没有细看,认为是220元;这两个月家中忙着装修,水用量比前两个月自然多了,220元倒也正常;正准备放下水费单时,他猛然意识到了什么,又仔细看了几眼,他也发现了这份账单的异常。



水费单显示,抄见数为“105101”,两月用水量达到了10万吨,其中水费168000元,排水费为67200元,从4月至6月,在这短短两个月内,叶伟一家竟然用了22万元的水费。一开始叶伟还因为他是眼花了,又揉了揉眼睛,重新查看了一遍,可是结果还是那样,叶伟始终难以置信,不明白这些究竟怎么回事?

叶伟反反复复查看了一遍,确认水费账单为22万元,看着数字金额时,他忍不住拍了桌子,心中满是惊愕:“这不可能。”

叶伟跟妻子经营服装生意,在寸土寸金的上海,门面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打拼生意之初,两人省吃俭用,经数年打拼,生意有了起色,妻子也是怀孕生女;为了给妻女提供更好的生活条件叶伟买下了一套毛坯房。这个房子并不便宜,又靠近学区,将来孩子上学也很方便,周边设施一应俱全,叶伟对此很是满意,不过妻子当时嫌弃价格太过昂贵,劝他重新再看看,不过叶伟却看出妻子对于房间的格局和其他都是很喜欢的,他告诉妻子,钱的事情不用担心,他有分寸。

最后妻子也没有再说话,叶伟便买了这个房子,虽然还未装修,但雇人打通了水电,基本的设施齐全,一家三口在毛胚房中居住了一年半之久,两人平时大部分时间都在工作,女儿也很懂事,对于房子也没有不满,只是叶伟有些看不过去,但因为缺钱,也没有多搞,直到2012年4月,叶伟手头宽裕了一些,准备简装一下,这两个月叶伟也常常赶到施工现场监工,并未发现大量用水痕迹。



不过在装修过程中,入户水管水龙头没堵上,厕所总是湿漉漉的一片;叶伟曾问过水龙头的事,施工方表示会重新堵上,叶伟并没有过多在意,细想起来,水管如果在两月内没有封堵,一直出水的话,确实有可能造成22万元的水费。

叶伟做了一个实验,他拆开了水龙头,即便自家没有使用水,邻居打开水阀,他家的水管也会出水;这一发现让叶伟十分骇然,叶伟更是坐实是施工方的责任,他连忙打电话,施工方负责人林某了解到这一情况后连忙赶到了现场。

林某跟现场施工人员取得了联系,经反复询问,每个施工人员都表示他们只有在用水的时候才会打开水龙头,其余时间都会重新堵上,不存在泄漏的情况;而且在装修前,他们统计了房间内的基本情况,其中就包括水表用水量。



林某调查了统计表,根据使用水量的信息显示,4月底用水量为101立方米,装修完成后,水表度数为105立方米,使用水量在4吨左右;在他们重装水管水表后,供水公司都会进行验收,水厂公司并未提出异议,看到这份统计表,叶伟愣了一下,这又是怎么回事?

既然施工方没有造成水量泄漏,供水公司为什么会寄来22万的水费单?他又联系了自来水公司,在报上家庭住址后,工作人员进行了核查,一句话让他更为错愕:“叶先生,我们这边帮你核实了,4月到6月的使用量确实为105101立方米。”

听到这话,叶伟又气又急,他一直和对方解释自己并没有用那么多水,是不是他们搞错了,可是对方却很笃定,说水费就是那么多,让他尽快支付,叶伟更加气急败坏,他不过就是装个修,怎么就多出22万元的水费,这么大一笔钱他根本无法支付;叶伟也认出,这次水泄漏不是施工方的责任就是水厂公司出了差错。



施工方坚称他们堵上了水龙头,从未出现过泄漏情况,而自来水厂同样认为抄录没有问题,要求他支付22万元的天价水费单;叶伟四处奔走,施工方负责人出具了各种证据,但叶伟没有见过4月份的水量度数,他也无法确认他们说的是实话。

施工方被闹得有些急了,连忙说:“叶先生,我们真的没有泄漏水,你要是不相信就去自来水厂查前两个月的水表读数,这一查不就知道了,他们负责验收,他们肯定有这个责任。”

叶伟又赶到自来水厂,要求进行核查,相关工作人员却表示4月至6月的水费就是22万元;施工方将责任推给水厂、水厂工作人员看后,嘀咕了一句:“装修经常会浪费水,这种情况也算是正常。”

正常?这哪里正常了,施工方根本就不承认,而水厂这边查询的费用始终都是22万元,两边的说法都无法让他信服,数次奔走无果,自来水厂也发了催缴单,接到存缴单的当天,水厂停掉了供水。



叶伟跟妻子为了这笔水费,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下,他只能继续找供水公司,他们也烦了,说:“水表都是人工抄录的,就算抄错,难道会抄录22万元水费吗?”

一听这话,叶伟心中直冒怒火,正准备发火,他猛然意识到什么,顿时就冷静了下来,他又确认了一遍是否为人工验收抄录,当得到回复后,转身走出了水厂,拨通了一个号码:

付费解锁全篇
购买本篇
《购买须知》  支付遇到问题 提交反馈
相关推荐
无障碍浏览 进入关怀版